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末世科幻 > 山河不落
山河不落

山河不落

分类:末世科幻

时间:2022-06-22 07:04:29

作者:嫣亦然

最新章节: 第五章 你让我不好过,我挖你墙角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杨明起露出率真的笑容,洁白的牙齿与他黝黑的皮肤显得格格不入。他挠着耳塞,羞涩地说:“你爸让我来找你,让我带你回家。”杨明起二话不说地拎起她的行李箱,麻溜地在前面带路。

她双腿曲膝,跪倒在母亲的坟前,泪眼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妈——”。空旷的马鸣山回荡着她的哭喊,一群山雀从松树林中低低掠过,它们围绕半山腰盘旋片刻,发出数声哀鸣,留下几根羽毛,然后飞往别处。

太阳像煎熟的蛋黄,落到泽宇村的背后,温度开始下降,微风吹来,一丝凉意。俯瞰整个泽宇村,袅袅炊烟起,悠悠飞鸟归。矿上铁桶轮的滚动渐渐没了声息,田野里的牲畜牵出了地,下班的工人和庄稼人收拾好工具,去往家的方向。

“你这孩子怎么吃里扒外呢?让你搬你就搬,废话那么多!”周凤莲放下手中的蒲扇,带头冲进篷子,三下五除二地搬出了一口废弃大箱子。十分钟之后,清出了一片空地。周凤莲双手叉腰,用脚丈量着尺寸,估摸着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

刘淑敏最后看了一眼母亲的坟头,那句“活出个人样”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是呀,母亲生前活得憋屈,死的时候葬在乱草堆。她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替母亲争一口气,挽回一丝尊严。

周凤莲拍打着这张被汗渍浸染得变成红棕色的竹床,嘴里嘀咕着继续去服侍你的主人吧。周凤莲冷笑了一声,又从自己房间的衣柜找出破旧的蚊帐,交给邱喆扔到竹床上去。刘淑敏需要的话就让她自己挂上吧,不需要作罢。

“妈,咋办呀?”邱喆的话将周凤莲的思绪拉了回来。周凤莲咂巴着嘴,不耐烦地丢了一句:“什么咋办呀?凉拌。不是有那句古话么?什么兵来土挡。”

“你小子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嘴贫。”周凤莲的蒲扇伸向肩膀,拍打邱喆的手,“我没白养你一场,还是你心疼妈,不像你颖姐,简直就是白眼狼,有了婆家忘了娘,一年半载难回来一次。”

可是,邱喆知道周凤莲的脾气,稍不顺她的意,会被她逮住剥一层皮,然后臭骂一顿。他怕母亲,然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他又不得不依赖她。对于周凤莲的话,邱喆即使有不满,依旧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句违抗。

周凤莲的眼前突然一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间瓦棚收拾收拾不就成了吗?说干就干,周凤莲指使邱喆赶快将瓦棚的杂物搬出来。

邱喆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不满地白了母亲周凤莲一眼,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母亲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知道心里咋想的。听继父说刘淑敏马上要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娘俩的好日子过了。

“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邱喆哑然失笑,纠正周凤莲的话。

母亲把自己的二十年青春贡献给了那位叫刘大水的男人,却怎么也没想到刘大水在她去世半年后猴急地娶了隔壁村的一位拖儿带女的寡妇王美凤。娘仨霸占了刘淑敏的房间,刘大水更是将男孩邱喆视为己出。

要让他动手,邱喆自然不愿意,他嘟囔着说:“妈,这样不太好吧?让淑敏姐住这间篷子,说出去别人不笑话咱们,说我们合伙欺负她。颖姐那件屋子本来就是淑敏姐的,让她住不就得了?”

夜幕降临,周凤莲母子二人吃完晚饭后,在院子里乘凉。她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摇着蒲扇,依旧挡不住蚊子的突然袭击,该死的孽畜,要你好看!她停住蒲扇,扬起一只手,对准小腿上的一块小黑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将其击毙。

妈,是你吗?刘淑敏喜极而泣,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立不动,生怕它飞走。妈,真的是你吗?女儿好想你,你过得还好吗?你怎么这么久不回来?女儿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

周凤莲当初要不是看在刘大水承包了矿井的头炮工程,她才不会看上大她十来岁的刘大水,凭她的三分姿色,找个像样的人家不在话下。她的好姐妹沈银珍离了以后,就找了一个婆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那日子过得快活似神仙,喝茶打牌遛弯,谁见了都眼红。

地炕上大朵大朵的月季开得正盛,鲜红得能挤出水,在这种夏日午后显得格外耀眼。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在月季上停留了片刻,又在空中飞舞,最后落在了刘淑敏的手上。

蚊子的尸体稳稳地躺在周凤莲的巴掌心,那一抹血让她深感痛心,好像剜去了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周凤莲将蚊子的细腿一条条的扯断,然后将那根尖尖的长嘴扔到地上,最后尸首分离,这才有了报复后的快感。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8.125.76','2022-07-05 10:35:46','','classid=15','0','47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