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斯内普的恶意

发布时间:2021-04-09 00:00:58

星期五早上,布兰迪三人正在餐厅吃早餐,这可不容易,至少前四天他们就是饿着肚子上的课的。()“别闷闷不乐的布兰迪,想点快乐的事情。”哈利有些担忧的看着正拿着勺子在自己盘子中的

>>>《哈利波特与莫里的宝库》章节目录<<<

《第九章斯内普的恶意》精选

星期五早上,布兰迪三人正在餐厅吃早餐,这可不容易,至少前四天他们就是饿着肚子上的课的。()“别闷闷不乐的布兰迪,想点快乐的事情。”哈利有些担忧的看着正拿着勺子在自己盘子中的奶酪上戳来戳去的布兰迪,下意识的想要安慰他。“魔杖被没收也不是件坏事嘛,至少麦格教授法外开恩免了你的变形术作业…那可是四英尺长的羊皮纸!”“是啊~整整四英尺。”布兰迪无力地挥了挥手。“反正就算有魔杖,魔法实践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课程…”然而即使这么辩解着,郁闷两个大字还是清清楚楚的印在他的脸上。魔杖被收走这件事对布兰迪来说显然是不是一个好消息……一直以来他确实都在为自己的魔力短缺发愁,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知道魔杖可能是导致自己这么悲催的罪魁祸首之后就会嫌弃这根魔杖。毕竟这是整个奥利凡德店里唯一一根愿意承认他是巫师的魔杖,布兰迪从第一次触碰它,就已经确认了和它之间那种相互认同和选择的默契。就算它可能是有一点小缺陷,但是绝对算不上要讨厌到送去研究所检查的程度。尤其是麦格教授还暗示有可能会拆解魔杖对内部杖芯进行黑魔法和诅咒方面的测试。因此即使赫敏有好好的向他解释一根和他构建了神秘联系、经常给使用它的人身体和精神带来负面影响,并且还能一定程度上阻止它的主人用其他的道具施法的魔杖,到底有多么和那些会不自觉让宿主送命的黑魔导器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麦格教授也信誓旦旦的再三保证正规的拆解检查绝对不会影响以后的使用。当时正满腹委屈的布兰迪依然连她话里的标点符号都不信……他只是冷冷的瞪了赫敏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就拎上书包走了。事后冷静下来的以后,布兰迪也心虚的承认赫敏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他好。只是实在是脸皮薄拉不下面子去找她和好。于是随后的傍晚……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场面一时无比僵硬。“行啦~”罗恩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眼神阻止了哈利继续戳布兰迪伤疤的嘴炮行为。“比起这个,我觉得你俩应该稍微关注一下今天的大麻烦。”他把手里的课程表拿给两人,上面周五的课程被红笔大大的圈了起来,在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前方高能?”布兰迪暂时抛开了他那点小烦恼,他一字一顿的把小字读出来,疑惑的问道,“不就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两节魔药课么?”“不就?”罗恩闻言瞪大眼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你是不知道斯内普教授的风评!我跟你说,他可是斯莱特林的院长!斯莱特林都是些什么德行你还不清楚?看看马尔福吧!而且要说四学院各自的院长大概都会或多或少的偏向一点自己的学生的话,斯内普他简直就……”“打住!”哈利一脸懵逼打断了罗恩的话。“你说偏向?我怎么一点没想起来那些被麦格教授偏向的日子?”“对啊,她十几个小时前不是才友情赠送了你一份四英尺的变形术作业么…”“别打岔……好吧,其实我也承认我们的院长好像有点与众不同。”罗恩不耐烦的摇摇头,三两口把烤肠吃了个干净。“你们的关注点不对吧!我只是想说,弗立维和斯普劳特教授偏向归偏向,但最起码会尊重其他学院的学生。可是斯内普就不一样了,他下手黑着呢!”“下手黑?他还能无缘无故的随意批评其他学院的学生咯?”布兰迪在吐司上抹着黄油和砂糖,不以为然的说。“你还别说!”罗恩精神一振,神神秘秘的凑上前来,“听说前天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新生一起上的魔药课上,斯内普把所有人一个不落的训了个遍,还把两个拉文克劳的小女生给吓哭了!”“噗!真的假的?”布兰迪的吐司啪叽一下掉进了粥碗里。“开玩笑,你居然怀疑我的情报网?听弗雷德和乔治说,斯内普教授是因为常年得不到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空缺,然后积怒之下心理变态了,这才会不喜欢除了本学院外的所有人…”“那完蛋了……”哈利搅着属于他的那份麦片粥,有些担忧的在餐桌上滚着脸。“我觉得斯内普教授好像有些不喜欢我,开学典礼上他就用厌恶的眼神使劲盯着我……感觉就像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那样!我是怎么招惹到他了?”布兰迪意味深长的拍拍哈利的肩膀,“说不定是你长得像哪一届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成功勾起了斯内普相爱相杀的美好回忆呢~”“哦!别这样!!!”…………就在这时,邮件到了。在第一天吃早饭的时候。百十来只猫头鹰突然飞进餐厅,着实把布兰迪吓了一跳。这些猫头鹰围着餐桌飞来飞去,直到找到各自的主人,把信件或包裹扔到他们腿上。不过现在他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不不,他一点也不羡慕!谁让他养的是猫呢,虽然还做不到帮自己传信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但就凭每天课程结束后,耶鲁都会老老实实的蹲在楼梯口,等到布兰迪回来以后凑上前去,把自己的前爪搭在他的小腿上。又或者在地板上打个滚,露出自己毛茸茸的小肚子冲他撒娇,布兰迪也已经足够满意了。至少海德薇是绝对做不到在地上打滚的。到目前为止,布兰迪还没有看到海德薇给哈利带来过任何东西。它有时飞进来啄一下哈利的耳朵,讨上一小口吐司,然后飞回猫头鹰屋,和校园里的其它猫头鹰一起睡觉去了。但是今天早上,它却扑棱着翅膀落到果酱盘和糖罐之间,将一张字条放到了哈利的餐盘上。哈利即刻好奇地把字条打开。“怎么说?”布兰迪好奇的问道,一边手上不停地抚摸海德薇的羽毛,海德薇惬意的鸣叫着。布兰迪想喂它吃桌上的土豆,不过那东西似乎不合海德薇的口味……后者用翅膀推开布兰迪的叉子,轻柔的用喙啄着布兰迪的手指。“海格说今天下午让我过去喝茶……”哈利说道。“你俩有兴趣不?”“哦!当然!那可是海格~我一下火车就想跟他打招呼呢!”罗恩毫不掩饰自己眼神中的好奇和崇拜,连连点头。“那个块头!真是帅气!真不知道是吃什么才能那么高!”能长成三米高,多半跟食物没啥关系吧……布兰迪撇撇嘴,对罗恩的智商表示出一定的担忧。“哦?都同意啊,好嘞,咱们一起去。”他向罗恩借来羽毛笔在字条背面匆匆写道:“好的,我很乐意,布兰迪和罗恩也会一起去,不久见。”然后就让不情愿离开布兰迪手掌的海德薇飞走了。“喂!你等等……”布兰迪瞪大眼睛看着哈利,手指不住地在自己胸前比划。“我的意见呢!我刚刚好像是莫名其妙的被代表了吧!”…………事实上,直到他们真正亲身经历了一次魔药课之旅以后,三个人这才整整的感受到,之前乔治和弗雷德对斯内普的评价是多么的不客观……这分明要比他们说的还要可怕啊!魔药课是在一间地下教室里上课。这里真是完全符合斯莱特林蛇的特质,潮湿而阴冷。漆黑而冗长的地下通道里面每隔几米就插着一支散发着幽蓝色火焰的火把,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更令人毛骨悚然。斯内普和弗立维一样,一上课就拿起名册,而且也像弗立维一样,点到哈利的名字时会停下来。不过明显不是崇敬……没错,事情真的在向布兰迪说的方向发展……即使身处旁观角度的布兰迪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哈利是真的,被斯内普彻底针对了。“哦,是的,”他小声说,“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的朋友克拉布和高尔用手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声音并不小,甚至隔着老远都能够清楚的听见,但是斯内普偏偏跟没事人一样,他点完名,便抬眼看着全班同学,眼睛像海格的一样乌黑,却没有海格的那股暖意。他的眼睛冷漠、空洞,更像是两条漆黑的隧道。“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一听这话布兰迪就知道事情要遭,果然,斯内普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翻了哈利的牌子。“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强力安眠药?布兰迪也不太确定,自己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哈利看了罗恩一眼,罗恩跟他一样也怔住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不知道,先生。”哈利说。斯内普轻蔑地撇了撇嘴。“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哈利貌似根本不知道牛黄是什么。得嘞……这问答游戏根本没得玩,难道斯内普能要求他把《千种神奇药草与蕈类》的内容都背下来吗?布兰迪看到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笑得浑身发颤。“我不知道,先生。但是……”“听题!波特!……”斯内普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给哈利辩解的机会,只要哈利想要开口说出我不知道以外的其他单词,斯内普都会飞快的打断他的话,然后用一个又一个生僻的问题问倒他,直到哈利干脆一言不发的一人站在教室内,彻底打出gg。“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斯内普裂开嘴角……露出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格兰芬多为了你的愚蠢而扣掉一分。”这不公平!布兰迪气的想要站起来理论,却感觉小腿一疼,同桌朝自己狠狠地踢了一脚。“那么现在……你们两人一组,按照黑板上的步骤,在下课前把疥疮药水的成品装进烧瓶里给我。记住,是完全按照步骤!假如让我看到你们没有按照步骤做的话……”斯内普一挥魔杖,密密麻麻的操作步骤便出现在了黑板上。“材料在墙角的柜子里,自己去拿……”又是懒洋洋的挥舞魔杖,角落里的几个柜子突然自己打开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这时,场上尴尬的人终于又多出来了两个。看着众人稀稀拉拉的从布兰迪的桌子前经过,和安静的坐在自己身旁绷着小脸,似乎是打定主意不先开口说话的赫敏。布兰迪心情略有些复杂……纠结了半天之后,他终于是生硬地开口了。“那……我过去拿材料了,一会我来加工,你来熬制…成不?”“……唔,好。”赫敏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