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剩女不淑
剩女不淑

剩女不淑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2-01-10 18:57:43

作者:意千重

最新章节: 海棠一月新书速递

编辑:山川赋

点评: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剩女不淑男主是谁  剩女不淑免费  剩女不淑意千重  剩女不淑 小说txt下载  剩女不淑小说免费阅读  剩女不淑小说  剩女不淑好看吗  剩女不淑全文免费阅读  剩女不淑  



夏夫人虽然急,但也知道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只能是选着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带着女儿以合适的装扮出现罢了。她心中再急,也不能让人看出她在为女儿的婚事着急,还要摆出一副,我最疼我这个女儿,都舍不得嫁出去的样子来。如果太急切了,女儿身价会掉的。所以,夏瑞熙对那些夫人有礼而略带疏远,亲切而不热切的态度很是让夏夫人满意,一心认为,只要她用心培养,夏瑞熙是很有发展的空间的,一点也不输于那什么西京四大名媛。

夏夫人惊恐地用手帕捂住嘴,一叠声的问丫头婉儿:“老爷要来了吗?怎么这么久还不来?还有马车,一定要弄得舒适些,熙熙的情况是不能再受颠簸的。”什么都吩咐完了之后,才突然想起旁边那中年美妇似的,叫道:“哎呀,尚夫人,对不住哦,说来也怪不得你家四少。都怪我家熙熙粗野的名声在外,弄得大家都不把她当小姐看,以为她皮糙肉厚,不要说雪团,石头也受得住。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又开始无声的流泪。

夏夫人又含了一泡眼泪,拉着夏瑞熙的手,无声的流泪,看得夏瑞熙都心碎了。她来的这段时间,夏老爷和夏夫人对她的那种好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好,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父母,也是这样的对她,不知他们现在过得如何了?想必失去她,白发人送黑发人,是生不如死的吧?心中一酸,不由流下泪来。

不多时,夏老爷终于满头大汗的跑来。他身材高大,人又胖,一进来就把房里本来就不甚亮堂的光线挡了大半。事情的经过他在路上已经听报信的仆人说过了,看见两位夫人自然是高兴不起来。本来他是不该进这内院的,因为他是苦主的父亲,又精通医理,自然无人敢挡他。

她穿到的这个大秦,不同于她所认知的任何一个时代,也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的,她自然也无法像其他穿越女那样熟记历史大事,翻云覆雨,她只想好好活下去。她自从来到这个不知所谓的地方,就一直提心吊胆、小心翼翼、低调的做人,只怕被人发现她是个冒牌货。虽然有失忆做掩护,但她知道,本体的一些生活习惯和性格是不会有多大改变的。

这个时代和她来的地方太不相同,她痛恨这个时代,也痛恨夏家二小姐这个身份。她和这个夏瑞熙,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她们都是自己那个时代的剩女,嫁不出去。被自己的父母亲戚到处拖着相亲,到处推销。

有这样一个女儿,让饱读诗书,出自书香门第的夏夫人很是痛苦,深觉无脸见人。几次下狠手收拾夏瑞熙都被夏老爷给挡了回去。有了夏老爷这道护身符,夏瑞熙更加有恃无恐,横行于整个夏家大院,衣角带都扇起风来。夏夫人曾断言,照他这样宠溺下去,总有一天是要出大事的。

尚夫人慌了神,夏老爷不但脾气不好,武艺也是出了名的好,这些年来,无论是泼妇还是泼皮,没人从他手里讨了好去。自家小兄弟落入他手中,不是自讨苦吃吗?她嘴笨,眼巴巴的看向她弟媳,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几次想逃离,始终不敢得罪笑里藏刀的夏夫人,她继承了夏瑞熙的皮囊,却没有继承她那包天的胆子。说到底,她做贼心虚,总想着自己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了,自然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夏夫人唱对台戏。

尚夫人脸色微变,偷偷扯扯青年女子,不安的看了夏夫人母女一眼。自家小兄弟在家中特别受宠是没错,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这三弟媳说这些怎么也不分分场合的?青年女子无所谓的淡淡一笑,眼神儿飘到了房梁上。

尚夫人的脸色更窘了,她嘴巴笨,远远不及夏夫人那样唱念做打俱全。只能呐呐的说:“夏夫人,都是舍弟的错。我在这里替他赔不是了。”说着真的向夏夫人福了一福。“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脸上也没光彩,等我禀明了父亲,定然是要重重罚他的,改日定然让他上门赔礼道歉。还有熙熙的汤药费,我们——”

夏夫人收了声,白净的脸上还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小心翼翼的用手绢擦擦她脸上的细汗,看了看铜盆里的小石头和水,哽咽着担忧的说:“熙熙,我的儿,你吃苦了,额头都青肿了。你跟娘说说,除了疼,到底还有哪些地方不舒服?头晕吗?想不想吐?耳朵响不?眼睛看得清吗?哎呀,真是飞来横祸呀。居然用雪团裹了石头来打你,你这是碍着谁了?你要是怎么了,娘和你爹可怎么办啊?难道要我们再伤心一次?”又抽抽噎噎的哭泣起来。

夏瑞熙已经猜到这恐怕就是伤她那人的家属了。夏夫人这是不饶人家呢,她这话也问得忒有水平了,这放在现代不就是脑震荡的症状吗?说实话,夏瑞熙除了头疼生气以外,其他的感觉一样都没有。但自家母亲,而且是有名的夏国手的夫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她自然要满足她,总归夏夫人是不会害她就是了。

夏瑞熙眼尖的看到旁边矮桌上的铜盆里放着一块石头和一滩化了的雪水,婉儿眼睛乱转,瞟瞟那石头又瞟瞟她的额头。她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感情砸晕她的雪团里面裹了石头啊,是谁这样歹毒呢?

夏老爷本身就是大秦最有名的妙手回春的大夫,他一摸宝贝女儿的脉搏,脸都白了,什么都没说,就让人准备后事。夏夫人一下子晕了过去,女儿再不争气,始终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活蹦乱跳的人,转眼就说不明道不白的成了一个将死之人,她这个母亲都不敢多问一句,还要打点谢礼送去寿王府,叫她怎么受的住。

夏老爷冷哼一声:“三少奶奶,原来是你们欧家的四少啊,我还说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我如果没有记错,他今年也有二十岁了吧?怎么还是这样不懂事呢?”

于是夏瑞熙痛苦万分的捂住头,有气无力不耐烦的说:“娘,你别哭了行不行?我头又晕又疼,眼睛发花,耳鸣得厉害,胸闷,恶心。”

夏老爷已经号完了脉,夏夫人迫不及待的催问:“老爷,怎么样?熙熙怎么样?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夏夫人悄叹了口气,这个女儿,从生下来开始就让她不省心,先前怀着的时候,她和夏老爷一心希望她会是个儿子,她那身形,所有人看了都说是儿子,结果生下来竟然是个女儿,夏老爷气得睡了三天,谁会想到最后他最爱的竟然就是这个唯一敢和他唱反调,敢和他对吼的女儿,只因这个女儿脾性其实最像他。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