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 怨灵被灭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3:36

这时方如生父亲体内的怨灵竟嘻嘻哈哈的哈哈大笑出来,锋利无比的笑声回响在深山谷里,这声音甚是阴深可怕。此时他半蹲在那里,方湘湘已不知道何时靠近了了他的身后,我见此情形惟有不断地地被吸引住怨灵的特别注意,否者的话方湘湘的话被意外发现就会有性命忧虑了。就在这时,方湘湘挥此时他站立在那里,方湘湘已不知何时靠近了他的身后,我见此情形唯有不断地吸引住恶灵的注意,否者如果方湘湘如果被发现就会有性命担忧了。。

>>>《阴阳劫》章节目录<<<

《第四章 怨灵被灭》精选

这时方如生父亲体内的恶灵竟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锋利的笑声回荡在深山谷里,这声音甚是阴深恐怖。

此时他站立在那里,方湘湘已不知何时靠近了他的身后,我见此情形唯有不断地吸引住恶灵的注意,否者如果方湘湘如果被发现就会有性命担忧了。

就在这时,方湘湘挥起剪刀,剪下了他父亲的头发,当他回过身去,正要杀向方湘湘时,方如生向前冲去,撞开了他那被怨灵附体的父亲,这时我赶紧用桃木剑同时挥起十张咒符,将咒符全部飞向方如生的父亲,此时他被我突如其来的攻击击倒了,可能这一击给他体内的恶灵形成了重伤,他往山下跑去,一时间竟消失不见了,连风水罗盘都不能查出他的所在。

这一跑也坏大事了,怨灵在方如生的父亲体内越久,方如生的父亲便多一分危险。

这时我们三人都觉得今天要再找到方大叔很难了,突然我们都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用火烧了怨灵的源头,同时我们都把目光看到了那个坟墓上,只有不干净的地方才能产生邪恶的东西。

我们三人走进一看,根据发现方如生父亲时他父亲的表现,觉得这里应该就是那怨灵的源头了,这是一个几平方见宽的坟墓,然而这坟墓中有一副棺木,奇怪的是这棺木是木头来的,这是四周用石块垒砌墙,棺木看似很新,但是也很明显这棺木有些年头了,估计也有百来年的历史了,这是不明白的是在漫长岁月中,而且还是覆盖在潮湿的泥土中,竟然没有腐朽,还看得到颇有历史的雕花。

另一个很明显的就是这个坟墓是被人从土里翻出来的,而且棺木上还有被撬开的痕迹,棺木里面这有一套服装,看样子是清代的服饰;突然我们想到,这难道也是个衣冠冢?坟墓的主人就是怨灵?这难道是盗墓?盗墓者会是谁?为什么盗墓的没把棺木里的衣物拿走?这起码也是文物了,难道是拿走了什么还要值钱的东西吗?又或者难道说这盗墓者是方如生的父亲?是方如生的父亲破坏了坟墓?

然而这个问题就要问题本人了。眼前的这个墓应该就是怨灵的源头了,现在要找到方如生的父亲,换句话说就是让方如生的父亲自己来找我们了,那就是用火烧了这个坟墓。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三人不得不面对的就是,书中提到的,如果怨灵出现在晚上,那它的力量就会比白天大很多。

我们随后拾取一些草木覆盖在棺木上,连棺木中的衣物一并烧毁,于是一把火烧了这怨灵出现的源头。

当即之下就是赶紧回去,找个宽敞的地方,布置好封住怨灵的陷阱,因为宽敞的地方怨灵的怨气不能很好的集聚,相对狭窄的地方它的攻击性及力量要弱很多。

于是我们在方如生的带领下来到村寨外不远的一块空地上,这里还算宽敞,而且旁边远离人群,可以避免怨灵伤到其他的人。

根据《相法全经》书中记载,要逮住怨灵要布置好驱风阵,只要把怨灵困入阵中它就很难逃脱了,然而阵中对邪灵会产生强劲的风,吹散它的瘴气,逐渐消耗它的怨能。它的力量便会大大减弱,但如果怨灵力量着实足够强大,困不了怨灵多久,便会被冲出阵外。一旦冲破所布下的阵法那就又失去一次很好的机会了,也可能就再没有机会了。

当我们按照《相法全经》中驱灭怨灵里的介绍,按它的布局、方位,都做了一些精密安排,毕竟机会可能就这一次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逃了,否则,方如生的父亲可就再无阳寿可享了。

我和方如生再去抓来一只公鸡,虽然有些残忍但不得不做了,用到割了鸡头,将血在地上画上六角的法阵,六角法阵,其中四角对应东南西北,分别写上方位的属支,另外相对的两角写上方如生父亲的生辰八字,阴历和阳历分别对应,然后把断头未断气的公鸡丢入阵中,引诱方如生的父亲进入阵中,因为怨灵也是非常喜欢血腥之味,但只闻其味,不触其血,因为公鸡血对它能做到伤害,这个阵根据书中所述,怨灵邪祟只进不可出,除非如先前说的力量超凡。

用鸡血画好法阵,为了做掩盖,于是在上面铺上一层稻草,阵法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就只有等方如生父亲体内的怨灵自投罗网了。

此时时间已到了晚上七点了,这个时候,山寨早就被黑夜笼罩了,唯独这空地上亮起了几把篝火,我和方如生还有方湘湘三人静静的躲在一旁的暗地,等待怨灵的出现。

就在这时,迎面刮来了一股强风,这强风在这空地上回旋,使得亮起的篝火忽明忽暗,顿时起了浓雾,估计是怨灵来了,这怨灵的出场似乎和电视上看的鬼片有些相似啊。

这时它真的出现了,伴随着浓雾出现在阵法的附近,此时看到方如生的父亲,看似情况不妙了,只怕这次失手了就再也没机会了;方如生的父亲现在的动作犹如机器,完全被僵硬的驱使着,他像是闻到了什么,鼻子在空气中吸了吸,他捕抓到了血腥味,向阵前挪了挪脚步,一步一步的向前靠去,此时的气氛真是凝结到了极点,生怕一丁点异常都会功亏一篑。

我们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似乎都随着这紧张的气氛而停止了。终于方如生的父亲一只脚踏入了阵中,他看了看脚下的稻草像是有点不正常,停了下来,缓缓扭过头去,这确实让人急的不行了,生怕他再不进去了,因为他毕竟是来找我们的,他能感应我们就在附近,可是他体内的怨灵最终没能抵住血腥之气的诱惑,进入阵中,趴在地上靠近断头的公鸡吸允着它血的气息,但他不得碰到它。

这点确实很奇怪,但书上没有介绍为什么被怨灵附体的人会抵不住诱惑去闻公鸡的血腥味,但又不能被血沾到,一种什么东西会这样既爱又恨,确实令人沉思。

我们三人见怨灵驱使方如生的父亲进入了阵中,我们三人从暗地里走了出来。

这时方如生兄妹喊了他们的父亲,不过没有什么回应,但是怨灵像是被打扰了,回过头来,从趴着的地上站了起来,龇着牙,对着我们三人,正要向我们冲来,果然,阵法发挥了作用,六角法阵发出一道红光,把怨灵控制在阵中。

见怨灵不断的冲击着阵法,但是看出这怨灵似乎还不够强大,始终不能脱困。

我拿出方湘湘之前剪下的她父亲的头发,突然方如生的父亲在阵中不断的挥动着双手,从开始的凶煞变了乖顺一般,不过这肯定都是他体内的怨灵所做的伎俩,好骗得我们放他出来。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叫方如生将庙里取来的长明火从盛火瓶里取出,这盛火瓶确实是个宝物,可以盛取一切明火,让其生而不灭,是去道长庙里取长明火时,道长所赠,也是他师叔之物。

从盛火瓶中取出长明火,阵中的怨灵不安起来,一反常态,顿时求饶,顿时反抗要冲出阵外,这怎能在让它给得逞,我将长明火点燃方如生父亲的头发,只见头发瞬间就被烧成灰烬,这时阵中的怨灵一阵长嘶,一股浓厚的瘴气从方如生父亲的身上被驱除,这瘴气在昏暗的篝火下看的很清楚,从方如生父亲体内出来立即灰飞烟灭。阵法也失去了红光,这怨灵是被彻底消灭了。

这时见方如生的父亲从睡梦中醒来一般,站在原地,似乎还未回过神来,方如生和方湘湘兄妹俩跑了过去,叫住了他们的父亲,这时方如生的父亲才缓和过来,问他兄妹俩说到:“小生、湘湘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也在这里?”

方如生紧锁的眉头突然放松下来,对他父亲回到:“这真是说来话长,我们先回去再说,妈该着急了。”

于是我便和方如生一同回到他的家里,回到他的家中,方如生的母亲已在家里等候着,在屋内来回踱步。见我们和方如生的父亲一同回来顿时喜极而泣。

今晚长聊了许久,才完全搞清了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事还得从那天方如生的父亲上山采药说起,那天方如生的父亲与往常一样依照惯例上山采药,途中见到两外地人在山上盗挖坟墓,他便上前制止,但他们两个盗墓贼不听他的劝说,突然棺盖被开了,只见盗墓贼两人惊慌失措的样子,撒腿就跑,把他往前推去,不料眼前有一阵人形黑气向他冲来,方如生的父亲好像感觉这东西进入了他的体内,之后不久便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才发现他的身体确实有些不舒服,就往家里赶,之后发生什么便都不清楚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