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顾少的异常

发布时间:2021-04-09 07:09:26

夏芸佯作一副惊讶的表情望着他,“爸爸不明白么?”他明白个屁,想不到夏若道德败坏了名声,竟然除了人要娶她,说到底,秦盛枫的父亲跟秦晓曼但是堂兄妹,秦盛枫跟夏若也算是上夏芸看着夏宏顺眼中的算计,嘴角一勾,得意得很。。

>>>《落魄千金甜蜜宠》章节目录<<<

《第27章 顾少的异常》精选

夏芸佯装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他,“爸爸不知道么?”

他知道个屁,想不到夏若败坏了名声,居然还有人要娶她,说到底,秦盛枫的父亲跟秦晓曼还是堂兄妹,秦盛枫跟夏若也算得上是表兄妹,虽然秦家现在比不上他们夏家,如果这个时候夏秦两家联姻的话,夏氏集团的股票肯定会回升的。

夏芸看着夏宏顺眼中的算计,嘴角一勾,得意得很。

“你确定盛枫真的不嫌弃夏若?真的要娶她?”夏宏顺心里一番算计,但他想要听到确切的答案。

夏芸点了点头,“这是盛枫亲口跟我说的,只是妹妹不同意,拒绝了他。”说着又叹了一口气,“说得也是,盛枫怎么能跟顾少相比,可妹妹已经是盛枫的人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了盛枫的孩子,难不成她要未婚生子么?还是说她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继续陪在顾少身边。”

本来没影的事,被夏芸这么一说,好像夏若现在已经怀了身孕。

不是夏芸的计谋太高,而是夏宏顺太渣,想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来助长他的事业。

“由不得她不肯。”夏宏顺冷哼一声,拿起手机给秦盛枫拨了一个号码。

这个时候的他丝毫不记得那天价合同的事,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和夏若断绝了关系。

被夏宏顺准备卖掉的夏若现在正对着电脑一连打了好几个阿欠,背后凉飕飕的,一阵阴风吹过。

“什么鬼。”夏若搓了搓双臂,低咒了一声,即而转过头看着电脑又起呆来。

她刚刚心血来潮打开了顾氏集团的官方网,里面的简介吓了她一大跳,虽然她跟顾以恒从小就认识,但是她并不知道顾以恒跟他的父母是从什么地方搬来的,而就在顾以恒十六岁之后他的父母就离开了B市,只留下他和顾淮两个人。

而顾氏集团就是在顾以恒十六岁生日那一天顾爸爸交到他手中的,当然,当年的顾氏只是一家小公司,在B市根本就排不上号,可是十年时间,从一个小公司到现在的顾氏集团,旗下的产业更是多不胜数,最先涉及的是地产,三年之后又开始进军餐饮行业,四年前又建立旅游和度假村,还有不同领域的休闲娱乐场所,大大小小的卖场更是有几千家,不得不说,顾以恒真的很厉害,夏若开始有些佩服他了。

十年前突然杀出来一匹少年黑马,可是没少吓到人,但仅仅凭借十年的时间就创下B市数一数二大集团,可见他是个运筹帷幄和杀伐果断的男人,可他的身世成谜,百科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他身世的介绍,就连他的父母也好似平空消失了一般,不可思议。

这一发呆天都黑了,直到张嫂过来叫她。

“夏若小姐,食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给先生做晚餐了。”张嫂笑着说道。

做晚餐?

“对,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下来。”夏若想起上午自己要张嫂买的食材,赶紧关掉电脑。

走到门口才发现张嫂还站在那里,只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却不说话,夏若眨了眨眼睛问道:“张嫂,还有事么?”

张嫂偷偷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来一个本子和一支笔,讨好的笑着,小声道:“夏若小姐,我女儿是你的粉丝,过两天是她的生日,你可不可以帮我签个名,我想让她高兴一下。”

“哦,就这事啊,没问题。”夏若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事,接过本子和笔,龙飞凤舞的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完之后,递给她,顺便问了一句:“你女儿多大了?”

“刚好二十岁,上大二。”提到自己的女儿,张嫂笑得一脸的幸福。

夏若很羡慕她,更加羡慕她的女儿,如果妈妈还在世的话,她肯定也会像张嫂的女儿一样幸福。

因为跟张嫂有了话题,两人在厨房也不会没话说了,不过从张嫂嘴里得知,原来她的丈夫在五年前得了脑溢血瘫痪了,她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虽然辛苦,但也幸福,她小儿子今年才十七岁,明年就参加高考了,性格上有些软弱,却是个好孩子。

她的女儿是个名副其实的女汉子,性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在夏若的事情上,还在学校跟男生打了一架,这倒是让夏若挺好奇她的女儿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嫂,过两天你女儿生日就不用来了,好好在家陪陪你的女儿。”

张嫂一脸惊喜的看着她,高兴的答应下来,连声谢谢。

“你不用谢我,等你女儿放假了,你可以把她带来,反正我现在也没事。”

夏若笑了笑不在意,天知道她窝在这里已经快要发霉了,听张嫂说起她女儿的性格,相信一定很有趣,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希望能有个可以说话的人。

张嫂一副受宠若惊看着夏若,“夏若小姐,我真的可以带我女儿过来?可是先生会不会生气?”

夏若手一顿,“没关系,等一下我跟他说说。”

其实她心里也没底,毕竟她也是寄人篱下,吃人家的嘴软,可她却每次还要跟顾以恒顶嘴,其实,顾以恒跟某些人比起来好太多了。

唉,果然是她要求太多,这个习惯可不太好。

张嫂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如果夏若开口的话,先生多半会同意的。

晚上到了吃饭的点,顾以恒从书房里出来,看着夏若围着围裙端菜上桌的情景,郁闷了一下午的心情总算得到了缓解。

“这些都是你做的?”

难道她知道自己生气了,所以就做菜来讨好自己?不错,都是他喜欢吃的菜。

“对啊,这些都是我跟张嫂做的,喜不喜欢?”夏若有求于人,连说的话都中听了不少,其中还不乏带着讨好的意味。

因为跟夏若聊过,所以两人也亲近了不少,此时张嫂可不敢居功,连连说道:“这些都是夏若小姐做的,我只是当个下手而已。”

听到这话,顾以恒心情大好,好看的眉眼都染上了一丝笑意,虽然很淡,但的确是笑了。

不是平时那算计或者有阴谋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让夏若差点都看呆了。

饭后,顾以恒坐在大厅里看电视,夏若趁机凑了上去,笑得眉眼弯弯的道:“顾少,我有一件事需要得到你的批准。”

“什么事?”顾以恒眼睛盯着电视,问道。

夏若抿了抿嘴,“张嫂的女儿过两天生日,听张嫂说她的女儿想要一张我的合影,我现在不方便出去,可不可让她的女儿过来?”

她才不会说是自己无聊,要不然顾以恒铁定会嘲讽她。

顾以恒终于将视线落在她身上,盯得夏若心里发毛,不同意就不同意呗,干嘛要这样看着她。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就在夏若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居然同意了。

夏若立刻笑逐颜开,明亮的眼睛潋滟动人,璀璨生辉,“谢谢顾少,顾少您真是个好人,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顾以恒俊眉一蹙,随即舒展开来,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如莲花绽放,吸引着他的目光久久无法移开。

她,本应该是这样的,可是……

顾以恒的眸子慢慢变得幽深起来,突然鬼使神差的伸手一把将她拉入过来,夏若一个小心猝不及防的落在他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

“你……”夏若本想问他干什么,可是一股似曾相识的淡淡的清凉气息萦绕着她的鼻尖,那是属于他的气息,这一愣神居然忘记了反应,忘记了从他腿上起来。

“以为不准对别人这么笑。”顾以恒垂眸看着正在发呆的她,低沉霸道的要求。

“好。”夏若望着他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直到看见顾以恒眼中满意的笑意,夏若才反应过来,立刻从他身上跳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脸早已经红透了,闪烁的眼神不敢与他对视,慌忙转身上了二楼。

因为夏若一直低着头,所以不曾看见顾以恒的耳根也是红的,想起刚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还真是不赖。

想起刚才夏若害羞落荒而逃的模样,勾起了唇角,上扬一个完美的弧度,足以颠倒众生的笑来。

逃跑回房的夏若,紧紧靠在门后面,拍了拍胸膛,吓死她了,今晚的顾以恒实在是太不对劲了,尤其是那个眼神还有那个笑容,还有他的举动,总之一切的一切都不对劲。

“难道是吃错药了?”夏若喃喃自语的道,而后又摇了摇头,晚上的饭菜都是她亲手做的,而且跟他吃的东西也是一样,难道是……

夏若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好看,瞪大了眼睛,难道是今晚上的饭菜征服了他?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个道理她懂,可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即便被她的厨艺给征服了,可也不能对她动手动脚,而且还笑得那么……温柔。

夏若背靠着门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一脸痛苦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夏若小心翼翼带着防备的下了楼,就怕顾以恒再抽风,而顾以恒却冷着一张脸,眼神更是锐利冰冷,一看好似别人欠他几百万似的。

这种情况之下,夏若更加不敢惹怒他,心量降底自己的存在感,可是顾以恒已经看到了她。

“鬼鬼崇崇的干什么?”

夏若浑身一震,呵呵笑了两声,她敢说她之所以这么鬼崇都是来自于昨晚上他的抽风之作么?

不能啊!

“我这不是吵到你嘛!”夏若讪笑道。

正巧,好死不死的她的电话响了,还是楚炎的电话。

掏出手机走了两步,背对着顾以恒便接了:“喂,你下飞机了……哦,我今天……”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被人给抢走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