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深潭水波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3:36

叫魂也有三种方法,我古书上看见的实际上和民间广泛流传的都是像,不但方法像,步骤也都没变。但我明白的和看的都是对于小孩子的,其中一种是亲属长辈吐点口水,用手指拭擦孩子的耳根,接着说到“就怕就怕,童年时代快回去”。另一种是这第一种不凑效后才制度,我先叫小虎的母亲把小虎身上的衣服先给脱掉,检查他身上还有没有异常的地方,当脱掉他全部上衣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一些怪异,只有随着小虎的呼吸起伏时,他的身上才隐约透露出一丝晦暗,肉眼很难分辨,我叫小虎的母亲拿来米酒往小虎身上涂擦,过了一会,见小虎身上有许多红黑色的手印,我们在场的三人都有所惊讶。。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深潭水波》精选

叫魂也有三种方法,我古书上看到的其实和民间流传的都是一样,不仅方法一样,步骤也都没变。但我知道的和看的都是对于小孩子的,其中一种就是亲属长辈吐点口水,用手指擦拭孩子的耳根,然后说到“不怕不怕,童年快回来”。另一种是这第一种不奏效之后才实行,就是用水瓢装一瓢水,然后分别到几户人家里叫他们家里的长辈含一口水,然后再吐到另一个容器里,当然人越多越好,再将这水用来给受惊吓的孩子洗澡,长辈给受了惊吓的孩子洗澡时,也还是要给他念道“不怕不怕,童年快回来”,这种方法看似挺不卫生的,但是农村并没有那么大的讲究。最后一种就是装半桶水,用水瓢往自家瓦沟里泼,接瓦沟上留下来的水,然后收集起来,参入洗澡水里洗澡,依然不变的也是要念叨“不怕不怕,童年快回来”。这三种方法数最后一种最好,最有效了。

我先叫小虎的母亲把小虎身上的衣服先给脱掉,检查他身上还有没有异常的地方,当脱掉他全部上衣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一些怪异,只有随着小虎的呼吸起伏时,他的身上才隐约透露出一丝晦暗,肉眼很难分辨,我叫小虎的母亲拿来米酒往小虎身上涂擦,过了一会,见小虎身上有许多红黑色的手印,我们在场的三人都有所惊讶。

小虎的母亲和另外那个带我来的人,他们一同问我说:“这红黑色的手印是什么?是谁留下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深思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说到:“不好说,有可能是什么鬼怪在小虎身上留下的印记,说不定小虎逃脱了他们的魔爪,而狗娃未能逃出,才不幸遇害的。”

然后那个为我带路人说到:“那狗娃身上是不是也有?”

我说到:“如果他们俩一起遭遇过,那应该在狗娃的身上也能发现同样的现象。”

随后那人向小虎的母亲说到:“大山媳妇,把你的米酒给我点,我要去给狗娃身上也擦擦,看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小虎的母亲便把手里的半瓶你就递给了那人,那人拿了你就就离开了。我叫小虎的母亲先把小虎衣服给他穿上,再去给小虎叫魂,小虎的母亲用了第一种方法,往她自己的手里吐了点口水,然后往小虎两边的耳朵根擦拭了一下,细细念道:“不怕不怕,小虎童年快回来。”

可是这种方法试过之后并不见什么起色,还好是在农村,山区里瓦房几乎每家都是,我就叫她在弄半桶水,往她家的瓦沟上泼水,去接瓦沟上面流下来的水,然后再去烧热水把接来的水倒入热水里淌温后用来给小虎泡澡。

一切都准备就绪,小虎的父亲大山急冲冲的跑回家,因为听到他的妻子在电话里说到,他们的儿子突然变傻了,就向工地里请了假,快马加鞭的奔回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他们的儿子傻傻的现在那里,一动不动,便问他妻子说到:“小虎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今天早上出门时不还是好好的吗?”

她妻子抽泣的跟他解释到:“小虎是被鬼吓到了,现在这位李医生正在救他,给我们小虎叫魂。”

小虎的父亲说到:“被鬼吓到了?怎么可能?”

她妻子拉起小虎的衣服说到:“你看吧,看了你就知道了。”

哪料大山看了也吓出一身冷汗,然后又说到:“小虎一直在说些什么呢?他说狗娃怎么了?”

大山的妻子说到:“二柱他们家更惨了,狗娃死了,湖塘里淹死的,说也是鬼害的。”

“什么?狗娃死了?那又是什么回事?你在电话都没说。”他惊讶的盯着他的妻子。

然后跟我说到:“你就是李医生吗?你就是来救我们小虎的吗?真是太感谢你了!”

我说“别楞着了,先把小虎放大桶里给他泡着吧,还要按我说的去给他做。”

随后她们夫妻二人就把小虎抱去澡房里的大桶里给他洗澡,小虎的母亲一边给他洗澡,一边用湿毛巾捻着他的耳朵说到:“小虎不怕不怕,童年快回来。”

终于,小虎渐渐回过神来,大哭了起来,喊道:“妈妈,我好怕,狗娃他被鬼拖到水里了,快去叫人救他。”

小虎他妈,搂着小虎也大哭了起来:“小虎啊,你可吓死妈了,你终于回来了。”

小虎说到:“有两个鬼抓着我和狗娃,然后一个鬼把狗娃拖水里去了,我很害怕,我吓得都尿裤子了,然后不知道为了什么抓我的鬼放开了我,我就赶紧一直跑回来了。”

我说到:“这是因为你的尿救了你,鬼害怕童子尿。”

突然之前带我来小虎家里的那个人跑回来了,气喘吁吁的对我们说到:“真的,这是真的,狗娃身上也有手印,不过狗娃身上的手印全是黑色的,只是不是跟小虎的一样是红黑色的。”

然后他看到小虎,说到:“小虎不傻了?咦,大山回来了。”

大山说到:“是的,刚回,还好是李医生帮我们救回了小虎。”

我对来的那人说到:“这是当然,狗娃已经死了,血已凝固,自然全是黑手印,而小虎还有气血,也自然就有血色。”

那人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我问小虎有没有看清那两个鬼的样子,哪知小虎的回答让我大吃了一惊,说不是没看清那鬼的样子,而是那两个鬼都没有头,他们都是无头鬼。这无头鬼难道是我在火车上梦到的那两个吗?不会有这样的事吧?自己做梦怎么会有这种预知的能力呢?这真是这样的话就太不可思议了。

既然小虎现在已经没事了,那么这件事,这整件事有没有什么关联呢?林玲的黑葫芦被盗是不是也是小虎口中说到的那两个无头鬼干的呢?

我回到了那棵树下,此时树下的人已散去不少,只有二柱夫妇二人一直在抱着孩子哭泣。这事情变得很离奇,我又再次回到林玲的家里,跟她父母交代,这段时间千万不要让孩子随意出门,如果孩子遇到鬼的情况下可以尽量使自己拉尿,鬼闻到气味就会走开,因为狗娃的事,他们也听说了,所以都让林玲的弟弟妹妹呆在家里,我还叫林玲的母亲也去把这情况告诉村里人。

我问林玲的母亲,哪个地方有柳树,她母亲带我去了生长柳树的地方,我用刀砍下了一条带枝叶的长条,拿着这柳枝来到狗娃和小虎出事的那个湖边,当我来到湖边感觉正如在山路上感觉的一样,不过在湖边这种怪异的气息更加的浓烈!

当我一步步靠近这深潭边上,水面上开始泛起一圈圈的水波,水波由小变大,小的就如同是下雨,雨滴落入湖面时的样子,激起水面的点点涟漪,可是这并没有下雨!随后这湖面上的一个个涟漪,最后相互融合成了一圈巨大的水波,这一圈水波,一圈又一圈的,都是从深潭的中心扩散到两边,波纹被一次次推向岸边。

水波里夹杂着一阵怪异的风,我往深潭里,倒入在村里小孩取来的童子尿,湖面的水波滚动的越来越快,随后又慢慢的消失了。

这肯定是深潭下面藏着什么东西,正在那里作祟,要看是不是小虎所说的那两个无头鬼在那里,那就必须用些方法把他引诱出来,我在深潭边上等了一个下午,水波自从消失了就没在起过,这难道是水底下的鬼怪知道我在上面等着他们吗?

难道是说他们在怕我?那这就奇怪了,但是这也不对啊,如果真是怕我的话,那么林玲的黑葫芦被偷就还说的有理了,正因为他们害怕我,而这一段时间黑葫芦几乎没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如果这黑葫芦是在来了林玲家乡的时候才被盯上的,那也是说的通的;但真是无头鬼,那么会是在火车上就盯上这黑葫芦了吗?不过这一路上黑葫芦一直放包里,也没有拿出来过。他们又是怎么盯上的呢?又或者在长久一点的说来,就是我还在上班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盯上了黑葫芦?

可是这样的话,他们害怕我也还是有道理的,那只能说这鬼出自一个地方的可能性大了!那就是南华山的乱葬岗,他们可能就是那里的小鬼,一路跟着我,正因为看过我和他们的黑大鬼斗法时,才对我有所忌惮,以至于我还在医院上班时也不敢下手,他们在等待最佳时机。可是如果不是南华山的鬼,那又做何解释呢?他们真是怕我吗?连我是谁也都不知道,怕我什么,还是说胆小鬼也怕人,害怕大人吗?那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狗娃又为何遇害了呢?但是说回来,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这真让人匪夷所思,真是伤脑筋,看来今天是等不到深潭底下的妖魔鬼怪出现的了,我就暂时回到了林玲的村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