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原来是她姨夫

发布时间:2021-05-04 11:53:20

屈柔润本来淡漠的笑意这才淡去,凤眸放柔看杜悦,见她形单影只,不由得皱眉头:“怎么一个人坐这,没去妈那里?”杜悦轻扯唇角,暗地里腹谤道:你妈如果非常讨厌我,我过去的也不是热脸贴不过毕竟是在宴会上,杜悦不想因此跟屈润泽闹得不愉快,只随口敷衍:“人多我不太自在,这里舒服些,你不用管我。”。

>>>《午夜清冷的风》章节目录<<<

《第12章 原来是她姨夫》精选

屈润泽原本冷漠的笑意这才淡去,眸光放柔看杜悦,见她形单影只,不由皱眉:“怎么一个人坐这,没去妈那里?”

杜悦轻扯唇角,暗中腹谤道:你妈那么讨厌我,我过去不是热脸贴冷屁股。

不过毕竟是在宴会上,杜悦不想因此跟屈润泽闹得不愉快,只随口敷衍:“人多我不太自在,这里舒服些,你不用管我。”

屈润泽却直接拉着她往刘雅丽那里走去。

“阿泽,来,坐我旁边。”

刘雅丽指了指右手边的位子,看向屈润泽的眸子里有身为人母的自豪。

可是,当屈润泽侧身,让杜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后,刘雅丽脸上还未完全绽放的笑容一下七零八落。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包厢门口处传来骚动声,有人高声喊道:“老爷子来了!”

杜悦听到后下意识地捏紧双手,刘家地位最高的人来了?

虽然她尽量不去在意刘家人对她冷淡厌恶的态度,但是想到刘老爷子也有可能在她面前摆脸,心里到底有些不自在。

杜悦仰首,朝门口处看去……

那里站着个身材高大,穿着金黄色唐装的老年男人,他一头银丝利索地梳到脑后,手里杵着根拐杖,浑身上下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势,一双鹰似的眼睛缓缓扫视整个包厢。

显然,他就是刘家最高的掌权者,刘国锋。

最让杜悦侧目的,并非是气场强大的刘国锋,而是旁边扶着他的身姿妙曼的年轻女人。

光洁饱满的额头,水墨般剪水眸子,小巧的鼻子下是微微上翘的唇角,气质恬静优雅,明明很安静,却悄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女人的穿着很简单随意,但是识货的人一定会认出,这件明黄色的长裙出自法国著名设计师VIVI之手,全球限量,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她乌黑的长发放在脑后,颈部的曲线很柔和,此刻微微倚着刘国锋,款款而立。

不用想也能猜到,这个女人,就是刘老爷子最疼爱的小千金。

“雨欣来迟了,各位哥哥嫂嫂们可别见怪啊!”

刘雨欣温和地笑笑,声音清亮细腻,动听如同天籁。

杜悦不禁好奇,到底怎样的男人,才驾驭得了这样的女人?

“不是说家琪也回来了吗,怎么没看到人?”三太太垫脚透过人群往外张望。

“我在。”一道低沉浑厚的男声突然响起。

杜悦身形一愣,熟悉的声音让她重新移回视线,仿佛被某种魔力控制般,下意识地朝门口看去,当那抹似曾相识的身影闯入眼帘后,她再也无法移开眸子。

原来,他就是沈家琪,是她名义上的姨夫……

不知怎的,杜悦心里隐隐划过些许失落,她不希望这样一个曾经关怀过她的男人,跟不喜爱她的刘家人挂上钩。

然后,沈家琪出现在门边,瞧着竟比刘雨欣还扎眼。

他穿着米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装裤,没有穿外套,也没有打领带,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袖口也被挽起,露出一截古铜色的手臂,显得干净有力,双手随意插兜,英姿飒爽,瞬间抢夺所有气场。

这是杜悦第三次见他,却是唯一一次如此认真地打量他。

不同于屈润泽的贵气和淡漠,沈家琪浑身散发着沉稳内敛的气息,隐藏在那温文尔雅的表象下,叫人轻易无法发现,可是一旦知晓便会被震撼。

此时,他脸上带着浅淡的笑容,温和依旧,但却跟与杜悦私下相处时有所不同,他将那抹放松抽离,收敛地表达他的情绪,既不会失礼于人,却也不会让人觉得可以随便接近。

杜悦正盯着沈家琪愣怔地出神,突然感受到两束略带不悦的目光朝她扫射过来,她一回神,恰好看见刘雨欣含着微笑的侧脸。

沈家琪来到刘雨欣身旁,自然而绅士地揽过她的柳腰:“抱歉,临时有事来晚了。”

沈家琪两边嘴角上扬些许幅度,浑身的睿智儒雅之气满盈而出。

刘雨欣亲密地挽过他的手臂,带着小女人撒娇的柔媚:“知道迟到了就好,不是说亲自接机吗,又派林秘书去敷衍我!”

沈家琪轻笑一声:“会吗?我以为你喜欢认真工作的男人。”

“每次你总占理!”刘雨欣娇嗔地横了他一眼,却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

“哈哈!”刘国锋突然朗笑出声,望着刘雨欣:“你这鬼丫头,得理不饶人,家琪啊,你甭太惯着她了。”

“爸!”刘雨欣不满地抱怨:“哪有你这样偏袒的嘛……”

沈家琪和刘雨欣相携而立,俨然是一对完美的壁人,那亲密的举动和不意间流露出的默契,显得如此伉俪情深。

杜悦略向往地望着他们,这样门当户对的金童玉女才会幸福,不同于麻雀变凤凰的她,刘雨欣这样的小姐才会受到婆家的礼待。

至少,不会遭遇到被人无视冷落的尴尬境地。

“人都来齐了?开宴吧!”

包厢内有两张大圆桌,刘老爷子一发话,众人便纷纷找位置入座。

杜悦下意识地寻找屈润泽的身影,一回头,看到他僵直地挺立在那里,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屈……”

杜悦刚想要开口唤他,那边却有人抢先说话了。

“说好给我买的新鞋呢?”刘雨欣轻柔又甜腻的声音极有穿透力地传来。

新鞋!

杜悦本能地低头瞥了眼脚上,再联想到大堂里男秘书古怪的、欲言又止的表情,瞬间猜到个事实……

这双鞋是沈家琪为刘雨欣买的。

可是,沈家琪却亲手套到了她脚上……

“额。”沈家琪微微懊恼地叹气:“巴黎那边断货了。”

“巴黎没有的,国内倒好像不缺啊。”刘雨欣娇嗔,不动声色地扫了杜悦一眼:“你答应了的,我可不管……”

“放心,有我呢,会有的。”含着笑意的温和声。

他话音刚落,立即有人调侃:“姑父,你这样宠着小姑真的好吗,小心得气管炎哦。”

沈家琪不置可否地笑笑。

刘雨欣却转开话题,用略带惊讶又含着期待的声音道:“听说阿泽把老婆带来了?说来我们还是同一天结婚的,都还没见过面,阿泽藏得可真深。”

顿时,包厢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屈润泽和杜悦身上。

沈家琪也跟着众人抬眸,杜悦在两人眼神碰撞的瞬间,点头微笑,他的表情却淡淡的,只勾了勾唇角,似乎他们并不相识。

杜悦的讶然稍纵即逝,很快又释然了,这种场合太过热络,难免会引起别人误会。

她正出神,刘雨欣和沈家琪已经双双而来。

“你好,我是刘雨欣,阿泽的小姨,你就是悦悦吧,阿泽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你本人比照片还好看。”

刘雨欣说着朝杜悦伸出手,亲切大方。

杜悦凝视刘雨欣白皙修长的手,刚要回应,身旁一直沉默耸立的屈润泽却蓦地开口了,他望着刘雨欣,明暗不定的眼眸充满显而易见的嘲讽:“是吗?”

屈润泽唇角微微扯动,勾勒出些许戏谑的味道,眼底却有冰光闪耀。

他的这一声回答,竟叫人不知道是何指向。

刘雨欣笑容微微凝滞,不过很快掩藏下去:“当然,阿泽难道不觉得悦悦本人比较漂亮吗?”

杜悦即便是再大条,也看出屈润泽和刘雨欣间隐约针锋相对的势头,貌似,他们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就在气氛沉闷尴尬之际,一道醇厚叫人安心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说润泽怎么不参加我们的婚礼,原来是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要是我,八成也要急着赶回家享受娇妻温存了。”

不知是有意无意,沈家琪原本打破尴尬局面的一句话,却将现场氛围推向更加僵持的境地。

“杜悦,没想到你这么对小姨父的眼缘!”

屈润泽说着,揽过杜悦的腰,用下巴轻轻扫过她的秀发,动作前所未有的亲昵,他脸上是浅淡的笑容,眼眸却看着站在身前的沈家琪。

“倘若那天我和悦悦一起去参加婚礼,那小姨父是不是要临阵悔婚了?”

杜悦皱眉,不喜屈润泽这般步步紧逼的态度,沈家琪说那些话不过是想缓解气氛,替她解围,可他言语间的失误却被屈润泽揪出来说事。

杜悦想要挣脱屈润泽的怀抱,一用力,却发现扣在腰部的手却如铁石般紧实,他的手甚至还在收紧,将杜悦往胸膛上带。

屈润泽笑得不愠不火,但杜悦却明显地感受到他发出的挑衅……

而这一份情绪,是针对刘雨欣夫妇中哪一个的?

沈家琪将屈润泽和杜悦间的暗涌看在眼里,唇角微挑:“我担心润泽你不忍割爱。”

这话一出,整个包厢的人都感受到这边嚣张跋扈的气息,纷纷扭头看过来。

刘雨欣的笑容已不复方才自然,嗔怪地挽过沈家琪的手臂:“那假设当时阿泽真带悦悦去了,你是不是真打算撇下我?”

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杜悦已经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刘雨欣对自己的敌意,虽然她始终在笑,但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妒意却是无法假装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