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你是个聪明女人

发布时间:2021-04-08 18:51:53

孩子?她可真会异想天开。当初她十八岁,如果小的年纪,怎么会生下孩子?而即便她生下了孩子,也会让他进陆家。心里想,她冷冷一笑着又问:“夫人,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假若想着,她冷笑着反问:“夫人,我真不知你在说些什么。倘若我有孩子,早公之于众,母凭子贵嫁豪门了。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心?”。

>>>《婚非得已:总裁见我太妩媚》章节目录<<<

《第21章 你是个聪明女人》精选

孩子?她可真会异想天开。当年她十九岁,那么小的年纪,怎么会生下孩子?而即使她生下了孩子,也不会让他进陆家。

想着,她冷笑着反问:“夫人,我真不知你在说些什么。倘若我有孩子,早公之于众,母凭子贵嫁豪门了。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心?”

乔婉心听了,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很对。如果真怀了孩子,哪里会等到现在才上门。

顾安璃估摸这女人听进了她的话,下了床,从衣橱里挑选衣裳,边换衣服边道:“既然夫人不欢迎我,我顾安璃也不是厚脸皮的人。容我换身衣裳就走。”

乔婉心觉得女人很识趣,脸色好了些。

王妈自然是要挽留的,可还没出声,就被乔婉心一个眼神吓退。

“不要以为搬离了主宅,就可以在这里称王称霸。阿野当你是老人尊着敬着,我可不会。”她的脸色冰寒,看着高贵不可侵犯。

王妈脸色白了一会,张开的嘴闭上了。

顾安璃也没多言,换好衣裳,又去陆星野书房取了包包。那天打电话,卫川已经说明,她的东西被陆星野扣在书房里。

“你瞧,你儿子对我多上心。为了留住我,不惜干出扣留别人身份证件的事来。”她觉得临走还是要出点气,所以说的时候,语气带着喜悦与骄傲。那个男人多少是在乎她的。那么有多在乎?这次离开,就见分晓。

这是她离开陆宅的主要原因,陆夫人的出现只是一个契机。她需要暂时离开,以保持神秘。她想,这样若近若离、忽隐忽现,男人才会把她牢牢记在心。而不是当她是玩物,有时间了才逗弄一下。

乔婉心果然被气到了,恨恨瞪着她,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凭你也配?肮脏下贱的东西!”

顾安璃脸色难看,那女人有病!

乔婉心跟在她身后,忽然崴了下脚,险些摔倒。

顾安璃立刻去扶,受了点惊吓,语气带着小心翼翼:“夫人,你这么大的人不会玩栽赃嫁祸吧?”如果想借跌倒坏她形象,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也够低级的。

乔婉心一听,红了眼恼怒地瞪她:“闭嘴!我要栽赃嫁祸也会是推你一把!”

她是真的差点崴到脚。

顾安璃哪里知道乔婉心是个娇小的江南女子。她骨架小,长得不高,可身为陆家贵夫人必须要撑得起气场。所以,高跟鞋必不可少。久而久之,高跟鞋没穿习惯,却是有了容易崴脚的毛病。可见,当豪门贵夫人远不是想象中的风光。

“夫人说话真有趣!”到了此刻,顾安璃算是放下心了。这陆母哪里有电视中恶婆婆一半的心机深沉,就是个被宠坏的有恋子癖的女人。

顾安璃丢下这句,快步出了庄园。站在门外,她有一瞬间的怔愣,不知不觉来这里已经过了两周。时间真快,她与他原来相处两周了。有点不舍,可还是要离开。

恋恋不舍地转身而去,她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在别人眼中。

总裁室内。

卫川禀告着女人的下落:“夫人去了庄园,赶走了顾小姐。顾小姐现在离开,去了盛天酒店。”

陆星野听着,视线从文件上移开,瞥了眼电脑屏幕上的路线图。他的神情冷峻,幽暗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多亏少爷机智,在顾小姐身上放了追踪器。不然这么一走,还真不好找人。”卫川为自家少爷的未雨绸缪暗暗点赞。

“她早有离开的心思,这次是她等待已久的机会。”男人的声音依旧干涩,而声线沉沉,听着严肃又可怖。

卫川颤了颤小心脏,又问:“要派人把顾小姐带回来吗?”

陆星野沉默良久,才缓缓出声:“既然她想玩,那就陪她玩。欲擒故纵,我比谁都熟练。”

卫川:“……”至于这么复杂?

顾安璃离开庄园的三天日子过得很充实。寻了家酒店暂住后,继续干起狗仔来。她先前追查的富二代醉驾伤人事件还没有眉目,所以当事人之一的杨彩雯又被她缠上了。

盛天餐厅男洗手间。

顾安璃站在男洗手间外,一边听着里面的哼哼哈哈,一边默默计算着时间。

有二十分钟了吧,看那家伙瘦啦吧唧,还挺持久。果然人不可貌相啊!她乱七八糟想着,等的有些不耐。

“喂!兄弟,出来吧,队伍都排好长了。总不能舒服了自己,让别人憋死吧?”她敲着门催促,可没什么作用,里面嗯嗯啊啊玩得挺high。

顾安璃皱了眉,觉得干等着也不是事。于是,咳嗽了下,决定使出杀手锏:“杨小姐,听说你被陆星野赶出了演艺圈,准备向岛国文化发展。请问你这是在拍摄现场吗?”

她话音刚落,就听里面“啊”的一声,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剩下一阵阵的粗喘以及男人欲求不满的怒吼:“你作死呢吧,敢推老子!”

男洗手间内,本来正卖力迎合的杨彩雯一听顾安璃的这些话,恨得眼睛都红了。顾安璃!她不去找她麻烦,她竟然还敢在她面前乱蹿。如果不是她,她怎么会沦落到这般田地?送出干净的身体供一个无能二世祖糟蹋,还在这肮脏的洗手间内。

越想越恨,她忙掩饰仇恨的情绪,抚着男人的胸口,娇声饮泣:“二少,二少你可要为我做主。这女人打探你的消息,拿着你醉酒伤人的事威胁我一次又一次。现在都跟踪到这里,坏您的好事。”

贺临风正冷着脸收拾自己的衣装,不想听到这些话,本不高兴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他费了好些力气才把杨彩雯弄到手,还没享受够,就被洗手间外的女人坏了兴致。此刻,又知道这记者拿着他的醉酒伤人寻衅勒索,怒气直接掀翻理智。

杨彩雯一边慢腾腾收拾自己,一边暗暗注意男人的脸色,见他脸色难看的厉害,继续煽风点火:“二少不知道,这狗仔有多可恶。我们娱乐圈人被她拿着丑闻勒索就算了,不想她现在都开始对豪门富商下手了。前不久一个老板包了个女大学生,这狗仔给曝光了,害的人家妻离子散,背受骂名。现在,她肯定是瞧上您,想从您手里大捞一笔……”

贺临风哪里还听得下去,直接走出去踹人,还边踹边骂:“你他妈吃饱了撑了吧,竟敢来触小爷霉头。你知不知道小爷表哥是谁?我表哥是陆星野,传媒大亨陆星野。小心封了你的记者证!”

顾安璃不妨被他踹了一脚,小腿疼的厉害。她皱紧眉,扶住墙,冷笑道:“呦呵,是贺二少啊!你行啊,你贺小爷越发能耐,敢殴打记者了!”

她讽刺着,抬脚就踹回去。她对这种花花公子没兴趣,尤其还打着别人的名号耍威风。一个大男人怎么没脸没皮,张口闭口我表哥如何如何,不觉得丢人吗?还传媒大亨陆星野。那男人优秀卓绝,会有你这种不成器的表弟,真倒了八辈子霉!

贺临风没想到女人还敢回击,感觉尊严大受挑战。他又动了手,扯着女人就往墙上撞。“你个丑女人作死呢吧?小爷在皖北市混了三年,敢对小爷——”

骂骂咧咧,又打又踢。

男人对女人出手,丝毫不手软。

“贺临风你就会仗势欺人,开车撞了人不敢承认。你收买人证,捏造证据……”她反抗不过,忍着虐打,故意刺激男人。她想盛怒的男人说出真相,可不知男人被刺激,怒火更旺、打得更凶。

贺临风现在更相信杨彩雯的话了,这个臭狗仔是来勒索他的。他有钱不假,但就是烧着玩也不会给这种人一分。还有那个碰瓷的女人,他当时就应该撞死她了事。

“闭嘴!你懂什么?我没撞人,是她闯红灯自己找死。开车的不是我,你他妈知道什么!”

男人再怒也嘴硬,不肯泄露一丝一毫。

顾安璃被打的快要晕厥。她额头被撞得出了血,浑身被踹的很疼。此时此刻才知道,贺临风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社会败类!

殴打时间并不长,也有男人过来劝阻,但都贺临风一脚踹开:“滚你妈的,别多管闲事!”

围观者越来越多,有人认出男人身份,窃窃私语:

“是贺家的二少爷吧?太没品了,竟然对女人出手!”

“是啊,看把人打的,快没气了吧?”

“要不要报警啊?感觉事情挺严重!”

“赶快打吧,管他什么势力,警察肯定不会姑息!”

……

杨彩雯默默看了会好戏,幸灾乐祸地遮住脸从人群中溜走。她选择了隐秘通道,那是为身份特殊的人设置的,没什么人会发现。她小心翼翼走着,前面一团黑影,挡住了些许光亮。

她抬头,看见来人吓了一跳,连连捂住胸口,紧张地声音发颤:“贺先生,您在啊?”她问着,心里止不住地想:他在这里看多久了?为什么看到弟弟出手打人,不出手阻拦?他是新晋影帝,为了避免绯闻?

贺临渊一身墨色西服,身姿壮硕挺拔。他长得并不是时下小生的帅气俊美,冷硬的五官并不出众,但组合起来魅力逼人。他气质沉稳,眼眸深沉,年纪轻轻问鼎影帝高位,是娱乐圈的一代传奇。

“贺先生好,我不是故意打扰您。”

贺临渊没说什么,让开了路。

杨彩雯知道他在示意她离开,也不多问,赶紧迈步往外走。谁想,刚走了两步,男人喊住了她。

“你是个聪明女人。”男人的声音清朗温润,煞是悦耳。可那话语听不出是夸奖还是讽刺。

杨彩雯心脏一颤,缓缓转身,“贺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