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五章 死亡

发布时间:2021-02-24 01:30:39

“轰隆……轰隆……轰隆……”玉峰山顶处又是几道又急又响的闷雷,随之而来着劲风,相互交织在玉峰山的各个角落,似是是要拦下刘墨一队人马的去路,竟觉得像是笔直的朝刘墨的头顶爆裂开去,惊飞飞鸟无数。“嘶……”被雷声所惊,刘墨身下那匹黑色大马忽然一声鸣响,不

>>>《红尘乱第一匪妃》章节目录<<<

《第五章 死亡》精选

“轰隆……轰隆……轰隆……”玉峰山顶处又是几道又急又响的闷雷,伴随着劲风,交织在玉峰山的各个角落,似是是要拦住刘墨一队人马的去路,竟感觉像是笔直的朝刘墨的头顶炸裂开来,惊起飞鸟无数。“嘶……”被雷声所惊,刘墨身下那匹黑色大马突然一声长鸣,不断的在原地躁动。刚才还晴朗的天空顷刻之间乌云密布,劲风吹得玉峰山上的树叶沙沙作响,树干剧烈的晃动着,犹如一只叫嚣着的黑色阴影,令人心生畏惧!“吁……吁……”刘墨这边所有的马几乎都像是失去了控制般,不管骑马人如何扯动缰绳,马却始终在原地不断地盘旋低吟!“轰隆……轰隆……”“下雨了……”“嘀嘀嘀……”一场预谋已久的雨如约而至,玉峰山的天空像是漏了的一个大窟窿,豆大的雨滴滴落在了玉峰山的每个角落,更淋得刘墨的人马睁不开眼。由于雨下得太急,刘墨又带了笨重的投石弹,所以根本来不及撤退!“大人,这雨下得太大了,我们找个地方先避雨吧!”已经被淋成落汤鸡的王师爷拿着手中的纸扇挡在额前,忙上前建议道。“避雨?往哪里避?玉峰山不是我们的地盘,赶快回去才对。”刘墨紧了紧手里的缰绳,厌烦的看了一眼缩在自己怀里的冷琳,“听我的命令,所有人加紧速度,全部往回撤!快!快!”粗犷的声音伴随着雨水声传入了每一个士兵的耳中,听到命令的士兵立刻精神一震,脚步不停的往山下走去,但已经被雨水彻底淋透的山路变得泥泞不堪,积水无数,士兵们虽然心里想早点离开,但对于目前的状况确是无能为力,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悠悠的往山下移动!“大人,小心!”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并伴随着树枝断裂的声音。“啊……”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刘墨便被已经彻底不受控制的黑色大马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落后一段距离的王师爷见状,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到刘墨的身边,并小心翼翼的把他搀扶起来,“大人,您没事吧?”“我没事!”刘墨皱着眉头推开王师爷那双满是泥污的说。“大……大人,救救我!”这时一声虚弱的女声传来,同样被摔在地上的还有一直被刘墨抱着的冷琳,只见她大腿处不时有鲜血流出来,和着雨水,慢慢的流入泥土之中,看样子是受了伤。本就心里窝火的刘墨,看着冷琳不能动弹的躺在地上,非但没有同情,反而怒吼道,“没用的东西,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还有什么用!”眼见着大雨越来越大,后面的投石军队移动更是缓慢,担心有其他未知变故的刘墨便催促道,“大伙继续后撤,不用管她!”冷琳见刘墨就这么扔下她不管,心下一阵着急,便强忍着大腿处的剧痛,迅速的移到刘墨的面前,双手扯着刘墨的衣角,苦苦哀求道,“大人,不要丢下冷琳,救救我,救救我!”她的身后是用自己鲜血铸就的血痕……“哼……”刘墨并不为所动,一把踹开冷琳,“要怪就怪你自己不争气,不能走路,带着你是个累赘。”“大人,您不能这么对我,不能……”冷琳再次欺身向前死死的拽着刘墨的衣角,语气如泣如诉,凄厉异常!“轰隆……”一声巨响,引起了刘墨的注意,不像是雷声,倒像是从山顶传过来的类似于倒塌的声音。而后刘墨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顿,忍不住有些心颤的回望着来时的路。刘墨直接一脚踹在冷琳的胸口之上,不作任何停留的催促道,“快……快走……”刘墨的紧张感传到了王师爷的眼里,他有些疑惑道,“大人,怎么了?”话音刚落,山顶处又是接连几声巨响,突然,一颗巨大的石头从山顶笔直的滚落下来,速度之快,不过眨眼便已经来到只剩一口气的冷琳面前。“嘭!”石头与肉体的接触,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还没来得急反应的冷琳,便随着这声巨响离开了人世,腹部以下全部都陷入泥土之中。飞速而下的石头与不远处的刘墨擦肩而过!“快!快走!”亲眼目睹眼前的一切,刘墨丢下众人用所有的力气向山下狂奔而去,因为他明白刚才的石头还只是刚刚开始,不久之后还会有更多更大的石头、泥土混合着雨水不断的向下流淌着,吞噬着山下的一切。刘墨部队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全部都没命似的往山下跑去,顾不得此时此刻自己是多么的狼狈,就算这条路被雨水冲刷得面目全非,也无法阻挡一颗颗求生的心。“轰隆……轰隆……轰隆……”“碰……嘭……”“咚……咚……”“啊……啊啊……噗……”石头滚落声,惊鸟飞翔声,石头崩裂声,惨叫声,雨水声,声声入耳,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刘墨的身边不断有石头落下来,有好几块碎片都砸到了身上,但他不敢停歇,因为他知道,只有跑才能活命,不然只有死路一条。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从山下不时传过来的惊惧声打断了夏南柯的思路,“人,是无法与大自然对抗的,你怎么对它,它便会怎么对你!”一杯花茶,清香四溢,夏南柯对面坐着欧阳莎,她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便是你说的自食恶果?”“你是如何得知会出现这种情况,又是如何知道刚好被刘墨赶上?”欧阳莎无法从夏南柯表情中分析出半点东西来,所以本着不耻下问的原则,她问道。“其实很简单,刘墨用投石弹把半山腰的泥土砸松,经过雨水的冲刷很容易造成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山体滑坡?”欧阳莎不懂……夏南柯被这么一问,张了张嘴,本来饶有兴趣的眼神突然一暗,复又叹了一口气,恢复了一贯清冷的气质,不再言语。倒是欧阳莎,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眼神一亮,盯着她道,“所以,你出现在山下是为了拖延刘墨离开的时间,让他刚好赶上这场雨?”想明白一切的欧阳莎激动的看着这所有的一切都在算计之中的夏南柯道,“夏南柯,你真的是人吗?”她忍不住伸手扯了扯夏南柯的面颊,看看与她的是不是一样?夏南柯没料到欧阳莎会突然如此,躲闪不及之下被她捏个正着,便有些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活像是充满了气的娇小河豚。“哈哈……哈哈……你的样子真好笑,哈哈……”欧阳莎难得一见夏南柯如此可爱的样子,又望着她脸上两个红红的手指印,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还未到门口夏青便听到屋内的调笑声,连忙取下仍旧在滴水的斗笠进得门来。“六哥”“夏寨主”“这是什么茶,闻着这么香?”夏青就着夏南柯喝过的水杯咕噜几口便把剩下的茶喝了干净。一旁的欧阳莎看见了立马暼着嘴嘟囔道,“也就是夏寨主能动她的东西,要换了别人恐怕早被她轰走了。”欧阳莎眼神望着夏南柯,满是委屈与愤恨,不就是有着兄妹关系嘛,凭什么她的东西她一样都不能碰,好歹她们之间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好不好。夏南柯看着欧阳莎的样子,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也没有管她,径直看像夏青道,“今天回来得晚了,可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夏青看着夏南柯关心的眼神,宠溺一笑道,“事情倒没有,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只不过回来的时候先去了山寨,算是安抚了一下寨里的人吧。”听完,夏南柯垂下眼帘,兀自盯着眼前的茶杯,不再说话。一旁的欧阳莎却冷哼一声道,“真是一群愚昧的人,刘墨都还没攻过来就害怕成这样,要是真的打进山寨,那恐怕会立马缴械投降,自杀而亡。”“也怪不了他们”夏南柯语气一缓,“几千年的封建思想早就磨灭了他们的意志,朝廷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可怕的噩梦,令他们明白只有不断的屈服,没有尊严,没有思想,没有气节才能苟且的活着,世道就是如此,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也不会来到这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