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寻宝获救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3:36

我往前不断地的躲着向我席卷而来的无数只惨白的手,突然我身后那个大黑人像是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像是在对他们命令什么指令像,突然他们的速度变的更快了,一瞬间移动中到我的身旁,我被两个身穿白衣的鬼牢牢地把握住,他们把我架了出来,把我抬到大鬼的面前,扔在地上我急中生智,想到处男之血可以抵制鬼邪,我立即咬破手指,只见鲜血从指尖流出,我用手指用血在空中画上驱鬼道符,念道:“太上道祖,驱鬼降魔,速驱鬼邪”,顿时血符在空中发出血色红光,变大向我身躯包裹而去,只见黑大鬼抓着我的脖子的手,被血符打中,冒出青烟,从中松开了我,我落回地面,才再次喘过气来,不然再晚一会,我可就是这乱葬岗中的一员了。。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九章 寻宝获救》精选

我向前不断的躲避着向我袭来的无数只苍白的手,突然我身后那个大黑鬼好像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像是在对他们下达什么指令一样,突然他们的速度变得更快了,瞬间移动到我的身旁,我被两个身着白衣的鬼牢牢抓住,他们把我架了起来,把我抬到大鬼的面前,扔在地上,我看见这墓碑上的字,这应该才是他本来的碑文,上面的信息说明他应该是个军官,什么官不明确,姓名也不详,根据上面的时间,应该死于民国初年,他生前这官是好坏可就不敢说了,看样子是不会有好的,突然大鬼挥起手,手指向我,瞬间变得好长,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勒得喘不过气了。

我急中生智,想到处男之血可以抵制鬼邪,我立即咬破手指,只见鲜血从指尖流出,我用手指用血在空中画上驱鬼道符,念道:“太上道祖,驱鬼降魔,速驱鬼邪”,顿时血符在空中发出血色红光,变大向我身躯包裹而去,只见黑大鬼抓着我的脖子的手,被血符打中,冒出青烟,从中松开了我,我落回地面,才再次喘过气来,不然再晚一会,我可就是这乱葬岗中的一员了。

此时我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了,看来是逃不了要跟他们恶战一场了,可是我的法宝,我的道具一件都没有,难道是我手中紧紧抓着的黑葫芦吗,又或者它上面的红绳,还是这罗盘?可这都不是。我现在该怎么办呢?要跟他们这些乱葬岗里的恶鬼争斗只能用我的血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我再次用血画下血色道符,向黑大鬼发起攻击,毕竟擒贼先擒王,只要制服了这黑大鬼,这些小鬼肯定会落荒而逃。可是我的攻击瞬间就被黑大鬼给瓦解了,他的一个反击,把我重重的打倒在地。他的这一击确实够呛,我的嘴角都流出了鲜血,还好问题不大。

他对我说到:“竟然你无视我的警告,那就不能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了,原本以为你还是挺懂礼数,可是你还是践踏了我的坟墓,还偷取我的黑葫芦。”

我说到:“我并无意这样做,可是我真的需要这黑葫芦。”

他再次说到:“你已将黑葫芦摘下,毁了我的藤蔓,挡住了我的修为,我定不能饶你。”说要便怒气冲天,乱葬岗的小鬼齐声呼叫到。

正当他想再次对我发起攻击时,突然头顶上空电闪雷鸣,雷电直击乱葬岗的坟墓,把上面的小鬼都击落的人仰马翻,黑大鬼看此情形把对我的攻击转向雷电。这真是天助我也,鬼是害怕雷击的。

正当我看到头顶的闪电不断的袭击着这些恶鬼,回过头时,隐约看到身后有个身影,随后黑大鬼像是使出了什么绝招,只见一个黑掌打过去,闪电被击退了过去,看来这黑大鬼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啊。

雷鸣消去,身后确实是个人影,逐渐清晰,只见那人开口说到:“你们这些冤鬼还不速速离去,难道要等我收了去?”

黑大鬼哈哈笑道,声音呼呼作响,他身后的那些个小鬼上下窜动,像是要给他们的黑大王鼓气一般,随后黑大鬼说到:“原来是你搞的鬼,怎么还有帮手了,看来你们也都不想活了。”

那人笑道:“对,没错,就是搞鬼,你们不都是鬼吗?”

我从地上爬起,赶紧退到一边,只见来的那人像是个六十岁的老头,胡子很长略带花白,浓密的眉毛下那双眼睛很是尖锐,身着一身黄黑相间的长衫道褂,胸前的衣服是个太极八卦图,看来他是个相法道士,看来功力还挺深厚,不然怎能召出雷电。

那道长对黑大鬼说到:“速速离去,不然全收了你们!”

哪知那黑大鬼像是恼羞成怒了一般,二话不说,施了法术,平地扬尘卷起枯枝落叶,一时间便形成飓风,飓风在空中不停地盘旋,风中旋转的枯枝落叶瞬间就变成了一把把锋利尖锐的刺刀,这飓风不断地在这乱葬岗之中旋转,也不断地变强变大。

随着黑大鬼的双手一伸,这强大的飓风便飞冲出去,向那刚救我一命的道长杀去,只见那道长并不畏惧,也丝毫不后退,见他从袖中抽出一黄色帆布就往飓风甩去,包住飓风,阻止飓风的前行,但是道长的法宝似乎没对它产生太大的作用,帆布虽然把飓风围成了一圈,而且越缩越紧,这正中黑大鬼的下怀,飓风中的枯叶枝条变成的万把刀剑瞬间就把道长的法宝撕得粉碎,黄布条碎成千万段在空中被飓风卷落又卷起,它越变越加的强烈,越来越接近道长,我站在一旁着实为道长捏出了一把汗。

哪料道长直接挥起右手的宝剑,宝剑发出道道金光,迎风砍去,刹那间飓风像是被巨大的宝剑劈成了两半,顿时消失不见了。

黑大鬼依然是站在他的坟墓之上,挥舞着双手,发起狂来,他身后的小鬼全部都被吓得化作一股白烟钻进各自的坟墓里了,看到如此情景,黑大鬼更是发狂了。

再次使出浑身解数,放出大招,不过都被道长一一化解;看来这道长有所来路啊,竟可以如此轻松的就化解了黑大鬼使出的所有招式。

不过这次该黑大鬼接招了,道长胜利是那是自然的了。道长口中念念有词,只因太远未能听清,随后见他招架双手,瞬间在双手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太极八卦,只见他手中的太极八卦不断的变大,双手不断的旋着它,它不断的变大,随后把变大的太极八卦图打向黑大鬼,黑大鬼招架不住,被打中倒地,不能起来,道长再次变幻发出另一个太极八卦图置于黑大鬼的身躯上方,太极八卦图置于黑大鬼的上方之后发出一束束金光罩住了黑大鬼,使得黑大鬼不能逃脱,看得出来道长使得这招是太极八卦锁魂阵,这是专门锁鬼的阵法,可惜我还没学到位,这些高深的道法看来是要有的很长时间来学了。

道长慢慢走近黑大鬼,说到:“你可知罪,不好自坟里待着,欲行错事,岂能容你?”

只听黑大鬼在太极八卦阵中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知悔过,依然展露出邪恶的本性,只见道长又从他的袖子里掏出一个法宝,是个葫芦,不过他的葫芦跟我寻找的黑葫芦明显不同,他是紫色的葫芦,很小,但是随着他口中细细念到,他手中的紫葫芦渐渐变大,他拿在手中,举起葫芦,对准黑大鬼,只见黑大鬼一阵怒吼便被葫芦一下子收了去,道长的葫芦抖动了一下就回归了平静,黑大鬼就这样被收了去。

我向道长走去,说到:“感谢道长相救,敢问道长贵姓?”

这长胡子道长貌似并不友善,一直用他尖锐的眼睛看着我,时不时还盯着我手里的黑葫芦和罗盘,我心想难道是来打我黑葫芦的主意来的?

长胡子道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突然对我说到:“想必你也是个道士,起码也是个熟知相法之人,你手中的黑葫芦是承载灵魂之物,切记勿被恶鬼所用。”

我说到:“敢问道长怎么得知?”

这时这乱葬岗周围又出现了迷雾,而且也逐渐变大。

道长说到:“时间不早了,快些走吧,记住一直往东。”

道长说完便转身走入迷雾,一时间便不见了身影,此时我心中确实有很多疑问,这道长究竟是谁?他怎么回来这里?来这里是干嘛?路过还是有意来之?一大堆的问题都与这奇怪的道长有关。

迷雾大了,天色也已不早,我就按着这长胡子道长所说的一直向着东方走。果然向着东方走,没过多久我就爬上山坡,到达山顶就是南华山顶,这山顶就是我之前下山的地方,站在这山顶我往下望去,这山的背阳面的山底并不深,只有一处突出的地方挡住了向下的路,其他都一览无余,站在山顶,这山不大,但是我遇见的我明白这是什么,因为见过鬼的就都能理解这种情况的发生。

此时我赶紧从南华山顶从山下跑去,今夜我还得找到林玲,告诉她,我已找到了黑葫芦,可以让她附身于此,栖身于黑葫芦之中,这样她就可以离开这座冤死的桥,我可以带她回家,让她自己看看她家里的情况。而且栖身于黑葫芦的鬼魂,还可以借助黑葫芦得以修炼,可以让常人感觉她与常人无异,可以白天出来,而不是单纯的鬼魂了,她照样可以继续帮家里做些常人所能做的事。

回到住所,时间相对来说还早,待到林玲有可能出来的时间,我便带着黑葫芦来到桥上,此时已临近凌晨,桥上早已没了行人,在昏暗的路灯的照射下,我在桥中喊着林玲的名字,叫了几遍也未见林玲出现,我坐在桥上思考了一些其他问题,突然感觉桥下忽隐忽现地传来了一阵抽泣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