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恶鬼被抓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3:37

林玲的父亲说起:“你说的这些确实有道理,虽然这些抓鬼的事我们当然也都不懂。因为也很难完全明白了你说的无头尸鬼为什么要这样做?”林玲的母亲也说起:“是的。”这时林玲自己突然说起:“我记得我我被12-0黑葫芦的时候,听见的声音感觉有点儿陌生,而已想不出来是林玲的母亲也说到:“是的。”。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恶鬼被抓》精选

林玲的父亲说到:“你说的这些确实有道理,但是这些抓鬼的事我们毕竟也都不懂。所以也很难完全明白你说的无头鬼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玲的母亲也说到:“是的。”

这时林玲自己突然说到:“我记得我被打出黑葫芦的时候,听到的声音感觉有点熟悉,只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曾经听到。”

我问到:“这是真的吗?那你赶紧好好想想,这事关系重大!”

但是经过了许久的揣摩和研究还是不能得出有效的结论,最终今晚还是不能确定那两个无头鬼的身份。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来了,一晚上都在思考着这个两个无头鬼的问题,睡的并不好;正要出门再次去那深湖边上看看有没有异常再说;突然在我身后传来林玲的声音,她对我说到:“李医生,李医生,你等一下,我终于知道那两个声音是谁了,没错就是他们两人,经过我昨晚一夜的思考,回忆,我敢肯定我听到的声音就是害死我那两个人的声音,这绝对错不了!”

我说:“这不可能吧!是他们?”

林玲很肯定的说:“肯定是!不可能出错的!”

我顿时再一次陷入了沉思,这是为什么呢?整件事联系在一起,那这两个无头鬼真的会是害死林玲的那两个人吗?那么他们也都变成鬼了?我这时听到林玲这么说,头都大了!我最开始想是想过,但从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假设,因为是林玲对他们复了仇,他们即使成了鬼也不会再反过来找鬼报仇,即使有也极少,看来我欠缺考虑周全了;我原考虑的是这两个无头鬼会不会是南华山乱葬岗跟我过来的,这个想法我倒是考虑过一些。

我对林玲说到:“那好的,就当这两个无头鬼就是害你的那两个人变成的鬼吧,这样就好理解了,我原本还不敢往这里考虑,现在想想这一切也都有些眉目了,我现在马上去湖边。”

于是带上包里的法宝,拿起门边放着的柳条,我边走边想,心里毕竟还是不太敢确定他们为何要这样做?想要彻底明白只能问那两个无头鬼了!

当我来到湖边,水波微微荡漾,不过这次的水波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风吹的罢了,周围的一切我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了,难道是说深藏在水底下的鬼怪已经走了吗?或者说这两个无头鬼走了吗?

既然之前他们似乎可以感觉到我,我决定还是先躲起来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可是还是没遇到。突然我只觉得自己太傻了,太过愚蠢,鬼怎么会常在白天出现呢,白天出现是要很多因素的结合的,那天狗娃遇害就是清晨阴天浓雾天气,这起码还是满足一些条件的。可是我每次来到湖边都没有这种条件,所以还是要按照常理来,只有晚上来了。

我立刻返回村里把计划做了调整,我在村里找来一些人跟我一起抓鬼,因为他们都看过狗娃和知道小虎的事情,他们也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存在,而且还会继续害人,所以他们也要抓住这恶毒的无头鬼。不然村里必定永无宁日。

到了差不多天黑的时候,我带着十几个青壮年,我们全部都在湖边的树后面躲了起来。正如所料,过了半个时辰,天就要全黑了,只有一丁点的余光落入湖面,这两个无头鬼终于出现了,毕竟也要出到水面透气,因为他们还比不过水鬼。所有躲在树后的人都大吃一惊,怪不得小虎会吓得失魂落魄,回到家中变得呆傻,现在他们所有的人也都惊恐万分,何况小虎一个小孩呢!

我们按照原计划实施抓鬼,这两个无头鬼一步一步的在水里往湖边上走去,等他们完全上了岸边,离湖面有些距离之后,我立马从树的后面跳了出来。立即挥动手里的柳条,冲了过去,他们一个个都措手不及,没来得及反应,我就往两个无头鬼身上打去,两个无头鬼在我一阵狂打之后,他们经不住柳条的抗击倒在了地上,因为柳条本身就是可用来打鬼,只是不能将他们致死,但是依然会受伤害。

待两个无头鬼倒在地上求饶,躲在树后的十几个青壮年,全部冲了出来,围住了这两个害人的无头小鬼,然后每人一个手里拿着火把,另一个手拿着粗细不一的柳条。二柱按奈不住内心的愤怒,上前挥起柳条对着两个无头鬼一阵狂打,随即所有的人都挥起他们手中各自柳条,粗的细的柳条都重重的落在两个无头鬼的身上,这一打,打得两个无头鬼丝毫没了反抗之力。

如同生人被打一般,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不过他们终究是鬼,这点小伤,要不了多少时分他们便很快恢复元气,所以还是要谨防他们逃脱的,我拿出两张道家灵符,念了咒语,将灵符分别打入两个无头鬼的身上。

这时两个无头鬼躺在地上哀鸣了一声,便不用再害怕他们使用鬼法了,他们躺在地上不断的求饶,但是愤怒的二柱依然狠狠的在他们身上抽打着强韧的柳条,突然从他们身上掉出了一个东西,我打开一看这正是我要找的黑葫芦,这林玲的黑葫芦竟然真是被他们所盗,现在我终于理清了一些事,但是我也倒想看看他们怎么说了,也才能最终把这件事弄得明明白白。

随后我对躺在地上的两个无头鬼说到:“你们究竟是哪里来的鬼?为何躲在这深潭里?这黑葫芦你们是如何得来?得来这黑葫芦你们究竟想干嘛?之前你们害死了一个小孩究竟是为何?赶紧一一说清楚!不然你们将会感到很惨很惨!”

谁料他们语气但还是很强硬,还敢不屈服。我立马恼怒拿过一个较粗的柳条,挥起柳条就往他们身上一阵狂打,这真是气煞我也!

所有的人也都一起挥动柳条,湖边只听噼里啪啦的柳条打击的声音,和一阵阵不绝的惨叫声!终于,那两个无头鬼再次求饶,其中一个无头鬼无力的说到:“我们说,我们说,我们本不是无头鬼,我们把头弄掉了就是为了能得到你手中的黑葫芦,我们是跟你来到这里的。”

我惊讶的大声说到:“什么?你们是跟我来的?”

旁边的人都各个睁大眼睛看着我,他们也感到非常惊讶,怎么会是跟我来的呢?那么说,害死狗娃的人,这样说来,我不就是罪魁祸首吗?这怎么可能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又该怎样去面对二柱呢?

我说到:“你们最好给我说清楚,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之前没说话的那个无头鬼说到:“我们在桥上抢劫了一个女孩,谁料一不小心失手就把她杀了,之后她竟变成了鬼,她分别在桥上等到我们两人,一一找到我们报仇,她变成了鬼,我们都逃脱不了,她于是报了仇,我们落入水里淹死,也成了水里的冤魂,所以我们在水里成了鬼,便与水相关,我们也不能离开那水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