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天剑宗天雪峰

发布时间:2021-04-09 00:00:59

哪里除了什么大殿,就连远处的峰顶都无存无存,抬头一看原先大殿上方蒲团上坐着俩位老者,不恰恰天剑宗的两位百脉老祖么,老祖也正一脸惊讶,还没从上次的情况中集中反映回来,下面坐的众多弟子更是一脸惊讶,一阵风吹过,巍然屹立近百年之多的天剑大殿就这样无存无存。能做

>>>《无上圣途》章节目录<<<

《第九章天剑宗天雪峰》精选

哪里还有什么大殿,就连远处的峰顶都荡然无存,只见原先大殿上方蒲团上坐着俩位老者,不正是天剑宗的两位百脉老祖么,老祖也正一脸震惊,还没从刚才的情况中反映过来,下面坐的众多弟子更是一脸震惊,一阵风吹过,屹立百年之多的天剑大殿就这样荡然无存。能做到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天剑大殿就这样没了,“敌袭,众弟子结界剑阵,快开启天剑宗阵法,有敌人”其中一位老祖威严的声音对着众多弟子怒吼到,众多内门弟子也是训练有素,迅速反应过来,都从储物袋中拿出自己的法器,清一色的武器都是剑,集成天剑宗的剑阵。这时声音安静的掉地上根针都能发出声音。众弟子都在观望四周,却没有发现什么敌人,只见大殿孤立的高台之上,两位老者也向天空四周观望感知。“何方高人毁我天剑大殿,请现身出来一见,不知我天剑宗怎么得罪阁下,”两位百脉老祖大声的呼喊道,声音中带有胆颤,因为他们连感知是谁毁坏大殿都不清楚,尤其是这等手段,在他们没有反应的前提下,直接将山头削去,虽然他们也能做到,可是这种大规模的武技在灵气没有波动情况下直接把大殿和山头毁去,而且做到不伤任何人,施展这种武技是不可能的,只有实力高出他们数倍才能有这样的实力。而这样的实力又是天剑宗得罪不起的。就这样静静的保持了一阵,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看门的两个弟子却吓傻了,只是伸手指向李天和张天仙“他、他、他们………”两名弟子就晕了过去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李天和张天仙方向。只见两个瘦弱的少年,面色都是白质,但是一个白质的病态一个白质却显得灵气动人。“逆子,你在此处做甚,”只见大殿内站出一人直指张天仙说道,正是张云,面色带有威严,显得却很是生气。“云碧峰内门弟子张天仙拜见两位老祖,拜见掌门,拜见各位长老,拜见父亲大人,拜见各位师兄师姐”张天仙见众人看向这里,一一躬身拜见殿内众人,可是这种行为在平时没什么,但是,现在天剑宗内弟子正如临大敌,张天仙的问候却显得很是可笑,甚至内门弟子有些人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张云却坐不住了,见众弟子嘲笑,气得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手中剑诀直接释放,一道白质的剑气直直的冲向张天仙,如果打中张天仙非残既伤。李天看在眼里,这位刚认识的大哥,照护了他三月的大哥,从头到尾都不受天剑宗待见,依然面带微笑的对待这里嘲笑他的人,李天见殿内一位中年人手中一道剑诀打出,直取张天仙的命门,如果被打中焉有命呼,前踏一步,冲到张天仙身前,单手直接抹向那道随手打出的剑气,因为狮子手印刚刚打出收回的原因,其蕴含的势却来不及压下,抹向冲着张天仙的剑气时,蕴含的手印之势煽的殿内弟子纷纷吐血,甚至有些弟子直接煽飞出去,张天仙却一点事也没有,顿时发愣半刻,才恍惚道刚才大殿真的是被李天毁去的。尤其是父亲在发出那道剑气要取自己的性命时候,这个相处三个月的少年挺身而出与父亲对抗,虽然是父亲随手打出的剑诀,却让这个少年单手化解。张天仙开始疑惑。“哪来的小子如此狂妄,敢在我天剑宗撒野,找死”大殿人群中走出一位四十岁上下瘦小的中年人,面带猥琐,两撇小胡子看的煞是可笑,身上道袍黑灰色,此人正是外门执事李泽刚。李泽刚因为困在先天一层许久,久久未能突破,这次老祖讲授,花费极大的代价,买通两名内门弟子,尤其在买通这俩曾经是自己手下的外门弟子所受的屈辱时,就怒火中烧,而且因为家族关系,要求带上自己的废物弟弟李泽平来参加这次老祖授课,就一肚子火气,吃过几次亏的李泽平处事变的圆滑,对家族内的几个老不死的甚是巴结。见张天仙是有名的废物,做出这样的举动,刚才在人群中也发笑的更厉害了,一个废物的朋友也就是个废物而已,尤其是在看张天仙旁边的少年年龄不大,虽然能挡住长老的剑气并且震飞旁边的弟子,却是在弟子们大笑的时候而且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想不到长老的惩罚也敢挡,想到这里李泽刚就想在老祖面前表现一番,获得老祖的赏识和内门的认可,自己突破先天所受的苦也值得了。“树子,敢在我天剑宗逞凶,找死”李天见冲出一人煞是面熟,恍然记起,正是妹妹当初杀的一人,人群中还有俩人也正是当初被妹妹杀死,很多弟子也是在阻挡也没起到作用,妹妹就吐血而死。身上的气势不断上升,李天带有怒气,自己不找他,他反倒送上门来了,要改写命运,在不顾众人惊讶之时,抬手用单纯的圣力拍向冲来的李泽刚,噗嗤!一声,先天一层的李泽刚“啪”的一声就被活活拍成肉饼,大殿虽然被毁,但是李天用的是单纯的圣力,将整个山头拍的一顿震荡,拍下去的威势将周围的弟子都震倒在地,只见大殿上有一个丈长的手印,这还是李天控制自己圣力的结果,否则这座山峰都会被李天拍散。一顿震荡,堪堪站立的也只有殿上的两位老祖。尤其是外门弟子,这人疯了,居然敢在天剑宗动手,还是在两位老祖面前。两位老祖看到这一幕,也是心中一怒,这是不将我天剑宗放在眼里,准备出手击杀这位少年,但是李天抬头瞥向他们,尤其是那眼中一股红丝,仿佛他们再动半分,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一般,两位老祖也是大惊,这少年怎么回事,如此杀意,三生盘锻炼的杀意虽然无实质却让李天有了那股气质,尤其是在李天现在的境界下。李天已经手下留情了,只是气机锁定大殿上面的俩人,没有动用威压,轩老说过自己的威压释放,问鼎之下形神俱灭,尤其还掌握不好,只有经过战斗才能掌握。这已然不是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李天杀了天剑宗的人,天剑宗的两位老祖却不敢动,惹得天剑宗弟子很是疑惑。李天缓缓走着,向着李管事和刘执事走去,前生死于妹妹之手,这世运气真好,李天想着有点疯狂,控制不住自己兴奋的双手,抬手煽向天剑宗一个外门管事一个内门执事。在李天渡虚境气势的锁定压迫下,这俩人连话都说不出来。啪!啪!肉块碎裂的声音响起就这样一个内门执事和一个外门管事,三人在天剑宗众人面前,被拍成肉酱。连痛苦的吟叫都没响起。李天做完这些只感觉心中抑郁消失,前生之念也就放下,灵魂得到一股升华。此时,长老和众弟子也是心中一惊,疑惑老祖为啥不出手,纷纷看向老祖,天剑老祖也很是郁闷,刚才好像一股力量压着他们,将自己汇聚的灵气都打散了,想出手却无力的感觉。李天仰头看向天空,只感觉心中云淡风轻,双臂张开,直冲云霄,这股自由翱翔的感觉,李天这时并未发觉,刚刚入门的鲲鹏乘风决,已经踏入小乘境界。鲲鹏为自由,李天将前世的束缚斩断,现在只要将妹妹寻得,获得磨练追寻传说的圣人之境。在天剑宗上方飞了一会儿。尤其是山腰的弟子也不知什么情况,只见一人在飞,还是穿的天剑宗内门弟子的服饰,天剑宗的五峰有禁空法阵,低于脱凡境的人都得行走上山。“师兄,对上这人,你有几分把握能胜,”“没有把握,我看不透这个少年,这个少年实力惊人,而且你没看刚才如果我俩出手,一定会死,而且下场和下面的三人一样”“师兄,我看此人相貌也就十四五岁,刚才出手我居然未看出是如何斩杀我宗弟子”“看来要知道此人来临,得.......”两位老祖都看向了还在震惊中的张天仙,“张云,张云,这是你儿子吧”张云也在震惊中,刚才的威势,很多人都爬在地上,台上的众多长老也瘫坐在地,听见老祖唤自己,赶紧起身躬身道“老祖,弟子在”听见老祖呼唤张云,众人也从震惊中反映过来,见场中也就只有一人站立,那就是张天仙。“回老祖,正是我那废物儿子,我这就清理门户,不敢再丢我天剑宗的脸面”“张云,你没懂我的意思吧,”老祖已经面带怒意,在搞不清楚的情况下,杀了张天仙虽是小事,可是天空那人显然是要护着张天仙的,在没有摸清楚情况的前提下,杀张天仙那不是要给天剑宗带来灾祸。“你下去,我自己问,”“张天仙、张天仙”旁边的一名内门弟子呼到“张天仙,老祖叫你呢”张天仙瞬间从震惊中反映过来,赶紧伏地跪拜,头也不敢抬起,老祖召唤不是一般人平常能见的“天剑宗云碧峰弟子张天仙拜见老祖”“起来说话,”老祖空手一挥,直接将跪地的张天仙扶了起来,今天的脸算是丢尽了。“张天仙此人是谁,为何会在此处,这人是什么实力,是什么宗派的人,刚才大殿是他毁去的?是怎么毁去的你示范一下,”老祖的话很是急棸,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张天仙没反映过来。张天仙躬身紧张的回到“老祖他是我刚认识的,名叫李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门派,刚才大殿是被他这样毁去的”张天仙比划出刚才李天结的手印,可见张天仙记忆力之强。老祖也是一脸迷茫。认不出张天仙所结的手印属于何法,是何来历。“那他是哪里人”老祖紧接着问道“回老祖,我是在炎阳峰后山发现他的,他被雷劫摄到重伤,是我救得的他,”说完这句张天仙有些颤抖,天剑宗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和他有关系,不是他带着李天来这里,天剑大殿也不会被毁去,“但是老祖,小天本性善良,而且待人很好,我们还结为异性兄弟,求老祖开恩饶他一命”说完张天仙又跪了下来“李天,师弟可听说过这样的人,看其功法不像邪教”高台上一名老者口中默念,看向另一个老者道。“师兄我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人,”再次看向张天仙“张天仙起身说话,你以后见到任何人不用下跪,你可得知他有什么势力,现在是何实力”“回老祖,小天被我救后,我查过他的身份是之前在天剑宗外门新进的奴隶,后被炎阳峰长老带到峰上做了煽火童子,小天身家清白,只是却不知道这一身实力....。”“是什么实力”两位老祖都睁大眼睛好奇的问向张天仙。支支吾吾张天仙将李天说过话说了一下,却把他有个妹妹的事情隐瞒了“小天说过,他自己是渡虚境”没敢说谎,将李天说过的话都告知了天剑宗的两位老祖,长老都冷抽一口气,如果不是之前施展的实力,众人只当张天仙说的话是在放屁。两位老祖也是脸色微变。虽然看不出这个少年的实力,但是在他们百脉之上还有问鼎境、虚神境,这年纪也就十四五岁,怎么可能是渡虚境。而且年纪轻轻有这等实力,必然有不俗的势力。两位老祖面面相觑。天空的李天将鲲鹏乘风决感悟了一遍,“问鼎圣人,先问本心”,这是刚才自己在感悟的时候三生盘传到自己脑海的一句话,前世自己渴望一个家,今世有一个妹妹,有渠飞大哥,有周老,还有.....李天将目光投向了下面的张天仙,问鼎圣人,何不跟随本心,天剑峰此时老祖和众位长老将众弟子都赶下天剑山,因为长老都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事情。李天双手后背,缓缓的落了下去,他喜欢这种翱翔的感觉,无拘无束,天剑峰顶人群都已经散去,只有众位长老和两位老祖,他们也很紧张,因为刚才李天杀天剑宗的一个外门执事和管事,内门执事的时候,李天的一个眼神就使他们无法反抗。李天落到张天仙跟前,将手搭到张天仙的肩膀上。“大哥,一切有我,你莫怕”话罢,李天纵身一踏,一只凝聚的圣力手直直的冲向张云,张云被打到也就和刚才那三人一样变成肉酱。“小天住手,那是我父亲”张天仙赶忙大声喊道,李天听到张天仙说的话,一个趔趄赶紧收招,满面黑线,刚才正是这人出招想杀大哥的,却是大哥的父亲。张云此时全身都在颤抖,刚才自己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尤其是李天刚落下后,眼神就直接锁定他,而且自己全是运不起灵气,老祖刚才不能出手也是这个感觉吧,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众长老在张天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是全身一松,李天将自身的气势收回,长老们都瘫坐了下来,刚才还想反抗来着,根本不可能么,李天看向张天仙“刚才那人要杀你”“我的命本来就是他给的”张天仙紧跟李天话语后面说道,此时已经满面泪光了,这是他度过了十五年最风光的一次,之前一直都在嘲笑中度过,现在他感觉很轻松,感觉活得没那么累了,因为他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还当过自己的小弟。“小友,一切都是误会啊,都是误会”这众长老后面的两位老者开口了,“老夫问剑、老夫星剑是天剑宗现在的守宗人,小友一切都是误会”两位老祖也是恭手看着李天,李天不作理会转过身对张天仙道“我听我大哥的,你们谁敢动我张大哥一根毫毛”李天顺着自己的话语直接将自身的气势释放出来压向众位长老和两位老祖,然后转身走向旁边的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张天仙道“小天你是强者,我却是废物,你还当我是你大哥么”李天白了张天仙一眼,张天仙看到这个眼神,仰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李天心里直发毛。“小天你说过你是渡虚境,渡虚强者有万载寿命,你可愿意护我天剑千年、不百年。”张天仙义正言辞的看向李天说道,渴望获得李天的答复。自己在天剑宗被嘲笑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要为天剑宗着想。“大哥,我以后要走的路更远,我不能给你这个答复”李天沉默了,自己现在要做的是先去道仙宗找妹妹,不会一直和张天仙在一起的。这时两位老祖插话了“小友不用一直在我天剑宗呆着,在我天剑宗危难之时帮扶一把即可,还可享受我天剑宗客卿待遇,不是,是比客卿更高的待遇。”两位老祖也很是紧张,尤其是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李天一下转头看向他们。“是这样么,不用一直呆在天剑宗?”在场的人赶紧点头,李天看向张天仙再次道“我答应你在天剑宗危机的时候帮他们”“谢谢、谢谢你小天”张天仙居然大哭起来。然后跪倒天剑宗老祖和众长老面前,“不孝徒孙张天仙为天剑宗招来渡虚强者,我不是废物”张天仙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这句话喊出来,这句话回荡在天剑峰上,让宗内弟子都听的清清楚楚。为宗内招实力强大的客卿会获得天剑宗特殊的上宾待遇,尤其是天剑宗在东域不属于怎么强大的宗门,有渡虚强者坐镇,就属于一等宗门之列了。众长老也是一放松,这样一个随手可灭天剑宗的大敌就这样被招揽了,而且是用客卿的待遇。“小友你看哪一峰入眼,可去那一峰,我等这就切准备”老祖赶紧恭敬的说道,所谓人老成精就是这样子。李天看了一眼众人,看向张天仙,张天仙嘻嘻的笑着说道“客卿的最高待遇是独享一峰,尤其是你,现在你开口要鹰落峰他们都会给你”李天转身说道“随便找一个就行,只要僻静就好,我和我大哥居住。还有几人我要你们给我提供”五大峰太惹眼,李天只想寻得一处僻静之处。李天再次说道“在你们这次新进的奴隶俩人中有一名叫做渠飞的青年和周涛的老者必须在我的山峰”张天仙赶紧道“顺便在建造的时候多造点房子,我也要在那里居住,”然后转身对李天说道“咱们的峰叫什么名字呀”李天微微低头沉思,然后道“就叫天雪峰吧,殿名就叫天仙殿”众位长老面面相觑,张天仙却道“好”也只有张天仙知道叫这名字的含义,因为就算天剑宗毁了,这天雪峰也不会毁去,因为这是李天的第一个家。两位老祖赶紧恭手道“我等这就下去给小友准备”话罢两位老祖带着众位长老破空离去,一秒也不想待下去了,因为李天的气势压的众位长老和老祖很是难受,也就对于张天仙没有这种压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