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最强之军火商人

最强之军火商人

分类:短篇小说

时间:2022-11-23 22:43:44

作者:江山挽歌

最新章节: 第3章雇员(求收藏!)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Table '***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6376 limit 1


我若静下心来,世界都要俯首称臣!!每一个人都是他赚钱的工具。 战争之王是人们对他的称呼。但他更愿意人家称呼他为商人,一个引领特种生意攀上巅峰的旗手!“我这辈子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将洛克.马丁拉下神坛!”—《世界人物周刊》。一名身高接近187CM的亚裔费劲的推着冰棍车在这海岸边上沿行,烈阳晒得他满脸都是汗水,古铜色皮肤中上散发着男人味,一头黑色长发垂到肩膀,看起来颇多的文艺气息。。


波兰.华沙!

坐落在欧洲大陆中部,温和的气候吸引着全世界游客来到这里享受着海浪的冲击,海鸥以及各类的海鸟在天空盘旋,或者慵懒的靠在枯树上大胆的看着游客,但同样,它们的鸟屎真的很臭。

一名身高接近187CM的亚裔费劲的推着冰棍车在这海岸边上沿行,烈阳晒得他满脸都是汗水,古铜色皮肤中上散发着男人味,一头黑色长发垂到肩膀,看起来颇多的文艺气息。

“OMG!该死的,你压倒我的城堡了。”突然,在这时候从冰棍车前冒出个黑人小孩,指着地上看不出形状的烂沙子说道,瞪了眼对方后,他还扭过头告状,大声喊,“爸爸,有人欺负我。”

正在不远处打沙滩排球的四五名黑人丢下球连忙跑过来,那带头的赤裸上身纹着一句《教父》中的名言:“Pain is not so irreparable as death(痛苦不像死亡那样无可挽回!)”

他摸着黑人孩子脑袋,两只眼不善的看着亚裔。

“抱歉先生,我不是故意。”亚裔干涸的嘴唇一抖,声言略有些嘶哑,“我请你吃根冰棍。”边说着,边将冰棍车打开,正准备拿出道歉礼品,就听“啪!”一声,一只手压在冰箱上,那黑人裂开嘴,露出满口的大白牙,“50兹罗提!”

敲诈?

1991年,50兹罗提可是他两天的饭钱。

按照汇率:100人民币大概等于50兹罗提。

亚裔死死盯着对方的双眼,对了个口型,“NO!”

黑人见他不配合,几个人围过来,打算给他点颜色看看,在华沙的沙滩上,斗殴像喝水一样常见,亚裔弯腰从冰棍车下面拿出根铁锁,不吭声,只是眼神逐渐的变冷,咬着牙,只要对方敢动手,直接往脑门上呼。

打架?

没打过架还叫男人吗?

“嘿!”

一声轻佻的口哨声很自然的将双方紧绷的气氛一下给抹了,所有人都朝着发声的方向看去,就瞧见一名中年警察走了过来,左手顺了下帽子,右手很随意的一挥,正好将胯间的手枪给展露了出来,“先生们,你们想进去捡肥皂吗?”

“你给我等着!”黑人不甘心的指着亚裔,扭头就走,他们经不起查,华沙的黑人大多数都是偷渡过来的,要是进了警察局,他们会被遣返,刚来到“天堂”谁愿意回去那肮脏的“家乡”?

“谢谢,斯密斯警官。”

“不用客气,唐,需要帮忙吗?”斯密斯耸耸肩,看了下被卡住的冰棍车,双手用力一拉,将其从沙坑中拉了出来,拍拍手,“需要我帮你卖吗?”

唐刀摇摇头,看了下手上秒针都不走的老式手表,淡淡的说,“今天是我父母忌日,等会我要去公墓。”

斯密斯闻言一怔,紧接着眼神中闪过点悲伤,强打着精神,“那…那我陪你去。”

唐刀余光瞥了眼,没说话,也任由对方帮自己将冰棍车推进沙滩边上的小储藏间,换了身衣服后,坐上密斯的老爷车,买了两束花,来到了国家公墓,这里躺着老师、军人、医生,也躺着乞丐。

也许,对于各个行业来说,唯有死亡才是公平的吧。

走进公墓,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坐在墓碑前,低声跟亡灵诉说,唐刀很自然走到偏角落一处公墓,墓碑很新,上面的墓志铭是这样写:“这里,躺着华沙最优秀的警察,布鲁斯.唐和他的妻子。”

斯密斯将花放在墓碑前,脱下警帽,低着头默哀了几分钟,“你父亲是个英雄,波兰不会忘记他,华沙也不会忘记,授予他英雄勋章。”

“你说的是这个吗?”唐刀从口袋中掏出枚勋章,垫了几下,“它价值多少美金?”

“唐!这是你父亲用生命换来的荣誉,不是用金钱能够比较…”

“但它让一名优秀的斯坦福学生因为交不起学费肄业,因为它,让一名孩子失去父母,从此没有经济来源,它对于我来说就是废铜烂铁。”唐刀突然情绪激动,红着眼直接打断了对方,“为什么会是他们?里面为什么躺着的不是你们?”

斯密斯低着头,沉默片刻后,说,“我很抱歉。”

唐刀胸口急促的起伏着,紧紧的捏着英雄勋章,那锋利的边角很轻易的将手给刺破了,鲜血直流。他深深看了眼墓碑后,扭头就走,只留下斯密斯一个人在风中孤立。

……

“给我来一杯威士忌。”

唐刀推开坐在柜台前,将口袋中仅有的几张五美元纸币,上面亚伯拉罕·林肯的臭逼脸让人倒胃口。

酒保略显嫌弃的看了眼,也不多说就去给兑了,几分钟就上桌,唐刀像是喝开水一样,昂着头就灌,这一幕看的酒保两眼发直,除了城西边常来的几名俄罗斯人外,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亚裔这样喝威士忌。

他们不是很含蓄的吗?

难道上帝疯了?

“咳咳咳…”唐刀弯着腰剧烈咳嗽起来,撑着桌子,面色发红,推开要搀扶的酒保,两眼发直,他在迷茫,未来自己该怎么办?

其实,他一直有个秘密,他…活了第二世!

上一世,他碌碌无为的活到72岁,最后被人发现冻死在加州街头。

而这一世,他直接活到父母出事的那一天,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

那该死的上帝,总喜欢把人的希望当成地上的烟头,给你带去希望,又给你绝望!

“难道,让我重新来,只是为了感受痛苦吗?”发抖的身子骨,随着低泣声,他将两世的怨恨都发泄在斯密斯身上,如果自己父母没死,那自己后来的人生会如此吗?

成功毕业的斯坦福大学学生!

年收入最起码15万兹罗提,步入中产阶级!

而现在呢?

他连领取波兰失业救济金的资格都没有!

唐刀胸口一团郁气,唯有威士忌能够解除。

整个酒吧就他一个人独醉,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脚步虚浮,刚想要起身的时候,门口突然冲进来两名男子,十分粗鲁的撞翻了几名客人,嘴里还骂着,“滚开!”

其中一人隐约像是受伤了,捂着肚子,面色苍白。

酒保疑惑,刚要走过去,又紧接着冲进来四五个人,穿着西装,带着墨镜,手里拿着短冲!看到那两人,什么话都不说,先来一阵扫射,可不管什么误伤。

枪战!

“shit!”唐刀膀胱一哆嗦,差点吓尿,抱着脑袋像是条野狗一样,手脚并用的往柜台下面躲,而在后侧酒柜上价值数百甚至数千兹罗提的红酒被打的稀巴烂,液体在地上宛如鲜血。

“OMG,OMG!”而在柜台下面已经躲着个满脸雀斑的服务员,手里拿着银制十字架,瑟瑟发抖,那声音都在打颤,当看到唐刀时,瞳孔一缩,吓得屁股像是安装了弹簧一样,直接想站起来,这脑门撞在上方的木板上,疼的面目都扭曲了。

“嘘嘘…”唐刀食指搭在唇间轻道,感觉到裆部有点热流,脸上一僵,不会是吓尿了吧?

他还没脸皮厚到当着别人面伸手去摸…

只是尴尬得挪动着屁股,但突然他就感觉,枪声停了?

唐刀大着胆子慢慢冒着头,首先就看到之前先闯进来的两人已经躺在血泊当中,身边躺着两把手枪,而那些凶手早就消失不见了…

“咕噜…”

唐刀吞了口唾沫,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尸体,依旧有点头皮发麻,而目光逐渐被手枪给吸引了过去,抿着嘴,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弯着腰冲过去,直接捡起一把柯尔特公司生产的眼镜蛇转轮手枪,枪口还有点发烫,他也不管,直接塞进了衣服内后,躲到边上的小桌子下,也是这酒吧里人少,并且灯光灰暗,并没有人看到他的所作所为。

“呜呜呜…”而这时候,门口响起波兰警察特有的低频警报,不得不说,华沙得治安体系还是很严格的,这前后不过五分钟,两辆警车上共计八名警察穿着防弹衣,端着马卡洛夫手枪冲了进来,其中一长得五大三粗的黑人警察飙着让人恶心的方言英语,“趴下,所有人趴下,把手放在脑袋上。”

在波兰,千万要听警察的话,要不然…他们能说你在用意念威胁他们的生命安全,这点跟美国佬学的很不错。

唐刀很自觉的就趴着,还把手举高,但衣服里的左轮手枪有点硌得慌,

等后续的支援来了后,酒吧内的所有人才被允许起身,并且每个都几乎被反复重复了好几遍问题,也许是看在唐刀是亚裔,对他的询问格外的尖锐。

“你住在哪里?”

“康维街。”

“从事什么职业?服务员?洗脚工?还是…”询问的白人男警察手中的笔尖一顿,眼里有些戏谑,“The thief?”

唐刀拳头猛地一捏紧,脸色涨红,豁然抬起头,质问道,“先生,你是在歧视吗?”

声音很大,很自然的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

“嘿,杰克逊有什么事吗?”一名挂着二级警司的光头扭过头皱着眉头询问,那手情不自禁摸到腰间。

“没事。”杰克逊回头喊了声,把记录本一合,上半身前倾带有侵略性,“你在侮辱华沙警察的职业道德性,现在,你给我蹲在地上!立刻、马上!”

唐刀呼吸逐渐加速,波兰人的眼神让人恶心!

真想一拳把这混蛋的鼻子打歪,但仅有的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要那么做,毕竟,波兰警察可是出了名的合法凶手,他阴着眼,慢吞吞的抱着头蹲了下来,一股强烈屈辱感瞬间将他给包围。

法克!

杰克逊很满意唐刀那种眼神,康维街华人和南部社区黑人就该用这种“尊敬”的目光看待白人。

这里是波兰!

“现在跟我回警察局做调查……”

“杰克逊”就在对方要给唐刀带上手铐时,就看到斯密斯正气喘吁吁得跑过来,狼狈得吞着口水,抓住杰克逊的手腕,看着唐刀,“他是我们华沙警察局的孩子,他的父亲是布鲁斯.唐。”

杰克逊眉头一挑,脑海中想起一道稍显瘦弱的身影,那个在警察局经常被当成杂工使用得…华裔?

“他在阻碍…”

“他父亲是英雄,已经牺牲了。”斯密斯直接打断了对方,毫不客气的瞪回去,两个人就这么看了数十秒,杰克逊黑着脸把手铐放回腰间,转身离去。

“不用管这个墨西哥后裔,唐,你没事吧?”斯密斯搀扶起唐刀,担忧道。

唐刀看着对方那满是褶皱的眼袋中深含的担心,心里一慌,使劲抽出手,摆摆手,嗓音有点嘶哑,“我…我要回去了。”说完,就近乎狼狈到落荒而逃,脚下也差点一绊。

斯密斯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瘦小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

康维街,一处二层小洋楼。

深夜的黑从窗户倒映在床上,能看见一道人影无意识晃着头,眉宇间紧促,呼吸变得急促,像是在梦中饱受煎熬。

“爸!妈…”

唐刀惊恐地豁然睁开眼,像是安装了弹簧坐起,胸口起伏着,额头上的冷汗在月光照耀下有点发凉,揉了下太阳穴,有点发胀,伸出手就摸向床头的水杯,轻轻抿了口,将胸腔中跳跃异常的心脏给压了回去。

刚才,他又做噩梦了,梦见子弹穿过父母的头盖骨,两人双双倒在血泊当中,这个场景已经在他脑子中盘旋很久,有时候,唐刀甚至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按照华人社区医生的话来说就是:“刺激性精神紧绷。”

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会产生一系列后遗症,包括抑郁症或者应激性反应(充满攻击性)。

唐刀晃了下脑袋,想要去洗手间,刚一掀被子,放在上面,深棕色外衣就掉在地上,一把转轮手枪掉了出来,他精神太紧绷了,枪击案让他有点稍微健忘,都忘记自己“偷”了把左轮,稍显费劲的弯下腰,把枪捡起来一看,忽然,脑子中闪起一道资料。

“名称:眼镜蛇转轮手枪。”

“生产厂家:柯尔特。”

“生产日期:1986年。”

“官方售价:240美元!”

“其他地区黑市售价:法国…,德国…,南非……”

“啊?”唐刀惊呼声,手一松,手枪掉在地上,脸色有点苍白,手臂有点发抖,眼睛蓦然睁大后,舔了舔瞬间干涸的嘴唇,“刚…刚才是什么?”

对未知的恐惧感让他差点撒腿就跑,但毕竟是重生过来的人,人都能活两世,还有什么不可能?

唐刀似乎在自我催眠,过了会,战战兢兢的捡起左轮,那资料框又弹了出来,眼前一虚拟屏幕,上面标注了很多,比如武器品类、价格上限、还有新武器兑换等。

“这…这是什么?”唐刀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但穿透了屏幕。

【目标信息接收,世界格局扫描同化,确认同化完成,系统启动,定义最高级…】一道中性化的电子合成声音在脑海中响彻,骤然间,唐刀感觉脑袋要炸掉一样,无数信息钻了进来,疼的他抱头,面目狰狞。

……

当唐刀再次睁开眼时,背后一片湿漉漉,冷汗都疼出来了,晃了下脑子,将里头的信息捋一捋。

十来分钟后,唐刀整个人兴奋到发抖!

世界核平!

简单理解这是来自一个以战争为主的高维文明的科技产物,武器更新换代迅速,威力效果远超人类,在遥远的宇宙大爆炸时代,世界核平就跌落在这个世界,并且持续到尽头,直到变成智慧生命,寻找适合的宿主。

而唐刀是他选择的第78个低等级生命,最终成功了,至于失败的,应该投胎成功了。

“世界核平。”

唐刀瞪着眼,眼神里还带着不敢置信,但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有了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

良久后,他才冷静下来,摸出床头柜的一包万宝路,这可是世界上最畅销的香烟品牌之一,平时还不舍得抽,拆分开,嗅了下尼古丁的味道,叼起一根,打火机啪嗒一响,皱着眉,深深啜了一口,在口腔里钻了圈后,吐出来,声音有点嘶哑。

“老子好像要牛X了。”

洛克希德马丁(LMT.N)、波音(BA.N)、BAESystems(BAES.L)、雷神(RTN.N),想象一下,如果和这些军工行业的巨无霸掰掰手腕,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不过,一阵提示音,将他拉了回来。

【一级主线任务:贩卖眼镜蛇转轮手枪(超出当地市场价格)。奖励.雇员两名(随机抽取),失败,没收所有财产!】

唐刀深吸口气,把烟蒂压在矿泉水瓶做的烟灰缸里,丝毫没了睡意,穿着条大裤衩子,站在窗口,任凭冷风吹,让自己冷静点。

深夜的康维街,鸟不拉屎,这里偏离市中心,作为华裔聚集区之一,这里甚至被白人冠上:“The garbage!”,顺着摇曳的夜灯,能看到几名摇摇晃晃的酒鬼正撑着墙猛吐,突然其中一人像是发了疯一样,抬起脚就猛踹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嘴里飙着脏话。

唐刀歪着头,能听到隐约。

“贝多娜街的那帮混蛋,抢了我们的……要砍…喂鱼。”

“鲁特,我们没办法,他们有家伙。”旁边一梳着中风头的黑人小伙子开口无奈,要不是他张开了嘴,唐刀还真的发现不了这里有个人。

“那我们也买武器!干死那帮混蛋。”兴许是喝大了,鲁特听到这话,酒精上头,怒喊了一声。

咣当。

唐刀把老木窗关上,顺手上了锁,嘴里念了两句名字,“鲁特…”

他闻到了买家的味道。

但他比较理性,难道要冲下去抓住对方问,嘿,伙计,要货吗?那肯定要被当成“The duck”带到小巷子里去。

这件事得慢慢来。

唐刀看了下挂在墙上的老式挂钟,凌晨三点,等明天找个人好好问问,现在…睡觉。

努力让自己闭着眼,但黑暗中很明显能听到一阵阵强有力的心跳声十分激动。

“唐,开门,你的牛奶。”一阵粗鲁的砸门声瞬间把浑浑噩噩的唐刀给砸醒了,像是弹簧一样紧绷坐直,瞪着眼,呼吸急促,缓了几秒后,身体肌肉才软下来,抹了把额头冷汗,掀开被子,穿着人字拖就去开门。

吱…

木门还有点生裂,带着点声响。

门外站着个穿着小马甲的青年男子,一头卷发,身材瘦弱,背着个箱子,身边还坐着条金毛,伸出舌头大口喘气。

“早上好,坎特,好久不见,Kan。”唐刀摸了摸金毛狗头,后者眯着眼,很享受的蹭了蹭。

坎特从箱子里拿出两瓶牛奶,递给他,看了下唐刀,迟疑道,“伙计,我听说你昨天遇到枪战了?上帝保佑,你没事就行。”

唐刀一怔,紧接着苦笑点头,想不到这消息传得那么快,“没事,那帮人像是黑帮仇杀,我躲得快。”

坎特心有感受的点点头,“华沙的帮派斗争太凶了,那帮警察先生们都快忙疯了,我听说,从隔壁蒂华纳有一帮毒贩跑过来,你可要小心一些。”

他说完就拍了拍唐刀肩膀,准备离开,刚一转身,就被后者给拉住了,疑惑的看着对方,诧异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我们这有那个叫鲁特的吗?”唐刀问,生怕对方认错人,又说,“就是旁边跟着个黑人。”

黑人?

鲁特?

坎特皱着眉想了下,打了个响指,“你说的是康维街口那个富二代?”

富二代?

瞧见唐刀懵逼的样子,坎特随口说,“他父亲在康维街经营一家餐馆,生意不错。”话锋一转,“不过他就不怎么样了,吃喝嫖赌,他曾经拿着一万兹罗提跑到墨西哥边境线上去和人家赌博,出老千,差点手被砍了,还被人绑架,花了十万兹罗提才赎回来的,典型的败家子。”

开餐馆那么有钱吗?

法克!

唐刀摇了摇头把心里杂念给赶走,忙问,“那你知道那黑人叫什么吗?在哪里能碰到他?”

“那个叫霍尔,在前面的超市当管工。”

“非常感谢,坎特,下次请你去喝酒。”唐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脸上一笑说。

“OK,我先去送牛奶了,法克,快十点了,要被扣钱了。”坎特打了手势后,看了下手表就急匆匆牵着狗走了。

唐刀从冰箱里找了个快要过期的三明治,随便咬了两口,犹豫了下给斯密斯打了个电话,麻烦他查一鲁特有没有案底,斯密斯显然知道鲁特,电话里就告诉他,这是个问题少年,在警察局里鼎鼎有名,让唐刀不要跟他有任何交集。唐刀随口应了两句后,就挂了电话,穿上衣服把眼镜蛇手枪塞进兜里,就出了门,这一路上都有熟人打招呼,老一辈则很关心的问昨天发生的事情,唉声叹气说,最近治安不行。

自从他爷爷就开始来华沙,祖孙三代在这住了接近三十年,跟邻居关系也不错,唐刀笑着回了几句后,朝着霍尔打工的超市走去。

这家超市叫:“星期八”。

波兰十分之二有叫这名字的超市,烂大街了。

唐刀询问了几个工作人员后,顺利找到了霍尔,只是这家伙…正在偷东西?!

他左手拿着根巧克力塞进嘴里,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几盒避孕套塞进自己的衣服里,这操作,看的唐刀哭笑不得,等对方拉上拉链后,才开口,“嘿,伙计。”

“啊!”

霍尔吓了一大跳,像是只蜘蛛一样贴在货柜上,惊恐睁大眼,吞了口唾沫,呼吸粗重,当看清是个亚裔后,举着拳头,“干什么,滚开!”

“放心,我可不是警察,我找你,是想和你做一笔生意。”唐刀摊开手,竖起个手掌,“最起码你能赚100美元。”

霍尔原本嘴里的脏话瞬间咽了回去,眼睛里冒着:“$$”。擦了下嘴角口水,态度变得热情,“什么生意?”

“带我去见鲁特,事后,我给你一张富兰克林。”

“你找他做什么?”霍尔拧着眉问。

唐刀摇摇头,“你只要带我去就行,100美元足够你吃顿好的了。”

这让霍尔很纠结,虽然他跟鲁特混,那家伙是有钱,但他太抠门了!给过霍尔最大一笔还是20美金,法克…资本家的孩子都是那么小气吗?

霍尔家里还有三个妹妹,加上父母,100美金可以让他们生活半个月了。

“我需要定金,先生。”霍尔咬着牙后,开口。

唐刀脸上一嗮,自己浑身加起来都没多少钱,怎么给?但这装得装个很严肃的样子,皱起眉头,抱着手,“抱歉,我不相信黑人,我怕你拿着我的钱跑了。”

“那我怎么能相信你?”霍尔脸色难看。

“我是康维街的孩子。”唐刀这句话让霍尔瞬间无话可说。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行,我带你去,不过你要是骗我,你就等死吧。”霍尔愤愤道,找到负责人请了半天假,带着唐刀就来到康维街口的一处洗浴中心。

“他十个小时有五个小时在这里。”霍尔迈上台阶,随口说。

唐刀面色怪异,这…家伙那么强大吗?

“鲁特在哪里?”霍尔敲着柜台们,后面穿着水手服的一名中年妇女指了指里面,“206.”

黑人点点头,朝着唐刀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跟上,站在206外面,能听到里面响起杂乱的声音,后者问,“我们要不要等会进去?”

霍尔翻了个白眼,推开门,唐刀跟在后面,就看到里面坐着三四个人,正围着…打桥牌?

“嘿!霍尔,你来了,快来帮我,该死的,他们赢了我200兹罗提了。”坐在中间的亚裔男子举起手。

“鲁特,我有个朋友找你,想要…跟你做个生意。”

哦?

男子这才看到站在后面的唐刀,一愣,只是诧异也是个亚裔。

但康维街亚裔太多了,大家不一定认识,他慵懒的从果盘里拿起个葡萄塞进嘴里,翘着二郎腿,“你找我什么生意?”

“这里人太多,我的生意…不能见光。”唐刀耸耸肩。

不能见光的生意?

桌子上的几个人脸色都怪异起来,X品?男子服务?

“咳咳,鲁特,我朋友有好事找你。”霍尔把朋友两个字强调一下,让对方给自己个面子。

看在上帝…不,看在100美金份上,自己也得加把劲。

“你们先出去吧,我很好奇这位先生给我带来什么。”鲁特挥挥手,其他只能无奈的抓起桌子上的兹罗提走出去,路过唐刀身边时,眼神很不善,毕竟,这家伙不闯进来,他们能从那白痴手里“骗”到更多的钱。

霍尔也出去,顺势关上门。

“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啪!

一个大家伙砸在桌子上,吓了鲁特一跳,看清楚后,脸色一变,往沙发边上一挪,竟很胆小的差点尖叫起来。

“眼镜蛇转轮手枪,700美元卖给你,还有五发子弹。”唐刀狮子大开口,拍了拍口袋,里头响起金属碰撞的声音。

卖武器?

鲁特看着那老式的转轮手枪,眨了几下眼后,把抱枕给推开,嘟囔一句,“你可吓死我了。”他伸手摸了摸手枪,保养的非常不错,他玩过枪,但这种80年代生产的转轮…可差不多淘汰了。

“你在敲诈吗?700美元?我都能买一G41自动步枪了,你当我是蠢货吗?”

唐刀身体微微后移,躲开口水,摇头,“你买不到的,你还没有21周岁,没有持枪证,枪店可不卖给你,而且…你好像在警察局有留档,恐怕更批不下来。”

“那我可以找其他人买。”鲁特气道。但说完,他也觉得这话很白痴,谁会卖给他?持枪证上面如果不符合,那可是要坐牢的,波兰法律可是严明的很,第二宪法也是许多人吐槽的地方,这可不能拿脑壳去砸。

“700美元太贵了…”

“我能保证我的武器没有任何记录,这个价格并不贵,先生。”唐刀抓起兜里的子弹,“我听说你昨天在其他街吃亏了,我想,如果你有这家伙,谁都不敢惹你。”

鲁特眼睛一亮。

才17岁的少年,还在那种中二的路上,希望自己能够装X,但昨天被人给打成傻X了,这口气咽不下去。

唐刀蛊惑能力不错,至于后面会不会发生命案…

关自己屁事?

自己只要兹罗提!

穷过,才明白钱的重要,那些劝别人不要把钱看的太重的无非就是家里有矿,或者他本身就是个穷人,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而已。

“我口袋里只有600美元…”鲁特把钱拿出来说。

“成交!”唐刀一把夺过来,把子弹放在桌子上,脸上一笑,“合作愉快。”

接过钱,脑子里就响起中性音。

【一级主线任务:贩卖眼镜蛇转轮手枪(超出当地市场价格)(完成极好),奖励是否发放?】

……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8 23:09:03','','classid=15','0','44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