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生活进行时

发布时间:2021-06-10 15:52:44

权懿泊拦下宿家对官司的干预,让池歌自己去打这场官司。经过几个月的诉讼,宿依依被判被捕入狱两年。宿依依的不存在感渐渐淡去,池歌则又将迎来了她的寒假。寒假里,学生们一般会可以选择经过几个月的诉讼,宿依依被判入狱一年。。

>>>《首席娇妻要离婚》章节目录<<<

《第21章 生活进行时》精选

权懿泊拦住宿家对官司的干预,让池歌自己去打这场官司。

经过几个月的诉讼,宿依依被判入狱一年。

宿依依的存在感逐渐淡去,池歌则迎来了她的暑假。

暑假里,学生们一般会选择度假,实习,或者考驾照。

而池歌就打算考驾照。

她报了名,去跑材料。

通常情况下,你需要办材料的地方往往不聚集在一起,有时为了一张单子,能从城东跑到城西。

池歌花了一个上午终于准备齐了材料。

考驾照必经的一个流程就是站岗,大夏天的真是太阳底下烤人肉。

权懿泊要给池歌花钱免站,她没同意。反而乐颠颠地跟着学员一起去站岗了。

至于为什么,那是因为学员里来了个小正太,皮嫩个高,整天姐,姐地叫着,哄得人喜笑颜开。

苏黎小正太前两天碰巧和她一起报的名,他们一块跑的流程。

权懿泊想要陪着池歌,却被池歌拒绝了。

权懿泊又不是无业游民,他公司里很忙。

每次陪池歌浪完后,他都得在家里熬夜加班。

池歌也不想被养成个大型巨婴。

一路上小正太自告奋勇地探路,时不时说些俏皮话,充满了活力。

“我和池姐一起站。”苏黎对着监督员说。

“那你们就一起站。”监督员顺口安排。

这些都是小事。

站在路口,池歌看着红灯亮了绿灯亮,绿灯亮了红灯亮。人流来来往往,显露出了这个城市的繁忙。

她之前从未以这样的视角观察过城市,农民,学生,上班族,还有老人。

每一种人群在道路上的状态都不一样,或匆忙,或悠哉,或心酸。

苏黎打断了她的感慨,像个孩子一样喊,“阿姨,您别闯红灯,不安全。”

不是每一个人都遵守交通规则,有人被劝阻了会听从。而有的人只快速穿行,苏黎连喊都来不及喊,那人就过去了。

站岗结束后,“姐,一起去吃饭吗?”苏黎说话时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池歌看着驶近的劳斯莱斯,笑了笑,拒绝了苏黎,“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苏黎嘟了嘟嘴,讲道:“好吧,再见。”讲真,只有这种正太嘟嘴才会显得可爱,如果是权懿泊嘟嘴的话……

池歌不忍再幻想这种辣眼睛的场景。

上了车,权懿泊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你不去和他吃饭?”

池歌和他相处了大半年,也知道他在装模作样。脸上不在意,可心里恐怕已经酸巴巴的了。

“吃小孩的醋?”她笑话起了权懿泊。

“你那么好,我当然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权懿泊十分正直地说。

池歌被撩了一下,轻拍了一下权懿泊的手,说:“就会哄我。”

他们回家吃过晚饭后,权懿泊忽然说:“池歌,我教你开车吧。”

他是觉得在报了驾校之后,池歌分给他的精力就少了,整天抱着个手机刷驾考宝典里的题库。

权懿泊觉得自己失宠了。

池歌当然愿意,不过她有些担心,“我给你车碰坏了怎么办?”

权懿泊毫不犹豫,“买新的。”

池歌笑着说:,“好呀,你不心疼就行。”

权懿泊和池歌进了车库。

池歌来了多次,已经能对满库的豪车上保持淡定。

池歌抚了抚手边白色的车身,没有一丝灰尘。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权懿泊严肃起来,“你说。”

“你车库里这么多辆车,是怎么保证全都不落灰的?”池歌每次进来,都像是看了一库的新车。

“这个?”权懿泊还以为池歌要说什么呢,“这个归王乙管,他安排。你可以问他。”

“好吧”,池歌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她好像故意逗权懿泊玩,“我还有一个问题。”

权懿泊干脆不说话了,等池歌说。

池歌语气凉凉说:“人家都说豪车是男人的梦中情人,你这是有一个后宫啊。”

她这次就是纯粹在挑事了。

自从确立了恋爱关系,池歌就老想逗逗权懿泊,看他为自己变脸的样子。

权懿泊也配合她,“一个情人当然是不够的。”

池歌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接着就变了。

“你还想有几个情人?”池歌黑着脸问权懿泊

权懿泊不知道从哪儿学的情话,“后宫三千,东宫是你,西宫也是你,暖阁是你,椒房也是你。”

池歌听着这土味情话,忍不住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好了,我认输,您老别崩人设了。”

权懿泊亲了亲池歌的掌心,“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他愿意改变自己,只为了逗池歌一笑。

池歌虽然几乎每天都在看这张帅脸,但还是越看越觉得好看。

她脱口而出,“权懿泊你真是越来越帅了。”

权懿泊想:可不是吗?我还特意去钻研了最好看的角度,每天健身房锻炼也都没停过,

每天早上池歌睡懒觉的时候,他都在健身房挥汗如雨。

他伸手掀起了上衣的下摆,紧致的八块腹肌露了出来。

池歌的眼睛刷得盯了上去。

“手感很好的。”权懿泊诱惑道。

池歌的手颤巍巍地摸了上去。

手感真好!她心里感叹。

“喜欢吗?”权懿泊凑近了问。

权懿泊的吐息让池歌耳根酥麻。

“喜欢。”

“所以,从明天开始,和我一起锻炼吧。”权懿泊腹黑的说。

他早就觉得暑假里池歌的作息太不健康了,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怎么能行?

他夜里熬夜是工作,池歌夜里熬夜是看泡沫剧,哭的稀里哗啦还忍不住继续找虐。然后第二天早上睡得不省人事,怎么都叫不起来,

今天上午池歌就是睡过头了,才轮到下午站岗。

池歌看着权懿泊,一脸委屈“你是魔鬼吗,色诱我就为了让我早点起床?”

权懿泊摸了摸她的头,亲了一口,说:“乖。”

池歌觉得一百个亲亲也无法弥补她受伤的心灵,她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黑暗起来。

权懿泊可是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来的人!

她还想再挣扎挣扎,谄媚地往上要去亲一口权懿泊,结果却是被权懿泊的手给无情地挡住了。

“不准贿赂教官,被发现了可是要被惩罚的。”权懿泊微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