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北辰

发布时间:2021-05-05 03:01:11

哥哥。”白遗雨恨得牙痒痒的,瞪着白迹,哪知白迹却在洋洋得意的笑着。  “好吧,我再去多拿一些,要不然一会儿点不燃,看我不放过我你!”白遗雨冷哼,又走出来了帐外,去伙夫那里多要几块火石。营内的伙夫见他是东陆人,便明白是东陆特使团的人,虽然看见白遗雨但是皇汐接过白遗雨拿来的火石,掂量了几下,摇了摇头。。

>>>《将乱》章节目录<<<

《第七章 北辰》精选

  第7章

  灰色的营帐内,几个孩子亦或是少年一直嘟囔着,时而吵吵闹闹,时而寂静无比。

  皇汐接过白遗雨拿来的火石,掂量了几下,摇了摇头。

  “怎么啦?”

  “猪脑袋,猪脑袋,和你哥哥一样,就不能拿块大的嘛,或者拿多一点儿也行啊。”皇汐大大咧咧的骂着,然后吧光滑的火石给扔进了火炉子里面,砸得木炭“砰砰”响。

  “我弟猪脑袋就是了,跟我有什么关系。”白迹看了一眼白遗雨,撇着嘴。

  “我靠,真是我的好哥哥。”白遗雨恨得牙痒痒,瞪着白迹,哪知白迹却在得意的笑着。

  “好吧,我再去多拿一些,要是一会儿点不燃,看我不放过你!”白遗雨冷哼,又走出了帐外,去伙夫那里多要几块火石。营内的伙夫见他是东陆人,便知道是东陆特使团的人,但是看到白遗雨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也不免逗了逗他,最后还是在白遗雨的百般乞求和索要之下才获得了满满的一兜子火石,他用衣袍兜着,快步的朝着营帐方向跑过去。

  一路踏着火红色的草地奔跑,白遗雨也没有顾什么,就这么一直跑,结果就狠狠地撞上了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衣袍兜着的火石全都散落在了地面。

  白遗雨抬起头,嘟着小嘴,目光倒是有几分凌厉。眼前的是一个魁梧高大的将军,精致的甲胄,皮革的战靴,手里还有一双战锤,战锤的上面遍布着尖刺。

  “小家伙,没事吧。”阿突什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之前沉闷的心情还没有散去。

  白遗雨点了点头:“没事。”他爬起来把所有的火石又全部兜着,准备离开。

  “这是要去干嘛?”

  “我和朋友打赌呢,我得快些去了。”说着白遗雨就风一样的跑去了,他的身影比较矫健,毕竟跟随厉冥城练习了多年的武道,身手可以和十七八岁的副将们相提并论了。

  阿突什看着白遗雨的背影,久久的感叹,要是自己的儿子还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白遗雨回到了营帐之后,几个人又对他进行了一顿数落,说他怎么这么慢,比女孩子的速度还慢,白遗雨只是尴尬的笑了笑,也没有反驳什么。

  皇汐又把白遗雨拿来的全部火石都放进了火炉子里面,把这个不是怎么大的火炉填的慢慢的,就像一个吃撑了的小胖子。

  “喂喂,你们可看好了。”皇汐叫着,自己退后了一步,距离火炉子有一丈远,其他三个人都围在了旁边,期待着见证这个可爱纯洁的小女孩是怎么把湿漉漉的木炭给点燃的,尽管拿来了那么多的火石。

  皇汐伸出了她白皙嫩滑的小手,然后交叉着放在了身前,她把纯白的眼睛轻轻的闭上了,然后嘴里在念着什么咒语一样。

  “北辰之神,寒荒四海,冰雪九州。”

  低沉的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一时之间周围的空气变得很冷,把白迹他们三个人冷得身体直发抖。

  营帐外面的火红色的草地上面就在突然的一瞬之间凝结了冰霜,淡淡的一层,白色夹杂着红色,一片别样的景致。

  远处的阿突什看见了这里的变化,他一直伫立那里,眼神凝重的看着。

  这样突然的变化把三个孩子都给吓了一跳,他们并列挤在了一起,因为实在是太寒冷了。

  “北辰之神,寒荒四海,冰雪九州!”

  伴随着低沉的颂语,皇汐的身体发出了一阵刺眼的光芒,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是虚幻缥缈的。

  淡蓝色的火焰从她的手掌心里面慢慢的腾空起来,然后轻飘飘的落在了火炉的上面,蓝色的火焰摇摇晃晃,最后猛然间就熄灭了。紧接着那些火石突然被加以了高温一样,轰然一声的爆响,竟然无火自燃,冒出了一缕缕青烟,最后湿漉漉的木炭也慢慢的燃烧了起来。

  三个人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眼前发生的一幕。而皇汐在那团淡蓝色的火焰熄灭之后浑身瘫软的样子,倒在了地上。

  这时的白迹才发现皇汐可能是因为施展秘术而体力不支,正欲把她扶起来,却又一次的被她拒绝了。皇汐缓缓的从地面上支撑起来,她在不停的喘息,面色有些苍白。

  “汐汐姐,你没事吧?”

  皇汐点了点头,忽地发现哪里不对劲儿,又摇了摇头说:“没事,小伎俩而已,你们三个……三个……”话还没有说完,她眼睛微微闭上,又是一副欲倒的样子。

  白迹猛然上前,一把托住了她的身子,却是脸颊微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

  “厉将军,此番南下事宜,本王已经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逊阳王伯鲁哈耶摊开了身前的地图:“经过火雷草原沿着燚水一路南下,沿途会有本部的五百灵骑随从,你们到达岢城后可修整一夜,次日又沿通往灵城的官道再行一日就可以到达灵城了。到时候灵王会大礼迎接将军的。”

  厉冥城拿出了烟杆,敲了敲,又把逊阳王给他的烟草塞上,没有点火:“大王既然安排了,那就一切听大王的,若是不在乎我们在火雷草原上多逗留几日,那我们也就再赏一赏火雷草原上的风光。”

  “厉将军哪里话,本王倒是多希望将军留些时日,明日本王安排了飞骑大赛,特为使团准备的,届时将军务必赏光。”

  “飞骑大赛,有所听闻,逊阳古老的传统,灵骑们飞一样的赶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面前,夺下盖头,第一名的可以连升三级,可对?”

  “想不到将军对我们逊阳的传统还有了解。”逊阳王称赞的点头。

  “不过,这些事情不是重点,我有一事需要向大王了解。”厉冥城点燃了烟杆,悠悠的吸了两口。

  “什么事?只要不是违背苍灵之神的意志,本王一切都可以告诉将军。”

  白袍老者突然站了起来,他抬起手掀开了自己的篷衣,帽子也被拿来,披在身后,他一头苍白的头发,跟雪一样明净。

  “他是我老师的故友,大王应该听说过。”厉冥城又吸了几口烟,突然眉宇一震:“斯诺巴.羽赤.徽野。”

  白袍老者走上前几步,到了逊阳王的身前:“羽赤,寒荒城城主。我想看一看苍灵之戒。”

  “你们……怎么知道,苍灵之戒在我这里?”逊阳王惊讶之余慢慢平复心中的波澜,他知道,在北辰之中,圣使是任何人也无法抗拒的,而数十年前的寒荒城城主羽赤,就是北辰圣使。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