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楚炎回国,顾少不爽

发布时间:2021-04-09 07:09:26

“你忙?忙什么?忙着怎么侍候顾以恒,夏若,你究竟还得切记脸,你有也没一点儿羞耻心,你自己不知道军门在外面鬼混,毁了跟梁家的婚约,搞得名声都臭了,还得拉你姐姐第一次下水,我夏宏顺失望的摇了摇头,看着她的时候眼里那毫不掩饰的厌恶,让夏若勾了勾唇角,脸上在笑,可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疼痛。。

>>>《落魄千金甜蜜宠》章节目录<<<

《第26章 楚炎回国,顾少不爽》精选

“你忙?忙什么?忙着怎么伺候顾以恒,夏若,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你自己不知检点在外面厮混,毁了跟梁家的婚约,搞得名声都臭了,还要拉你姐姐下水,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

夏宏顺失望的摇了摇头,看着她的时候眼里那毫不掩饰的厌恶,让夏若勾了勾唇角,脸上在笑,可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疼痛。

“既然对我失望,不想看见我,那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不管是谁,在亲生父亲对你说出羞辱的话,露出失望甚至厌恶的表情时,心里大概都不会好受吧,她也不例外,毕竟她的心也是肉做的。

虽然夏芸那件事不是她做的,但是是顾以恒做的,而顾以恒是为了帮她,所以她认下了。

“你以为有了顾以恒当靠山,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夏若,顾以恒对你的心思,我想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我奉劝你,做人做事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别到时候人财两空,得不偿失,到那个时候你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夏宏顺冷哼一声,如果眼前的不是他的女儿,不是流着他的血,他也不会这么好心的提醒她。

原来如此,夏若笑了,笑得凄凉,这就是她的父亲大人,亲生的,难怪当年妈妈会离家出走,因为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留在身边,那怕是死。

“谢谢你的好意,我收到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就请回吧!”

夏若收起脸上的笑,转身回到别墅。

她不知道她走了之后夏宏顺还说了些什么,走到大厅里,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皮球,吐了一口气,把自己扔在柔软的沙发里,满脸的苦涩。

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会。

为了让自己快速冷静平复心情,夏若去储藏室拿了一把大花剪和修枝剪去了后院。

拿起大花剪对着后院的那一排排的绿景树枝,两只手拿着大花剪愤怒修剪起来。

“剪死你,我剪死你,我姓夏,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对我不公平,不公平……”

想想她还在上初中就被大导演看中,并且让她出演女主身边的丫鬟,虽然最后为女主而死,却也因此一炮而红,可以说她的演艺事业从未受过阻碍,一路顺风,她性子好,虽算不上平易近人,但也从来不会耍大牌,欺负新人,可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

夏若越想越气愤,她不敢对顾以恒撒气,所以只能拿这些树枝来泄愤。

“在你抱怨老天不公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顾以恒冷不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夏若的耳里,一直在认真“修剪”树枝的夏若惊了一下,手中的大花剪差点掉落在地。

顾以恒看着地上被夏若剪落的枝干,再看了一眼被她无情摧残的树枝,可惜的摇了摇头,“这些树枝何其无辜,如果世上真的有公平两字的话,那它们就不会成为你泄愤的工具。”

夏若转过身瞪了一眼站在她不远处的顾以恒,一身米白色宽松的家居服穿在他身上,再加鬼斧神工如雕刻一般的精致五官,在阳光的照耀下,恍如天神下凡。

没有搭话,也没有理他,拿起剪刀越过他身边。

回到房里,夏若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夏宏顺的话在她脑海里一一涌现,为什么她身边出现的统统都是渣男,亲生父亲是这样,梁庭凡也是,秦盛枫也是,她觉得她不会再爱了。

下楼的时候,正巧接到楚炎的电话。

“楚炎……什么?你明天就回国了,真是太好的,明天回来我去接你请你吃饭……算了算了,不去之前的自助餐厅……等一下,让我想想,等我想好之后再告诉你……好啦,有什么话等你回来再说,一路顺风。”

接到楚炎的话,夏若的心情突然就变好了,唇角上扬,眉眼带笑,楚炎是她现在唯一的好朋友。

握着手机便一蹦一跳的下楼去了。

顾以恒稳坐在餐桌前,刚才的电话她的声音那么大,他自然是听到了,这会儿脸色阴沉得难看。

“你……你怎么了?”夏若心情好,所以很难得的问了一句,如果在以前,她才不会管他,坐下来就吃,吃完就走。

典型的白眼狼,缺心眼。

顾以恒拿着筷子嫌弃在菜里扒来扒去,最后放下筷子,冰冷的道:“倒了,你去做。”

呃?

夏若愣住了,她才刚刚吃了一口好吧,而且这饭菜挺好的,倒掉也太浪费了吧!

算了,心情好,只当他来了那啥,女人每个月都会有几天心情不好,男人想必也是吧!

张嫂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先生好可怕。

夏若的顺从没有让顾以恒心情变好,反而更坏了,看着从厨房里时不时的传出来哼歌的声音,顾以恒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这么开心就是因为楚炎要回来了,还想去接他请他吃饭,哼,做梦去吧!

当夏若将做好的菜放在他面前让他品尝的时候,顾以恒眉眼一挑,“楚炎明天回来?”

夏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眸光流转,应了一声:“对。”

“你想跟他见面?”顾以恒咬着牙,脸上更是阴云密布。

站在一旁的张嫂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先生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夏若小姐要去见那个大明星楚炎。

但是夏若不明白,眨了眨眼睛,点头道:“对啊,怎么了?”

她出了这么大的事,依照楚炎的性格,如果不见一面亲眼看看她的处境,是不会放心的。

“你觉得你现在合适跟他见面?”顾以恒端起碗筷,优雅的吃着夏若做好的菜,味道不错,满意的点了点头。

夏若一噎,好吧,她确实是没想这么多,楚炎是倍受关注的公众人物,是影帝,如果是以前的话,两人见一面根本就不用躲躲藏藏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有关她的风波才刚刚平息了一点,如果这个时候才闹出来点什么,她是无所谓,可楚炎不一样。

“那个,顾少,我可不可以请你帮一个忙?”夏若讨好的笑了笑。

“不可以。”顾以恒想都没想就回绝了。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她请他帮的是什么忙,他会帮她才有鬼。

夏若也不强求,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顺意吃了些饭就回房了。

看着她失魂落魄无精打彩的背影,顾以恒把碗筷一扔,起身回了房,不一会儿换了一套衣服就出门了。

张嫂看了一眼楼上,又看了一眼被顾以恒用力关住的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两口又吵架了。

回到房里的夏若根本就不知道顾以恒已经出门了,就算知道她也不会在意,现在的她躺在贵妃椅上,拿着手机转来转去,犹豫着要不要给楚炎打个电话。

看着手机里那个妖孽般的男人,夏若无声的叹了口气,最后决定还是给他个发个短信吧!

顾以恒出了门,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自己开着一辆越野来到了顾淮的住处——香江名苑。

当顾淮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鸟窝头的打开门看着顾以恒的时候,呆愣了整整五秒才反应过来。

“boss,今天是周末吧?”

难道是他记错了?不可能啊?

看着他不修边幅的模样,一双熊猫眼,知道他肯定又打了一个晚上的游戏,顾以恒难得的没有嫌弃他,直接推开他,自己走了进去。

屋里还算整洁,顾以恒就将着站在客厅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可吓坏了顾淮。

“boss,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顾淮帮他倒了一杯水,尽管他知道顾以恒是不会喝的,但他还是习惯性的替他倒了。

顾以恒只是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眼神有些疑惑和迷茫,这个发现吓得顾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boss,你别吓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是真的很好奇,这么多年以来,鲜少从顾以恒眼里看到除了冰冷孤傲之外的东西,这一大发现让他很激动也十分震惊。

工作上的事情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没近没发生什么大事,如果不是公事那就私事,如今京都那边还没有任何风声,那就只有夏若才有这个本事。

顾以恒看到他八卦的神情,就知道自己来错地方了,转身就走了。

顾淮是被一道巨大的响声给惊醒的,挠了挠头,boss这是怎么了,一句话不说,只是那般迷茫看着他,瞬间,顾淮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想起刚才顾以恒那“深情”的眸光,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顾以恒回到半山别墅就进了书房,将心中异样的感觉抛出脑后,既然工作。

回到华庭别苑的夏宏顺气得摔碎了一地的瓷器,其中还有一个值钱的古董花瓶。

“该死,该死,不识好歹,跟她那个妈一个样,自以为是。”

夏宏顺终于摔累了,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可眼里的怒火还是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浓烈,“别以为巴着顾以恒这座大靠山就万事无忧了,真是气死我了。”

听说夏宏顺回来的夏芸一进门就听见这句话,夏芸心里有些失望,怒火这么大,肯定是讨到好处。

“爸爸,不如让我去求妹妹回来吧,既然她恨我,那我离开这个家就好了,只要她别做出损害您的事情就行了。”

夏芸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眼中含泪,要掉不掉的样子着实令夏宏顺心疼,拥住她的肩,满眼的心的疼爱。

“只是我没想到妹妹居然会这么无情,那天晚上她跟盛枫在一起,盛枫也表明了要娶她,可是事后她居然不认帐,还发脾气将盛枫赶走,爸爸,你说妹妹怎么会变成这样?”

夏芸好无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拿着纸巾低头抹起泪来。

夏宏顺闻言,震惊的看着她,同时精明的眼里快速划过一丝算计的神色,“你说盛枫要娶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