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暧昧横生

发布时间:2021-06-10 15:52:45

天边就发白的时候,池歌醒了回来。身旁的权懿泊还在熟睡中之中,他的眼睑都是青灰色的,除了一些黑眼圈。这也怪不得,当然在自己身边守了自己足足一夜,这个傻瓜男人。池歌转身旁的权懿泊还在熟睡之中,他的眼睑都是青灰色的,还有一些黑眼圈。。

>>>《首席娇妻要离婚》章节目录<<<

《第30章 暧昧横生》精选

天边开始泛白的时候,池歌醒了过来。

身旁的权懿泊还在熟睡之中,他的眼睑都是青灰色的,还有一些黑眼圈。

这也难怪,毕竟在自己身边守了自己整整一夜,这个傻瓜男人。

池歌转过身,看着权懿泊。

他其实长的很英俊,五官深邃,鼻梁也是挺拔的,倒是有一种外国人的感觉。

男人还是在熟睡之中,池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权懿泊的鼻梁,在顺着他高挺的鼻梁一直划到了权懿泊的薄唇上。

他的唇是温热,池歌忍不住使坏,轻轻地摩擦了一下。

下一秒,池歌的手指就被权懿泊张嘴含住了。

“你……你干嘛?”此刻的池歌,脸色绯红,就像是一只要被煮熟的大闸蟹一样。

权懿泊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手指,眉梢之间都是暧昧的笑。

“我干什么,我没有干什么。”

池歌想要收回自己的手,但是男人偏偏就不肯让池歌得逞。

她越是用力,他也就越是用力,两个人一直僵持着。

“你干嘛啊,你还以为自己是吃手指的小朋友吗?”

池歌有些生气了,权懿泊这才松了手。

“是你先招惹我的,怎么现在还怪我了,你难道就不知道,男人在清晨的精神是最好的嘛,你还主动来挑衅我。”

“我才没有主动的挑衅你,你醒了还要装睡,坏得很。”

池歌红着脸反驳权懿泊。

“你那个手法,死人都能摸醒。”

权懿泊本来就是睡眠浅的那种人。

池歌满脸黑线,“什么叫死人都能摸醒?”

“噢,我就是夸你手温柔,能给人生命一样。”

池歌无语,背过身去就要起床。

权懿泊贴了过来,手紧紧的抱在她的腰上。

“还早呢,再睡会儿吧。”

“我不想睡了,你自己睡会儿吧。”

自己本来就睡得够久了,现在浑身就像软了一样,要是再继续睡下去的话,恐怕就要化了。

“嗯,那你要去哪里?”

“出去潜水。”

“又潜水?”

“难道不可以吗?”

池歌挑眉看着权懿泊,有些调皮。

“先不去了,等回去了我再带你去我的私人海滩附近潜水。”

池歌愣了一下,“回去?”

“对,回家。”

现在的马尔代夫对池歌来说,已经不安全了。

昨天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权懿泊心里始终是不放心。

如果他稍不注意,池歌就有可能让别人绑了过去。

要钱倒还是好办,毕竟权懿泊是真的有钱。

不好办的是,如果这个人是权懿泊生意场上的敌人,他不要钱就是想让权懿泊痛苦。

“可是,我们这不是才刚来没有几天吗,就真的要回去了?”

池歌是没有玩够,好不容易来的暑假,自己在驾校就花了一半的时间。

马尔代夫的天这么蓝,她都舍不得离开这美丽的地方了。

权懿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凝重,他知道池歌是没有玩够。

“噔噔瞪。”

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权总,外面来了一位叫安然小姐的人说想来探望一下权夫人。”

“你让她先在外面等会儿。”

池歌变了脸色,“怎么,你还真的要去见她?”

“有些事情,是应该及时说明白。”

权懿泊的话略有深意,池歌抿了抿嘴,偏过头去了。

“你和我一起去见她。”

“我才不要。”

一想到昨晚安然纠缠权懿泊的画面,心里的醋坛子就打翻了,酸溜溜的。

“要去,一定要去。”

权懿泊重重得捏了一下池歌的手,脸上全是肯定。

“安然小姐,权总说让你稍等一会儿,请问你是喝咖啡,还是喝茶?”

“咖啡!”

“好的,安然小姐,你请稍等一下。”

安然抬头望向楼上。

当初,她可真是失算了,偏偏放过了这样大的一只金龟婿,害得她现在是后悔莫及。

不过,她既然以前和权懿泊在一起过,现在也是有机会在重修旧好的。

只要她够努力,只要她无所畏惧,权懿泊一定会看到自己的真心的。

“咔哒”一声,门开了,权懿泊走了出来。

他穿着黑色的衬衣,整个人看上去十分俊美,安然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可是在看到他身后的池歌时,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她的头顶浇了下来。

她恨,这一切原本都应该是她的。

“嗨,懿泊,池歌,我听林良说你们要走了,就想着过来看看你们。”

“我没有和林良说要离开,你是怎么知道的?”

权懿泊的眼神十分犀利,就像一只苍鹰。

“这个,可能是昨天林良喝多了,然后胡说了一句,我就当真了。”

的确,林良没有和安然说过这句话,甚至都不可能和安然说话。

当初安然打着追求梦想的理由出国,实际上是跟了一个有钱佬,和权懿泊分了手。

这件事,权懿泊的朋友都心照不宣。

“你什么时候和林良熟悉了?”

权懿泊拉着池歌坐了下来。

“这个,很久没见过面了,所以就说上了几句话。对了,池歌,昨天的事情没有吓到你吧。”

安然一脸温柔的看着池歌,还真有几分担心池歌的模样。

“昨天的事情吗?我都忘记了。”池歌脸色冷漠。

第一眼见安然的时候,她是觉得安然美丽、柔弱又有气质,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昨天,我真是被吓到了,还好懿泊及时赶到,不然会发生什么,结果没有谁知道。”

“人我已经送到警局去了,今天我要亲自去一趟。”

“那懿泊,你心里有没有什么怀疑的对象了?”

安然的手心都冒出了一层冷汗,权懿泊看事准,她难免会害怕。

权懿泊的目光在安然身上划了一趟,薄唇微动。

“想对付我的人,很多,但是不管是谁,我也不允许别人伤害池歌。”

“懿泊,你有没有想过是有人图财?”

“我没排除。”

不过具体是因为什么,权懿泊还不知道。

“那,你们还准备在这边待几天呀,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安然的眼神里充满期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