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中式陪读
中式陪读

中式陪读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2-06-25 10:30:32

作者:五叶金心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什么

编辑:诗酒止步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稳定更新了)内“斗”同学,外“斗”爹妈!最苦逼的是看尽自家女神跟好兄弟的恩爱有加日常!远飞这个“扫把星”注定一生要被“河东狮”胡欢欢虐成狗!书中详细详细介绍了几个生性搞怪表情的城里少年被被录取到边远乡镇的全市第二“省重点高中”,遇上四面八方赶过来的各样同学。一同渡过了记忆深刻地的五年高中生活!文中进行风趣搞笑有趣的故事情节阐释了他们在学校和同学朋友相处的矛盾,和跟老师家长斗斗智斗勇勇的故事。此外也叙说了家长陪读家长之间时而疯狂貌合神离,时而疯狂相互鼓励支持的趣事。缓缓拉下被子迷迷糊糊就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眯着小缝望了望四周,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书桌上:一堆杂乱的课本,每一本都已“身首异处”,“额?这不是我昨天撕了一天的杰作吗?”高飞想着,脸上拧成一堆的眉毛立刻舒展开来:“老子初中毕业了嘿嘿!不用起早早了!”咧开嘴露出无比幸福的小虎牙,接着往后一仰又钻进被子里。。


婷婷才六岁的孩子,同样是长身体的年纪,正因为家境贫寒,多余的鸡蛋要换钱补贴生活,唯一一个鸡蛋就要让给哥哥吃,她开心自己能吃上蛋花,还是打蛋的碗里粘着的那一点点鸡蛋水,又能翻出多大的蛋花啊!

年轻的老师,那个可怜的小伙纸早已吓得不知所措,那颗陶醉在故事中摇晃着的头立马刹车在脖子左边,都没来得及摆正。本来手里转到飞起的笔也失控地掉到地上,他反应过来后立马惊慌失措地拿起书直接就跑、跑了!

高飞梳洗完毕拉开冰箱:“做点啥来慰劳慰劳这条街最靓的崽呢?牛排西兰花,饺子,行吧就这样中西结合完胜!”

赵坚强“哦”了一声,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吃了起来。他知道懂事的妹妹一定是听了妈妈的话:“婷婷,一会妈妈煎一个蛋给哥哥吃,哥哥太瘦要长个子知道吗?”“知道了妈妈,哥哥快快长大因为是家里的柱子”。赵坚强想着想着,快速地往嘴里塞了一口饭,他知道此刻如果不让嘴巴夸张地动起来,自己会控制不住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嘴唇,他不能让妈妈看到了难过,一定不能!

就在昨天,一年一度的中考刚刚结束。考完当天晚上高飞去书店买了一大袋子好吃的,回家大摇大摆地打开电脑边看小说边吃零食,桌上课本战战兢兢地待在那里也没能逃脱魔爪,给他一本接一本逐页撕个稀巴乱。那架势就好像新登基的皇帝在批阅奏折。

后来他每天早早做完功课,跑到厨房慢慢观察妈妈做饭渐渐就学会了,妈妈不让他碰煤气灶他放假就去奶奶家练习,五年级就会做饭炒几个简单的菜,初中拿妈妈的菜谱练习,现在家常菜基本都会做。这样倒是替妈妈省不少事来。

“哥哥!哥哥!”过了一会,只听婷婷在外面兴高采烈地喊了起来,“妈妈,哥哥回来了!”“知道了”张兰表面若无其事地应着,眼里却是漾起一丝笑意,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

经历了丈夫跟婆婆的事后,安全感在张兰心里已经消失殆尽,她害怕等待的过程,特别是害怕听到一切不好的消息。哪怕是别人家的坏消息都能让她全身发抖。所以她宁愿倔强地用眼睛去看用手去触摸,也不愿意干等着谁告诉她什么。

细心的高大山怕脚步声影响儿子补习,所以他脚尖轻轻踮着缓缓走上台阶一步一步走上二楼,思量着看一眼儿子认真学习的样子不打扰他们。

然而生活虽苦,却并不妨碍他们一家三口努力地活着,人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盼头的,一定!

此地无声胜有声,高大山脸色渐渐由黑变紫再由紫变白!尴尬了几秒后,高大山稍稍调整了内心混乱的气息,努力平声静气地问:“你们在讲作文吗?”

也不知从哪个年代开始,有一句俗语流传至今,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形容极其贫苦的家庭特别贴切。因为穷所以不会争宠,妈妈为糊口已费尽力气没有多少时间来宠溺他们;也因为穷不会争抢,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要过年才能买,零食玩具那是别人家孩子常有的东西,因为他们没有,所以没得争。不用争的日子,才会一心为家为亲人,又怎么可能不懂事呢。

丢下烧火棍,张兰就赶忙跑过去提起儿子背上的树枝放到地上,皱着眉头喃喃低语:“家里柴火还够烧,以后莫要一个人去山上砍柴了。”对儿子,她永远是轻声细语,永远听从,看起来甚至像有点怕——怕失去他。

有一次家里零食吃完了实在饿的不行自己模仿妈妈做饭吃,拿起电饭锅,琢磨着:爸爸吃两碗饭,妈妈吃一碗,我吃一碗!他非常自信地舀了四碗米,盖上盖子插上电源还不忘按一下,心里乐滋滋的:妈妈回来肯定夸我聪明孩子!

走近房门正准备推门时,一听不对,这从楼下到楼上这段时间咋就光听见咱家孩子的声音呢?再侧耳一听更不对劲了:“他掌心运气直击武当七怪之首的青阳大师,只见一道白光......光…….爸、爸额......”

“什么!以后?哪个老师能教你?正经老师可都给你吓跑了,留下一个还是这么个玩意儿!以后不辅导了!你能考哪就读哪,进私立高中大不了多花点钱,混个职高文凭也算比你老子学问高,找不到好工作一样可以回来当学徒!”说完摔门而去。

当所有人无比兴奋地享受着考试后的完美生活时,在安市下属的松城县,一位少年此刻正背着大半捆树枝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六月的太阳已经开始有些许毒辣,阳光烘烤着大地,正午时分的田埂上早已没了人影,少年黝黑的脸晒得通红通红,累得呼呼喘着粗气,身上灰白的汗衫被汗水浸透了,紧紧贴在后背上。

此时张兰刚从地里回来,拔了一上午的杂草,腿在棉花林里蹲得酸痛酸痛的,整个人也像从水里游上来的一样从头到脚被汗水湿透了。她口干舌燥,前脚进屋后脚直奔厨房,从水缸舀了一大瓢水就咕嘟咕嘟喝起来。女儿婷婷在门口探着头说:“妈妈,桌子上面有一壶凉开水。”“知道了,你记住不要自己动开水瓶啊!”张兰一边叮嘱着女儿,一边顺手系上围裙准备做午饭。她早上出门前凉了一壶水,现在舍不得喝了因为儿子一会回来肯定口渴。

高大山怒火瞬间喷发:“整天浑浑噩噩得过且过!成绩现在是倒数第几了?我们这是花钱请人陪你玩儿呢?能读不?不能读早点去厂里当学徒以后也有一碗饭吃!你老子就是木工出身的也算子承父业!”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