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我夫之美我者

发布时间:2021-06-10 15:52:44

池歌看了看心理类的书名,都是些她没看过的书,也就没再关注更多。文件夹一看是权懿泊的工作文件,池歌也没敢轻松上手翻。貌似一本笔记本被吸引了她的特别注意力。那看上来是一本略显文件夹一看就是权懿泊的工作文件,池歌也没敢上手翻。。

>>>《首席娇妻要离婚》章节目录<<<

《第23章 我夫之美我者》精选

池歌看了看心理类的书名,都是些她没看过的书,也就没再关注。

文件夹一看就是权懿泊的工作文件,池歌也没敢上手翻。

倒是一本笔记本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看上去就是一本略显破旧的普通黑色皮质笔记本,可出现在权懿泊屋里就有些违和。

她伸出手想去拿起来,就听身后浴室的门咔得一声开了。

池歌立马乖巧地坐到床上。

权懿泊穿着睡衣出来,棉质的宽松睡衣让他看起来更平易近人些。

随着他的走近,池歌感受到权懿泊身上散发的水汽,让周围的空气都湿漉漉的。

权懿泊看到池歌要去拿笔记本了,但没说什么,只是把一条干毛巾扔给了池歌。

“帮我擦头发。”

池歌很想抗议,明明有吹风机他却不用。

权懿泊似乎看透了池歌的小心思,悠悠地来了句,“吹风机伤头发。”

池歌听到经常被女生提在嘴边的话,从权懿泊嘴里被说出来,有些哭笑不得。

她拿了毛巾慢慢给权懿泊擦头发。

权懿泊就躺到床上,头枕在池歌膝盖上。

任何一个女人,在处于这种场景时,都会变得温柔起来。

特别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唯独在你面前露出了他的弱点,退化成了个大男孩时,就更让人无法自拔。

刚用热水洗过的头发变软了些,湿得一缕缕沾在了一起。

池歌就用手指梳开,凉凉的指尖在权懿泊头皮上滑过,还时不时不轻不重地按几下。

权懿泊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闭着眼,慢慢睡着了。

池歌轻轻地抬起权懿泊的头,单手垫了个枕头在下面。

她要回自己房间洗漱。

“别走。”权懿泊半阖着眼睛,抓住了她的衣摆。

他还是醒了。

池歌轻声哄着,“我一会就回来。”

听到池歌的话,权懿泊才不舍的放手。

池歌回房间快速洗了澡,换睡衣,保守的长款。

她走进来,轻轻带上了门。

池歌躺到床上,有些不自在。

权懿泊迷迷糊糊感觉到池歌回来了,一把搂住了她,脸蹭了蹭她的头发,“睡吧。”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权懿泊的手机闹钟响了。

是系统自带的铃声。

池歌被闹钟吵到,缩进了被子。

权懿泊习惯性地伸手去关闹钟,却发现手被压着。

池歌像只小猫似的,躺在他怀里,枕着他的胳膊。

她沉睡时一呼一吸的韵律通过皮肤接触的地方传过来,带的权懿泊的呼吸也慢慢跟随着她的节奏。

闹铃响着,池歌闭着眼皱紧了眉毛往权懿泊怀里使劲缩。

可她被一面墙堵住了,怎么也蹭不过去。

权懿泊的右手无情地捏住了她的鼻子。

池歌感觉到呼吸不通畅,不得不醒了。

她一睁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脸,猛地往后退,然而被子是裹着他们的……

权懿泊被带的一下趴到了池歌身上,这也算半个床咚了。

池歌看着权懿泊逐渐放大的俊脸下,心里有些紧张。

却只看见权懿泊右胳膊伸长了够到了手机,关了闹铃。

可怜的手机终于得到了关注。

池歌的脸立马变得通红,她用手尴尬地捂住了脸。

权懿泊轻声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今天是他准备叫池歌起床和他一起锻炼的第一天,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如果今天他没坚持住,没叫她,以后就更难让她早起了。

权懿泊把池歌半抱着拖起来,“起床洗脸刷牙,我们去健身房。”

“啊……”池歌沮丧地喊,“没人道啊。”

两个小时过后……

池歌瘫在瑜伽垫上,她觉得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全身的骨骼都在往下沉,她起不来了。

权懿泊在旁边跑步机上慢跑,时不时瞥过来几眼

池歌身体的疲倦下,精神却是异常的亢奋,大汗淋漓后是筋骨活络开来的爽利。

等她缓过来了,慢慢爬起来,去洗澡。

权懿泊待在健身房里锻炼够了才出去。

池歌就这样重复着一天早起练车,一天早起锻炼的日子。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她瘦了好几斤,也晒黑了。

在驾校练车是露天场地,尽管池歌选择早上最凉快的时间去,但她还是晒黑了。

这天,池歌和权懿泊并排站在洗手台前刷牙。

她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怎么权懿泊看起来比她还白一点?

她洗漱完,拉过权懿泊的手和自己的比了比。

权懿泊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常握笔的地方有着薄薄的茧子。

她的手就小的多,手背有浅浅的窝。

最重要的是,权懿泊的手比她白了好几个色度。

池歌心里哀号,皱了皱眉头,悲哀地想:自己要不要找些美白的方法。

权懿泊看她表情奇怪,好奇的问:“怎么了?”

池歌神情恍惚,语气中带有一丝无奈,“你竟然比我还白……”

权懿泊看镜子中的自己和池歌,还是那么登对。

“没有,你的错觉。”

池歌就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说:“我是不是变丑了?”

“你和之前一样美。”他眼神无比真诚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池歌并没有被安慰到,她丧丧地说:“哦。”

于是话题就这么结束了。

池歌和温艾打电话吐嘈这件事。

“这不好吗?省的你老了后,他被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给勾走。”

说完,她又想起了什么,说道:“还记得初中学的那个吗?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他这就是爱你的表现啊。”

池歌听了温艾这么说,一时说不出来话。

“怎么?你吃狗粮没吃够吗?”。过了一会儿,池歌说了这么一句话。

接着,她又转了话题,“你有什么美白的方法吗?”

温艾左手拿着手机,右手食指绕了绕发尾,想了想,回答道:“那我得看你黑成什么样了。”

“我还是自己查吧。”池歌并不想发照片给温艾,她会无情地嘲笑自己的。

“那好吧。”温艾的语气中满是遗憾

旁边权懿泊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近的,他插了句嘴,“池歌,我给你买护肤品。”

温艾听到了权懿泊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池歌白了一眼权懿泊,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