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冷艳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养虎为患

发布时间:2021-04-08 18:51:53

贺清影吓得惨叫,闭上了眼睛。痛疼一拖再拖也没降临到身上,他颤着肩膀睁开眼睛眼,看见陆月野被卫川拦下。“少爷,少爷理智些,别气伤了身子!”卫川边抚慰,边挥手示意看呆了的警察“少爷,少爷冷静些,别气伤了身子!”卫川一边安抚,一边示意看呆了的警察上前帮忙。。

>>>《婚非得已:总裁见我太妩媚》章节目录<<<

《第23章 养虎为患》精选

贺临风吓得惨叫,闭上了眼睛。疼痛迟迟没有降临身上,他颤着肩膀睁开眼,看到陆星野被卫川拦住。

“少爷,少爷冷静些,别气伤了身子!”卫川一边安抚,一边示意看呆了的警察上前帮忙。

贺临风被先前自己威胁的警察们护在身后,羞辱得不行。他只觉得陆星野肯定早看他不顺眼,这次就是专门来打他的,所以说出的话丝毫不过大脑:“你凭什么打我?我爸妈都没动我一手指头,你算什么?”

陆星野听得血气上涌,眼睛都红了,“贺临风你作死是吧?”他甩开卫川,抬脚又去踹。

“你总打我,我讨好你,你还是打我。贺临渊害你那么惨,你也没动手。我是你亲表弟,你把我当什——”贺临风说到半路,才知自己犯了大忌,忙哭着道歉:“表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那件绑架案无人敢提,他作死地提了。

贺临风悔得肠子都青了。

陆星野终于不打人了,停了手,也不看他,抬脚往外走。

贺临风爬起来,跟在他身后不停地哭:“表哥,表哥,对不起,是我满嘴喷粪,表哥……”

陆星野不看他,对着警察鞠躬尽礼:“警官先生,真抱歉,给你们添乱了。我表弟打架伤人,情节严重,需要好好管教,希望你们尽点心。”

这话暗示了什么?警察们一脸懵逼。

贺临风听得更悔了,哭得惨兮兮:“表哥,你不能不管我。表哥,我害怕——”

陆星野踹开想要拉住他的男人,“在里面好好反省,再犯傻就在里面待一辈子!”

卫川发动引擎,透过后视镜看自家少爷的脸色,尝试着安慰:“二少只是被宠坏了。”

陆星野眼眸冷如寒冰,嗤笑了一声:“是啊,被宠坏了。”

那个女人好心计,将他乖乖可爱的表弟宠坏了、捧杀了。所以,二十岁的人大学都还没考上,吊儿郎当、无法无天,被她儿子贺临渊甩出十万八千里远。

卫川听出来他的忧心,也不由得叹息:“这样下去,贺家继承人只能是大少了。”

陆星野没说话,那双眼黑沉如夜。

“瞧着贺大少也对贺家势在必得,这样下去,二少希望不大。”卫川说出残酷的现实。

“我养虎为患了!”陆星野疲累地闭上眼。

养虎为患?卫川想了想前因后果,不自觉地点点头。

早年贺母没有生育,贺父找了代孕母亲,生下了贺临渊。八年后,贺临风出生,贺临渊成了弃子。如果不是陆星野,强势如贺母是要把他送入孤儿院的。可陆星野当时与贺临渊玩的好,念着这点情分,贺母心软了。

这一心软,养虎为患。

“知人知面不知心,少爷当时心性单纯。”卫川劝道。

陆星野又是一番嗤笑,唇角勾起一抹自嘲。不是单纯,是单蠢!贺临渊狼子野心,做的事又岂是这一点。

“好好查下贺临渊,他接近那蠢女人别有用心。”

卫川心一提,忙问:“少爷这话?”他知道这些年自家少爷与贺临渊关系很僵,可已经僵成这样了吗?

陆星野没有答,又换了话题:“派人送点伤药去蠢女人的酒店。”

“少爷不亲自去看看吗?顾小姐好像伤的很重?”

陆星野沉默。

酒店内。

顾安璃这次伤得的确挺重,脱下衣服,从镜子里看自己,白皙肌肤上一团团青紫,看着触目惊心。她坐到床上,借着镜子给自己擦药,边擦边哭:“陆星野,你个混蛋!伪君子!小人!中山狼!”

陆星野推门而入时,就听到女人缩着圆润的香肩,嘴里碎碎念,全是他的坏话。他僵着脸走过去,哼道:“你有什么出息?什么人都敢欺负你,偏在我面前硬气!”

顾安璃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转过身看他冰冷的脸,一阵阵委屈:“你来做什么?看我有没有被你踹死,对不对?陆星野,你混蛋,你踹我踹出瘾了吧?”

她声声控诉,眼泪噼里啪啦往外落。

陆星野嫌弃地皱紧眉,什么也没说,抢过她的药给她擦伤。他擦得很用心,举动很温柔。可这温柔太致命,让她贪恋之后,伤亡惨重。

“别人欺负我可以,但你不能欺负我。陆星野,只有你不可以。”她哭着扯他的手,问他要承诺:“你不能再欺负我!”

“闭嘴!再哭我弄死你!”陆星野被她哭得心烦,快速擦了药,转身就走。

顾安璃见他离开,哭着喊他:“阿野,你不要我了吗?”

陆星野稍顿了下,似是迟疑,却还是迈步离开。

她突然冲下床,赤脚奔过来,从后面抱住他的腰:“阿野,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即使他对她只是玩弄,她还是犯贱地喜欢他。即使他只有点点温柔,她还是如获至宝。即使他轻视她、不爱她,她还是放不下他。故弄玄虚、别有用心的接近,都只因为她真的爱他。

“阿野,我很难过。你对我冷一点点,我都难过的要死。”她把脸贴在他的后背,泪水打湿衣衫、灼痛了他的肌肤。

陆星野一点点掰开她的手,转过身,面无表情:“犯贱了?想我上你,脱光了躺上去。我只上不爱,懂吗?”

顾安璃的心瞬间碎成了渣。

“阿野?”她痴痴望着他,眼眸暗淡无光。“你、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陆星野心里烦躁地抓狂。他本来不想见她,也打定主意只贪图她的身体,可什么时候初衷全变了?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竟然真的一点点占据他的心。

看到她和贺临渊亲近,会忧心她被贺临渊吸引。知道她被人打,会比她还觉得疼痛生气。他为她把亲表弟打得吐血,还把他关进局子。这样的失去理智,哪里是他会做的事?

他知道自己偶尔单蠢,识人不清这点最要命。如果他把真心给了这个女人……他几乎不敢想象那结局。

“你不要我了吗?”她眼眸红红,神情呆滞。

他突然发了狠,“要,怎么不要?”他吼着、讽刺着,冷冷看了眼大床,声音吼得震天响:“脱了衣裳,滚床上去。”

顾安璃觉得羞辱又难堪,想要拒绝,可手却在行动。她的心管不住身体,甘愿任他为所欲为。她又开始哭,眼泪一颗颗往下落。那晶莹的珠儿刺得男人眼睛发红。

“阿野,阿野……”她喃喃着男人的名字,不妨被一把抱起,甩到床上。她惊叫一声,随后一床被子盖上身。

男人没有动她,竟是……哄她入睡。

“闭上眼,再不安分,我弄死你!”话语虽狠,语气却多了几分无奈、几分叹息。

顾安璃一颗心瞬间暖了,所有的委屈也烟消云散。她抱住男人的大手,枕在头下,耍起无赖:“阿野,你最好了,最好了。你刀子嘴豆腐心,我看穿你了。”

“闭嘴!安静点睡觉!”陆星野勉强收住脾气,冷着脸训道。

顾安璃看出男人虚张声势,反而有些得寸进尺、喋喋不休:“我们都好些天没见了。说些贴心话沟通感情吧?阿野,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虽然当狗仔很忙,但看着别人不如看你。他们都没有你有魅力,你长得真俊……”

女人罗里吧嗦一大堆,惹得陆星野脸色又变黑。这女人是没心没肺还是小强心脏?先前哭得那么惨,现在一百八十度转变,还毫无违和感是怎么个修炼?

“顾安璃,你就不能闭嘴?”他额头青筋的鼓动,觉得又有想揍人的冲动。

“陆星野,你就不能别插嘴?”顾安璃也怒了,他不喜欢说话,就不让她说话吗?要知道,她可是讨厌他闷葫芦性子很久了。

“能说话是人与动物最明显的标志,你不说话,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她瞎扯些歪理,纯粹是想试探男人的底线。

他留下来陪她,也没有动她身体,给了她莫大的勇气。或许她该乐观些,男人对她也有心,只是藏得太深。

陆星野暗呼了一口气,在心里不断劝自己:何必跟个蠢女人生气?跟她认真,你就输了!

顾安璃暗暗观察男人脸色,见他面色平静,心里一喜,知道自己试探成功。男人多少在意她,这般包容不似作假。

而他既然包容她,她也就心满意足、乖乖听话了。在他手臂寻了个舒服位置,心一放松,一天的疲累来势汹汹,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陆星野看着女人熟睡的面容,平凡的小脸上多处紫青印记。她被打得很严重,想着眉头就紧紧皱起。该死的混小子!他心里骂着,对不争气的贺临风又生了点怒气。

半个小时候,陆星野走出了套房。

卫川在门外笔直站着,见他出来,有点惊讶:“少爷不带顾小姐回去?”

陆星野没回答,抬脚往电梯的方向走。

卫川早习惯了他的沉默,又问:“少爷还生顾小姐的气?”

陆星野依旧没有说话,眼眸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卫川看出他心情不好,心忖是等不到他开口说话,索性直接给出建议:“顾小姐先前身体还没好,如今又受了伤,应该回庄园好好调养。尤其是那张脸,可不能再丑了……”

这话卫川想说很久了。在他眼里,陆星野俊美如天神,无论家世、才情、相貌,凡尘女子就没几个配的上。可谁想到天神竟走眼地对个平凡女人动了心,他看着都替他委屈。

“丑?”陆星野皱皱眉,很不喜欢这个字眼。

“她哪里丑了?”他怎么没觉得?

“……”卫川听出男人话中的危险,嘴角抽了抽,识趣地不再多言。可心里止不住想:栽了栽了,这护犊子护得没下限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