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他是成功的猎人

发布时间:2021-04-08 18:51:53

陆月野妨被她咬了,也不躲,任她发着狠。“没要说了?”他冷冷一笑着,看她流眼泪又气又难受啊,“行啊,明白我不不舍得你哭,就就哭出瘾了,是吧?”顾安璃听他说舍严禁,心里“没话说了?”他冷笑着,看她流眼泪又气又难受,“行啊,知道我不舍得你哭,就开始哭出瘾了,是吧?”。

>>>《婚非得已:总裁见我太妩媚》章节目录<<<

《第26章 他是成功的猎人》精选

陆星野不妨被她咬了,也不躲,任她发着狠。

“没话说了?”他冷笑着,看她流眼泪又气又难受,“行啊,知道我不舍得你哭,就开始哭出瘾了,是吧?”

顾安璃听他说舍不得,心里又软了。咬他,他疼,她更疼。她松了口,脑袋不争气地往他怀里挤。他胸口带着肋骨带,硬邦邦的,硌得她心里难受极了。

“你又欺负我!”她哭着,声音哽咽难言。

陆星野嫌弃地扯开她,“再哭,滚一边去。”

顾安璃擦擦眼泪,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撒娇:“阿野,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陆星野觉得她脸皮比城墙还厚。

驾驶位上的卫川看着这场闹剧,啼笑皆非。他们这对小情人,三言两语不和就吵,可吵过之后感情似乎更好了。

分分钟虐死单身狗的节奏!

回到庄园后,陆星野让女人去洗澡。

“哭得一身臭汗!”他眼里都是不耐。

“我都没嫌弃你一身消毒水味呢!”顾安璃很不服气。这种被嫌弃的感觉真糟心。

“你去不去洗?不洗就滚出去!”男人又开始发脾气、摆脸色。

顾安璃一听,撅着嘴儿上楼去洗澡了。心想:罢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还是识趣点好。

见女人离开,陆星野阴着脸道:“让人看紧了她,这些天不许她出门。”

卫川:“……”

敢情赶人去洗澡,就是为了这句话。

正想着,又听见他发话:“打听下贺临渊住了什么医院,派人去给他送点营养品。”

卫川一惊,下意识地问:“少爷这次下重手了?”

陆星野没甚表情,“恩”了一声。

卫川兴奋了,“不错啊,少爷干得好!”他想揍那伪君子很久了,碍着少爷的面上,一直忍着没出手。今天少爷太给力了!

陆星野皱皱眉,想不通卫川为何有这种忍辱负重多年,一朝报仇雪恨的亢奋表情。

卫川兴奋了一会,忍不住道:“看得出来大少今天没用全力。真是奇怪,你以前和大少经常打架,他下手丝毫不手软,却从来不打你脸。就这次吧,你把他打到住院,他也没动你的脸。”

陆星野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什么意思?”

卫川笑的有点憨傻:“看着少爷的脸,能打下去也是人才。”

陆星野皱皱眉,觉得这话听着不舒服。打人跟他的脸有什么关系?他瞥了眼下属憨傻的笑,觉得卫川也变蠢了。

得了!被顾安璃传染了。

浴室里。

顾安璃再回陆氏庄园的心情很复杂。

前不久她被陆母赶走,等着陆星野大张旗鼓地找她。不想,男人忍耐力惊人,最后却是她按耐不住。

不好,这样下去,她会被陆星野吃得死死的。

她不悦地拍着水,把肥皂泡沫弄得哪里都是。又泡了一会,她心烦地站起身,走出浴室。

顾安璃在落地镜前停下,从里面看自己。她没穿衣服,肌肤白皙细腻,身材玲珑有致。她虽然相貌平平,但身材不输给任何女人。陆星野那种一看就没多少女人的,没道理不对她动心。

问题出现在哪里?是他太有克制力还是她太没吸引力?

皱紧秀眉,里面的女人也皱起眉。她的五官大变样,或许换做以前那张脸,陆星野才会为她疯狂。

心情有点惆怅。她躺上床,把自己裹在毛毯中。

房门被推开,男人走过来。她闭上双眼,放缓呼吸,微微颤动的睫毛泄露了她的紧张。

装睡?陆星野微微勾起唇,觉得女人可爱极了,情难自抑地将人扯到怀里。

女人没有穿衣服,毛毯落下,瞬间景色醉人。

“什么时候养成裸睡的习惯了?”他皱起眉,这要进来的不是他,便宜的岂不是别人?这女人就没点防人的意识?

顾安璃又羞又气,这人太粗鲁了。见女人甜甜睡着,别的男人不都是轻抚着脸颊,表达下温情爱意吗?

欲哭无泪!这男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此时此刻,怎么了?”顾安璃故意大声,借以缓解尴尬。她扯了毛毯盖住身,男人半路拦住,语气带着不满:“遮什么,光着不就是想我看?”

顾安璃:“……”

这是光明正大地耍流氓了吗?

“放手!”女人扭捏起来,羞得耳朵都红了。她与他只在床上肆意凌乱,大白天这么春色醉人,她真心吃不消。

陆星野哪里肯放手,大力一扯,把毛毯扔到了床下。女人彻底没了遮掩,抱着双臂羞得脸红如火。

“陆星野,你不要脸!”女人羞得快要哭了。她真的恨死他了,这人做什么都全凭性子来,一点也不知道考虑别人感受!

“羞个什么劲?你先前不是一个人欣赏的挺入神?”陆星野哼了声,觉得女人小题大做了。

顾安璃彻底被打击到了。

她这是……被偷窥多久了?

陆星野欣赏了会美景,还用手摸了几把,手感不错,他啧啧了两声,给出终极评价:“小姐的身子,丫鬟的脸。”

顾安璃羞怒地扑过来:“陆星野,你个混蛋!”

陆星野被她扑倒,有点撞到胸口,他痛的闷哼了一声,也没发火,摸着一脸惊慌的女孩的头发,声音温柔地溺死人:“你乖乖的,一直这么可爱,我就永远留着你。”

顾安璃不得不承认,男人突然这句情话,让她又想哭了。

陆星野一定是故意的。

他对她疏离冷淡,有时候甚至刻薄寡情,当她习惯了他对她的冰冷,他一旦温柔会比什么都致命。

顾安璃恨恨地咬他的下巴,咬他的唇。她真难过,看穿了他的狡猾,却逃无可逃。

他是一个成功的猎人,已经彻底捕获了她。

陆氏别苑。

乔婉心翻看着下属的报告,宝贝儿子被人打了。

“与大少发生了争执,肋骨受伤,心脏有点移位,不算严重,少爷已经回去了。”阿乐说着,觑了眼面色如常的女人,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退。这个恋子成癖的女人有时候越平静,发作起来越恐怖。

乔婉心一页页翻着,里面还有医生给出的诊断。当看到顾安璃的相片时,红色指甲几乎要划破纸张。

“阿野把这女人带回去了?”声音阴冷。

阿乐点点头,“顾小姐去医院探望陆老,不想见了少——”

“你是猪吗?”乔婉心大声打断,“那下贱胚子是故意去的,我们阿野不去找她,她耐不住寂寞就来勾引我们阿野。”她吼着,骂着,又渐渐放低了声音喃喃:“我们阿野太单纯,那女人就想欺负我们阿野。”

阿乐没说话,又往后退了退。女人臆想症发作,最近越来越不正常。

“阿野多可怜啊,总是轻易相信别人。就像他养得那只猫儿,抓他挠他,他还是舍不得弄死它。如果不是我,我们阿野肯定要被那只猫儿欺负死。”

阿乐想起少爷八岁时养的爱宠莎莎,一颗心如坠悬崖。当时莎莎走失,少爷都快找疯了。哪里知道那只猫儿被自己母亲活活打死,喂进了藏獒的肚子。

阿乐握紧拳头不说话。他从没有此刻这般确定,陆母有被害妄想症。她总认为有人想夺走她的孩子,伤害她的孩子。听起来像是个伟大的母亲,可他知道少爷有这样的母亲真不幸!

陆母以爱为名,深深伤害着她的孩子。而少爷太过孝顺,一直忍让,不肯戳开鲜血淋漓的真相。

乔婉心把报告一点点撕碎,然后站起身,打理了下自己去“保护”儿子。

陆母的大驾光临,让陆氏庄园上下如临大敌。

不是她突然降临很可怕,而是她大包小包明显常驻的样子十分可怕。谁想伺候这个脾气古怪的女人!

“夫人好。”仆人们隐藏好情绪,躬身敬礼。

乔婉心优雅含笑,款步进了客厅。

陆星野对于母亲的到来只皱了下眉,让人接过行李,准备房间。

“听说那小姑娘来了,让我瞧瞧,能把我们阿野迷得金屋藏娇,肯定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儿。”乔婉心正常的时候,温婉可亲,笑容迷人,说出的话能让人甜到骨子里。

“妈,你把人赶走一回了,这次可别再赶了。”

乔婉心满眸惊讶:“什么?她就是那个姑娘?”

这伪装简直了!

陆星野也不拆穿,点点头,暗暗瞥了眼楼上拐角探出头的女人,笑道:“她胆子小,您可千万别吓她了。”

顾安璃听得羞了脸,什么她胆子小,这女人哪里吓到她了?被小瞧的某女撅着嘴儿下了楼,对着乔婉心弯腰施礼:“夫人,好久不见,我是顾安璃。”

乔婉心闻声看了眼,笑着迎过来,亲昵万分地“掐”着她的手心,道歉声不断:“上次真不好意思,我以为是那个不知羞耻的狐媚子上了我们阿野的床,一时气急,就赶人了。你也知道,我们阿野太出色,现在女人又太孟浪,我这当妈的哪里敢掉以轻心?我就阿野这一个宝贝心肝,若是他被个不干净的女人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病,我可不是要哭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