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抬棺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3:40

我怔了一下,哆浑身哆嗦嗦地往前一瞧,视线中空空如也,哪有什么红鞋子?  么我是因为前天没睡好,因为会出现幻觉了?  李道士无可奈何地拍了拍我的肩,  “让你压个棺而已,看把你小子吓的,但是陈阴阳的亲孙子呢,算了算了……你回吧,灵堂我自己守!”我战战兢兢地跟着他往回走,可到了灵堂一瞧,却彻底傻眼了!。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20章 抬棺》精选

  我怔了一下,哆哆嗦嗦地往后一瞧,视线中空空如也,哪有什么红鞋子?

  难道我是因为昨天没睡好,所以出现幻觉了?

  李道士无奈地拍拍我的肩,

  “让你压个棺而已,看把你小子吓的,还是陈阴阳的亲孙子呢,算了算了……你回吧,灵堂我自己守!”

  我急忙抓着李道士,“不……不能回去,里面有鬼,真的有鬼啊!”

  我确认自己刚才看见的不是幻觉,就算红鞋子是假的,诈尸的事总该是真的,不可能连续看错两次!

  “我看你小子烧糊涂了吧?走,回去指给我看看,到底哪儿有鬼,道爷就是专门抓鬼的!”

  李道士一脸不耐烦,抓着我的手就回到了灵堂。

  我战战兢兢地跟着他往回走,可到了灵堂一瞧,却彻底傻眼了!

  棺材还是完好的,被盖得严丝合缝,哪有什么女人的手?

  而且当我带着李道士冲进傻子家偏房的时候,那女人的遗像也没了,供桌什么的全都消失不见!

  这怎么可能!

  我当即就惊呼出来,李道士则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笑笑说道,

  “你呀,好歹也是陈半仙的孙子,是该好好练练胆了,瞧你这一惊一乍的,赶紧回吧,这灵堂用不着让你守了!”

  我恍恍惚惚地走出灵堂,摸着后脑勺往家走,心中疑窦丛生。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之前看见的一切,当真只是幻觉吗?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越来越觉得奇怪。

  或许是因为之前遇鬼的经历给我的冲击太大了吧,可能一切真的只是幻觉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我心情就渐渐平复下来了,正想翻身睡过去,大门却再度传来古怪的动静,好像有人在推门。

  除了推门的声音,那大门也“咔呲咔呲”的,就像有人用指甲在划门一样!

  “谁呀!”

  我不耐烦地一翻身,喊了一句。

  大门外没人应我,可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却一直没断过。

  妈的,还有完没完!

  我生气了,抓着地上的鞋子,狠狠朝大门甩过去。

  说也奇怪,我这鞋子刚丢过去,那大门就“哐”的一声,再也没响了。

  我骂了句“神经病”,翻身继续睡。

  第二天一早,我准时起床,打算到厨房弄点吃的。

  可这一推门,我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抬头看了看门板,脸色“唰”一下就变白了!

  在我家堂屋大门上,出现了很多黑漆漆的爪印,纵横交错,几乎把两指厚的门板刨了个对穿!

  而在堂屋门槛下面,则浮现出了一对和我昨天在院子里发现的、一模一样的黑色脚印。

  八字朝里,脚尖正对着我家大门!

  我哆哆嗦嗦地朝着小院看了一眼,发现昨天看见脚印的地方,已经恢复了正常。

  难道说,这脚印自己会动?

  这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它就从院子门口移动到了堂屋这边。

  鬼……一定有鬼!

  这脚印是傻子留下的,他说过会来找我的!

  那昨天晚上推门的人,难道是……

  一想到我昨天睡觉的时候,傻子就站在大门外刨我家的大门,我就浑身直哆嗦,恨不得蹿到房梁上去!

  为什么……傻子为什么要来找我?

  我浑身哆嗦,大热的天,脑门上却惊出一头的冷汗。

  不行,我一定要回傻子的灵堂,在他面前说清楚,我没有得罪过他呀,他干嘛死后冤魂不散到我家来?

  这样想着,我急急忙忙就走出屋子了,到了村口,却看见全村敲锣打鼓,正准备抬着傻子的棺材进山埋掉!

  这次可奇了,傻子死了才不到两天,按照我们村的规矩,人死之后,至少也该停满三天才落葬的,为什么这么急匆匆地下葬?

  我虽然年纪小,不过我爷爷就是吃这碗饭的,从小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规矩。

  人死后停不满三天就落葬,这事从来就没出现过!

  我急忙朝着全村人敲锣打鼓的地方跑过去,老村长正抓着一对白签走在后面,看见我跑得气喘,急忙拦下我,

  “伢子,你跑这么急干啥?出殡有啥好看的?”

  “二叔公,为啥傻子才死了两天,你们就给他发丧?”

  这和个村子的村长跟我家关系不错,是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我一直管他叫二叔公。

  “唉!”

  二叔公摇头叹了叹气,摸着我的小脑袋瓜说道,“李道长说了,傻子是横死的,郁愤难平,必须早点落土为安,一直停在外面,迟早是要出事的!”

  我似懂非懂,又觉得那位姓李的道士有些古怪,就反问道,“二叔公,镇上好些人干这事呢,你怎么非请那个姓李的啊?”

  二叔公看了看我,笑道,

  “怎么,坏了你爷爷的生意,你不高兴?本来是打算请你爷爷来着,他不是不在嘛?而且这位李道长和傻子是表亲,你看人家为了替傻子发丧,出了不少力,连工钱也没算!”

  我“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跟着二叔公走在了送葬的队伍后面。

  村里人抬棺有个讲究,那就是棺材一起,绝对不能落地,如果路程实在太远,半道上有人需要歇脚,就要停下来给人换肩。

  可这次换肩却出了意外。

  村里的大牛从柱子肩上换扁担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突然扭到了腰,那棺材往下一倾斜,“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二叔公赶紧分开人群,快步走到了棺材跟前,对着两人就是一顿骂,

  “你们这两个吃干饭的孬种,这傻子本来就是横死的,棺材落地,怕是要坏了一村的风水,造孽哟!”

  李道士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对二叔公说道,“村长,快别骂了,赶紧让人重新架棺,棺材掉地上可不吉利!”

  二叔公这人迷信,对李道士很敬畏,立马对发丧的队伍大喊,“快点快点,赶紧来个小伙子抬棺!”

  人群中立马跑出一个村民,接过了那头的扁担。

  八个村民围着棺材,起了一声号子。

  可这次,那棺材落地生根,八个村民废了老牛鼻子力气,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怎么会这样?”

  二叔公看着那几个憋红了脸、奋力喊着号子,却始终起不了棺的村民,嘴皮子一哆嗦,又把目光转向了李道士。

  而李道士的脸色则有点发白了,他点了一炷香,沿着棺材缝插进去,使劲晃着铜铃,一边念念有词。

  随后他又对着棺材跪下来,狠狠磕了几个响头。

  没过一会,棺材前面却有很神奇的一幕发生,黄香上的烟居然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柱子,横着飘出来,笔直地指向了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