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慈善拍卖会,渣父好算计

发布时间:2021-04-09 07:09:26

夏若扭过身就看见了自己的手机被顾以恒拿着,并且他还挂了她的电话。“你干什么?凭什么挂掉我的电话?”夏若怒了,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意思,管天管地竟然管她打电话的权力。““你干什么?凭什么挂掉我的电话?”。

>>>《落魄千金甜蜜宠》章节目录<<<

《第28章 慈善拍卖会,渣父好算计》精选

夏若转过身就看见自己的手机被顾以恒拿着,而且他还挂了她的电话。

“你干什么?凭什么挂掉我的电话?”

夏若怒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管天管地居然管她打电话的权力。

“你该不会是忘记了于澜在地下室里说的话了吧?”顾以恒也不生气,只是拿着手机在她眼里晃了晃。

而这个动作夏若理解为挑衅,本来很生气的,可一听他的话,顿时脸色就变了。

于澜说楚炎喜欢她,可是难道就楚炎喜欢她,所以以后连面都不见了么?这样是不是太无情了,毕竟楚炎是她的好朋友,曾经帮过她那么多次,现在突然说不见面就不见面,到底算什么。

正当她想好好跟顾以恒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楚炎的电话又来了。

这一次,顾以恒没有再拦着她,把手机递给她,眉眼一挑示意她接听。

“你应该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说完又回坐到沙发上。

夏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人,咬着下唇,本来心里还有些拿不定主意,可顾以恒的一句话让她瞬间明白过来。

最后再看了顾以恒一眼,拿着手机就上了楼。

顾以恒一副老神在在一副淡然的喝着早茶,可心里是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用过早餐之后,顾以恒没有问她是怎么回绝楚炎的,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去换件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夏若下意识的问道。

顾以恒俊眉微蹙,没有说话,而夏若这才发现顾以恒早就换好了衣服,一身白色休闲西装上身,看起来就像个从书里面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他穿的不是很正式,夏若便上了楼打开衣橱的时候,拿了一件黑白相间格子的连衣裙,齐腰的长发顺意披散在肩后,素净白皙的脸庞简单的化了个裸妆,整个人看起来婉约娴静,优雅如兰。

直到上车之后,顾以恒才告诉她要去的目的地。

“慈善拍卖会?”夏若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不怕被记者拍到我们……”

“拍到又怎么样?”顾以恒不以为然的道。

是啊,拍到又怎么样,他可是顾以恒,放眼整个B市,也没有人敢目明张胆的跟他作对,可小心为上,这个道理他应该懂的。

见顾以恒丝毫不担心的模样,夏若也慢慢放下心来,既然他都不怕那她还怕什么。

撇了撇嘴,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着秀眉问道:“那个,夏家跟秦家应该也会去吧?”

秦家她不知道,但是每次搞什么慈善活动,夏宏顺都会带着宋如珍和夏芸一起去,如果这次他们也去的话,肯定会碰面,到时候夏宏顺肯定会当着顾以恒的面说一些难听的话。

“嗯。”顾以恒简单的应了一下。

这下夏若整个人都不好了,拿着手提包的双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等一下,如果他们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夏若前提给顾以恒打预防针,别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

“你知道他们会说什么?”顾以恒突然来了兴致,偏过头看着她。

四目相对,夏若快速移开视线,有些不太自然的拨了拨额前不存在的发丝,笑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只是猜测而已。”

顾以恒俊眉一挑,幽暗深邃的眸子快速闪过一丝异样,没有再说什么。

夏若轻轻吁了一口气,就怕他会一直问下去,因为两人都不说话,所以气氛有些压抑,尽管靠近车门坐着,就怕顾以恒会突抽风再对她动手动脚。

幸好,没过多久就到了。

也不知道是夏若的运气太好,还是太差,她刚刚下车来就看见夏家的车停在她们对面,夏若一阵心塞,虽然早有准备,但真正遇上了,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也不知道夏芸跟夏宏顺说了些什么,原来微笑的脸瞬间就充满了怒气,而夏芸就朝着她走了过来。

“小若。”夏芸站在三米之外的地方,脸上带着友好的笑意看着她,事实上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注意顾以恒,“既然你来了,那就去见见爸爸吧,他很想你。”

因为是慈善拍卖会,所以来的人都是这个圈子的人,身份非富即贵,而且最近夏家两姐妹的事情闹得挺欢的,想不知道都难,而且现在离拍卖的时间还有一些,所以根本不介意留下来看热闹。

现在大家一听夏芸的话,目光纷纷都落在了夏若身上,本来还没什么,可一看到站在她身边的顾以恒,瞬间倒了一口凉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夏若心里觉得好笑。

演戏,不是只有夏芸一个人才会,别忘了,她是干什么吃的。

“姐姐,我也很想你们,可是我不敢回去,我怕回去会连累你们,等我还完了那些债务,我一定会回去的,你们要等我。”

夏若眨了眨眼睛,眼泪要掉不掉的样子,还有那倔强隐忍的模样,看了让人心生怜惜。

大家也因为夏若的话都回过神来,原本这是夏家自己的事,可人家非要当面说出来,他们也难得看场热闹。

夏芸心里恨死夏若了,她差点忘了夏若是演员,演戏是她的拿手好戏,该死的。

夏宏顺面色铁青,怒目瞪着夏若,好像她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只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些话,可不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么?

夏若签下天价合同,这在圈子里已经是人尽介知的事,可夏宏顺是怎么做的,不但不帮助夏若,甚至还把她赶出家门,可谓是丝毫不讲父女情面,有的说夏宏顺太过无情,当然也有人说夏若自己不检点,众说纷纭。

夏芸想要上前一步,结果被顾以恒一个锐利冰冷的眼神给吓得后退了几步,脸色苍白像极了一朵随时都会凋零的白莲花。

这个时候,夏若的电话响了一下,是夏宏顺发过来的短信,看完短信之后,夏若的脸涮的一下煞白,暗自磨牙,整个人好似掉入寒潭之中,冰冷剌骨。

“顾少,你先进去,我等会儿去找你。”双手握紧手机,抬头对顾以恒扯出一丝牵强的笑意来。

顾以恒虽然不知道短信是谁发的,内容是什么,但他感觉身边的她刚才颤抖了一下,而且此时她的笑比哭还要难看,本来白皙的小脸此时更是苍白得厉害,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可想而知,这个短信内容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用,我就在这儿等你。”顾以恒幽暗深邃的眸子中划过一抹寒芒,抬手轻轻拥了一下她的肩,难得用温和的语气跟她说话。

感觉到肩上的大手,夏若呆滞了两秒钟,仿佛找到了可以依靠的臂弯,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委屈,内心更是生出一股想要往后靠上去的冲动。

“谢谢。”夏若苦涩的一笑,很快清醒过来,收敛好自己的情绪,说了一声谢谢就朝着夏宏顺走去。

夏若走后,顾以恒一个锐利冰冷的眼神朝着周围扫视了一圈,众人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向自己袭来伴随着丝丝寒意,立刻明白过来,讪讪的笑了笑朝着拍卖会场走去。

开玩笑,顾少的热闹都敢看,难道就不怕自家的公司出现这样哪样的问题么?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夏宏顺看着夏若朝着自己走来,心中的气这才消了一些,同时也越发的得意起来。

“夏若,我已经跟秦家商量好了,既然你跟盛枫两情相悦,我这个做父亲也不会阻止你,等你解决了合同的事,我就把你跟盛枫的事给办了。”

夏宏顺一副苦口婆心的道,面上还是一副为你好的模样,好似自己真的一个慈父。

夏若闻言,心底生出一股悲凉的感觉,明亮清澈的眸子划过一抹哀伤,唇角勾起一抹讽剌的笑来。

事实上她也是真的笑了,到最后甚至笑出了泪,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人,而这个人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悲哀啊!

“你笑什么?爸爸也是为你好,如果这件事传出来对你也不好是不是?况且盛枫那么爱你,就算你名声尽毁,他也不介意,像这么好的男人上哪儿去找。”

夏芸也是一副你别任性的模样,说出来的话更是酸溜溜的,夏若这个死丫头到底哪里好了,就算她现在这样,秦盛枫也完全不介意,真是见鬼了。

“既然他这么好,你怎么不嫁?”夏若看着她那张被厚厚的粉底堆砌出来的脸,还有身上那股剌鼻的香水味,心里一阵恶寒,突然话锋一转,嘲讽的道:“哦,对了,你已经有梁庭凡了,不过你们也真是够豪放的,居然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看不出来啊!”

这些人还真是把顾以恒当傻子了不成,居然想着让顾以恒帮她解决天价合同的事,而后转身就想让嫁给秦盛枫,这个如意算盘打得真响,就不知道他们是否承受得起这个后果。

顾以恒如果真是那么好惹,也不会从十六岁开始接手公司,更不会十年时间就将公司发展成这样的规模,既然都想找死,她也不会拦着。

“夏若,如果不是你把视频传出去,就算你姐姐跟庭凡在一起又怎么样,反正你也不喜欢他。”

夏宏顺见夏若完全不受教,怒火中烧,尤其是看见夏芸偷偷抹泪的时候,抬手就想给夏若一个巴掌。

只是那巴掌并没有落下,而是被夏若以手挡住了,一双冷眸望着他,“夏宏顺,我夏若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没有资格再打我,更没有资格来教训我。”

她不喜欢梁庭凡是一回事,可梁庭凡是她的未婚夫啊,眼看两人就要结婚了,夏芸还跟梁庭凡鬼混,这么没有节操毁三观的话居然是从她亲爱的父亲嘴里说出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自从妈妈去世之后,夏宏顺可没少“管教”她,以前她忍着,受着,想着不管怎么样夏宏顺是她爸爸,但是现在她再也不受这份气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