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7章 刺了个激

发布时间:2021-06-11 19:00:33

抬头一看,周宇此时此刻竟然再次会出现在别墅楼顶上,正抓着秋月桐的胸口将她整个人都头来了别墅外面,好像要再向大家表演中一次真正的空中飞人。“你干什么……松绑我,松绑我……”秋“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秋月桐手抓脚刨,拼命地挣扎,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疯子!。

>>>《龙神护卫》章节目录<<<

《第7章 刺了个激》精选

只见,周宇此刻居然重新出现在别墅楼顶上,正抓着秋月桐的胸口将她整个人都探出了别墅外面,似乎要再向大家表演一次真正的空中飞人。

“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秋月桐手抓脚刨,拼命地挣扎,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疯子!

“不干什么,你想死,我成全你,仅此而已。最后问你一遍,选择死,还是选择跟我结婚?”周宇抓着她的胸口,只要现在他稍微一松手,秋月桐就会掉落下去,摔在底下坚硬的地面上。

“你杀我了吧……”秋月桐死死地闭着眼睛,尖声厉叫道。

“如你所愿。”周宇干脆利落地松开了手,秋月桐直接向下坠去。

“啊,你这混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秋月桐惊声尖叫,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真的敢松手。

下面的秋海义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他脆弱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这种过山车一样的生猛冲击了。

只是,秋月桐刚刚坠落,周宇大手一伸,便已经揽着她的细腰将她捞了回来。秋月桐很没形象地死死搂着他的腰,吓得连眼泪都憋回去了。

“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周宇笑嘻嘻地低头问道,同时叼起枝烟来,吐出口烟气。

秋月桐仰头望去,恍忽间就看见金色的阳光映照在他身上,透过缭绕的烟气,居然给他平添了一丝痞气的优雅与俊逸!

她居然看得发怔起来。

“喂,大姐,你轻点儿,我腰都快被你搂折了。”周宇轻拍着她的手背,咧嘴笑道。

秋月桐一下回过神来,触电般缩回手去,重新站直身体,又羞又怒地盯着他,就像见了生死仇人。

“别这么看我,我也是为你好嘛。当然,你非得想死,这一次我坚决不拦你,请便。”周宇做了个“请”的手势。

秋月桐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只不过刚走了两步就是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连续跳了两次楼,心脏再大也受不了。

周宇叼着烟跟在秋月桐身后,慢悠悠地向前走,不过刚到楼下,秋海义就已经发疯般地奔了过来,一巴掌向着他脸上呼了过去,嘴里骂道,“小兔崽子,你倒底在搞什么?老子心脏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周宇退后半步轻飘飘地避过了这一巴掌,嘿嘿一笑,“我在帮她嘛。”

“待会儿再跟你算账!”秋海义喘着粗气转到女儿身边,“桐桐……”他小意地道。

“别说了爸,典礼继续吧,我去补个妆,马上回来。”秋月桐轻吸了下鼻子,勉强向老爸露出了个微笑,随后在几个女仆的陪同下向里走去。

“这,这戏法儿是怎么变的?”秋海义瞠目结舌,转头不可思议地望着周宇。

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那性子烈的,八匹马都拽不回来,今天这事儿他都不知道怎么收场呢。没想到周宇上去抓着女儿的向空中一抛,这事儿就解决了?

“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微微施展了一下龙爪抓胸手,狠狠在她胸口一抓,她就臣服在了我的大手之下。唔,应该是因为我手掌比较大,而且纹路比较紧密,掌心比较粗糙,摩擦力比较强,给人快乐的感觉比较强烈,再加上手活儿不错,所以……”周宇郑重其是地从科学角度介绍经验,边说边抖着爪子五指成钩拧来拧去地认真比划。

正说得唾沫纷飞呢,被秋海义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愿意说滚洞房跟你老婆说去,别他妈在这儿逼车了,丢不丢人?”

周宇顿时蔫了,跟见了耗子的猫似的溜溜地跟在秋海义身后往前走。

他小时候母亲离家出走,大点儿的时候父亲英年早逝,虽然跟在爷爷身边生活,但全靠秋海义接济,就连每次家长会都是秋叔叔替他开的,所以早把秋海义当成了半个老爸,老头子真发飙了他也不敢说什么。

秋海义边走边心有余悸地骂道,“你说你胆子咋那么大呢?说扔就扔,万一你要抓不住她真掉下来呢?你就是杀人犯了。到时候,老子连闺女带儿子都没了,谁他妈给我送终啊?”

他越说越气。

“秋叔叔,目的总能证明手段是正确的嘛,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上,没有金刚钻咱也不揽这瓷器活儿。事实证明,她怂了,这就够了。”周宇就有几分小得瑟地道。

“算你小子还有些本事。”秋海义道,转而神色凝肃下来道,“宇啊,叔可得跟你说,桐桐这一次所受打击非小,恐怕短时间内不好恢复,所以,你,你别再用这种办法刺激她了。猛药虽起陈疴,但多用亦会伤身啊。”

“就这块冰疙瘩,你以为我还会再招惹她啊?”周宇小声地嘟囔道。

“你说什么?”秋海义眉毛竖了起来。

“我说女人就是需要时间去哄的嘛。”周宇急急改口。

“这还差不多,看在我的面子上,对她好点儿,这孩子的妈妈去世得早,怪可怜的。”秋海义叹口气道。

接下来的事情出奇的顺利,秋月桐重新补妆出来,像个机器人似的挎着周宇的胳膊跟在他身后木然向前走,虽然依旧跟座冰山似的,但好歹没把这场子晾这儿。

典礼继续,周宇咧着大嘴拽着座会移动的冰山跟在秋海义身后一通傻笑敬酒,台上花重金聘请来的主持人卖力地挑动现场气氛,幽默搞笑,逗得嘉宾们前仰后合,倒也逐渐把刚才的事情造成的不好氛围淡化掉了。

当送走了所有宾客之后,秋海义也累坏了,扯下了领带,坐在一处酒桌旁边抽烟。

周宇坐在他对面,面对满桌子珍馐狼吞虎咽,秋海义满眼爱怜地望着他道,“慢点儿,又没人跟你抢!”

秋月桐坐在旁边,身上重新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冰冷气质,仿佛挨着她坐得久了都会被冻僵,不过周宇却不在乎,美人在畔,他却看也不看一眼,跟刚放出来似的一通大吃大吃。

酒足饭饱,周宇一拍肚子,打了个饱嗝站了起来,伸手拿起了自己的包,向秋海义一招手,“秋叔叔,我走了啊。”

“我#¥%……”秋海义险些跌倒——这小王八蛋以为自己是参加婚宴的宾客啊?吃饱喝得一抹嘴巴说走就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