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幸福时光

发布时间:2021-05-03 02:59:20

容貌美,这一点他貌似有很经验,他见识过的小娘子反正有上千,也有上百了。  抬头一看那女子挽着袖子正为哥哥磨墨,哥哥正泼墨挥毫大书,这女子啊神人也,娶了她,哥哥的病怎地好这么快?石夫心道,休管那么多,看一看她的容貌反正。  石夫轻纵几步,回到哥哥“孩儿哪敢?石夫去也!”石夫哈哈笑着,一个飞跃已出了花厅,他娘伸手去拉他衣袖,哪里还有人影?。

>>>《金斗传奇》章节目录<<<

《第九章幸福时光》精选

  宋夫人急忙阻止,“不准去!你这花花公子去见了你嫂嫂,娘担心你会趁机调戏你嫂嫂。”

  “孩儿哪敢?石夫去也!”石夫哈哈笑着,一个飞跃已出了花厅,他娘伸手去拉他衣袖,哪里还有人影?

  这天煞的,真是拿他没法想,宋夫人急忙紧跟着出了花厅,去后园子瞧瞧,万一璃儿真被这顽劣儿调戏了,做娘的哪对得起石文?

  石夫施展轻功轻飞上房顶,脚尖几点来到了后园,他远远的看见了一个美丽的背影,他想背影美的小娘子不一定容貌美,这一点他倒是有很经验,他见识过的小娘子不说有上千,也有上百了。

  只见那女子挽着袖子正在为哥哥磨墨,哥哥正挥毫大书,这女子真是神人也,娶了她,哥哥的病怎地好这么快?石夫心道,休管那么多,看看她的容貌再说。

  石夫轻纵几步,来到哥哥嫂嫂面前,仔细地打量着嫂嫂,只见她薄施脂粉,脸蛋粉红,樱唇抿笑,黑眼睛里藏着彩虹,虽不及仙女,但也是女中凤凰,比起他见过的那些青楼女子来,胜了不止百倍。

  哥哥的运气怎地这般好?遇上了如此美貌的娘子,怪不得病入膏肓之人都能行走自如了,还有如此雅兴在这里挥毫写诗。

  石文见石夫眼珠子都不曾挪动一下,直直地注视着璃儿,不悦道:“这是你家嫂嫂,见了嫂嫂也不行礼么?”

  璃儿被石夫看得满脸绯红,道了万福,说道:“叔叔请坐罢。”

  石夫这才回过神来,作揖笑道:“嫂嫂休要客气,石夫站一会子就好。”他假装去看哥哥写的诗文,但确实不懂,眼角的余光还在时不时地落在嫂嫂身上。

  正在这时,宋夫人急急地赶到,拉起石夫就走,“你爹爹回来了,要问你话呢,快走快走。”强拉硬扯地将他弄走了。

  自那日见了嫂嫂一面之后,石夫再也没去过烟花柳巷了,他发现那些曾经迷恋过的青楼女子在嫂嫂面前尽皆失色,再也没了往日的趣味。

  他每天除了练功,最快乐的事就是偷偷地溜到哥哥的园子去看嫂嫂,每日见她一面心情就特别舒畅,若是有一日未曾见到,就魂不守舍地睡不着觉,有时甚至在半夜子时他会偷偷地飞上哥哥的房顶,盼望能听到嫂嫂的呓语。

  石夫自己还没觉得怎样,但他娘已经在开始提防他了,这孩子为他嫂嫂着魔了,得为他也娶一房妻室才对,于是又找来王婆,叫她四处去寻访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哪知王婆介绍了好几户姑娘,都被石夫推脱了,他烦躁地说道:“孩儿尚且年幼,不想娶妻生子,别再浪费聘礼了。”

  宋夫人生气地说道:“你已年满十八岁,正是娶妻生子的好时候,此时不娶更待何时?”

  石夫说不过娘,再一次失踪了。这次他过了两个月才回到府里,让宋夫人担惊受怕,日日牵挂,待他回来后,不敢再提娶妻之事。

  璃儿和石文渐渐有了感情,石文的身子越来越健壮了,在他们婚后两个月时,有一日夜里,石文终于和璃儿情意绵绵地合媾为一体,成为真正的夫妻。

  璃儿的肚子一日大过一日,把宋夫人欢喜得日日上庙里拜谢菩萨,拜谢观音娘娘,香油钱也捐了几十两银子出去。

  只有璃儿明白,这肚子里的孩儿不是石文的亲身骨肉,是小王爷遗留下的唯一的骨血,这个秘密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绝不能告知任何人,她决定生下孩子后,就说动了胎气,孩子早产了。

  果然孩子在八个月就出生了,宋夫人直埋怨奴仆们没有照顾周全,才使得少夫人动了胎气,幸好孩子出世时,白白胖胖的,并不虚弱,宋夫人才没有责罚照顾璃儿的奴仆。

  见璃儿生了个儿子,长相英俊一脸富贵,宋府就像过新年般喜气洋洋,宋县令想起那时御史大人的羞辱,他道:“此儿日后定能出入庙堂,为我宋氏盖琼楼玉宇。”他沉吟片刻,又道:“为他取名玉楼罢。”众人都拍手叫好,石文本想为孩子取名字的,但是不敢违逆爹爹,见爹爹取的名字甚好,心里也是暗自叫好。

  “玉楼,楼儿,这楼儿怎地这般聪明呢?你看他,竟然对着我笑呢。”宋夫人一边逗弄着玉楼,一边对璃儿说道,简直欢喜得合不拢嘴。

  石夫见嫂嫂生了孩子,也很高兴,不过他的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他去青楼的次数又多了起来,更多的时候是去那里借酒浇愁,找个姑娘陪着说说话。

  快乐的日子过起来就快,这一年玉楼刚满三岁,那一日石夫从外面回来,在园子里见到玉楼在一名丫鬟和两名婆子的陪伴下,手里紧紧地抓着一对铜铃使劲地摇着,发出一串串好听的声音。

  石夫站定,呆呆地看着玉楼可爱的模样,他忍不住蹲下身子伸出手来唤了一声:“楼儿,过来,叔叔抱抱。”

  玉楼转过身子来,咯咯咯地笑着扑到了石夫的怀里,嘴里一连声地说道:“叔叔抱,叔叔抱。”他小小的身子在石夫怀里蹭来蹭来,他的小眼睛睫毛长长的极似璃儿,立刻就把石夫感动得眼眶都湿了。

  石夫也没多想,抱起玉楼就走,他施展轻功三下两下就飞出了宋府,他听见下面的丫鬟婆子的惊叫声:“二公子!小心楼儿啊!快来人啊!二公子把楼儿弄走了啊!”

  紧跟着宋府内就乱作了一团,宋夫人再也不顾自己的身份仪态,破口大骂道:“这天煞的孽障啊!你想把楼儿弄到哪里去啊?难不成和你一起去那烟花院嫖妓么?天煞的孽障啊!前世我做了甚么恶事哟?气死我也……”

  石文和璃儿也焦急万分,但又无法可想,只好往好处想,叔叔不是恶人,况且玉楼是他的亲侄儿,料他也不会对玉楼怎样,也许只是一时好玩,说不定过一会子玩腻了,就会将玉楼送回来。

  哪知石夫竟然一夜不归,他带着玉楼来到了一百多里外的迎春楼,这里有个出名的姑娘名唤云娘,是他的旧相好,他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究竟丢了几两银子给妈妈也不清楚,他紧紧抱着玉楼倒在了云娘的床上。

  云娘想把玉楼交给丫鬟照料,去他手里抢,他也不松手,满嘴的酒气骂道:“谁敢抢我的楼儿!楼儿乖,和叔叔睡觉。”

  玉楼也不哭闹,只是一双眼睛看一会叔叔,又看一会云娘,不停地摇着手里的铜铃,一点都不怯生。

  云娘道:“这孩子在这里,你我二人怎生睡得安稳?还是交与丫鬟罢。”

  石夫吼道:“谁说睡不安稳?谁抢我的楼儿我石夫的剑可不认人!”

  云娘没办法,只好吩咐丫鬟送来醒酒汤给石夫喂下,石夫渐渐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