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短篇 老乞丐 家庭 嫂子的特殊癖好  班主任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遇险

发布时间:2021-02-24 01:30:40

夏锋见刘海如此懦弱,便慢慢的的抽回了剑,并俯下身子眼神冷冷的盯视着他道,“你给我听好了,你与朱小姐也没拜上堂,朱小姐就也不是你的妻子,现在的也不是,以后也也不是,她现在的是我夏锋的女人,的话再让我意外发现你在打她的主意,还以朱小姐夫君自诩,我定会杀了你!”

>>>《红尘乱第一匪妃》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遇险》精选

夏锋见刘海如此无能,便慢慢的收回了剑,并俯下身子眼神冷冷的逼视着他道,“你给我听好了,你与朱小姐没有拜过堂,朱小姐就不是你的妻子,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她现在是我夏锋的女人,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在打她的主意,还以朱小姐夫君自居,我定会杀了你!”“是……是……”跪在地上的刘海被夏锋冷冷的警告着,立马点头如蒜,但他那隐晦似的眼睛却在夏锋看不到的角落飞速的运转着,似乎在谋划什么事情……“小心!”欧阳莎突然惊呼出声。说时迟那时快,刘海不知什么时候从袖口里射出一支长约5公分的箭失,因为夏锋正对着他,避让不及,硬生生的接了这一箭,箭尖迅速刺破衣物,瞬间没入胸口,顿时伤口处浸透出丝丝血迹,并不断的向外扩散。“找死!”刘海眼见一击即中,还没来得及得意,便感受到欧阳莎凌厉的腿风朝鼻翼处而来。“嘭……”刘海立即滚出好几米。“噗呲……哈哈……”但他不怒反笑,“我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朱琴是我的,你给我去死吧!”他眼神得意的盯着夏锋,恶狠狠的道。一直躲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的朱琴,见夏锋受伤倒地,立刻紧张的来到他的面前,语气哽咽的道:“夏锋……夏锋……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你个臭娘们,你是我刘海的妻子,竟然大庭广众之下与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是不是欠收拾?!”刘海见朱琴一直抱着夏锋,立马怒不可遏。而此时此刻的朱琴没有理会刘海的叫嚣,她看着流血越来越多的夏锋,以及嘴角处的苍白,只是一个劲的流泪,不断的重复着说着对不起。“欧阳莎,快去把老五找过来。”在夏锋受伤的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的夏南柯双手紧紧的按着夏锋不断流血的胸口,并观察着他的呼吸,手脚利索的把落入胸口的箭矢折断一半,以防止伤口继续扩大,并在伤口处抹上她不久才提炼出来的止血药草。夏南柯冷静的盯着已经逐渐失去血色的夏锋,心里微微一叹,她在现代学习的急救知识有限,但愿老五能救他吧。随即,夏南柯眼神暼见刘海一干人等正朝这边而来,语气冰冷,“你们走吧,我没打算杀人!”“哈哈……”刘海对于夏南柯的话充耳不闻,“你以为就凭你能杀了我?”夏南柯冷静的帮夏锋按住伤口,看着逼近自己的刘海,眉头微皱,她虽然没杀过几个人,但如果他非得送死,那就怪不了她了。刘海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非常危险了,仍旧步步紧逼的朝夏南柯这边而来。“朱琴,用力的按住他的伤口。”夏南柯吩咐道,并收回了沾满鲜血的手,无所谓的朝自己的衣袍上擦拭着,凌厉的眼刀立刻冰冷的射向那群找死的人,“你们一起上吧!”语气里满是云淡风轻,明明是杀人但感觉就像喝水一样平淡,漆黑的眼神之中更像是泛不起任何涟漪的湖面。刘海身边的人像是被夏南柯那种与世无争的气势所摄,竟都不敢向前。“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杀了她,把朱琴给我抢过来!”“是……是……”“杀……”夏南柯静静的呆在那里,风吹起了她的白色衣角,几缕松散的发丝随意的在脸颊处摆动,仔细看之,嘴角处竟扯出一丝玩味的弧度,未点而红的丹唇微启,“一、二、三……”“啊……啊……”话音刚落,刘海身边小厮全部倒地不起,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没多久便如死去一般不再动弹。“你……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刘海惊慌的倒退数步,瞪着眼睛望着夏南柯。后者,眼神清冷的看着他道,“接下来就是你了。”接着,双手缓慢的从袖口处往里探去。刘海见夏南柯动作,以为她要拿出什么致命的东西,便顾不得查看身边的侍从是否还有气息,也顾不得朱琴,连滚带爬的就往山下跑去,速度之快,堪比草原之马,只是眨眼功夫,便已经不见人影。就在此时,欧阳莎带着老五一伙人正从这边急匆匆的赶来,夏南柯看了看已经哭成泪人的朱琴,以及呼吸微弱的夏锋,暗自叹口气,夏锋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了。一路惊慌着狂奔的刘海自从山崖出来之后便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他不时的往身后茂密的树林望去,除了他自己一个人影也没有,天色渐晚,周围安静得可怕。“有人吗?”刘海知道不会有人回答他,但他还是朝着周围喊了几声,当是给自己壮胆。像刘海这种身份的人,平时出门都有家丁跟随,家里也有仆人伺候,除了睡觉之外实在没有一人独处过,更何况还是在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刘海害怕了,他本来胆子就小。“嗡嗡……嗡嗡……”几声几不可闻的声响传入了刘海的耳朵之中。他警惕的盯着四周,移步向前,并随手扯断一跟横在面前的断枝拿在手里。“嗡嗡……嗡嗡嗡……嗡嗡……”声音越来越密,不多一会三三两两的昆虫便出现在刘海的面前。“走开……走开!讨厌的东西!”“啊……啊……”“走开……走开……”出现在刘海面前的是一种名叫马蜂的有毒昆虫,当这种昆虫遇到危险的时候便会集结附近的同伴群起而攻之。“啊啊……啊……”刘海被蛰得抱头鼠窜,完全顾不得脸上的剧痛,而疯跑起来,但那些马蜂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刘海跑到哪里它们便跟到哪里。“走开!走开!啊!啊啊!”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泥坑,想也没想便一头栽了进去,溅起无数的泥水,他随意的拿手擦拭掉脸上的泥水,抬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盯着仍旧在上空盘旋的马蜂。“快走吧……快走吧……”刘海一副快哭的表情……不多会,马蜂因为闻不到刘海身上的气味便真的飞走了。经过刚才的惊心动魄,刘海因为腿软迟迟的没有从泥水中站起身来,他心里很是愤恨,“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玉峰山你给我等着,老子迟早有一天会灭了你!”“哎呦……哎哟……”脸上的剧痛提醒着他现在身处的环境,四周全部都是树木,杂草,在这种类似于原始森林之中,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是什么?”突然,他看到肩膀处有很多细小的白色颗粒,随手粘一点放在鼻梁处闻了闻,不禁怒火中烧,“竟然是提炼出来的蜂胶粉!”“我说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马蜂,竟然有人故意放的!”刘海双手紧握,从没有过的屈辱感令他暴怒不已。而始作俑者的夏南柯此时正与欧阳莎讨论着明天的天气。“你说那个刘海能走出玉峰山吗?”欧阳莎问。夏南柯抬眼似是而非的道,“与我何干,又与你何干?”“呵呵……”欧阳莎也无所谓的笑道,“恐怕夏大寨主该头疼了。”已过酉时,天色完全暗沉下来,一轮皓月当空,为玉峰山抹上一层洁白的银色,微风袭来,树叶沙沙作响,偶有几声嘶吼,令玉峰山的山林看起来静谧得可怕。刘海托着精疲力尽的身体,绷紧着逐渐涣散的神经,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动,身上穿着湿漉漉的衣服令他冷得瑟瑟发抖,他已经分不清方向了,彻底的迷失在森林之中。不知走了多久,一双昂贵的缎面金履鞋早已经面目全非,脸上因为被马蜂咬过变得又红又肿,衣服破败不堪,借助月色,看上去竟然有些恐怖。突然,他脚下好像踩到什么东西,软软的,又透着一股酸臭味……“啊……啊……啊……”当他看清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直因为害怕而紧绷着的神经立马崩塌,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眼睛不断的放大,慢慢的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他看到一具尸体,大半个身体被压在了巨大的石头下面,他的脚刚好踩在了已经开始腐烂的小腿上,恶臭传来,熏得他胃里一阵翻腾,“这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像爹前不久刚纳进门的小妾冷琳的,听说她已经死在了玉峰山,莫非……”刘海越想越害怕,本就不听使唤的大腿,突然没由来的颤抖起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公子,冷琳死得好惨啊!”不知是幻觉还是幻听,刘海感觉到这阴深恐怖的森林周围全部都飘荡着冷琳的气息……“啊……啊……”刘海再也控制不住,极度的害怕令他无法移动双腿,身体不受控制的一头倒在地上,尖锐的石头蹭破了他的皮肉,他也浑然未觉。尸体的侧面便是一处断崖,刘海倒地之时,不小心踢到突出来的石头,猛的打了几个趔趄便不小心掉落下了悬崖,自此,玉峰山下再无任何声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