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湿 想要 丈夫 夫妻 花开甚折 何天成 
斗破苍穹 乞丐 系统 女奴 校花日记 24 七月流火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不要脸有不要脸的玩法

发布时间:2021-04-08 02:57:33

却城里城外平时人家添置的日常用度之要,柴米油盐酱醋茶是主旋律。  刘愈走的累了,便在早市上寻了陌生的摊子,叫一碗米粥买上几块蘸了上好芝麻酱的烙饼当做早餐。吃完了除了一杯润口的茶,如此饭饱后,便悠然自娱地往棋楼再次看他的评书本子。  这古旧的城墙墙砖黑白斑驳,城墙下杨柳依依,夹杂着许多桃树。桃花未开柳叶只是青色,或许只有柳絮飘飞时桃花才能开满长安。去年初来此地,桃花开时他尚在病榻上,而今年他却不想错过了满城花开的胜景。。

>>>《庶门》章节目录<<<

《第九章 不要脸有不要脸的玩法》精选

  大清早起来,刘愈便散步似绕着南城城墙外走了个圈,这也是他大病初愈时锻炼身体的路线。

  古旧的城墙墙砖黑白斑驳,城墙下杨柳依依,夹杂着许多桃树。桃花未开柳叶只是青色,或许只有柳絮飘飞时桃花才能开满长安。去年初来此地,桃花开时他尚在病榻上,而今年他却不想错过了满城花开的胜景。

  古人晚上娱乐活动少,睡得早起的也早,天蒙蒙亮的时候街市上已经是人来人往。晚市时城门已关,更多的是城里人的消遣娱乐,而早市却是城里城外平常人家购置日常用度之必须,柴米油盐酱醋茶是主旋律。

  刘愈走的累了,便在早市上寻了熟悉的摊子,叫一碗米粥买上几块蘸了上好芝麻酱的烙饼当作早餐。吃完了还有一杯润口的茶,如此饭饱之后,便悠然自乐地往棋楼继续看他的评书本子。

  这一日是大顺朝中以四年二月十九,平常不过的日子。刘愈有时候也觉得,像如此数着天过日子,生活实在有些发闷,可惜找不到发泄点。

  快到棋楼,阴霾的天突然下起小雨,刘愈出门也没带伞,加快脚步进了棋楼。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下便是一个上午,刘愈便映着棋楼屋檐下的雨帘对着春雨下的长安古城发了一个上午的呆。

  直到临近中午时,韩升才打着雨伞来到棋楼。

  “刘小兄,昨日与你商议的米花工坊已经开始筹备,炉子需要现造,估摸着有几日全长安的人就能吃上新鲜的米花。”

  “哦。”刘愈有气没力回了一句,韩升已将围棋盘端了过来。

  刘愈实在没什么动力下棋,望望外面的天空,已经放晴,心中估摸着那三个小子也快来报到了。

  “刘小兄今日好像没什么精神。”

  刘愈勉强一笑道:“可能因昨日没欣赏到你两个孙女的舞姿,魂牵梦绕茶饭不思了。”

  韩升瞅了刘愈一眼,没好气道:“你个臭小子,开口便是我的两个孙女,不许打我孙女的主意。”

  本来说的挺严肃,不过两个忘年的老友,说到这不禁相视一笑。

  “昨日我那两个孙女回去,叽叽喳喳说的也都是你,听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今日教女红的师傅去了她们才安生了些。”

  韩升叹口气,说了句没来由的话,“有些事情,真是琢磨不透也想象不到。”

  二人拿起棋子,在黑白的战场上你争我夺了一会,还没到中盘,刘愈便已经输了。他不想动脑子,韩升也不勉强,下完一盘,韩升问道:“昨日徐家小女离开的事,你已知晓了?”

  “嗯。”

  刘愈点了下头,便将昨日在城外看到的事说了,言语间记挂的还是红袍下的翩然身影。

  “不知道韩老哥如何认识的徐小姐?”这是刘愈最迫切想知道的事情。

  “你啊你,既觊觎着我的两个小孙女,又对徐家小姐放不下心,却不知道身边还有赵家贤惠的丫头在等你。”韩升说话的语气也不知在慨叹还是埋怨,继而说道,“我与这徐家小女并无交情,只是两年前女儿军进长安城,远远的见过一面,也耳闻她一些事情。说来这女子也命途坎坷,身边之人相继离世,连定下亲的也不能幸免,便有人将她说成是扫把星。或许是如此,她才不愿面对这门婚事吧。”

  刘愈将黑白的棋子分拣着装进棋盒,这时候一个晃头晃脑的家伙从门口露出身影,见到刘愈,咧开嘴一笑,大模大样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正是苏彦。

  “你不是去跪皇陵,这么快就回来了?”刘愈皱眉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

  “我今天真去了。一钱银子雇了辆马车,出城二十多里才到,本来想跪来着,不过那里守卫的兵士不许。天还下着雨淋了准病,那里有荒芜没人烟的,我怕跪了也没人看到。于是……”

  “于是你又回来了?”刘愈真想抽他一顿。

  “是啊,是啊。”苏彦说的有多理直气壮似得,“刘兄,你可要另想一招,跪皇陵这招实在是……太难了。”

  刘愈不去应他,反问道:“你要不要脸?”

  “你说什么?”苏彦摸了摸脸,不明所以。

  “我是问你,你的脸皮够不够厚,经不经得起丢?”

  苏彦脸上露出苦涩道:“我都混成这模样了,还有什么不能丢的?父皇看不起我也就算了,皇兄皇弟还有那些大臣看不起我也能忍,现在……连那些奴才都欺辱我,有时候我还真想去跟他们拼了。”

  “放狠话谁都会,既然你觉得自己不要脸,那不要脸有不要脸的玩法。”刘愈拨弄着棋子道,“你去找跟荆条,赤裸着膀子背在身上,就去你三皇兄的府邸,门前那么一跪,就说是给昨日打你那个奴才赔礼道歉的。”

  “你说什么?”苏彦登时一怒便站了起来,“你然我给那天杀的道歉?”

  刘愈抬头没好气看了苏彦一眼:“刚才你不是说能丢脸吗?”

  “可……可是……”

  “没可是的,你这次去名义上是道歉,实际就是把事情闹开,他不是打你吗,打了就当白打?你不上门闹一闹怎么能传开,皇帝老爷子又如何知晓?”刘愈伸手将苏彦按回座位上,“这次你去,就把事情闹开,做的越引人注目越好,最好提前你再花点钱雇几个人去张罗人看热闹,敲锣打鼓也行,人一多他们也不敢将你如何。”

  苏彦迟疑着问道:“要是……我三皇兄他差人再打我,或是,赶我走又如何?”

  “这点就要发挥你不要脸的本性了。打你,那是在帮你。打你的时候你还要高呼,‘谢谢三皇兄成全’。赶你走你也不能走,就让他们打,让他们轰,让百姓瞧热闹,总之你不是为了道歉而去道歉,而是去丢脸的,脸丢的越大,你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

  刘愈推了苏彦一把:“现在赶紧去,不然事情淡了你去跪了也没用。”

  苏彦一脸不情愿问道:“这样……真的能行?”

  刘愈道:“记住,今天不成功便成仁。你不去的话,以后休想我再买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以后也不用来见我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