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毛骨悚然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刁难

发布时间:2021-02-24 01:30:41

抬头一看朱治突然冷脸,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夏峰道:“他趁着琴儿逃到玉峰寨,对琴儿全面展开热烈地的追求,并也没经过父母双方的不允许而私订终身,毁了我女儿的名节,大家都明白,在这西蜀内女子的名节小于天,老夫有资格把他乱棍被打死!”朱治半蹲在朱府门口的台阶上,居高

>>>《红尘乱第一匪妃》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刁难》精选

只见朱治突然冷脸,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夏峰道:“他趁着琴儿逃到玉峰寨,对琴儿展开热烈的追求,并没有经过父母双方的允许而私定终身,毁了我女儿的名节,大家都知道,在这西蜀内女子的名节大于天,老夫有资格把他乱棍打死!”朱治站立在朱府门口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夏峰,语气里满是对夏峰的指责与愤怒,全然不见刚才对朱琴所表现出来的慈爱之心。一见朱治的态度,本来成竹在胸的夏峰一下子慌了,他急忙开口道,“朱老爷,我是真心喜欢朱琴的,如果这也是罪过的话,那我夏锋宁愿被乱棍打死,绝不反抗。”“哼,简直一派胡言!”朱治望着他继续冷声说道,“你说你是真心,那你有没有想过琴儿的处境,我堂堂朱家小姐就这么跟你不明不白的在一起,恐怕你也只是一逞自己的私欲吧!”见夏峰不说话,朱治继续道,“自古女子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行三媒六聘之礼,你口口声声说的真心,可有曾做到一样?”“我……”“更何况我朱治在这皖城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做我朱治的女婿不说扬名立万总得小有所成吧,你可曾有?”“我……”夏峰语气微凉……“你说你是真心,单凭真心就想娶我女儿是不是让人笑掉大牙?”面对朱治如此咄咄的逼问,夏峰只是手足无措的呆立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回答朱治的问题。“我我……”他望着朱治打量他的眼神,只觉得如芒在背,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张硬朗的脸涨的通红。一旁的夏南柯听不下去了,便走了几步站在朱琴的面前直接问道,“朱琴,你可愿意嫁给夏锋为妻?”朱琴听后偷偷的看了朱治一眼,又有点心疼夏峰现在的处境,便细声说道,“朱琴愿意……”听到此话,夏锋感动的看着朱琴,眼里满是爱意,倒是朱治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睛的道,“你你……你要气死我!”“朱老爷,想必你也不是迂腐的人,如果要反对你早就派人接朱琴下山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夏南柯语气轻轻浅浅的道,“朱老爷要是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夏锋好歹也是玉峰山副寨主,你的要求我们会尽量满足的。”夏南柯一席话不亢不卑,但又恰到好处的抬高了夏锋的身价,更令朱治的气焰一下子弱了半截。她的话成功的引起了身后戴白色斗笠男子的注意,一双如幽潭般深邃的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嘴角处更隐约可见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一向感觉灵敏的夏南柯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朱治身后那一道探究的目光,便眼神直接看了过去,身形挺拔如松、气质沉静、安稳,眼神之中却又透着一丝尊贵之气,虽然隔着薄纱,但她知道那个男子不简单。“你便是夏南柯吧,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朱治被夏南柯这么一说,全然不见刚才的愤怒,更多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你这么一说倒显得老夫有些不讲理了。”“……”夏南柯安静的看着朱治,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想做我朱治的乘龙快婿必须要经过我的考验?”“如何考验?”夏锋问。朱治讳莫如深的整理了一下衣袖,“既然我们身处江湖之中,那便不需要弄那些舞文弄墨的。”接着眼神一转,转过身去,让出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箭耙来,“看到后面的红心靶了吗?你只需要一剑射中靶心,保证箭矢不掉落,我便算你过了第一关。”夏锋随着朱治的视线看过去,在朱府内院的一大片空地之上有一个红心靶,用结实的木条支撑着,距离夏锋大概有百来米。欧阳莎望着那个红心耙眉头一皱,如果只是用普通的弓箭,能把箭射出百来米就已经算不错了,更何况还得射中红心,如果不是有非常好的射箭本领,根本无法做到。“好,既然朱老爷想要考验我夏锋,我便接受就是!”说完,便拿过家丁准备的弓箭,搭弓、瞄准、蓄力,“嘭……”的一声射出,动作一气呵成,一看便是经常练习射箭而出的手法。“好箭法……”夏青与欧阳莎都忍不住拍手叫好。但夏锋射出的箭矢虽然正中红心,但却没有射入圆心靶中,而是直接掉到了地上。夏南柯等人被这突然出现状况给弄得一头雾水的愣了几秒。时刻注意着这边动静的朱琴一见箭矢没有射入进去,便觉得红心耙有些不对劲,便赶紧跑过去查看一番。“爹,你耍赖,有你这样为难人家的吗?”朱琴有些愤怒的指着朱治道。当她跑到那个红心耙旁边的时候,没想到她看到那只红心靶竟然是铁的,这样一来,无论夏锋如何射箭都不可能立在靶心上。“竟然是铁的,朱老爷你这样也太不厚道了吧!”欧阳莎看不过去,直嚷嚷道。“朱老爷,如此为难夏峰是何用意?”夏青眼神直接望了过去。而此时的夏锋眉头皱得死紧,看了看朱琴,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朱治,突然一股掘劲上来,便不由分说的一箭一箭的射中靶心,但又都掉落下来。这样周而复始,逐渐循环,夏锋的手慢慢的被磨出了水泡,厚厚的老茧旁更是通红一片,“如果这是朱老爷对我的考验,我便一定会做到。”“夏锋……”朱琴听完感动不已,一颗心全部都在那个为了她甘愿去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之上。欧阳莎有些看不过去,便继续出言道,“朱老爷要是看不上夏锋明说便是,又何必这样为难于他。”“既然是对他的考验必定是有一定困难的,不然如果轻而易举的达到,又怎能算是考验呢?”朱治并不为所动。“话虽如此”夏青接着帮腔道,“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又怎么算作是考验呢?朱老爷用纯铁做靶心,就算夏锋在这里射一辈子的箭也不可能令箭立在靶心之上。”朱治并未把夏青的话放在心里,而是眼神略过他,看向身形有些清瘦的夏南柯询问似的问道,“南柯姑娘可有话说?”朱治身后的华服男子从夏南柯一进来就一直关注着她,这会更是饶有兴趣的想知道她会如何处理。只见夏南柯半眯着眼睛,看着已经到头顶的太阳道,“我没什么话说,既然是夏锋他自己的选择便听他自己的,只不过,已经是中午了,还真有些饿了。”“噗呲……”朱治身后的男子呲笑出声,好听的富有磁性的嗓音成功的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夏南柯盯着那张薄纱遮面的脸道,“你看我半天了,莫非我们认识?”用斗笠蒙面的男子轻摇头……“好歹我也是女人,非礼勿视知道吗?”夏南柯眼神直直的望着她,一本正经的道。男子轻点头,白色薄纱随风而动,带着一丝飘逸的轻扬,伴随着他肩膀处不自然的抖动,分明在笑。夏南柯见他如此,眉头轻皱,但也不再理会,单见这个朱老爷对他的恭敬态度就知道,他的地位在他之上,但如果跟自己扯不上任何关系,也就是一个路人甲。刚才还有些紧张的气氛,又再次被夏南柯三言两语给化解了,朱治有些欣赏的看着她,此人定非池中之物,他想他大概知道玉峰山能如此壮大的原因了。“既然南柯姑娘饿了,那便请到内堂用膳吧!”“也好,我也正好问问朱老爷送我的‘百合松’是怎么回事?”朱治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的华服男子,眼神交汇之际,皆了然一笑,便道,“这是自然。”随着夏南柯等人进入内厅,刚才还热闹的庭院突然安静了下来,只留下夏锋一人还在拉弓射箭,从某种层面上看来有些傻气,但可能朱治需要的就是这种傻气吧,毕竟在商海一辈子,人心,还是觉得回归本心的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