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生活,在上
生活,在上

生活,在上

分类:都市生活

时间:2022-11-12 17:26:16

作者:人立山雨

最新章节: 第五章 茧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四个相同年龄,相同性格,相同成长背景的女性在面对自己各自生活遭遇时,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鸡毛蒜皮有多伤感情,原生家庭的影响有多大,对枕边人的深入了解有多少,外表光鲜亮丽的生活内里又有多少满地鸡毛?四个主人公均为生活中真实不存在的原型,在原型基础上稍加虚构故事十分丰富,因为深度阅读时切勿对勾入坐。这时主卧的门打开了,婆婆蓬头垢面的出来了,杨雨婷知道婆婆要起来给自己的老公张阳和公公准备早饭了。婆婆一眼瞥到杨雨婷正在穿的鞋子,不满的小声说到:“你什么时候又买新鞋了?家里鞋柜一共这么大,全是你的鞋,蜈蚣精也用不着穿这么多鞋吧?”杨雨婷没抬头也没有接话,拿着包开门出去了,想了想又进来拿走了鞋柜上面的车钥匙。。


这时主卧的门打开了,婆婆蓬头垢面的出来了,杨雨婷知道婆婆要起来给自己的老公张阳和公公准备早饭了。婆婆一眼瞥到杨雨婷正在穿的鞋子,不满的小声说到:“你什么时候又买新鞋了?家里鞋柜一共这么大,全是你的鞋,蜈蚣精也用不着穿这么多鞋吧?”杨雨婷没抬头也没有接话,拿着包开门出去了,想了想又进来拿走了鞋柜上面的车钥匙。

刚进电梯,张阳就把杨雨婷搂在怀里,轻声哄着:“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别生气,他们年纪大了,思想古板,跟他们较真犯不上。”杨雨婷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她两眼红红的,一言不发,这个突然的小插曲,让她对以后的婚姻生活产生了深深地恐惧,她很讨厌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厌烦和无力感。

她不知道自己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听完警察的来电的。她也不明白那个两个多小时前告诉她自己今天比较忙要晚点回家的老公怎么就因为涉黄被抓了呢?

就在她收拾完碗碟穿衣服的时候,一旁看电视的公公突然开口:“结婚了就是张家的人了,按照我们的规矩,大年三十晚上还是不要回娘家了,不吉利。”杨雨婷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婆婆马上接口道:“对呀,对呀,虽然在一个市里住得近,但规矩该遵守还是得遵守,雨婷,还是初二以后再回去吧。”杨雨婷立马看向在整理给杨雨婷父母礼物的张阳,张阳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对父母说:“雨婷家里就她一个孩子,也没有别的兄弟,应该没什么忌讳,再说我们跟她爸爸妈妈说好了。”

婚后的生活过得虽然平淡但也舒适。婚房是领证后双方父母共同出资购买的,写在两个人名下,为了减轻他们的压力,在公婆表示家底都空了后,杨雨婷的父母出了7成的房款,为他们免去了还贷压力。后面又拿出了15万元当嫁妆帮小两口装修了房子。张阳拿出了工作后所有的积蓄,给了杨雨婷8万8千元的彩礼,他表示自己虽然存款不多,但是以后绝对会努力让杨雨婷过得更好,而且他告诉杨雨婷他家里马上要拆迁了,到时候带她去国外好好补办一个蜜月。

陆晓梦非常喜欢这个比自己小7岁的妹妹,因为从小失去母亲的缘故,她性格安静沉稳,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不语的发呆。因此她没有什么朋友,除了自己的表妹,她很少跟别人交心。因此每年寒暑假表妹的到来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刻。

陆晓梦转了个身,随手扯了床头柜上的纸巾擦眼泪。她回忆着10年来的点点滴滴,虽然佟海涛不太浪漫,但他真的有对陆晓梦好。

想起他表白的时候对她说:晓梦,你8岁的时候失去了妈妈,我18岁的时候也失去了妈妈,我们在一起后我一定会对你好,你比我少了10年的母爱,我会努力弥补上你这10年的缺憾……呵,10年,真是既巧合又讽刺呢!

就在大家以为这种波澜不惊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佟海涛出事了,他因为涉黄被拘留了。

杨雨婷来到停车场,慢慢把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车是杨雨婷结婚前自己买的,选的是她喜欢的大红色,大家都觉得像杨雨婷这样云淡风轻的姑娘不应该喜欢这么张扬肆意的颜色。结婚后车一直都是张阳在开,因为杨雨婷心疼他离公司稍远,而自己又习惯坐地铁上班。

从惊愕中缓过神后她继续批改完剩下的作业,然后去洗了一个热水澡,临睡前她去女儿房间看了下她有没有踢被子。当她真正靠在枕头上的时候,眼泪终于一滴滴滑落了下来。不知不觉她跟佟海涛在一起10年了呢。

她带着杨雨婷粘知了,捉泥鳅,教她爬树,踢毽子,跳皮筋。虽然她们相差的岁数不小,但总有说不完的话。

后面陆晓梦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平时成绩非常不错的她只上了省内一所普通师范大学。爷爷奶奶爸爸安慰她女孩子留在省内读书然后回老家找份安安稳稳的工作挺好的,在外面漂泊家里人也不放心。

这件事情过后,杨雨婷不知道张阳怎么跟公婆谈的,总之大家表面上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把这页揭过去了。不过,杨雨婷发现自从那件事以后,公公很少主动跟自己讲话了,而婆婆含沙射影的话也从不当着张阳的面讲了。

每年寒暑假,杨雨婷的父母都会把她送回姥姥姥爷家,一是因为父母上班忙,没时间带她,加上姥姥姥爷想外孙女,另一个原因就是杨雨婷和陆晓梦彼此非常想念对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对方。

杨雨婷的表姐叫陆晓梦,今年35岁,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陆晓梦8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因病去世,父亲身体不太好,所以她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爷爷奶奶也就是杨雨婷的姥姥姥爷家生活。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杨雨婷的思绪,她用耳机接起电话,里面传来表姐惊慌失措的声音:“婷婷,不好了,你姐夫昨晚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警察带走了!”

听到杨雨婷是一个人的时候,陆晓梦松了一口气,她顿了一下,轻轻说道:“是因为涉黄……”

“喂,婷婷,不好了,你姐夫……”当涉黄两个字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她立刻想到现在杨雨婷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全家在一起吃早餐,或者杨雨婷现在在公司身边可能有其他同事,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改口道“你姐夫昨天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警察带走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8:41:02','','classid=15','0','52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