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星星照亮小屋的灯
星星照亮小屋的灯

星星照亮小屋的灯

分类:都市生活

时间:2022-11-14 07:07:29

作者:珍珠加芋圆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学会自爱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点评: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星星能照亮屋里的灯吗?十六岁的余姚认为是的,星星就是能照亮她小屋里的灯,楚燃就是那颗星星。 后来余姚知道了,他是星星,是别人的星星,也是万千人的星星,唯独不是她一个人的星星。 再后来,她明白了,星星是照不亮她小屋里的灯的,于是她不要了,可星星在一个天际破晓时,来到她小屋窗前,告诉她。 “我的心向着阑珊的风,张了帆,要到无论何处的阴凉之岛去”阑珊的风吹动余姚的心弦,但她毫不犹豫的关上了窗。 最后,那颗叫楚燃的星星,一直照着她的小屋,太阳无数次东升西落,他终于等来了她小屋灯亮起的那一刻他们所有的尖叫都是为了他,不惧旅途的遥远,来到云城,只为听他唱歌,听他对他们说。。


云城闷热潮湿的夏天,空中带着无数的燥热因子,八万人的体育馆里,无数人拿着荧光棒,拉着横幅,他们尖叫,他们感动,眼含热泪,殷切向往的目光都在台上那个清瘦,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留着一头到下巴的黑色卷发,面容干净俊秀的男人身上。

他们所有的尖叫都是为了他,不惧旅途的遥远,来到云城,只为听他唱歌,听他对他们说。

“朋友,好久不见,我是楚燃”

偌大的场馆里,一束光打在舞台中间,打在他的身上,除此之外,场馆里全部都是红色的应援色,闪闪发光,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他轮廓清晰巴掌大的小脸,自上而下,五官立体,有漂亮多情的桃花眼,挺括的鼻梁,用明眸皓齿来形容他也不为过,衬衫开着两颗扣子,露出白皙漂亮的锁骨,长腿支着,坐在椅子上,抱着一把木吉他,像是归来的少年。

人们看着他,仿佛看着自己的信仰。

过了许久,男人开口了“八年前,2011年的夏天,我背着一把木吉他,拉着简单的行李箱,坐上火车离开了云城,那时候谁都不支持我唱歌,玩音乐”

“楚燃,你是最棒的”底下有人大声喊道。

楚燃低头笑了笑“我知道”。大家都哈哈的笑起来。

“今天,我又回到了这个城市,把它作为我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是因为这里有我最重要的人”

楚燃看了一眼VIP座位上空着的那个座位,漂亮的眼里多了几分失望。

“这几年来,我为不少人写歌,唱歌,唯独没有给她唱过,今天最后一首歌是为她唱的,叫做《燃尽所有》”

男人缓缓拨动琴弦,吉他声带着他磁性带着沙哑颗粒的声线娓娓道来。

窗外下起大雨,

天使如约到来。

透过大雨倾盆,

记得她甜美笑容。

阴霾一扫而空,

天使与我相拥。

少年不知年少,

忘记了你的笑。

天使靠近,我忘了她。

天使靠近,我丢了她。

天使剩一腔孤勇向我燃尽所有。

她掉落的羽毛,燃尽我的所有。

向她奔去,她燃尽所有。

只留我,悔恨流泪。

可是啊!为时已晚。

少年此刻,燃尽所有。

燃尽余生,重新拥有。

随着吉他最后一拨和弦落下,男声戛然而止,细看之下,他眼尾泛红,低着头,眼泪砸在吉他上,透过话筒传进静谧的歌迷耳里。

他们的偶像哭了,他们也哭了。

现场荧光棒亮起,他们大喊。

“楚燃,别哭,去把她找回来!”

那一刻,所有人都在喊,他们知道,楚燃很少这么安静的唱歌。

因为,他想用少年的姿态,找回当初那份初心,也找回当初那份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爱人和追悔莫及的爱情。

是的,青年想变回干净的少年,找寻曾经的一切,也找回刻在记忆里的人。

那个人,叫余姚。

楚燃余姚,同样名字是两个字,同样出生在云城,住在同一个地方。

2011时间往后倒退,倒退到1993年,他们在同一家医院出生,此后的18年,他们,站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一片空气。

93年7月的雨连绵不绝的下着,下的格外缠绵,云城思雅妇幼保健医院三楼产房里,一个带着眼镜,丰神俊朗,气质出众,穿着一身深色西装的男人此刻正攥着双手急急的等在产房门口。

除此之外,走廊另一边还站着一对男女,男的五官立体,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女人隆起的腹部,纠结着好看的眉毛,女人长得不是很漂亮,可身上带着一种优雅与高贵,虽然没有化妆,依然美貌,十分吸引人的目光。

两人坐在产房门口,静静的等着。

忽然,嘎吱一声,产房门口打开,护士抱着一个新的小生命出来,看了一圈等在产房门口的人。

“恭喜余先生,是个小公主”

被唤作余先生的男人,怔怔的抱过孩子看了一眼,那对夫妻也连忙起身,来看。

“我太太怎么样?”

“余先生放心,余太太情况很好,等会儿就转入病房了”

“好”

那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余朝,放心吧!”

余朝还没缓过劲儿来,懵懂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女人看着刚出生的宝宝,突然“呀”的一声。

男人连忙过去揽住她“怎么了,老婆”

女人摸着自己的肚子“楚柯,你孩子踢了我一下”

楚柯看着她的肚子,将手轻轻放了上去,果然,他又踢了一下。

夫妻两个喜不自胜。

护士将孩子抱走没一会儿,余朝的太太就被推倒了病房,一行三个人去看她。

汗水打湿了她的头发,面色有些苍白,这会儿已经是累到极点,已经睡着了。

余朝走过去,轻吻她的额头,低声开口“老婆,你辛苦了”

一切尽在一个温柔的吻里。

“宝宝叫什么名字”

护士进来问,楚柯夫妻两个也看着余朝。

余朝看着自己的老婆,温柔一笑。

“就叫余姚吧”

余朝,姚萌萌,取对方的姓氏。

“楚柯,那我们的宝宝出生后叫什么?”

女人摸着肚子问他。

楚柯想了半天,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只说了一句“出生再说”

出生再说,已经是六个月以后,94年的新年伊始,余姚小朋友已经半岁了,到了能自己坐起来的时候。她坐在病房的床上,眨巴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一头的自来卷,头顶还扎着一个小啾啾,十分可爱。

看到护士推进来的婴儿床上那个漂亮的婴儿,她咯吱咯吱的笑着。

“你看小姚儿”

楚柯看着儿子,听到老婆的声音,也看向小余姚。

余朝和姚萌萌从外面进来,看到自己的女儿看着楚柯的儿子,笑的傻乎乎的。

“小姚儿是真的喜欢咱们的儿子”

姚萌萌走过去,抱起小姚儿,亲了亲。

“可不是”

“对了,前面护士问你孩子叫什么已经问了好几次了”

余朝将手伸过去,小余姚自然的抓住他的手指玩着。

“本来要叫楚然,你也知道我家老太太有些迷信,找人问了一下,说这孩子命里缺火,我想了想,就叫楚燃吧,燃烧的燃”

“也好,说不定这孩子以后的生活和工作都是红红火火的”

余朝给了另一种期盼,一语成箴,楚燃之后的人生还真就红红火火。

小余姚看着小楚燃依旧咯吱咯吱的笑着。

笑了整整一天,回到家的时候也都在笑着。

姚萌萌将她放在床上,无奈的叉着腰,已经到了小余姚快要睡觉的点儿,可她今天格外亢奋,一直在笑,最后大声朝着书房方向喊道。

“余朝,过来看看你闺女”

被叫到名字的余朝端着笔记本电脑从书房直奔卧室。

“怎么了?”

“笑了一天了”姚萌萌摊手,原本甜美的脸变得无奈。

“好奇怪,自从看到楚家那小子,她就一直笑”

余朝放下电脑,趴在床上看着小余姚,伸出手指逗了逗她。

“比哭要好”

姚萌萌彻底没办法了,叫了保姆上来。

保姆抱起小余姚,小余姚立马不笑了,惹得保姆一脸慌乱。

但两口子倒是笑了,保姆连忙开口“先生,太太这……”

“没事儿,王姐,你带她去睡吧”

王姐抱走了小余姚,姚萌萌看着趴在床上拿着电脑写代码的男人。

跳上床,趴在他身上。

“余朝,你打算什么时候辞职!”

余朝翻了个身将她抱在怀里“过完年吧!”

余朝是个软件工程师,一天到晚的写代码,姚萌萌害怕他在四十岁的时候秃头,让他回公司帮她,正好她也可以清闲一点儿。

余朝起初也不愿意,但是每当看到姚萌萌凌晨时候还在加班,女儿出生后一个月就火速复工,他就心疼。

而姚萌萌呢,别看外表甜美,但是个女强人,管着姚氏集团上千号人,行事果断,姚家到她这一辈儿就她一个女孩子,姚父那是直接当男孩子培养,好在姚萌萌也是优秀,性格做事手段也不输男孩子。

即使后来姚萌萌找了一个程序员做老公,姚父也没说什么。

“说好了,这样我也有时间能陪女儿”

“恩”

姚萌萌说完就起身,却被余朝拉下来“老婆,春宵苦短啊”

姚萌萌瞪了他一眼,也就随他去了。

小余姚看着天花板,耳朵里听着隔壁传来的动静,睁着大眼睛,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笑了。

余姚比楚燃大半岁,六个月。

于是楚柯在楚燃开始学语的时候就教楚燃,叫余姚姐姐。

楚燃刚开始怎么也不叫,直到余姚把手里的饼干给他时,他咧开嘴,彼时的楚燃已经开始长牙了。

“姐姐”

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接过饼干开始吃。

楚柯看着这一幕,揉了揉楚燃的脑袋骂他“小吃货”

而这个小吃货在抓周的时候直接抓了一本书,大家围坐一团,看着抓到的书。

“莫扎特钢琴乐曲合集”

“蒋敏,你拿来的?”

楚柯的老婆叫蒋敏,她瞪了一眼他“不知道”

这时候余朝才想起来,楚柯让他去书房拿本书,他随便抽了一本,没想到是这个。

“这不挺好的嘛”

余朝抱着女儿看着楚柯手里的书。

楚柯眉毛一拧“不好,楚家以后是要他接手的”

蒋敏不乐意了“我也觉得挺好的,儿子喜欢就好”

楚柯看了蒋敏一眼,有些严肃。

姚萌萌一看连忙打圆场“小燃好歹抓了本书,我们家小姚儿,可是直奔小燃!”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想到小余姚一周岁抓周的时候,围在她面前的东西一概不看,直奔坐在她旁边的小楚燃,抱住就是吧唧一口。

不过后来她又抓了一个打蛋器,当时的余朝痛心疾首。

“完了,这那个人拿出来的”

保姆王姐颤颤巍巍的举手“我!”

余朝心想,小姚儿怕不是以后是个厨子吧!

当时的楚柯颇为开明的安慰他“厨师也挺好的!”

只是余姚最后没有当厨师,而是开了一家蛋糕店,生意非常好。

如今轮到楚柯,倒是他自己不开明。

随着时间如水流过,转眼小余姚已经三岁,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楚燃已经两岁半了。

余姚比楚燃大半岁,所以在余姚上小班第二学期的时候,楚燃跟她上了同一所幼儿园,不过余姚在小一班,楚燃在小三班,两家父母工作都比较忙,四人商量好,谁先下班就去接两个孩子,实在没办法就让保姆去接。

余姚大部分的时候都很安静,但只有跟楚燃在一起的时候玩的很疯,经常都是余家和楚家两个保姆跟在后面,不是收拾玩具,就是跟着他们两个小孩跑的气喘吁吁。

而楚燃有个害怕的东西,那就是打雷下雨,某天,幼儿园午睡的时候,天气突变,开始打雷。

小楚燃缩在被子里,害怕的怎么都睡不着。

老师忙着照顾其他孩子,并未注意到小楚燃的情况,这个时候,小余姚抱着自己的小熊,跑到小三班。

一头卷发,睁着一双大眼睛“赵老师,我可以跟楚燃一起睡吗?”

赵老师摸了摸她额前的卷毛儿“不可以哦!”

“可是楚燃害怕打雷,每次都要人陪着睡!”

小余姚奶声奶气,再加上她肉嘟嘟的小脸可爱到让老师无法拒绝。

“好吧!”

小余姚准确无误的找到小楚燃的床,小楚燃已经害怕的将被子盖过头顶。

小余姚跪在床上,拉了拉他的被子。

“是我”

听到声音的小楚燃揭开被子,看到小余姚的那一刻,开始小声抽泣,抱住小余姚的脖子,委屈巴巴的叫她“小姚儿!”

小余姚学着大人模样,拍着他的背,轻声哄着他。

“小姚儿在”

在那个时候,余姚也不过才三岁半,但她知道,楚燃害怕打雷。

以至于,到后来,每到打雷下雨的时候,余姚都在担心楚燃他会不会睡得着。

刚开始对楚燃所有的记挂变成了后来的习惯,而习惯成了余姚后来难以戒掉的瘾。

而楚燃理所应当的接受了她所有的好。

由于差了半岁,余姚提前上了小学,楚燃站在自家门口,看着余姚背着书包,穿着小学的校服,六岁的余姚,个子长高了不少,那张圆圆的脸蛋儿依旧甜美可爱,她的自来卷长长了被扎成了马尾。

小楚燃拉着余姚的书包带子,一张正太脸,五官拧在一起变成了包子脸。

他撒着娇“小姚儿,我也要跟你一起上小学”

蒋敏闻言拉住楚燃的手“叫姐姐,没大没小”

小楚燃眉头皱的更紧了“可是我跟小姚儿是同一年出生的啊!”

“小姚儿比你大六个月,应该叫姐姐”

余姚看着小楚燃的眉头塌下去“知道了,小姚儿姐姐”

蒋敏揉着他的头发“这才乖!”

余姚听到他叫她姐姐,低着头,有些莫名的不开心。

“走,我们先去送小姚儿上学”

蒋敏将两个孩子安顿在后座儿童椅上,发动车子。

余姚六岁半上的一年级,楚燃六岁的时候插的班,所以两个人又在一个班。

那时候的楚燃已经开始接触音乐,他的音乐老师告诉楚柯和蒋敏,楚燃在音乐上很有天赋,小小年纪,随便弹个音阶他都能准确无误的听出来。

楚柯听完也是犹豫,毕竟楚家小辈里面只有楚燃一个男孩子,所以只是把音乐当做楚燃的兴趣来培养。

可楚燃不一祥,他喜欢弹琴,喜欢唱歌,喜欢音符响起那一刹那带给他的愉悦。

这一切余姚都知道,楚燃唱歌很好听,不然为什么学校的儿童合唱团,选了楚燃作为领唱。

楚燃特别开心,拉着她奔奔跳跳的。

“楚燃你喜欢唱歌吗?”

余姚和他走在校园的足球场上,下午的最后一节是体育课,自由活动。

“喜欢啊,我不光喜欢唱歌,我还想以后做个原创歌手,再组个乐队!想想就很酷”

楚燃走在她前面,一脸的向往。

“你呢”

楚燃回过头看她,夏天的天气闷热,男孩儿的头上因为兴奋冒出汗水来。

余姚走过去从口袋掏出一包纸,打开替他自然的擦着汗。

“不知道”

余姚摇头,她确实不知道。

说实话,余姚到现在都看不出来她的天赋到底是什么,学舞蹈,她四肢不协调,学了一个月,就没再学。

画画,她坐的住,但觉得很枯燥,学了一年,就没再继续。

跟楚燃一起学钢琴,她根本坐不住,看着五线谱就觉得眼花,一个头两个大。

有一项倒是不错,那就是肺活量还行,音乐老师提议她去学习萨克斯或者小号,余朝一想到自己女儿的腮帮子,立马摇头拒绝。

西式的不行,就来中式的,给余姚报了古筝,这下还可以,余姚从四岁坚持到现在。

余姚倒不是真的喜欢古筝,而是她隔壁就是楚燃的钢琴教室,听着他的琴音,余姚就能安静下来,认真弹着古筝。

“笨蛋!”楚燃调皮的弹了一下她的脑瓜。

“你才笨蛋呢!”余姚摸着额头。

其实余姚觉得她挺笨的,成绩一直处于中下游阶段,别人能听懂的题,她至少还要问一遍老师才能懂。

不像楚燃,虽然是插班生,但考试的时候都是前三。

“小姚儿,我学会了一个词,叫笨鸟先飞”

楚燃大概是真累了,坐在草坪上,看着她认真说着。

“楚燃,我再说一次,我不笨”

余姚不愿意承认,至少在楚燃面前。

“好,期末考试你考到全班前十名,我就承认你不笨”

“一言为定”

“拉勾”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人的小拇指勾在一起,许下他们这个年纪的小承诺。

楚燃看着余姚圆嘟嘟的脸,想到那天他去教师办公室交卷子。

数学老师看着余姚的卷子不停的叹气“你说这余姚长得倒是挺聪明的一孩子,数学怎么能这么差!这题我都给她讲了好几遍,还是错的,怎么这么笨呢”

又看了一眼交完卷子的楚燃“楚燃啊,你一向跟余姚关系好,多帮帮她”

楚燃听着之前数学老师对余姚的评价,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腹诽“有本事这话,你当着我余叔叔面前去说!”

嘴上变成了“好的老师,不过余姚长得聪明,人也聪明”数学老师抬头看他,他已经出了办公室,男孩儿气愤的攥着拳头。

“数学老师真讨厌”

自从那天以后,余姚真的开始用功读书,上课的时候都是打着十二分的精神,老师的任何一句话都不放过,尤其是数学。

努力了几个星期,课堂小测验,她皱眉看着发下来的卷子,刚及格,小嘴抿起。

同桌吴诗看到她的卷子由衷感叹“可以啊!余姚,你进步了”

可看余姚的表情,她好像不是很开心。

“这不进步了吗?怎么还不开心啊!”

吴诗趴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看她。

“还不够!”

半晌,余姚说了这么一句。

这一段时间以来,作为余姚的同桌,她知道余姚有多努力,老师讲了一遍的题,不懂她就划下来,其实只是加减而已,但余姚似乎有时候很迷糊,会再问她第二遍。

吴诗问她“你为什么这么努力”

余姚抄着卷子上的错题头也没抬。“笨鸟先飞”

吴诗愣了一下,余姚不笨啊!虽然数学差了点儿,但语文特别好,在还没有到写作文的年级,她能拿到满分。

后面余姚主动提出要余朝给她报个数学班,余朝纳闷儿。

“为什么!姑娘咱才一年级,没必要这么拼”

余姚知道自己的父母从未要求她学习有多好,歪头想了想。

“我对数学挺感兴趣的”

这句话一出,余朝作为老父亲很是欣慰啊,自家女儿头一次主动说她对一件事有兴趣。

“报,明天爸爸就给你去报班!”

“对了,老爸,这件事别告诉楚叔和蒋阿姨,还有楚燃”

女孩儿咬着笔杆子,温吞着开口。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余姚看着一脸诧异的余朝,从椅子上跳下来,直接关上了门。

老父亲余朝还是遵从了自己女儿的意思。

大概每一个努力的人都会得到回报,余姚在期末考试,数学考到了九十分。

家长会上,数学老师特地点名夸奖,余朝那个笑容就没下来过。

只有楚燃一脸鄙夷的看着数学老师,暗地里骂了一句“虚伪”

蒋敏听着自家儿子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没听清。

“你说什么?”

楚燃摇摇头“没什么,小姚儿考得真好”

蒋敏拍了拍他的脖颈“说了要叫姐姐!”

“知道了”

楚燃有些不耐烦,明明就大六个月,让他一口一个姐姐,他才不愿意,哪有男孩子管比自己大六个月的女孩儿叫姐姐。

晚上睡觉前,余姚拿着电话给楚燃打电话一脸骄傲“我做到了,我可不是笨蛋”

那边楚燃练着尤克里里“知道了,小姚儿最聪明”

这一句话说的余姚心花怒放的,隐约还透着一些害羞。

“你干嘛呢?”

余姚靠在窗帘上,看着对面那栋别墅二楼的窗户,灯还亮着,他还没睡。

“我在弹尤克里里”楚燃调着音。

“你会弹吗?”

“当然会了,我弹给你听”

楚燃将电话放在桌子上,拿起尤克里里盘腿坐在床上,清了两声嗓子。

“咳咳!余姚女士,请欣赏未来天王巨星楚燃的首演,《小星星》”

余姚嘴角扬起听着,不一会儿听筒里传来楚燃的小烟嗓。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

刚唱完两句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声呵斥“楚燃,不睡觉干嘛呢!”

余姚知道那是楚叔叔的声音,他似乎不愿意,也不喜欢楚燃唱歌。

“马上就睡!”

楚燃隔着门板停下弹奏,说了一声。

听着自己父亲的脚步声走远,他拿起电话。

“改天唱给你听”

“好啊”

之后两人互道晚安,余姚在那时候做了一个决定,无论楚燃做什么,她都要努力跟上他的步伐,笨怎么了,就像楚燃说的,笨鸟先飞。

秉持着笨鸟先飞的理想,余姚在升级的过程中,数学越来越好,其他科目也没落下。

到了三年级的时候,她已经是班里的前三名,她的排名跟在楚燃的后面。

每当成绩被贴出来的时候,她的名字上面是楚燃,她比谁都开心。

三年级的第一学期,云城也进入了冬天,枯黄的枝丫,略显干燥的空气,日短夜长。

云城小学合唱团比赛正式拉开序幕。

余姚迎来了她第一次登台,她是作为主持人,而楚燃是作为云城大学附属小学儿童合唱团的领唱。

“余姚,你们学校合唱团的曲目是什么?”

和余姚一起搭档主持的小男生,是云城一小的,他们学校的合唱团很有实力,据说随便拉出一个来,都是会吹拉弹唱的全方面人才。

余姚看着手里的稿件,不认识的字,指导老师之前都给她标注了拼音。

“不清楚”

“你怎么会不清楚,你不是云城附小的啊!”

小男孩儿胖胖的,穿着黑色小西装,看起来正式但长相看起来又特别喜庆,余姚觉得如果他剃了光头,肯定跟年画娃娃一样。

“是啊”余姚笑着。

“那你怎么会不知道!”男孩儿挠挠头。

“就不告诉你”余姚朝她吐了吐舌头。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余姚没有再跟小男生说话认真看着手稿。

比赛在云城剧院举行,余朝姚萌萌还有蒋敏三个人都坐在台下。

“楚柯呢?”

姚萌萌看了一圈乌压压的人群,都没看到人。

提起这个蒋敏就烦躁“别管他,我们看我们的”

余朝知道,以楚柯的性格,他认为唱歌就是不务正业的存在,楚燃可以唱,但他不喜欢也不会支持。

只是就这样不来看楚燃的表演,楚燃肯定会失望的。

红色的幕布缓缓拉开,余姚和小男生一起走上台,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主持人,一男一女。

“我家小姚儿今天真好看!”

余朝拿出相机来,感叹一声开始拍照。

姚萌萌看着,可不嘛。平常她都是一副假小子的装扮,今天红色的公主蓬蓬裙,黑色小皮鞋,白色的袜子。

自来卷的头发扎成编成两条鱼骨辫,额角的卷发配上她圆圆的脸蛋儿,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皮肤白白净净,唇红齿白,特别可爱。简直甜到她心里去了。

两位主持人讲完开场白,紧接着就是小男生,拿着话筒,有些紧张毕竟下面那么多人。

“今天第一支合唱团是来自云城实验小学,向日葵合唱团”

小男生克服紧张感,说完这句话,汗都下来了。

接下来轮到余姚,余姚带着甜美笑容。

“请欣赏向日葵合唱团带来的《雪绒花》”

她的声音清甜干净,说完台下观众一阵掌声响起。

余朝朝自己的女儿竖起大拇指,余姚快下台的时候朝余朝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你不紧张啊,余姚”小男生问她,明明都是一样的年纪,她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

余姚当然紧张,楚燃告诉她,如果紧张的话就把台下的人当大白菜,所以她目光一直看着前面没有看观众,但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紧张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儿幽怨的看了她一眼“你才想起问我的名字,我叫郑宇成”

“这下知道了”

两人在后台聊着天,刻意压低声音。

第一支合唱团唱完,给后面的合唱团带来了压力。

因为有好几个评委打出了九分,不光余姚担心,郑宇成也担心。

“该你上去报幕了”

余姚推了推郑宇成,郑宇成连忙跟在主持人身后上了台。

几个合唱团表演下来,都不尽人意,除了第一个出场的向日葵合唱团。

“该你了吧”郑宇成看着余姚。

余姚看了一眼手稿,接下来就是她们学校合唱团出场,楚燃也即将登场。

“接下来,请欣赏云城大学附属小学的希望合唱团带来的《孤独的牧羊人》”

一报幕,台下的人都清醒了不少,本来都是昏昏欲睡的。《孤独的牧羊人》合唱还是挺难的。

余姚下台的时候跟楚燃擦肩而过,她用小拇指勾了勾他的手,给他一个加油的眼神。

楚燃穿着黑色西装,黑色领结,头发抓了起来,露出额头,他胸前抱着尤克里里。

“放心吧”

小声说了一句,大步迈上台。

余朝在台下开始拍照,今天的楚燃跟个小绅士一样。

灯光落下,打在合唱团每一个小朋友身上,楚燃踏出合唱团的时候,灯光又转换到他身上,他弹起尤克里里,先来了一段慢节奏的清唱。

灯光在他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小男孩唱着歌,虽然稚嫩,但依稀可见,长大后他俊朗好看的样子,他眼中带着自信的光芒,远比打在他身上的光还要亮。

余姚觉得,那一刻,舞台属于楚燃一个人,楚燃属于舞台。

那天的比赛,毫无疑问是希望合唱团拿了第一名,比赛结束后,楚燃有些失落,尽管他得到了所有的掌声和赞美,唯独不见自己的父亲。

余姚看着他,竟然比他的情绪还要失落。

余朝看得出来,张罗大家去吃饭,席间楚燃要了两份酸奶,蒋敏也任由他去了。

余姚把自己的那份,也给了他。

楚燃看着她推过来的酸奶,看了她一眼“谁要你的酸奶!”

蒋敏叫他名字斥责他“楚燃,怎么说话呢”

姚萌萌拍了拍她的手“没关系,吃饭吧”

余姚低下头没有说话,安静的喝着爸爸给她盛的海鲜粥,嘴里没有味道。

原以为楚燃会难过好几天,没想到第二天就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而对于昨天饭间的小插曲,楚燃似乎忘记了,可余姚记得,但看着楚燃,她只字未提。

一次的忍让变成了次次忍让最后变成理所当然。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