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绝望的爱 男医生 一起同过窗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警告

发布时间:2021-05-02 12:13:48

段然点点头:“傅太太,那盒药的成分了专业鉴定过了,确实是米非司酮。”夏如歌浑身的血液一瞬间完全凝固了像。她最怕的但是来了,果真是于佳悦!她曾最好得多的闺蜜,不仅抢了她夏如歌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一样。。

>>>《总裁大人请深爱》章节目录<<<

《第10章 警告》精选

段然点头:“傅太太,那盒药的成分已经鉴定过了,的确是米非司酮。”

夏如歌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一样。

她最害怕的还是来了,果然是于佳悦!

她曾经最要好的闺蜜,不但抢了她的丈夫,还害死了她的孩子!

于佳悦,你怎么能这么狠毒,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段医生,你等我,我这就去找你!”

夏如歌挂了电话立刻换衣服,她要拿到报告,要让于佳悦付出代价,她不能让她的孩子白死!

可这时候于佳悦忽然闯起来,大声说:“如歌,你这么早就要去找段医生啊,你们关系可真好。”

于佳悦声音很大,分明是说给傅奕铭听的。

此刻夏如歌还沉浸在怒恨中,这句话更是彻底点燃了她的怒火!

她双眼腥红的冲过去,哑着嗓音怒吼:“于佳悦,是你杀了我的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盼这个孩子多久?!那是一条无辜的生命,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夏如歌用双手掐住于佳悦的脖子,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疯狂过。 

于佳悦像是被吓坏了,没有推开她,也没有挣扎,只是惊声尖叫:“奕铭……救我……如歌要杀我……”

傅奕铭匆忙从主卧冲进来,狠狠捏住夏如歌的手腕,厉喝:“夏如歌,你疯了?!”

夏如歌泪流满面的看着他,“奕铭,你知道是她给我吃了流产的药对不对?!你明明知道她杀了我们的孩子还要包庇她?!”

她的声线抑制不住的颤抖,她希望他能否答案,可她的丈夫却毫不理会她,而是紧张的扶住于佳悦。

傅奕铭沉声问:“伤到没有?!”

于佳悦伏在他胸口,剧烈的咳嗽几声,装模作样的说:“奕铭,我觉得胸口好疼。”

一听她这么说,傅奕铭立刻怒视夏如歌,冲着她咆哮:“佳悦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陪葬!”

夏如歌如遭雷击,惨白着脸问他:“你要我……陪葬?你难道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说她杀了我们的孩子啊!”

“那个孽障原本就不该存在,就算佳悦不动手,我也会让你做掉!”

傅奕铭的声音冰冷无比,简直像是淬了冰渣一样,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轰隆!

夏如歌如同五雷轰顶,整颗心都被他生生的撕碎,那是从骨髓里渗出的疼痛!

好半天,她才嘶声大喊:“傅奕铭,那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傅奕铭没再看她,见于佳悦难受的喘着粗气,直接抱着她下楼。

夏如歌魂不守舍的跌坐在地上,看着他那副紧张的样子,泪水决堤。

她在傅家十五年,嫁给他三年,他从来没有为她露出紧张的神色,哪怕是一瞬都没有。

她不明白,他明明爱的是何薇姿,那为什么这么在乎于佳悦?!

难道她真的……真的怀孕了?!

想到这个可能,夏如歌心口又一阵痛,她坐不住了,立刻爬起来冲出去,开车跟上傅奕铭的车。

到医院,她没敢露面,就那么的偷偷跟着。

她是掐了于佳悦的脖子,可很快就被迫松手,根本不可能对于佳悦造成任何伤害!

看到他们从胸科出来直奔三楼,她呼吸一滞:三楼……那是妇产科啊,于佳悦怎么去妇产科了?!

傅奕铭找到段然的诊室,象征性的敲了下就沉着脸进去,然后冷冰冰的问:“你和夏如歌什么关系?”

段然一愣,但马上就明白傅奕铭是来兴师问罪的了。

他没有起身,只是礼貌笑着说:“傅先生,身为傅氏集团的总裁,你有些失礼了。幸亏我现在没有病人,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跟尊夫人没有特别关系,她只是我的病人。我和她接触,只是为了她的身体考虑。”

傅奕铭莫名不喜欢段然这副关心夏如歌的口气,不由寒声道:“她很好,不需要段医生费心。”

“很好?”段然嗤笑一声,把化验单推到傅奕铭跟前,嘲讽道:“好到有人给她吃流产药,打掉孩子吗?!”

“傅先生可能不知道,傅太太历经千辛万苦才怀上孩子,现在又服用了大剂量的米非司酮,她以后都不可能再怀孕了!”

“那个人不只杀了你们的孩子,还毁了傅太太的一生!”

傅奕铭瞳孔猛的一缩,心脏的地方也像是被什么撞过,有些疼。

他太清楚夏如歌有多想要一个孩子,如果知道以后根本不能怀孕,她该多绝望?!

他抿紧薄唇,沉默半晌忽然将那化验单掖进裤袋里,之后语气犀利的说:“流产药的事到此为止,我希望段医生不要再掺和我们傅家的家事。”

段然脸色一变,语气转冷,“傅先生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傅奕铭不怒自威,强大的气场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但段然不怕他,他是觉得不可理喻。

“傅奕铭,你到底有没有把她当做你的妻子?”段然冷着脸,双眸似乎喷火一样。

傅奕铭冷笑,“夏如歌是傅家买来的,我把她当什么都跟你没关系,这是我的自由。”

说完,他深沉的看了段然一眼,走出段然的诊室又朝着夏如歌藏身的方向瞄了一眼,之后搂着于佳悦:“我们走。”

于佳悦勉强的笑着,可心里别提多忐忑不安。

她原本以为他真的是因为担心她才会急着来医院,心里暗暗窃喜,可原来这不过是个借口。

他真正想做的是给这个叫段然的医生下马威,他还是在意夏如歌跟段然的关系,他在乎那个贱人。

这就糟了,他会不会因为她给夏如歌下药的事找她算账?!

于佳悦紧张的走路不稳,身子几乎半挂在傅奕铭身上。

他们身后,夏如歌看着这一幕,脸上没有一丁点血色。

傅奕铭说“到此为止”,是真的打算包庇到底吗?他的孩子远比如一个小三重要?!

“傅太太。”

夏如歌赶紧收回思绪,冲着段然微微鞠躬,“抱歉段医生,给您添麻烦了。”

段然皱眉,“傅太太,你……你没事吧?”

他原本是想骂她一通,身为原配,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眼睁睁看着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一起来,她不知道抗争吗?!

可看到她惨白的脸,他心中又有些不忍,所以临时改了口。

夏如歌摇摇头,跟段然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抄了小路,赶在傅奕铭前面回到了家。

傅奕铭和于佳悦进门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那两人胖若无人的依偎在一起,对她这个大活人视若无睹,夏如歌忍着屈辱说:“奕铭,我想跟你谈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