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 白枕易梦
白枕易梦

白枕易梦

分类:游戏竞技

时间:2022-11-25 10:58:57

作者:冰极恋

最新章节: 第四章,尸体

编辑:愁蝶未知

点评: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Table '***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6397 limit 1


亿万年前,世本无族群 ,然观念不同 ,而引战争,遂出人,天,妖,魔四界,仙界归属天界,原本世无魔界,后有妖界法力高强者,不满于妖王统治,自立为王,俗称魔界。人界心归于凡尘俗事,以人间烟火为信仰;天界心归于修仙渡劫,以救助天下苍生为信仰;妖界人心涣散,有归人界者,也有归魔界者;魔界素来有残暴,噬血之称。然,人心所向,天地之归,或顺天理,修道法,天界自古比四界强大,法力高强者层出不穷。。


亿万年前,世本无族群,然观念不同,而引战争,遂出人,天,妖,魔四界,仙界归属天界,原本世无魔界,后有妖界法力高强者,不满于妖王统治,自立为王,俗称魔界。

人界心归于凡尘俗事,以人间烟火为信仰;天界心归于修仙渡劫,以救助天下苍生为信仰;妖界人心涣散,有归人界者,也有归魔界者;魔界素来有残暴,噬血之称。然,人心所向,天地之归,或顺天理,修道法,天界自古比四界强大,法力高强者层出不穷。

每百万年,天界皆会降生一位易帝,具体时间不详,只知易帝降生时,天界灵力石异动,散发五彩光辉,其光可照亮整个天界。易帝生来法术位居最高,是下一界天帝的首选,肩负着护卫天下苍生的使命。

妖界,紫宁殿

魔气环一殿,殿外紫气冲天,不见天日,魔气在苍穹中肆意冲窜,此乃妖族宝殿,居住着妖王及其妖族太子箫落。殿内的宝座上坐着一秀气男子,此人正是箫落,他肤色白暂,一双浓眉下长着一双犀利的眼眸,眉宇之间散发着霸气,还有一鼓浓浓的忧伤。

只见一小兵首领正瑟瑟发抖地走向殿内,行至箫落前,双脚跪地,眼泪汪汪,甚是不安。

“我要你办的事,如何了?”箫落淡淡地问道。

首领双手直抖,眼睛不敢直视面前的他,哆嗦地说道:“没,没办成,不,不对,原本是挺顺利的。”首龄戛然而止。

“接着说”箫落不耐烦地说道,眼里透过一丝冰冷。

“然,然后突然窜出来一个丫头,把我们得到的神识都...都抢走了……”首领越说越害怕,变得更结巴了。

“嗯,不错。”箫落眼神依旧冰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微笑。只见他把手一挥,两小兵上前,正要扣押首龄去断头。

首龄知道自己要没命了,连忙求饶:“求太子殿下,放过小的吧!请再给小的一次机会!求求您了!”

箫落眼神里露出了不屑,伴随着一阵咔嚓声,首领没命了。

殿内的仆从们吓得个个不敢说话,其中一个仆从与首领关系甚好,感情颇深,就忍不住哭了出来,他不敢大声哭,只敢支支吾吾。

“你~过来~””箫落指了指那个仆从,示意他过去。

仆从不敢不从,上前就是一跪,强忍着不哭。萧落轻轻地抚摸他的头,手从头顶沿过头脑勺直达脖子,只见箫落单手用力一转,扑通的一声,仆从嘴角冒血,倒地不起了。

殿内十分安静。殿外,两女仆议论纷纷,其中一个小声的说:“刚刚那个首龄真可怜,原本的太子殿下善良,完全没有杀戮之心,自从那件事过后,他就……”另一位女仆听到“那件事”立刻打断了她,害怕地说道:“快别提那件事了,想保命就千万不要说了。”那女仆立刻闭了嘴。

天宫--

无极殿外,一蒙头女子正偷偷摸摸地贴墙而行,朝殿门走去,“想不到,我这堂堂一介受万人敬仰的易帝要偷偷摸摸地进家门,实乃吾之耻啊!”女子眉头紧皱,手中正提着一瓶神识。正想着,肩膀突然被使劲一拍,头上的遮脸纱也被夺走了,吓得她直接叫了起来,转身见那人是自己的侍女小若,立刻停止了尖叫,双手插腰,捏住小若的耳朵,生气地说:“若若,你想吓死我呀,你这样子,万一把师父引来怎么办?!”

“不用被吓死了,我己经来了。”熟悉的声音直击女子的心脏,她以极快的反应低声求饶:“师父,我错了~”

女子是曲墨安,是新降生的易帝,而他面前的师父是天界四大天神之一流光神,年纪比易帝大了几万年,负责管教易帝,传以诗书法力学问,名唤慕听寒,是天界出了名的栋梁之材,以才貌双全响彻四界,有不少爱慕之人,却也是曲墨安除了天帝以外最不想见到的第二人。有传闻说,流光神爱慕易帝己久,日月相伴,情深意切。

慕听寒虽口中反责,眼里却充满了疼昔与怜爱,温柔说道:“也不是小孩子了,没有一天省心的,快把你从妖兵那得到的神识给我吧,我帮你把他们神识复位。然后我带你去学习……”

“师父,你怎么知道我去妖兵那抢神识了?”还没等慕听寒说完,曲墨安便疑问道。

听到这,慕听寒愣了愣,两个脸颊先是苍白,随后便泛起了红晕,他总不能说是自己担心她而跟过去的吧?于是,他顿了顿,柔和地解释道:“你这点小心思我还猜不出来?当初你得知妖界收集神识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慕听寒脸上的红晕在日神布下的太阳余辉下显得格外明显。

曲墨安见状,疑惑地问道:“师父,你热?”身旁的若若再也控制不住了,扑哧的笑了起来。

“没……没啊,许是练法太久了,有些不适。”慕听寒有点结巴地说道。“对了,安儿,明日便是你十八万年寿辰了,想要什么寿辰礼?”

“我想要师父带我去凡间玩儿!整日待在天宫修习,闷都闷死了。”曲墨安脱口而出,眼里闪过无尽的喜悦与期待。

“好,师父允了。明日宴会结束,我们就去。”慕听寒有些窃喜。

[space]

翌日--

无极殿外,彩云飘悬,阳光射入云层,散发不同的光泽,众仙纷纷赶来祝贺易帝生辰,热闹非凡。

按照往年惯例,生辰宴上皆有表演,众仙皆可发挥所长,年年复年年,曲墨安早己经厌倦了,每次都没有什么新花样,要么就是无出众之处。她本想取消,却也不想败了众仙兴致,只好硬着头皮观赏了。

还是一如既往,几番花样过去,无一入她的眼,她一直沉溺于乏味之中,喝酒替自己助助兴。她早就坐不住了,但终归不能中途离席。

“小仙箫某,特来为易帝舞剑。””一声清脆的噪音从殿门处传来,迎面走来一男子,身高七尺,骨相突出,身材清瘦却结实,脸上戴着一面具,手持一长剑与一长笛,正缓缓向易帝走去。

“舞剑?!这玩意儿倒是新奇,前面几次戏要么就是歌舞,要么就是吟诗,本帝早就看腻了,你好好舞,本帝若满意了,重重有赏!”

男子微微一笑,面向慕听寒,温文地问到:“听闻流光神才貌双全,文韬武略,笛子也吹得十分好,名声响彻四界,不知小仙今日是否有幸请流光神为在下伴奏呢?”

殿中顿时有些喧闹,一个小小的仙君竟叫堂堂流光神为其伴奏?他有多大的本领可配与流光神之笛声?

“小仙君说笑了,当然可以。”慕听寒素来没有架子,从男子手中接过笛子。

笛声启,剑挥舞,只见此人动作协调,剑就像长在手中似的,笛声若悠长,剑便舞得温婉平和,笛声若激昂,剑便舞得秀气灵动,犹如勃发之英雄,慷慨激昂,可谓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众仙皆赞叹此人剑法出众,是一等一的奇才。

曲墨安之前的乏味早己诮散,她认真地看着此人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放剑收剑都是这样的惊艳,以至于她的视线无法离开他的身上,笛声毕,剑停,曲墨安却还迟迟未缓过神来,突然的停止使她有点措不及防,她猛地缓过神来,连忙拍手就好,众仙亦如此,就连流光神也不经心生赞叹。

“好!舞得好哇!剑法随心,说明你的心境非比常人,说吧,想要什么奖赏?本帝允了!”曲墨安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觉得熟悉又陌生,冥冥之中有一股亲切感,却夹杂的一丝排斥。

“谢易帝赞叹,小仙没有其他请求,只求留在易帝身边,为您舞剑,什么时候您要是乏了,小仙再换换花样。”

听到这,慕听寒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眼睛撇了撇这个男人,有些不情愿。

“好,本帝正缺一个人逗我开心呢,以后你就留在本帝身边吧!”曲墨安倒是答应得爽快,慕听寒望了望她,心中百般纠结,却又无可奈何,他也想曲墨安开心。

“入座吧,小仙君。”曲墨安用手示意他坐下。

直至宴会结束,曲墨安都很亢奋,她迫切想了解这位仙君,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问。

宴毕,众仙皆道别。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9 00:13:07','','classid=15','0','5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