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黄色 同人 后花园的秘密 叶辰  渣女 天命
 老中医 np 爱的 明日方舟 小豌豆 名门望途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还不是太蠢

发布时间:2021-02-23 21:31:14

姜绿芜基本上下意识的抬脚就得走,却堪堪的听了下去。她摸不透傅锦辉的意思,傅斯年留给我她的任务也不明白有也没完成4,她要留下的。努力被压制住心底泛出的屈辱感,她的嘴角划起努力压制住心底泛起的屈辱感,她的嘴角划起了一抹僵硬的笑容。下意识的摆起庄重的姿态。。

>>>《许你百岁芜忧》章节目录<<<

《第22章 还不是太蠢》精选

姜绿芜几乎下意识的抬脚就要走,却堪堪的听了下来。她摸不透傅锦辉的意思,傅斯年留给她的任务也不知道有没有完成,她必须留下。

努力压制住心底泛起的屈辱感,她的嘴角划起了一抹僵硬的笑容。下意识的摆起庄重的姿态。

“先生。”

话还未完就被,他粗暴地打断:“滚出去!”

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惊慌不已的姜绿芜,几乎本能地抬脚就走,她对傅锦辉不仅是生理上的害怕,更有心理上的恐惧,她一点都不想和他呆在同一间屋子里!

她走到门口,手刚刚触到门把。

“等一下。”

姜绿芜心里一颤,右手忍不住握紧了门把,双肩不可抑制的抖动了起来,她慢慢地转过身子,看向了傅锦辉。

只见他坐在茶几的旁边,单手端起了放在茶几上的安神汤,眼看就要碰到嘴唇。

姜绿芜下意识的失声尖叫道:“不要喝!”

没有想到,傅锦辉只是放在了鼻尖闻了闻,看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挑了挑眉,说道:“以为我会喝来历不明的东西?”

她闻言,心下懊恼,是啊,如果他这么容易喝下去,傅斯年恐怕早就杀掉他了!

“这是他们端给你的?”

姜绿芜咬了咬嘴唇说道:“不是你让他们做的吗?”

“我为什么要在你的汤里放这种脏东西?”

不是他?那是谁?

“傅先生,真的不是你?”姜绿芜看着傅锦辉,眼底有着不信任。

傅锦辉没有说话,只是挑了挑眉,姜绿芜被吓的一个机灵,确定了他并没有说谎。

与此同时,姜绿芜眼底划过一抹算计。

既然如此,慧娃,我不怪你陷害我,所以,你也不要怪我。

“不过,他们还真是看得起你放了两种药物,也不怕你当场暴毙,呵。”

什么?当场暴毙?天啊!

看着她震惊的模样,他不禁想要出言嘲讽。

“不过还好你没有把它喝下去,不算蠢的彻底。”

傅锦辉的表情带着嘲弄,姜绿芜看在眼里,划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发现他们给你下药,你是怎么知道的?”

姜绿芜心中一颤,她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因为她和傅斯年在酒窖听到了慧娃和唐绘梨的谈话,对慧娃有所防备,只是这样说肯定会让傅锦辉起疑。

她斟酌片刻回答道

“虽然我很信任他们,但是他们的表情太过于明显了,让我不得不起疑。”

“哦?”

傅锦辉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他们是谁?”

像刚回过神来一样,姜绿芜眼底的情绪莫名,她看上傅锦辉,神色有一丝颓败。

“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等会儿我会让慧娃再把它端走。”

“再”字被咬的很重。她不再想要留在这里,既然她今天失败了,那就改天。秉承着这种鸵鸟一般的心思,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傅锦辉看着桌子上的那一碗安神汤,没有错过姜绿芜在走出门时的,眼中的算计,转动着右手指上的扳指,低声笑了笑,看来还不算太蠢。

他从衣服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出去。

“……”

姜绿芜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刚把房门关上,身体就如同虚脱一般的坐在了地上。

她满头是汗,头发几乎被汗水浸湿了,好几缕粘在额头上。

即使异常的狼狈,无论如何,今天也是有所收获。最起码慧娃恐怕是在傅家呆不久了。说不定,慧娃身后的唐绘梨也会被赶出去。

她慢慢地直起身子,躺在了床上,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

傅锦辉对待她的态度有些奇怪,虽然明面上依旧很恶劣,只是不经意露出起来的神态,让她琢磨不出来,

还有,既然傅锦辉说碗里有两种药物,其中一种八九不离十是唐绘梨放的,那另一种呢?是谁?

不过,令人值得深思的是,今天很明显傅锦辉也不知道药物的事,那么唐绘梨为什么要给她下药呢?

莫非……

唐绘梨对她报着某种敌意?

正在冥思苦想之时,电话突然响了。

她接起来,听到了傅斯年的声音:“感觉如何”

那安慰的语气瞬间让姜绿芜红了眼眶,以至于让她忽略了他口气里的那一丝丝的暧昧。

她的声音带着一些哽咽:“我好像失败了。”

电话那头有些惊讶,傅斯年的声音带着一些笑容笑意:“怎么会呢?刚刚我接到通知,老头子要求我把你带到公司,而且特地要求我,要给你配一辆车和一个司机,你做的很好!”

姜绿芜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猛地从床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

“什么你说真的吗?”

电话那头肯定的说道:“真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姜绿芜忍不住惊喜:“太好了!太好了!”

她不住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声音却又染上了一丝哭腔。

傅斯年的语气有些无奈,包含着淡淡的宠溺:“又怎么了?”

忽然想到早些时候,他对自己不耐烦的怒吼,心底里的酸胀感更甚,声音有些低落,垂眸看向自己的左手。手指轻轻的,揉搓着掌心,原本结痂的伤口又冒出血珠来。

姜绿芜坐在床上,轻轻的说着:“没事,只是有些困了。”

那头的声音顿了顿,声音压的有些低:“今天晚上是我不对,对不住。”

她的心神一震,没有想到傅斯年会对她道歉,她的神色有些复杂,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

“怎么?”

她垂下头,心底有些涩然地说道:“我知道,当时花园里有江小姐嘛!你这是做给她看的,没关系。”

傅斯年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就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倒那个老狐狸,姜绿芜没有因为傅斯年的一席话,而心情变好,依然兴致不高:“嗯,你,你知道慧娃吗?”

“知道啊,怎么了?”傅斯年的语气没有任何异常。

“我……”还没有说完,便被傅斯年抢过了话头。

“你是想说今天艾艾给你下药的事,是吗?”

“艾艾?”姜绿芜忍不住惊呼出声,不应该是唐绘梨吗?

“等等,你是说……是你指使艾艾给我下药的?”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

被傅斯年无所谓的态度惊怒了:“你……”

“我知道你有一些害怕,所以特地让她做的。”

听着傅斯年有些得意的话,姜绿芜的心凉了,全身的力气就像突然被抽走了一般,只剩下虚弱无力。

你们都不知道,其实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我也会很害怕啊。

“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很害怕?”

傅斯年听着姜绿芜幽幽的声音,挑了挑眉

“不要害怕,无论如何你都要坚持下去,只要我们两个人努力,里应外合,到时候那个老头子的,家产就全都是我们的了!你也不必有因为你的妹妹的病,而感到窘迫!”

姜绿芜应了一声,心下稍安,只听见那头突然间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斯年,你在和谁说话呀,这么长时间?”

“你们俩还在一起啊!”姜绿芜猛地握紧了手,故作轻松的问道。

“是啊,我送她回家。”

那头传来一阵电流的声音。

“唔……明澈……别闹!”

姜绿芜的心底沉了下来。

时间持续了一分钟才安静下来。

“你……”

“你……”

双方都愣了一下,电话那头似乎有些尴尬,傅斯年说道:“你先说吧”

姜绿芜垂下了眸,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能不能过来陪陪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完她就后悔了,这句话简直就是在邀请他一般,只是她依旧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听着那边的动静。

电话那头沉默了,时间越长,她的心越沉。

“不要胡闹。”

20年来

第一次姜绿芜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心动,就因为这四个字消逝了。

她听见了他残酷的拒绝,苦涩的看着窗户外面:“对不住,是我唐突了,如果没有事我就挂了。”

电话那头依然沉默着,姜绿芜狠了狠心挂了电话,她不是一个主动的人,既然如此,不如再也不要对他起遐念。

她走到了窗户旁边,今天的一天太刺激了,让她无法就这样安然的睡觉。

抬头望着星空,星光依旧璀璨,一种莫名的哀愁涌上她的心头。

傅斯年真的是可以相信的吗?她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改变自己和妹妹从小到大一直都无法摆脱贫困的命运吗?

转过身子,看见一旁的镜子上,他的面容是如此的憔悴,精致的妆容早就已经哭花了,眼睛肿得像核桃,脸色更是苍白,下巴因为近几日的忧虑而变的更尖了,怪不得自己勾引不到傅锦辉了。

几曾何时,她什么时候如此憔悴过,曾经她无论如何,都一直保持着乐观向上的心态。自从来到了傅家,处处都步步为营,让她心惊胆战。

现在想来,在孤儿院的那些日子才是她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她诚心的向上天祷告,希望能够早日摆脱这种生活,带着妹妹离开!

关了灯,她倒在床上,神情木然的看着天花板。

姜绿芜不知道的是,她的祷告并没有被神听到,今天的不幸仅仅是一个开始,痛苦和磨难才会是她以后生活的主旋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