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余生许你共白首 荒岛 校花的诱惑 贾思邈 首席律师 都市之强兵出击 首富
位面之全职人生 福晋 河汉正  情陷野山村 调教之红莲沉雾 冯婷婷的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强宠冥婚:冥王大人求放过
强宠冥婚:冥王大人求放过

强宠冥婚:冥王大人求放过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0-03-23 00:01:48

作者:锦鲤江乔

最新章节: 《强宠冥婚:冥王大人求放过》 第5章 墓室壁画 免费试读

编辑:初心未许

点评: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主叫云悠悠宁执墨的书名叫《强宠冥婚:冥王大人求放过》,它的作者是锦鲤鱼江乔所编写的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害怕鬼的纯阴之女阴差阳错招惹了一只帅鬼,从此生活彻底发生了变化。晚上,看着某个男生步步逼近,她咽咽唾沫一步步后退。“喂,您不要过来,我们不熟!”“娘子,昨晚抱着我不撒手的可是您。现在说不熟,是想不负责?”...云悠悠心想不行,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刚一起身便撞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砰!”紧接着是一声清朗的笑意,好似从天边而来的清泉一般悦耳空灵,“娘子真是等得着急了吗?刚一见面就打算投怀送抱。嗯?”云悠悠瞬间不敢动弹。娘子?什么娘子?莫不是她?靠!她才十八岁,还没有谈恋爱就要嫁人了?这会不会太快了点……就算是这个人的声音真的很好听……这么冰冷,莫不就是鬼吧!她竟然要嫁给一个鬼?有没有搞错。感觉到自己头顶的盖头被人碰到,即将要掀开的时候,云悠悠直接鼓起勇气喊道:“等一下!别掀开!”“嗯?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那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些不悦。云悠悠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心房了,“那个……我们现在是在结婚吗?可是我还很你不熟,你这样强娶是不是有些不太正确?”当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云悠悠便后悔了。她现在在干什么?在和一只鬼谈论三观吗?“强娶?你的意思是我在强娶你吗?谁告诉我是强娶的?看见你手臂之上戴着的青凤玉镯了吗?那就是我给你的聘礼,你不是已经接受了所以才戴在手腕上的吗?”云悠悠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青凤玉镯,没有想到它竟然是这只小鬼给的聘礼……早知道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将它从家门口捡起来,现在后悔也是于事无补了。可是,她怎么可以嫁给一只鬼!感觉到头顶上的盖头即将被人掀开,云悠悠飞快的闭上了眼睛。她怕看见马上一睁开眼睛后,这个鬼是一副尖嘴獠牙,或者是什么缺胳膊少腿还有五官不完整之类的,她岂不是就直接被吓晕了吗?“悠悠,睁眼。”宁执墨见她这般胆怯,连眼睛都闭的紧紧的,语气有些无奈。云悠悠本意之下是想要拒绝的,但是他的声音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只好看看的睁开了双眼。!!非但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磕碜,反倒还是一身嫁衣映衬着容若冠玉一般的男子,无论是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绝对是俊男!!云悠悠深呼吸一口气,一直在给自己念着紧箍咒:不行不行,他不是人,他不是人……“我长得没有你想象中那般可怕吧?”见到云悠悠有些呆滞的样子,宁执墨轻笑着询问道。云悠悠身子打了一个寒战,毕竟她现在靠着宁执墨的距离有点近,能够感受到他周围冰冷的寒意,果然不是个人。忽然,门外传来“咚”的一声巨响,是敲锣的声音,紧接着在云悠悠看不见的地方,青凤玉镯上面雕刻着的凤凰动了一下。后来云悠悠才知道,原来敲一声锣,就是对冥婚许配成功的认可。那么接下来,岂不是就要洞房了?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宁执墨看见云悠悠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道:“罢了,你也不必紧张。洞房……为夫会留到让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说完这句话之后,云悠悠感觉自己的意识再次沉沦了下去,眼前也愈来愈模糊,宁执墨的一身红衣也逐渐远去……天亮之时,云悠悠被院门外打鸣的公鸡唤醒,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屋内熟悉的一景一物,都是陪同自己十八年的熟悉之感。至于那场梦,为何会是那么的真切?云悠悠低下头,当无意中看见自己手腕上的青凤玉镯的时候,明白过来……这一切终究不是梦!相比较于男子的激动,云悠悠反之还是比较淡定的:“我并不认识你,你是?”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内心已然波涛汹涌。刚刚面前这个男子想要牵她手的时候,全身冰冷的气息更是铺面而来。此时云悠悠心里已然清楚,他根本就不是人!最主要的一点是,为什么她越看这个男子,越觉得她和刚刚在墓室壁画上所看见的男子一模一样?红衣男子一怔,倒也没有生气,而是朝着云悠悠的方向走了两步,继而笑的春风拂面:“悠悠,你怎可这般开玩笑呢?”云悠悠在心里默默地回答了一声,她根本就不在开玩笑!她根本就不知道面前这个邪魅至极的男人究竟是谁啊!她抬眸环顾了一下四周,焦急的要死。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呢!见到云悠悠的视线里没有自己,红衣男子直接上前一步伸出手臂一佛,将云悠悠拽入自己怀中。云悠悠怔了一下,不禁被男子身上冰冷的寒气冻的一颤,真冷啊!就在这时,云悠悠手腕之上的青凤玉镯竟然闪出一道淡青色的光芒,直接将红衣男子弹飞,撞在了墓室的墙壁之上。云悠悠心惊胆战,下意识地朝着后面靠了靠。红衣男子喷出一口鲜血,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向云悠悠:“你……竟然和他……!为什么!”见到那红衣男子原本含情脉脉的目光突然一下变得十分痛楚,云悠悠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紧接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着前面跑去。背后的红衣男子没有追上来,云悠悠见到前面有着一丝光亮,心里一阵激动。听着从外面传来的阵阵呼喊声:“悠悠!你在哪啊……你可千万不许吓我啊!”这带着哭腔的喊声,就是夏沁软没错了!“软软,我在这里!”云悠悠连忙顺着光亮爬出了那个洞穴。夏沁软听到声音,心里的石头也连忙落地了,跑到了云悠悠的面前搀着她,“你可真是吓死我了!你怎么摔入这个洞里去了?”见到云悠悠满头大汗的从洞里出来,夏沁软十分关心地看了一眼那个洞,正准备朝着洞穴张望一探究竟的时候,云悠悠及时的拽住了她,“没事,我刚刚不小心掉入了这个洞里。现在天已经太黑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舍友们会担心的。”夏沁软见到云悠悠没什么事,这才连忙跟在云悠悠的身后一起朝着山下走去。但是她总感觉,刚刚的那个洞穴,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因为刚刚云悠悠上来了之后,还十分惊恐的朝着后面看了一眼,莫不是有谁在跟着她?可是能有谁跟着她呢?想必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夏沁软撇撇嘴,直接将这些事情抛在脑后。当两个人全都回到宿舍了之后,花珂和裴倩倩两个人全都不在宿舍之中,而因为刚刚爬山消耗的体力太多,此时云悠悠和夏沁软决定简单的洗个澡,今天就早点睡觉算了。夏沁软这里很快是睡着了,但是云悠悠却心里发慌,根本睡不着觉。。


她现在神慌的要命,想起之前看见的那个媒婆和四个小鬼,恨不得直接再晕一起过去。

云悠悠心想不行,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刚一起身便撞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砰!”

紧接着是一声清朗的笑意,好似从天边而来的清泉一般悦耳空灵,“娘子真是等得着急了吗?刚一见面就打算投怀送抱。嗯?”

云悠悠瞬间不敢动弹。

娘子?什么娘子?莫不是她?靠!她才十八岁,还没有谈恋爱就要嫁人了?

这会不会太快了点……就算是这个人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这么冰冷,莫不就是鬼吧!

她竟然要嫁给一个鬼?有没有搞错。

感觉到自己头顶的盖头被人碰到,即将要掀开的时候,云悠悠直接鼓起勇气喊道:“等一下!别掀开!”

“嗯?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那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些不悦。

云悠悠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心房了,“那个……我们现在是在结婚吗?可是我还很你不熟,你这样强娶是不是有些不太正确?”

当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云悠悠便后悔了。她现在在干什么?在和一只鬼谈论三观吗?

“强娶?你的意思是我在强娶你吗?谁告诉我是强娶的?看见你手臂之上戴着的青凤玉镯了吗?那就是我给你的聘礼,你不是已经接受了所以才戴在手腕上的吗?”

云悠悠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青凤玉镯,没有想到它竟然是这只小鬼给的聘礼……早知道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将它从家门口捡起来,现在后悔也是于事无补了。

可是,她怎么可以嫁给一只鬼!

感觉到头顶上的盖头即将被人掀开,云悠悠飞快的闭上了眼睛。她怕看见马上一睁开眼睛后,这个鬼是一副尖嘴獠牙,或者是什么缺胳膊少腿还有五官不完整之类的,她岂不是就直接被吓晕了吗?

“悠悠,睁眼。”宁执墨见她这般胆怯,连眼睛都闭的紧紧的,语气有些无奈。

云悠悠本意之下是想要拒绝的,但是他的声音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只好看看的睁开了双眼。

!!

非但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磕碜,反倒还是一身嫁衣映衬着容若冠玉一般的男子,无论是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绝对是俊男!!

云悠悠深呼吸一口气,一直在给自己念着紧箍咒:不行不行,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我长得没有你想象中那般可怕吧?”见到云悠悠有些呆滞的样子,宁执墨轻笑着询问道。

云悠悠身子打了一个寒战,毕竟她现在靠着宁执墨的距离有点近,能够感受到他周围冰冷的寒意,果然不是个人。

忽然,门外传来“咚”的一声巨响,是敲锣的声音,紧接着在云悠悠看不见的地方,青凤玉镯上面雕刻着的凤凰动了一下。后来云悠悠才知道,原来敲一声锣,就是对冥婚许配成功的认可。

那么接下来,岂不是就要洞房了?

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宁执墨看见云悠悠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道:“罢了,你也不必紧张。洞房……为夫会留到让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

说完这句话之后,云悠悠感觉自己的意识再次沉沦了下去,眼前也愈来愈模糊,宁执墨的一身红衣也逐渐远去……

天亮之时,云悠悠被院门外打鸣的公鸡唤醒,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屋内熟悉的一景一物,都是陪同自己十八年的熟悉之感。至于那场梦,为何会是那么的真切?

云悠悠低下头,当无意中看见自己手腕上的青凤玉镯的时候,明白过来……这一切终究不是梦!相比较于男子的激动,云悠悠反之还是比较淡定的:“我并不认识你,你是?”

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内心已然波涛汹涌。

刚刚面前这个男子想要牵她手的时候,全身冰冷的气息更是铺面而来。此时云悠悠心里已然清楚,他根本就不是人!

最主要的一点是,为什么她越看这个男子,越觉得她和刚刚在墓室壁画上所看见的男子一模一样?

红衣男子一怔,倒也没有生气,而是朝着云悠悠的方向走了两步,继而笑的春风拂面:“悠悠,你怎可这般开玩笑呢?”

云悠悠在心里默默地回答了一声,她根本就不在开玩笑!她根本就不知道面前这个邪魅至极的男人究竟是谁啊!

她抬眸环顾了一下四周,焦急的要死。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呢!

见到云悠悠的视线里没有自己,红衣男子直接上前一步伸出手臂一佛,将云悠悠拽入自己怀中。

云悠悠怔了一下,不禁被男子身上冰冷的寒气冻的一颤,真冷啊!

就在这时,云悠悠手腕之上的青凤玉镯竟然闪出一道淡青色的光芒,直接将红衣男子弹飞,撞在了墓室的墙壁之上。

云悠悠心惊胆战,下意识地朝着后面靠了靠。

红衣男子喷出一口鲜血,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向云悠悠:“你……竟然和他……!为什么!”

见到那红衣男子原本含情脉脉的目光突然一下变得十分痛楚,云悠悠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紧接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着前面跑去。

背后的红衣男子没有追上来,云悠悠见到前面有着一丝光亮,心里一阵激动。

听着从外面传来的阵阵呼喊声:“悠悠!你在哪啊……你可千万不许吓我啊!”

这带着哭腔的喊声,就是夏沁软没错了!

“软软,我在这里!”云悠悠连忙顺着光亮爬出了那个洞穴。

夏沁软听到声音,心里的石头也连忙落地了,跑到了云悠悠的面前搀着她,“你可真是吓死我了!你怎么摔入这个洞里去了?”

见到云悠悠满头大汗的从洞里出来,夏沁软十分关心地看了一眼那个洞,正准备朝着洞穴张望一探究竟的时候,云悠悠及时的拽住了她,“没事,我刚刚不小心掉入了这个洞里。现在天已经太黑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舍友们会担心的。”

夏沁软见到云悠悠没什么事,这才连忙跟在云悠悠的身后一起朝着山下走去。

但是她总感觉,刚刚的那个洞穴,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因为刚刚云悠悠上来了之后,还十分惊恐的朝着后面看了一眼,莫不是有谁在跟着她?

可是能有谁跟着她呢?想必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夏沁软撇撇嘴,直接将这些事情抛在脑后。

当两个人全都回到宿舍了之后,花珂和裴倩倩两个人全都不在宿舍之中,而因为刚刚爬山消耗的体力太多,此时云悠悠和夏沁软决定简单的洗个澡,今天就早点睡觉算了。

夏沁软这里很快是睡着了,但是云悠悠却心里发慌,根本睡不着觉。

猜你喜欢
bl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