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我不骗你

发布时间:2021-06-11 19:00:35

罗榕月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宇,又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有些迟疑。“擦药需配以非常特殊的按摩手法,才能让药效全部充分发挥,否者就会药效削减,我不骗你。”周宇明白她不好意思“敷药需要辅以特殊的按摩手法,才能让药效全部发挥,否则就会药效减半,我不骗你。”周宇知道她不好意思,就笑笑说道。。

>>>《龙神护卫》章节目录<<<

《第27章 我不骗你》精选

罗榕月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宇,又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有些犹豫。

“敷药需要辅以特殊的按摩手法,才能让药效全部发挥,否则就会药效减半,我不骗你。”周宇知道她不好意思,就笑笑说道。

罗榕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看见周宇眼神清澈,有着无比的真诚,就点了点头。

“切,想看人家姑娘的身子就直接说呗,还弄得这么冠冕堂皇,当谁是傻子啊?”在一旁瞪眼旁观的李小囡小嘴巴都快撇到天上去了。

“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周宇瞪了她一眼。

就见罗榕月已经将自己的左臂从领口掏了出来,背对着周宇,脸上一片羞红。

“小罗姐你别脸红啦,早晚会被男人看光的,还有啥不好意思的。”李小囡笑嘻嘻地毒舌道。

“滚!”罗榕月大羞,抓起枕头扔去,李小囡抱头鼠蹿。

屋子里终于消停下来了。

“敷药吧。”罗榕月淡淡地道,不过就在周宇的手指触及她的肩膀时,她轻微地颤抖了一下,显然还是不适应。

其实周宇也不适应——光看看摸摸的谁能适应啊?!

定了定心神,他将药布细心地敷绑在了罗榕月的肩头,而后运指如风,在她的肩上各处穴位轻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掌摁在了她的肩膀上,内气徐徐运起,开始促使药效迅速行开,透入经络关节之中。

人身病痛,中医讲究的是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只要筋脉不再扭缠虬结,一切理顺,顺势长好,自然就不会再任何问题了。

当然,周宇这是利用道家内气熬炼提升药物药效,师傅告诉他,现在全天下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否则,也没有别人家的药效会有这般神奇的效果了。

罗榕月只感觉肩膀处开始如浸泡温泉一般舒服,再到最后,居然开始热得如烙铁在烫一般。开始的时候还能忍住,忍到最后,愈发烫痛,忍不住就开始呻吟了起来。

到最后,她实在承受不住,身体颤抖着,“你好了没有?好痛啊……”

“第一次都会痛的”,污妖王李小囡的声音再次传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进来了,坐在窗台上嗑瓜子,一副很是警惕的样子紧盯着周宇和罗榕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怎么又进来了?”罗榕月向她怒目而视,这小丫头污得她实受不了。

“我得看着我的童养夫,要不然被你勾跑了怎么办?”李小囡眼神愈发警惕,边嗑瓜子边指着周宇,“你,就说你呢,眼睛别老盯着人家前大灯看,还有你的手摁在伤处就成了,别往别的地方摸……”

罗榕月下意识一下抱紧了自己的胸,向周宇怒目而视。

周宇赶紧摆手,“别听她瞎说,我什么都没看,就是在这里给你治伤呢。”

在她肩上轻击一掌,然后在后面将布带系好,嘱咐道,“敷上一夜,明天早晨摘下来就可以了。”

“嗯。”罗榕月活动了一下肩膀,却感觉肩膀愈发的舒服了,怎么说呢,有一种好像从来就没生过病的感觉,那种由里到外透出来的舒爽无法形容。

“谢谢。”罗榕月难得地向周宇露齿一笑。

伤好了,自然心情也好多了,人也更美了。

“客气了,怎么说你也付了诊费的。”周宇开玩笑地道。

“小周子,我觉得你不地道啊,人家小罗姐现在背着一百万的债呢,你还管人家要诊费,还是不是男人啊?”李小囡一副唯恐天下不乱地挑拨离间。

“你胡说什么?那是之前的事情了,再说我也没想要那么多,就是买药需要花钱。”周宇向她怒目而视。

没得罪她吧?这么处处针对自己。

“好吧,就算这样,可你现在明明能帮到小罗姐,怎么不帮她?”李小囡吐出了一片瓜子皮儿,悠然道。

这也让周宇有些发懵,什么意思?自己可都不知道怎么帮罗榕月呢。

“他帮我?”罗榕月重新穿好衣服,疑惑地望向了周宇,上下打量着他,虽然嘴里没说,可是眼神却暴露了她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这小子身无分文,穷得要死,拿什么帮啊?

“我怎么帮啊?”周宇也有些纳闷。如果真有那个能力,他当然毫不吝啬,可问题是他现在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呢,怎么帮别人?

“很简单,把你那鼎卖了不就成了。那鼎至少能卖上一千多万呢,你有这么多钱,帮帮小罗姐又能怎么样?”李小囡嘻嘻一笑道,眼里满是狡黠的神色。

“能卖一千多万的鼎?”罗榕月怔了一下,似乎不信。

“当然啦,他有个小药鼎,就是给你熬药的那个,商周时期的大立鼎啊,品相极好,无缺无损,而且还是熬药之鼎,可值钱了呢。只要把那鼎一卖,帮你还债,简直就是太小儿科了。”李小囡打了个响指道。

“素不相识,凭什么要人家卖鼎帮我?”罗榕月皱皱眉头道,可是转头望向周宇的眼神分明热切了起来,里面透出了一丝渴望。

周宇顿觉压力山大,期期艾艾地道,“那鼎,是我师傅留给我的,属于为数不多的几件遗物,我……抱歉……”

说出这句话,他觉得很不好意思,可真的没办法,尊师遗物、鼎如其命,他至死也不能卖。

“没关系的,你没有这个义务。”罗榕月摇了摇头,淡淡地道。可是眼里掠过的那抹失望与心塞,却莫名地让周宇十分歉意,感觉特别对不住她——虽然从事实上来讲,这种感觉委实没有必要。

“其实,你当时也没有必要答应还得那么急的,慕云柯是有钱人,他只是想追你而已,这一百万他未必会放在心上,所以,就算晚些日子还也没什么吧?”周宇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这样说道。

“是么?”罗榕月徐徐望向了他,眼神里满是冷笑。

“小罗姐,我倒是觉得那个慕云柯虽然臭屁了一些,不过论颜值或是家世,也还可以的啦。”李小囡笑嘻嘻地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