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有杀错没放过

发布时间:2021-05-05 00:01:32

一出西蜀大牢,刀狩就再带一个白色也没任何表情、任何色彩描绘出的面具,早先的大斩骨刀是取了出,身影快划过九幽狂,为曹卓和九幽狂领路。> 八一队w﹤ww.<81﹤xs.﹤cc望着刀狩一出大牢后,在西蜀衙门内轻车熟路的狂奔,竟连一个人都也没惊扰。

>>>《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涌》章节目录<<<

《第十章有杀错没放过》精选

一出西蜀大牢,刀狩就带上一个白色没有任何表情、任何色彩描绘的面具,先前的大斩骨刀也是取了出来,身影快掠过幽冥狂,为曹卓和幽冥狂带路。> 八一w﹤ww.<81﹤xs.﹤cc看着刀狩一出大牢后,在西蜀衙门内轻车熟路的飞奔,竟连一个人都没有惊动。曹卓心中不由得高看了刀狩多几分,想必刀狩已然将整一场劫狱行动都计划得天衣无缝,比之在自己身旁的幽冥狂,可要明智得多。记得,幽冥狂进大牢的时候,完全是横冲直撞硬闯进来的,就为了说服自己。很快,曹卓却是看着刀狩带的路,越看越觉得离奇,不是出奇,而是离奇,从西蜀大牢出来后,刀狩所带的路线完全是大路,经过衙门后花园、办公楼阁门前、后堂、大堂,最后光明正大的从西蜀衙门大门口冲了出去。除了大门口拿着火烧棍的两名守门衙役外,整座衙门完全没有人现自己一行人。可是,两名守门衙役看到自己一行三人闯出来后,竟一点惊讶之色都没有,反而是看着为三人中唯一带着白色面具的刀狩。由于刀狩到了大门停了下来,曹卓和幽冥狂也停下步伐,看着刀狩想怎么处理,要是动手的话,曹卓肯定多一百个这样的衙役都拦不住刀狩。刀狩从黑色披风内取出了两大袋沉甸甸的粗布袋,分别丢给了两名守门衙役。守门衙役急忙接过刀狩抛来的粗布袋,然后掂量掂量了袋子的份量,纷纷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将粗布袋藏在衙门前两座大石狮的暗格中。谁都没有想到衙门前两座大石狮竟然会有暗格。放好粗布袋后,两名守门衙役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猛然双手举起手中火烧棍向刀狩猛砸了过去。同时口中大喊:“有犯人逃狱有犯人逃狱”见衙役动手,曹卓左手戳着下巴,幽冥狂却抬头看着乌云蔽月的天空,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刀狩在见到衙役动手的时候,第一时间不是要对两名衙役如何,而是去感应曹卓和幽冥狂两人,生怕他们坏了自己的布置。见两人没有动手的意思,刀狩松了口气,快两脚将两名衙役踹飞去,沉声道:“走。”紧接着一行三人又迅飞掠而去。两名衙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重伤,反正两人是吐血了,倒在地上神情似乎很痛苦的模样在呻吟着。前后也才片刻时间,衙门内巡逻的一队衙役冲了出来,接着则是几十名捕快,然后就是驻守的镇守军士。一名总捕头模样的中年人,走到被其他衙役扶起来的守门衙役问:“犯人往那边跑了”守门衙役很艰难地抬起手指了指南大街。“追。”总捕头大喊了一声。顿时,在总捕头一声令下,九百名镇守军士犹如射出的弓箭般急冲而出,其中有数十名高级捕快却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对于这些高级捕快来说,逮捕逃狱犯人,可是大大的功劳,甚至有升官的机会,如何不让他们上心至于,曹卓、刀狩、幽冥狂途中没有任何停歇,离开衙门没有多远,还能听到后面追击捕快的声响时,他们三人却现在道路前面竟有三四百人的样子在那等候着。刀狩眉头一皱,自己可没有安排这么多人在这里。同样,也不可能是自己这边的人安排的,毕竟已经商量好的事情,他们不会在没有通知自己的前提下变卦。幽冥狂显然也是察觉到问题,轻声说:“杀”带着询问的语气,在问刀狩,之前守门衙役到了后面,幽冥狂自然看出是刀狩安排的,可眼前这么多人显然不可能,但也怕杀错自己人。刀狩摇了摇头,目光中露出一丝精光说:“冲过去,一个都不动。”曹卓和幽冥狂自然不反对,这次越狱没有结束之前,都以刀狩为主导。等接近后,刀狩和幽冥狂顿时看出这围在附近的几百人,竟都是聚义盟的人,心中不由得猜测,聚义盟聚集这么多人想做什么不可能会得到风声自己今晚自己劫狱啊。在看到有人冲过来的时候,聚义盟的一干人等也是愣了一愣,等这突然冲来的三人从自己一干人中间经过时,才看清不是自己要等的人。刀狩也没有想到就这么轻易通过,看来对方真的不是在这里埋伏自己,心中不由得一笑:有你们好受的。“香主,刚才有两个人有点眼熟啊。”聚义盟一名成员,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再哪见过那带着白面具一身黑袍以及在其身后俊俏的男子。聚义盟西蜀分堂香主也是摇了摇头,实在想不到。就快要抓住一丝头绪的时候,猛然听到整齐的脚步声,不由得回头向衙门方向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吓得心差点都要跳出来。一大队镇守军士竟然杀气重重的向自己这边冲来。其他聚义盟的成员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纷纷往道路两旁闪躲。西蜀衙门的高级捕快们,也诧异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然而自己要追赶的逃狱犯人却一点踪影都不见了,被这群人一挡“不对,都这么晚了,衙门附近大街的所有商铺都是入夜打烊,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全部抓起来,如果有反抗格杀勿论。”当即一名高级捕快喊了一声。其他高级捕快已然佩刀出鞘,口中喊着“放下武器”,可自身手中的兵刃却完全毫不客气的往聚义盟众多玩家身上招呼。面对这些实力高的高级捕快,等级低一点的聚义盟成员,几乎一刀一个被斩杀,等级高实力好的也得重伤,何况后面还有大队镇守军士冲杀而来。在高级捕快眼中,只有杀错没有放过,他们之中有npc,也有玩家。第一个开口的高级捕快,就是玩家。一个玩家能升到高级捕快这个位置上,小打小闹的罪犯至少都得抓十万个以上,就算是重犯少说也得一万打底;但是重犯哪里有那么容易抓一个不小心还会把自己陷入进去。如今却不一样,即便这些人不关事,也得让他们脱不了干系,这里起码有三、四百人,一个人就当1功劳,也有三四千功劳了。其他高级捕快,自然明白个中猫腻,但谁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谁不想升官财啊“捕快大人,有话好说,我们没有犯罪啊。”带队的聚义盟香主,看到如狼似虎的捕快竟然一来拔刀就砍,心中大急。聚义盟四百三十多人,被十多名高级捕快斩杀得四处乱窜,眼看着身边一个个平时跟自己很亲近的兄弟就这么被无缘无故斩杀,聚义盟成员顿时也起了火气。其中一名脾气火爆的成员大喊一声:“马拉个毕,兄弟们砍特么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兄弟就这么被砍杀,要是没有任何反应的话,还算是人吗一下子,百多名聚义盟成员纷纷亮出兵器,爆出自己的实力,向高级捕快杀了过去。聚义盟香主头脑还是清醒的,看到自己手下的人反抗,心中更是急得不行,但也明白,这事压他们不住,一旦压住他们也就失了人心,咬了咬牙,大喊:“兄弟宰了他们。”有香主开口,其他还不敢反抗的成员,也是取出了兵器硬着头皮杀了上去。高级捕快们,见聚义盟的成员反抗,心中更是乐开花了,也不跟他们多做纠缠,急后退,让身后的镇守军士出手。镇守军士是没有功劳的,只有战功,却不影响捕快们。所以,眼前这四百多人是一份战功,也是一份功劳,镇守军士分了功劳,可他们有几百人分不到多少。功劳却不一样四百多名协助逃狱、公然暴动的犯人功劳就不止1点,而是要翻个十倍以上,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功劳只有十多人分摊。十多名高级捕快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心底却犹如明镜般。只要这些人反抗,那就杀光,坐实他们的罪名,至于逃狱的犯人那份功劳太遥远了,而且恐怕追上的话,还吃力不讨好。远远没有眼前的这些来得实惠。能当到高级捕快都不是一根筋的人,整个西蜀大牢内的犯人,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第一层牢狱那些偷鸡摸狗的罪犯,没有逃跑的理由,也没有那个本事;排除掉第一层的犯人,那么就剩下西蜀大牢最低的第五层两个犯人,那里可是有一百名镇守军士看守。结果呢还是被对方越狱,这就说明,前来劫狱的人,必然是个一等一的高手。只要高级捕快中没有傻子,没人会单独追上去。西蜀衙门出动镇守军士这么大的事情,聚义盟西蜀分堂副堂主嫌疑人自然也得到风声,心中却是直叫苦,自己为了等那天羽飞云出狱,封锁了几条街道,可怎么没有想到,自己这么点背,竟然遇上越狱的,自己的人还跟追击的镇守军士起了冲突,这倒好让人一锅端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