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渣姐告状,父女过招

发布时间:2021-04-09 07:09:26

果真,在听见夏芸的解释后,夏宏顺就立马把怒火转移到到了夏若身上。“这个死丫头,自己不军门即使了,竟然还得设计陷害你,你可是她的亲姐姐,她这么做究竟有也没把我放到眼里“这个死丫头,自己不检点就算了,居然还要陷害你,你可是她的亲姐姐,她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落魄千金甜蜜宠》章节目录<<<

《第25章 渣姐告状,父女过招》精选

果然,在听到夏芸的解释之后,夏宏顺就立刻把怒火转移到了夏若身上。

“这个死丫头,自己不检点就算了,居然还要陷害你,你可是她的亲姐姐,她这么做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夏宏顺虎目一瞪,怒不可遏的道,却丝毫没有想过,那视频里的两人在做那种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夏若的感受,似乎也忘了,他已经跟夏若断绝了父女关系。

“爸,你千万别去找她,她现在住在顾少的半山别墅里,现在她有顾少做靠山,我们是斗不过她的。”

夏芸看似好意的替夏宏顺着想,实则是在提醒夏宏顺,夏若是因为了有了靠山才不他放在眼里,也是因为有了这靠山所以才会陷害她。

她不说还好,一说夏宏顺就气愤了,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原来如此,我说她哪来的胆子陷害你,原来又跟顾以恒那小子搞在一起去了,她以为有了那小子做靠山就安然无忧了,哼,早晚有一天有她哭的时候。”

当年的事情,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那顾以恒恨她恨得要死,还曾扬言,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现在居然会收留她,就算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她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可是前几天她还约见面,说不会放过我,爸,我好害怕,她会不会让顾少来对付你,要不,爸你让她回来吧,大不了我离开这个家就是了。”

夏芸说得真情意切,字字句句都在担心这个家,为了夏宏顺,好像她已经被夏若逼得走头无路了。

夏宏顺看了心疼,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你放心,爸爸不会让她得逞的,明天我就去找她。”

夏芸看似害怕的低着头,那眼里划过一抹得逞的光芒,利用起自己的父亲来居然毫无愧疚之感,不得不说,她眼里除了梁庭凡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

第二天,半山别墅,夏若一大早下楼便看见顾以恒一身休闲服,眸光一闪,想到今天又是周末了,好快啊,她都在这里住了半个月了。

这一次,没让顾以恒吩咐,便自觉的去了厨房给他做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夏若便问道:“于澜现在怎么样了?”

顾以恒眉眼一挑,戏谑的道:“你不担心自己反到担心起她来。”

“我也不是担心她,只是觉得既然她已经站了出来帮我澄清合同的事,我该了解她的去处。”夏若对顾以恒没有任何的隐瞒。

“她违造了天价合同,你觉得她会在哪儿?”顾以恒不以为然的道。

夏若一愣,难道被关起来了?

脑海中灵光一闪,欣喜的问道:“既然她都承认了,那份合同还有效么?”

对上她那带着希翼的眸光,顾以恒眸光闪了一下,有些不太自然的偏过脸去,“合同虽然是她骗你签的,但上面有你的签名却是真的,如果说她有罪的话,那你也应该承担责任。”

夏若彻底泄了气,算了,反正她也没抱太大希望,不是还有顾以恒嘛!

“对了,你什么时候帮我解决合同的事?”夏若笑得一脸的谄媚,半个月过去了,可是大门口依然还有人守在哪儿,风雨无阻,夏若不禁要怀疑了,难道他们老板开的工资很高?

“等我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帮你解决。”顾以恒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能噎死人的话。

夏若几乎又想破口大骂,这个男人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变态。

“又在心里骂我?”顾以恒锐利的眸子仿佛能看穿她,一语中的。

“没。”夏若反射性的摆手回答,事后又觉得自己回答得太快了,赶紧笑了笑,“其实我觉得住在这里也挺不错的,有得吃有得喝还不用干活,太爽了。”

“既然如此,那合同的事解不解决应该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你……”

夏若气红了脸,发现每次跟他说话真累人,他是油盐不进,好话坏话听在他耳里都是一个样,每次都能把她气得想要掀桌跳脚最后暴走,可又不得不为实现而低头。

这种感觉太特么憋屈了,过份。

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模样,像个暴躁的小猫,顾以恒心情大好,就连冰冷的眸子里都有了一丝笑意。

“放心好了,下周一我约了郑总见一面,到时候就帮你解决合同的事。”

“真的?”夏若眼前一亮,刚才的怒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满心的欢喜。

顾以恒挑了挑眉,意思十分明显。

此时的夏若再看到他臭屁拽拽的样子,也觉得十分顺眼了。

想到自己即将获得自由身,夏若不禁想到工作的事情,自信的道:“顾少,这半个月以来我对我们集团有了一定的认识,我可以胜任顾氏的工作。”

“哦,那你认为自己适合什么职位?”那一句“我们集团”让顾以恒颇为满意,所以也没有再给她脸色看,更是认真的问了一句。

夏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销售部挺适合我的,可以磨练我的意志和口才,可是……”

可是她觉得全国人民都认识她这张脸,到时候会很麻烦,难道为了工作,她要去整容?

想到这里,有些心痛的抚上了自己的脸。

看她这纠结的表情,顾以恒就知道她心里又在想些乱七八糟了,有些无语的道:“别想了,你的职位我已经安排好了。”

“啊?”夏若还在可惜自己这张脸的时候,突然听到顾以恒的话,愣了一下,“你给我安排什么职位?”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夏若点了点头,好吧,反正他是老板,想要怎么压榨她的剩余价值都是应该的。

顾以恒只是坐了一下,就回了书房。

夏若却高兴的在客厅里转圈圈,想到她马上就能得到自由了而开心,所以她决定为了感谢顾以恒,中午做几道他爱吃的小菜以示感谢。

张嫂见她又是转圈又是傻笑的样子,也跟着开心了起来,拿着菜篮子准备出门买菜就被夏若叫住了。

“张嫂,你等一下,我给你写张纸条,上面都是我需要的东西,你帮我买回来。”

张嫂接过纸条一看,顿时眉开眼笑的道:“夏若小姐对先生真好。”

她对他真好?什么鬼?

她只是想要对他表示一下感谢而已,为什么张嫂会笑得那么暧昧,莫名其妙。

只是张嫂刚刚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而且脸色有些不太好,“夏若小姐,外面来了一个男人要见您,说是您的父亲。”

父亲?要见她?

“好了,我知道了。”

夏若觉得有些奇怪,父亲已经向各大媒体说明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次过来,是想让她回去。

别墅门口,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夏宏顺坐在后座上,脸上的怒气升腾,精明的眼睛微眯,昨晚他只是听夏芸说夏若住在这里,本来还心存一丝疑虑,却没想到她真的住在这里,而且还过得不错,所以心里更加相信有关夏芸和梁庭凡的视频是她弄上去的。

夏若走到车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夏宏顺,淡淡的道:“你找我?”

因为她不常出门,所以穿了一套米色家居服,齐腰的长发顺意散落在身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素净却红润的脸庞。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夏宏顺被她随意的态度给激怒了,虎目一瞪,气势如虹。

夏若心里颤了一下,说到底她还是怕夏宏顺的,就算是断绝了关系,但夏宏顺是她父亲这个事实是不可否认的,而且从小她就怕他。

“那您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态度?”

夏若轻笑了一下,心中有些无奈,她不知道夏宏顺抽什么风,既然把她赶出了家门,现在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这是要闹哪样?

“你的教养都去哪儿了,虽说你母亲去世得早,可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了么?”夏宏顺一副严父的模样,教训起她来毫无违和感,比起对夏芸的慈爱,那夏若就是一根野草。

夏若在听到“母亲”两个字时,脸色猛然一变,讥讽的笑了起来,“您居然还记得我的母亲,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不知道这么多年午夜梦回的时候,你有没有梦到过她,还记不记得当初的承诺。”

“放肆。”夏宏顺被她戳中心底最深处的不堪,大声怒斥道,“那是你母亲想不开,小心眼,与我何干。”

当年他是认识宋如珍在先,两人非常恩爱,但抵不了现在的残酷,所以他忍痛选择了分手,而后选择跟独生女又有些家底的秦晓曼(夏若的妈妈)结婚,宋如珍只是他的前任,而秦晓曼却抓着不放,而他对秦晓曼的感情本来就是有目的的,这让他对她很厌恶,就算秦晓曼现在死了,他同样对她厌恶至极,以至于对夏若这个女儿也不喜欢。

呵呵,夏若现在也剩下呵呵了,想不到在他跟宋如珍藕断丝连,甚至还明目张胆的带着他们的私生女招摇过市,在妈妈面前秀恩爱,这一切在他眼里,只是妈妈想不开,小心眼,她想不到一个男人居然可以渣到这种地步,而更让她想不到的是,渣得这么彻底的男人居然会是她的父亲。

“既然如此,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很忙,没时间跟你磨叽。”这样的父亲不配得到她的尊重,而她也不屑有这样的父亲。

只是这一句话又把夏宏顺给惹怒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