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你还能再蠢点吗?

发布时间:2021-04-08 18:51:54

陆月野八岁时养过一只野猫,很不喜欢,照料很很用心。但是猫儿再后来走丢,少爷很伤心。这是再平时的事情但是。可王妈非常清楚内情,一想一想就都忍泪水往上滴。“我们少爷刚出生于时,“我们少爷刚出生时,身体比较弱,需要放在保温箱里。夫人当时坐月子,看不到少爷,就感觉孩子被人抢走了,很没有安全感。后来少爷出了保温箱,夫人怕少爷被抢走总是看得紧。她不喜欢别人接近少爷,所以少爷几乎是夫人一手带大了。”。

>>>《婚非得已:总裁见我太妩媚》章节目录<<<

《第28章 你还能再蠢点吗?》精选

陆星野八岁时养过一只野猫,很喜欢,照顾很用心。可是猫儿后来走失,少爷很难过。这是再平常的事情不过。可王妈深知内情,一想想就忍不住泪水往下滴。

“我们少爷刚出生时,身体比较弱,需要放在保温箱里。夫人当时坐月子,看不到少爷,就感觉孩子被人抢走了,很没有安全感。后来少爷出了保温箱,夫人怕少爷被抢走总是看得紧。她不喜欢别人接近少爷,所以少爷几乎是夫人一手带大了。”

“他们母子感情很好,夫人也很宠爱小少爷。可久而久之,夫人就把少爷看成所有物,少爷对谁好,她就不开心。所以少爷小时候很孤单。等少爷大了些,夫人亲自教少爷弹钢琴、教他唱歌,少爷贪玩跑出去,夫人就哭、骂他不听话。少爷很乖,讨她开心就只能陪着她。总之,少爷小时候没有自由。”

顾安璃听着,不知为何很想哭。

她眼泪落下来,似乎看到窗台边寂寞漂亮的孩子,看着蓝天白云,却只能陪着神经兮兮的母亲。

王妈擦了擦眼泪,继续道:“少爷八岁生日时,表少爷临渊偷偷逮了一只野猫送给少爷。少爷很喜欢,养在身边,一天要去看好多遍。夫人知道了,很不开心,想要少爷送走。少爷说了好多求情的话,夫人才软了心肠答应留下。可野猫多是养不熟的,它想跑,想要自由。少爷没办法就只能拴住它。一天两天,野猫叫声越来越凄厉,行为也越来越凶狠。它抓伤了少爷的手臂,很长的伤口。少爷怕夫人生气伤害它,不敢告诉别人,结果伤口发炎起了高烧,差点丢了小命。”

顾安璃心一痛,似乎看到了那个傻傻漂亮的男孩看着流血的伤口,还不忘安抚那只狂躁的猫儿。他宁愿受伤,也要留住他的朋友。多么单纯的人啊!

“少爷高烧住院,夫人十分自责。她只有少爷一个孩子,没了少爷,她会死掉。可少爷住院了,还在惦念那只猫儿,为那只猫儿求情。夫人一怒之下,背着少爷打死了那只猫儿,送进了藏獒的肚子……”

这便是原因吗?所以乔婉心说,猫儿伤害了阿野。所以乔婉心说,阿野太单纯,即使受伤害了,还在笑。

顾安璃心情沉重地出了厨房。她在书房外站着,很想见见他,抱抱那个单纯善良的男人。可书房门紧闭,男人在工作。

陆星野打开书房门时,墙角蹲着的小人儿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看得他眉眼含笑,说不出的舒心。

顾安璃抱着双膝,无聊地在地上写着什么。她写的有些认真,一时门开了,也没有发现。

陆星野放轻脚步靠近,就看到她纤细手指在地板上滑动,从笔画可以看出她勾勒的是他的名字。

唇角不自觉地勾起来,只一刹那心情好的不可思议。

这个女人于他而言,有很神奇的魔力。一会让他气得手痒想揍人,一会高兴得想把人紧紧抱入怀。

顾安璃终于感觉到了某男灼热的视线,转过头看见他就想站起,不想,蹲得时间太长,双腿发麻,一个没站稳就栽向地面。

男人眼尖手快地抱住她,忍不住责怪:“你还能再蠢点吗?”

顾安璃撅着红艳艳的唇儿,一脸傲娇:“这次没把我推开,哼,算你有点长进!”

那娇嗔模样儿灵动可人,那微挑起的秀眉春意妖娆,陆星野看得心口火烧,快步抱着人儿进了书房。

有时欲念在一抬眼一皱眉时燃起,他对她,根本没有半点抵抗力。

顾安璃喘息着迎合他,却也担心他的身体,“你的伤?”

陆星野堵住她的嘴,一起一伏,心醉神迷。

楼下餐厅。

乔婉心和卫川相对而坐,静默无语。

他们已经等了半个小时,据仆人所说,少爷现在不便过来。

大中午的该吃饭不吃饭,不便过来会是什么原因?更何况一同不便过来的还有个女人。两人在做什么,稍微动下脑筋就明白。

气氛相当压抑,卫川又饿又苦。

看着夫人越来越难看的脸,更是一种煎熬。

“阿川,若我没记错,阿野身体还伤着吧?”声音听着很平静,不过,已经有狂风骤雨的前兆。

卫川低下头,默默看着丰盛的晚餐,心中叫苦不迭:少爷您是吃饱了,我要饿死了,不,半是饿死,半是冻死。

“我让你照顾阿野,你便是这样照顾的?都肋骨受伤了,还跟个下贱胚子胡来?”乔婉心怒不可遏,拍了下桌子,站起身往餐厅外走。

卫川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去拦:“夫人,夫人息怒。”他挡在乔婉心面前,挤出丝丝笑来解释:“那个……这也是一种锻炼,说明少爷身体很好。”

“听听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乔婉心气急败坏,伸出手就想打人。可她多少存了丝理智,紧紧握住了拳头。“卫川,你这是摆明了要和我作对?”

卫川低头不说话,乔婉心对他有知遇之恩,更一手栽培了他弟弟卫琅,帮助他成了闻名中国的钢琴师。他尊重她,感激她,可那必须在不触及他底线的时候。

陆星野是他的主人,他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六年,早把他兄弟当知己。他不许任何人坏他的心情。

“行啊,你卫川能耐。我养了你那么久,养出了白眼狼出来。”乔婉心伸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响亮。“能耐啊!你和贺临渊一路货色,养熟了就咬人!”

她骂着,又伸出手,不想,这次被人半路拦住。

“妈,这里是我的地盘。”陆星野脸色难看极了,母亲这是发什么疯,连对卫川也动起手来。

乔婉心见儿子出现,眼圈开始泛红,泪水也在晃动:“你身体不好,还乱折腾。卫川这小子也不懂事,不知道劝着你点,还拦住我,妈一时气愤,才训他的。”

陆星野想到自己和顾安璃在书房情不自禁狂乱起来,微红了脸,也没说什么。

“吃饭吧,我饿了。”他刚做了剧烈运动,这时候饿的不行。

顾安璃被他牵着,走向餐桌,只能红着脸给卫川眼神示意: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卫川摇摇头,笑容淡淡。陆母想打他也不是一天两天,这次只是有了个由头罢了。

一行人坐到餐桌上,沉默地吃起来。

乔婉心很长时间没和儿子一同用餐,所以很是珍惜,也不再挑事儿。她用心给儿子剔着鱼刺,往儿子碗里夹了满满的菜。

一个母亲对儿子有多爱,顾安璃是彻底开了眼界,完全是把陆星野当小孩子照顾的感觉。

“乱瞄什么?乖乖吃你的!”陆星野嘴上训着,却是把碗里的菜夹到女人碗里。

乔婉心看得眼睛又红了。她恨恨盯着顾安璃碗里的菜,仿佛顾安璃敢吃,她就把她牙拔出来。

顾安璃颤着心脏把那点菜放进嘴里,食不知味,苦不敢言。她才对乔婉心生出了点同情,被这么凶狠的一盯,顿时消失个干净。这女人不正常,陆星野或许也知道,但一直放纵。

对,放纵!

陆星野一直不舍得母亲难过,或许,在他冷硬的外表下,依旧藏着小男孩对母亲的尊敬和依恋。所以,乔婉心有恃无恐。所以,敢当着面打她以及打卫川。

顾安璃的这个想法在陆星野接下来的行为中得到验证。

餐后,乔婉心要顾安璃去洗碗。

“你要是嫁进来,自然是要学着操持家务。王妈已经老了,该颐养天年了。所以,照顾阿野一日三餐的重任,你现在就要开始熟练。”

明显的刁难。

陆星野只皱了下眉,并没说什么。

顾安璃没办法,只能端着碗筷去清洗。

厨房里。

乔婉心迈着高傲的步伐走进来,环视了一圈,开始找茬:“把这里擦擦,那里有点脏。用什么洗洁精?那是化学用品,吃了对身体不好,你不懂吗?”

顾安璃忍着怒火,按照她的话做。

“你是白痴吗?这是你洗的碗?”乔婉心拿起一个碗,指着白的发亮的碗道:“这么大的油渍你没看见?眼瞎了吗?”

顾安璃无力地辩驳:“夫人,碗已经洗三遍了。”而且洗的真的很干净。

“你每天还吃三顿饭呢。”

顾安璃无奈地接过,准备再次清洗一遍。谁想,刚想接,“砰”的一声,碗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你竟敢摔碗?”女人的叫嚣吵翻天。

“明明是你摔的?”顾安璃对女人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彻底叹服。她错了,她真的错了。这女人比电视里恶毒婆婆还要心计深沉。

乔婉心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指着女人的脸就骂:“你吓唬谁呢?说你点,你就摆脸给我看。你瞪什么瞪?你还想打我不成?”

顾安璃垂下眼眸,听着女人骂骂咧咧半天。得,她今天是算明白豪门夫人什么气质了。

“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碎片捡起来?”

顾安璃只得弯腰去捡,可没想到,她的手指刚捡到碎渣,女人的高跟鞋就踩了上来。

“啊——”的一声尖叫,疼痛刺破神经。洁白的碎渣上,点点鲜血沁出来。顾安璃的手鲜血淋漓,她缓缓抬起眸,泪水盈盈中看到女人恶毒的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