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女鬼回家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3:36

我突然想起是林玲,林玲正桥下,是林玲在哭。我往桥下望去看见了桥底的桥墩上坐着一个身影,恰恰林玲。我向桥下叫道:“是林玲吗?”随即我便跑下桥去,她依旧蹲在在桥墩上,双手靠着膝盖捂着脸痛哭,痛哭声中带了些许凄凉,有非常不满,有无可奈何。她像是听见了我叫我向桥下喊道:“是林玲吗?”。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十章 女鬼回家》精选

我突然想到是林玲,林玲正在桥下,是林玲在哭。我往桥下望去看见桥底的桥墩上坐着一个身影,正是林玲。

我向桥下喊道:“是林玲吗?”

随后我便跑下桥去,她依旧蹲坐在桥墩上,双手靠着膝盖捂着脸哭泣,哭泣声中带了些许悲凉,有不满,有无奈。她像是听到了我叫她,她抬了抬头看到我站在桥下的河边上,然后她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一伸手飘到了我的身旁。

林玲问我道:“有什么事吗?你去看了我父母了吗?他们还好吗?”

她声音依旧带着点哭腔,声音有所沙哑。

我安慰她,对她说到:“先不急,等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拿出黑葫芦说到:“你看这个,这个是黑葫芦,有了这个你就可以离开这座桥了,我就可以带着这个葫芦把你带回你家里,那你就可以在家中看看你的父母了。”

林玲突然说到:“你说的这是真的吗?我可以离开这座桥?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她激动的用她那冰冷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腕,我再一次很明确的 告诉她说:“这是真的,就是我手中的这个黑葫芦。”

她听我一说喜出望外,可是过了一会她又满心忧忡的看着我说到:“好是好,但是我一回到家中该如何面对我的父母?他们如果知道我已经死了那他们肯定很难或者是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的,这样做对他们打击会更大。”

我对她说:“这可是个宝贝,它专门承载阴灵鬼魂,你在其内可以通过它来修炼,即使你跟他们说明原因也应该无妨,即使他们知道你已经死了,但是你依然是他们的女儿,你其实跟常人无异,也不用担心黑白无常把你带走。只不过你每天都得回到黑葫芦中。”

她终于露出了微笑,笑得很甜,她冰冷的双手依旧紧紧的抓着我的手,她对我说到:“真是太好了,真的感谢你,没找到你还是这方面的能人,如果昨天我要加害于你,恐怕就被你收了。”

我笑了笑:“怎么会?你本性善良,我是不收善良的鬼的。”

我向她继续交代了一些事项后,她便化作白色云烟进入黑葫芦之中,随后我便带着黑葫芦回去了。

次日,表哥周齐晖打电话给我问我说有没有兴趣跟他一起合作搞养殖,因为他之前一直在家炒股,现在有了点小钱,想起了跟我合计创业,因为好久之前我曾跟他抱怨过医院工作太累,问过他有没有什么新鲜路子没有,有的话带上我,我也不想在医院上班了,跟他混,看来他还是记得我了,我俩其实大小就玩的好。

我在电话里爽快的答应了他,今天去医院我就去办理离职手续,医院里作为一名医生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很体面,其实不然,换句话说,就是累成狗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好。

来到医院我就跟领导说明了离职原因,反正领导也是客套了几句,说了一些继续留下来的话,可是我心已决,男人就该有说走就走的勇气,其实我真正想离开医院还有一个小原因,因为我想做专业的抓鬼大师。所以我要为我腾时间,我要修道!

说来这是很奇怪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去跟鬼打交道,反正跟着感觉走吧。领导批了,不过按照程序来也还得一个月才能正式交接。上了一天班我回到去,见到林玲坐在客厅里,我上前跟她说到:“你怎么出来了?在葫芦里不好受吧。”

她说到:“真不好意思要让你为我做这么多事,我都不知要如何感谢你,葫芦里呆了一天确实有点累,不过感觉很好,就呆在葫芦里一天不到,我真感觉跟常人一样了,不用刻意的躲着光线。”

我对她说到:“这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你现在还不能常出来,起码要修炼到一定时间之后才能白天脱离黑葫芦,不然一切都功亏一篑了,所以还得委屈你一个月的时间,我还要一个月后才有时间把你带回你家里,我已经辞职了。”

她说到:“你怎么好好的把工作辞了?难道是我的原因吗?”

我说:“别瞎想,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想换份轻松点的工作。”

林玲说到:“那就好,我还以为是我的原因,那我就罪大了,没关系,你先忙你的事,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都不知道怎样去谢你。”

不过这个月的时间也总算是过去了,我跟表哥周齐晖说了过几天我就过去他那里一起商量创业养殖的事情。今天我去医院办了工作交接,交接完了之后我便回来,带上黑葫芦,去车站买了票,我便坐上了去四川的火车。现在想起另外两个河里的浮尸,势必这整件事如果我不说肯定就成为悬案了,无头案了,当然事已过去,也没什么好去提的了。

如今坐火车去四川,上车的时间却是在深夜,这漫长的夜只能在这慢悠悠的火车上度过了,而且买票时只剩坐票了,还好是靠窗的位置,不过也还好明早就可以到达了。

火车慢悠慢悠的开着,不知路过了多少站,我望着窗外,外面的天空还是黑黑的,一点光芒都没有,当我回过头来时,看见我所在的车厢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我顿时感觉背后有股阴气袭来,我立马站了起来,回头看去,身后并没有什么,难道是我感觉出错了吗?

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在火车上干嘛?我想了起来我原来是送林玲去四川来了,坏了,林玲呢,哪去了?我摸了一下放在靠椅旁的背包,并没有摸到,我赶紧打开背包,一看黑葫芦不见了,我有些慌神了,这不会是被人偷了吧。

突然听到另外的车厢有人交谈的声音,我慢慢向那个车厢靠近,竟看到了两个无头鬼手里正拿着装载着林玲的黑葫芦。我这次也是经过了上次的教训,包里放了法宝的,我从包里抽出灵符,上前跟那两个无头的鬼说到:“哪里来的小鬼,竟敢偷我的东西,快点还我,不然我手机你们!”

那两个无头鬼,依然没有理会我,继续拿着我的葫芦在那晃,又像是没头也在观察葫芦的样子。这把我惹怒了,我念了咒语将灵符抛了过去,打在一个无头鬼身上,那个无头鬼被我打得翻倒在地,另一个依然拿着我的葫芦。但他把身体转向我这边,挥起我的葫芦,像是在恐吓我一般,如果我再有什么动作便一把摔碎我的葫芦。

可把我急得,我赶紧喊道:“林玲,快出来,有情况。”

可是这黑葫芦里一点反应都没有。突然那翻倒在地的无头鬼站了起来,抢过另一个无头鬼手里拿着的黑葫芦向我狠狠的砸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惊醒了一身冷汗,原来是不知不觉中,我靠着车窗睡着了,乘务员在大声喊道到站了,我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已从窗外射了进来,车厢内热闹着,每个人都忙着在整理自己的行李物品,我打开包看了看,还好是虚惊一场,黑葫芦还在包里,黑葫芦里的林玲在葫芦里映出了个笑脸。

我拉上包,下了火车,根据林玲的指示坐上了到她家里的班车。林玲所在的村子是个偏僻村落,车子进不了村里,下了车还要走上几里山路,当我走在山路上听到山里有些鬼祟的声音滋滋作响,山路望下去有一个湖泊,湖泊里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水波,甚是奇怪,但是由于要赶路便没多大去在意。

终于走完了这几里山路,我远远的望着林玲的家,这就是她描述的,门前有一棵干枯的槐树,槐树下放着几个大缸,那是用来腌制泡菜的。而她家是个破败的房子,房子很老旧,微微颤抖房子突然跑出一个人,是个小孩,那应该就是她的弟弟了。

小男孩好像看到我了,在门口远远的望着我,一会儿便跑回房里。正当我往前走去,我的背包里有动静,我打开一看,是林玲使葫芦动了起来,然后她对我说到:“我有点担心,我这一回去肯定……”

她话没说完,但我知道她所担心的是什么。我安慰她道:“没事的,即使你成了鬼你父母还是如以往一样疼爱你的,不管怎样他们也都得接受这个事实的,长痛不如短痛,他们迟早都会知道的。”

我继续往她家里走去,当我走到她家门口,正好有个妇女走出门来,她应该就是林玲的母亲了,林玲曾跟我介绍她的母亲还不到四十岁,但我看来她的容貌跟她的真实年龄不符,可能是由于操心劳累导致的衰老吧,我看着她出来,我故做不知的问她:“你好,请问这是林玲的家吗?我是她的朋友。”

她母亲说到:“是的呀,我是她妈妈,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母亲脸上带了许多疑惑的看着我,然后又说到:“你是我们玲玲的朋友?那快请里面坐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