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离开

发布时间:2021-02-24 01:30:42

“不……不……也不是这样的……”朱琴不可以不敢置信的望着被夏锋佛掉而没处置放的手,泪眼朦朦胧胧的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一滴滴的泪便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肆无忌惮的流了下去。夏青见夏锋有些步履蹒跚,登时也站了起来了身语气冷了几度对朱治地说,“夏老爷,这是你想看见的

>>>《红尘乱第一匪妃》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离开》精选

“不……不……不是这样的……”朱琴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夏锋佛掉而无处安放的手,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一滴滴的泪便如断线的珍珠般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夏青见夏锋有些步履蹒跚,顿时也站起了身语气冷了几度对朱治说道,“夏老爷,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两个明明相爱的人却因为这种世俗的东西而不能在一起?”“我们走吧!”欧阳莎同样站起了身,很是气愤,“我们听说皖城的朱老爷是最看重人才,不注重身份的,没想到与其他人一样世俗!”夏南柯见夏青与欧阳莎先行离开了,便起身走到朱治的身边,张了张嘴,见朱治神色有异,便又把刚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微微摇头道:这终究不过是别人的家务事!行至屠苏御的身边之时却被他伸手扯住了衣袖,顿时身形微顿,较之刚才对面而坐的距离,现在自然近了许多。“你干什么?”夏南柯眼见被他扯住衣袖,眉头微皱。“没什么……”屠苏御眼神定定发看着她,从她出现开始,他便一直觉得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萦绕在周围,为了证实这个味道,他莽撞的拉住了她,却发现她身上的味道与那日在湖边闻到的味道一样。“那还不放手!”夏南柯眼神闪过一丝暗盳……如果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了!而此时的屠苏御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完全无视夏南柯有些恼怒的情绪,拉着她衣袖的手也不怎么用力,夏南柯几下就挣脱了。眼见着夏青、欧阳莎都已经走出了朱府的大门,夏南柯便不在这个事情上作过多的纠缠,也跟着出去了。“爹,我恨你!”朱琴眼见着自己的心上人越走越远,直至看不见,便伤心的吼道,“夏峰多好的人啊,就这么被你赶走了,难道您非得要把女儿嫁给像刘海那种人才甘心吗?!”朱治看着桌面上一片杯盘狼藉,以及朱琴离开时脸上的愤恨,顿时觉得有些无力,见屠苏御神色如常的望着朱府门口的方向,便深深的叹了口气道,“王爷,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屠苏御被朱治的问话拉回了现实,他目光幽远,心气平和的道,“这个是你的家事,相信你这么做也有你的道理。”“我只是不想朱家的家业毁在我的手中!”他老了,膝下又无子,琴儿又不是做生意的料,如果不招个上门女婿,实在没有其他法子了。听着朱治的说法,屠苏御却有些不赞同,“这你便错了,没有什么东西的不变的,我西蜀成立也不过数百年,在那之前又有多少朝代,朱家不过是沧海一粟,你不可能永远存在、永远守护它,等你百年之后,你又怎能保证朱家不会有变数。”听完屠苏御的话,朱治陷入了沉思,“可能我真的老了,看问题没有年轻时那么通透了!”屠苏御则走过去像老朋友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朱老,你我合作了这么久,你的为人我还是清楚的,刚才那个叫夏锋的,他也有问题。”“什么问题?”朱治疑惑道。“姑且算是穷人的倔强吧!”屠苏御说完,便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眼神突然一转,偶然间被放置在角落的一个布艺玩偶吸引住了视线,“那是什么,以前从未见过?”朱治顺着屠苏御的眼神望过去,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之后,便不以为意的道,“是琴儿不久前在街上买来的小玩意,可能是不小心落在这里的吧!”“现在皖城的街上有很多这种东西吗?”屠苏御走过去,顺手便拿起那个布偶放在手里瞧了瞧。“以前也有,但不过就是最近几个月才多了起来,想必是还挺受欢迎的,也就兴起了吧,听琴儿说,这种布偶新奇又不贵,几个铜板就能买一个。”屠苏御一边听着朱治的言论,一边端详了一番便道,“做工一般,样式倒还讨喜,只不过这个针法……”屠苏御看着娃娃上面用复杂的针线缝合的地方陷入了沉思,“这是南蛮特有的针法,没想到却在皖城中流传。”朱治走至屠苏御的身边,从他的手中接过那个布偶,那上面的部分针法确实不像西蜀的绣路,但仍旧不以为意,“这皖城本就是西蜀的边境,就算是有南蛮在此做生意也不足为奇啊!”屠苏御听着朱治的话,突然转过身眼神微冷道,“难道你忘记了两年前刘墨下达的禁止与南蛮人进行贸易往来的命令吗?”朱治这才恍然大悟……“你是说!有人在阳奉阴违,偷偷的在与蛮夷人做生意!”“这是偷偷的做?”屠苏御不敢苟同,晃了晃手里的布娃娃,“如此的光明正大而刘墨却不知道,恐怕是民心所向吧!”“这很可能也与我们两年在皖城都无入账有关!”“这这……”朱治只能张张嘴,有些哑口无言,屠苏御给他的信息太多,来不及一个一个的消化,他突然下意识的知道了这里潜在着一股可怕的势力,一股足以撼动整个皖城以及帝都的势力。夏锋从朱府出来之后,便一路东行,随着街上的人流漫无目的的走着,自从朱治提出了那个他不可能做到的要求之后,便觉得他会失去朱琴,只要想到那个他第一个喜欢的女子,便觉得心里一阵难过,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朱琴、朱治、红心耙的身影,导致他现在的脑子里很乱。同时他也知道,他这么急着离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自尊心在作祟,朱琴,是他爱的人,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她知道她对自己也是真心的。但他无法答应朱老爷的要求,想要他入赘简直是比死还难受,更何况他也对不起夏青夏寨主的再造之恩。街上人来人往,各种商贩的叫卖声充斥着夏锋的耳朵,但他却视而不见般,有一步没一步的往前走着。夏锋低着头看着手上的红肿,嘴角处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我该怎么办?”他,不想放弃朱琴,但他也不想入赘,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吗?“你们看,夏锋在那里!”担心夏锋会想不开的欧阳莎从不远处看到夏锋有些怅然若失的背影,便急急忙忙的想要越过人群跑过去。夏锋来不及收敛自己的情绪便被夏南柯一行人看了个正着。夏青见他的样子,知道他心里难过,便语重心长的道,“我堂堂玉峰寨的副寨主怎可妄自菲薄,虽说我们是匪,但比那些只会中饱私囊,不顾百姓死活的官强多了,既然朱老爷目前不同意把他女儿嫁给你,我们再帮你想办法便是。”此时的夏锋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只当夏青在安慰自己,勉强扯出一丝笑意,便道,“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朱琴是皖城有名的美人,朱老爷看不上我也属正常。”语气里满是退缩以及对现实妥协之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