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咸鱼伸出拒绝的手

发布时间:2021-06-10 15:52:44

池歌感慨:原来权懿泊还记得我他是来教她司机开车的啊。池歌心里跃跃欲试,想明白严厉的惩罚是什么,但但是住了嘴。她有种直觉,这严厉的惩罚和她想的大约不像。池歌麻溜地跑到一辆车旁边,池歌心里跃跃欲试,想知道惩罚是什么,但还是住了嘴。她有种直觉,这惩罚和她想的大概不一样。。

>>>《首席娇妻要离婚》章节目录<<<

《第22章 咸鱼伸出拒绝的手》精选

池歌感叹:原来权懿泊还记得他是来教她开车的啊。

池歌心里跃跃欲试,想知道惩罚是什么,但还是住了嘴。她有种直觉,这惩罚和她想的大概不一样。

池歌麻溜地跑到一辆车旁边,“就这辆了!”这是台漂亮的宾利。

池歌没有选那些更花哨的跑车,如果把车碰坏了,她会心疼的。

权懿泊把车开出车库,拐进了地上一层的室内停车厂。

而池歌就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上充当吉祥物。

权懿泊在知道池歌报了考驾照之后,就把地上的这层给腾空了,吩咐人重新装修,弄了个和考试地点一模一样的练车场。

停车场里灯大亮,如同白昼。

池歌一开始还在想晚上怎么练呢,这个完美的练车场给了她答案。

她感动地说:“权权,你真是太好了!”说完,还硬生生的挤出几点眼泪。

权懿泊冷酷地说:“撒娇也是没有用的,明天我会叫你起来。”

池歌立刻停止了演戏模式,她丧的如同一条咸鱼,连练车的兴奋都无法抵制她的丧气。

“五点半会死人的啊。”她长叹一口气,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不,五点半起床不会死人,熬夜熬到五点半才会。”权懿泊温柔的如同一个大魔王。

池歌心虚,她追剧追到过五点半,当时她还特意把声音调小,缩在被窝里。

鬼知道为什么住在主卧的他,会知道在客卧里的自己在熬夜啊!

权懿泊心里哼了一声,自从他知道池歌爱熬夜追剧,他就锁定了家里的互联网,监测着池歌手机和电脑的数据。

从凌晨一点到凌晨五点多,程序一直在高速运行。

那个时间点……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池歌熬夜了。

为了保证这个方法保持作用,就算是池歌问,他也不会说的。

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他们住到一个屋子。这样,他就可以随时看着池歌了。

池歌坐到驾驶座上,听权懿泊给她讲基本的操作。

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学的司机不怕撞。

池歌一紧张就猛松离合踏板,车子往前窜了十几米。离合踏板松开超过一半后,汽车才会启动。

权懿泊喊着,“刹车!刹车!”

池歌猛踩下去,她和权懿泊的身子因为惯性,撞在了座椅椅背上。

权懿泊觉得自己有些失策。

驾校的车的副驾驶上有一个专门设置的刹车踏板,就是为了教练陪学员练的时候及时踩刹车保障安全,而普通的车只有驾驶位上有刹车。

他觉得应该先把车改造一下,再教池歌学车。

“好了,我们今天先不练了。我让王乙安排人把车子改装一下。”

但池歌却还想再练一会儿。

“不,我再练练。”

权懿泊努力劝她,“安全更重要。我们……”

“我不!刚才我是太紧张了!再说,车上有安全系统。”池歌抢着说。

“你不害怕我害怕!”权懿泊吼了她。

池歌吓得松开了方向盘。

权懿泊一直对她很包容,没有对她发过脾气。

但是这次,权懿泊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知道了……你别生气……”池歌的声音细如蚊呐。

权懿泊打开副驾驶车门,走到主驾驶门边,拉开门把池歌捞了出来。

“池歌,我不希望你冒任何一点的危险。”权懿泊对她说,然后转身大步走开。

池歌看着他走远,心里有些委屈。

她还是跟了上去。

权懿泊额头已经冒了冷汗,他在那一瞬间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他小时候被人绑架过,一个小女孩要救他,被一起抓了来。

夜晚光线昏暗,绑匪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小女孩已经哭累睡着。

绑匪从公路转到小路,乡间小道狭窄又曲折。

在一个转角,权懿泊醒过来撞前座,干扰行车。绑匪不耐烦的回头骂了一句。

下一刻,一个神色焦急的女人从拐角出来。

绑匪看到她再踩刹车,就已经晚了。

车轮发出剧烈摩擦的声音。

女人的身子被碾进了车下,头颅掉到了地上。

权懿泊当时正在努力挣扎,却看到头颅飞起来的那一瞬。

车窗上血液流淌。

他瞳孔缩小,腹中干呕,一头栽到座位上,身体僵硬不能动。

从那时起,权懿泊就得了恐女症,他认为那个女人的死是因为自己。

池歌看他一直走,不理她,眼里泛了水光。

她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权懿泊。

胳膊搂住的身体又冷又僵硬。

她以为权懿泊在后怕,就更愧疚了。

“对不起,我不会再任性了。都听你的。”

她紧了紧胳膊,“你别生气了,好吗?”

权懿泊感受到温暖的躯体搂住了自己,和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

他的身体渐渐放松,回暖。

权懿泊转身抱住了池歌,脸埋进她的头发,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

“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好吗?”

池歌想要拒绝,却感受到权懿泊的不同寻常,最终答应了下来。“好。”

回到主楼,王乙正在吩咐佣人些什么。

王乙看到两人回来了就很惊讶,他迟疑地说:“权总?”

权懿泊还没忘记车的事。

他有些迁怒,“你不知道让人把车改装一下吗,副驾驶上都没有刹车!”

王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立马认错,“对不起,我马上安排。”

池歌想帮王乙说情,一想到自己还在争取原谅,就没敢出声。

王乙马上打电话联系。

十几年前就把驾驶证考到手的王乙早就忘记了这个细节。

不过,这是他的失职,没考虑到这个细节。

楼上,权懿泊先进了浴室洗澡。

刚刚他被池歌吓到了,出了一身冷汗。

池歌就坐在外面忐忑地等待。

孤男寡女,同睡一床,说实话她有些怂。

虽然已经谈了大半年恋爱,但她到现在还只是和权懿泊到了亲吻的程度。

她比较保守,是婚后性行为支持者。

虽然,她感觉权懿泊只是希望有人陪陪他,没有其他的念头。

但是,池歌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与不安

浴室里水声哗哗,池歌等了一会儿有些无聊,就走到权懿泊房间书架旁看看。

上面有许多心理书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