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鉴了个宝

发布时间:2021-06-11 19:00:35

“我明白,事实上,我也也没任何多馀的想法,而已纯粹地想最求罗小姐。不求罗小姐不领情,但求罗小姐赏脸。毕竟,倘若罗小姐不想移尊,也没关系,作为朋友来看一看罗小姐,顺道“当是我欠你一百万,三天之内,我必给你个交待,请回吧。”罗榕月丝毫没给他面子,冰冷地道,转身就回去了屋子里。。

>>>《龙神护卫》章节目录<<<

《第26章 鉴了个宝》精选

“我知道,事实上,我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只是单纯地想追求罗小姐。不求罗小姐领情,只求罗小姐赏光。当然,若是罗小姐不想移尊,也没关系,做为朋友来看看罗小姐,顺便帮个小忙,也是应该的。”慕云柯呵呵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丝毫不在意她的恶劣态度。

“当是我欠你一百万,三天之内,我必给你个交待,请回吧。”罗榕月丝毫没给他面子,冰冷地道,转身就回去了屋子里。

慕云柯也不在意,只是望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带着人转身便走了,依旧是那副云淡天高的贵族范儿。

“这小子还真挺有耐心的,不过越是这样的人越可怕,因为他想征服的欲望就愈发强烈执着,到最后很可能会演变成疯狂。”李小囡皱起了眉头,在周宇耳畔担心地道。

这也让周宇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

别看平时没个正调,可这份心理上的拿捏和把握,其熟稔老辣之处,绝对不是盖的,这可不是普通人家能教育出来的。

“干嘛这么看着我?”李小囡被周宇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避开了他的目光。

“因为你还算有些本事。”周宇笑笑,对于欣赏的人或事,他向来不吝益美。

“那是当然了,像我这样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孩子,可是人间极品啊,要不要本宫今晚翻你的牌子?”李小囡又翘起了尾巴。

“我谢谢您八辈祖宗,还是免了,先去看看你小罗姐吧,她现在心情不太美观。”周宇耸耸肩膀,走回了屋子里去。

“被人追有啥心情不美观的,况且那小子也不算太差劲嘛。咦,我发现你很关心她啊。”李小囡语气里带起了一丝醋味儿。

“好歹也算认识了,还刚刚吃过饭。”周宇没听出来。

“你还把我看光了呢,还摸我肚子,还给我打针,怎么不见你关心我?”李小囡小女生的醋味儿愈发明显。

“你还能再污一些吗?”周宇崩溃了。

“能,你想听么?我从网上学了不少段子呢,要不回屋去我慢慢讲给你听,顺便谈谈人生理想啥啥的。”李小囡眉开眼笑地道,仿佛对讲污段子这事很感兴趣。

周宇转身便走。

“真是纯情小处.男。”李小囡笑眯眯地望着他的背影,“早晚把你拿下。”

然后,她就去了罗榕月的屋子里。

回到屋子里后,周宇开始掏出了一套小石杵小石磨什么的熬药。应人之事,忠人之托,他总得把罗榕月的伤治好才行。

半晌后,药香袅袅而起。

坐在那里,托腮望着灶上的小药炉,陷入了沉思。

这套熬药的东西是师傅给他的,辨药识药、治病救人、一身的功夫也是师傅教的。

只是,一个月前师傅驾鹤西游,虹化而去,也让他悲痛万分。

他很恨那个金井玉栏王,该死的东西为什么还不成熟?不成熟的药效只有成熟药效的百分之一而已。他当时都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拔了,给师傅入药。

可师傅却说不必了,他已经一百五十岁了,寿数已尽,况且也是天命难违,不必逆天行事。

就这样,他眼睁睁地看着师傅辞世而去,悲痛万分。

又一个最亲的人去了。

现在的他,就如同一个孤魂野鬼般,没有了师傅,没有爷爷,甚至连小叔也不见了,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让他茫然孤单。

幸好,还有一个秋叔叔在,也有一个百般不待见他的未婚妻,可惜,终究还是让他找不到强烈的归属感……

正想到出神处,身后就响起了李小囡饶舌的声音,“呀,好漂亮的小鼎啊。”

周宇被她打断思绪,重新回到了现实。

周宇看了她一眼也没理她,眼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站起身来不动声色地摁在了那小鼎上,内气缓缓输出,导入药鼎之中,这也是老道士教授给他的独门熬药绝技,可使药效十倍甚至百倍增强,就看他的境界如何。

目前来讲,他的功力只能让药效增强四倍而已,而他师傅若是亲自出手的话,可使药效增强九倍,活死人肉白骨或许夸张,但药到病除绝非虚言。

“炼药的鼎罢了,没什么漂亮不漂亮的。”周宇淡淡一笑。

“让我看看。”李小囡围着小鼎转了一圈儿,眼神中泛起了惊喜的神色,“商周时期的大立鼎?天哪,市值至少八百万起。”

“你怎么知道是商周时期的?”周宇颇有些惊诧,这丫头别看疯疯癫癫的,懂得还真不少。

“一足与一耳成垂直线,在视觉上有不平衡感,这是商周鼎特点之一。柱状足成锥状足与器腹相通,这是由于当时还没有掌握对范芯的浇铸全封闭技巧,这是其二。兽面纹或其它动物纹都不以雷纹为地,这是其三。”李小囡侃侃而谈。

“嗬,不错啊。”周宇眼睛亮了起来,这丫头确实有两把刷子。

“鼎高二十公分,直径十公分,是小号大立鼎,也是专门的药鼎,价值更高。八百万说少了,应该一千二百万起。如果交给我,至少能拍出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来。”李小囡细看以辨真伪,最后点了点头,笃定地道。

转头望着周宇,她眼里满是闪烁的小金星,“卖不卖?”

“卖你个头,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药具,是我的命。”周宇瞪了她一眼,推开了她,将已经成粥状粘稠的药倒在了一条普通的白布上,开始晾凉。

“就算你卖我也买不起,不过我可以拿房子换,成不成?”李小囡还不放弃。

“再说这个信不信我揍你?”周宇生气了。

“说着玩儿的,小气鬼。”李小囡一撇嘴道。

周宇已经晾凉了药,又吹了两下,待药物完全干涸成膏状,才托着白布向着罗榕月的房间走去。

彼时,罗榕月正抱膝坐在床上,眼神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敷药吧。”周宇知道她心情不太好,也没多说,指了指她的肩膀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