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幻想 > 妻高一筹
妻高一筹

妻高一筹

分类:穿越幻想

时间:2022-06-14 12:39:27

作者:梨花白

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露馅

编辑:旧梦拾遗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情感丰富,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再次穿越到一个被当做棋子嫁入豪门而且光速成了下堂妇的女人身上,这运气像是真的是不怎么样,特别是这个下堂妇还严禁不养着两个不被亲爹不待见的拖油瓶。虽然既来之则安之,这种自生自灭,啊,不对,所以是自给自足,远离它内宅内斗的下堂妇生活实际上虽然很悠悠然的,女主角对自己的再次穿越十万分的不满意。虽然,孩子他爹,你……你你你究竟为什么就要在五年后闯入来?还蹬鼻子上脸的步步步步进逼,特么你有这个资格吗?乱了……全乱了这是方楚瑜醒来后,一直盘旋在她脑海中的一句话,此时经过无数遍的反复,由这些字组成的长度大概已经可以绕地球转上两三圈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秋宁被一阵低低说话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起身向外一看,只见门口影影绰绰的立着几个影子。雨阶站在门内,张开双臂将另几个人挡在门外。傅秋宁只听她怒气冲冲的低声道:“你不信?你不信自己去看看,奶奶脖子上的勒痕还没消去呢。我们奶奶这几个月已经受尽了委屈,如今又把这两个下流东西送过来,什么意思?凭什么要我们奶奶管?素日里你们克扣的还不够么?如今更是连一个子儿都看不见了,又添了这两张嘴,是想活活饿死我们吧?那好啊,我和奶奶这就回娘家去,平时治不了你们,这一回让王爷好好给咱们评评理,问一问你们,都是做了什么?把奶奶逼到了悬梁自尽的地步。”

也因此,雨阶其实并不了解这位主子的性情,十个月来看惯了她的忍气吞声,还只道她性情如此。谁知今日轻轻巧巧一句话,竟然就让那江氏身边平日眼高于顶的丫鬟低头认错。这不由得让雨阶惊讶极了,还以为自家奶奶受此大辱,死后重生,把原本性子中的那点刚强都激了出来,日后再不会这样受气下去。

小丫鬟雨阶连忙擦干了眼泪,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奶奶,你……你想吃什么?奴婢去给你做好不好?”

吃完面条,雨阶手脚麻利的将东西收拾下去,傅秋宁看着地上的小马扎,心里直叹气,暗道傅秋宁啊傅秋宁,你身边就这么一个贴心人,竟然还有心思搞阶级主义对待,你就让她和你在一个桌子上用饭能怎么着?如今害的我也不敢贸然叫她上桌,这一个人吃饭,真是太没意思了,唉!你这个让封建社会折磨的变了形的可怜女人啊,但愿这一次你能投胎到我那个时代,痛痛快快做一回真正幸福自由的女人。

这简直就像是当众扇了金镶侯爷一个耳光一般,自己的二儿子乃是少年才俊,连皇上都曾夸他文采风流玉树临风,京城无人能出其右。还钦赐他被称呼“小侯爷”的权力,这意思就是,将来的金镶侯之位必定是他的了,若非皇上这种暗示,这侯位是一定要世袭给长子金鹏展的。

她无法理解真正傅秋宁的想法,不过有一件事倒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就是:这小侯爷金凤举是个巨渣无比的男人,这一整座金镶侯府里,基本上都是些大大小小的渣渣。当然,环境如此,她也是无可奈何的,想想自己以前住的镇江王府,不也是一个由渣渣们组成的世界吗?凡是不渣的,都是软弱可欺之辈。而一旦这些弱者一朝得宠,大概就要渣的比谁都厉害了。

纷乱的思绪被面条香气给拉回来。傅秋宁坐起身,看见雨阶端着两碗面条出来,不由得食指大动,想着这身体大概是从昨天得到消息后就没吃过饭,这会子饿的厉害。于是捧过碗,刚想如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对待这碗面条,结果一眼看到雨阶捧着碗坐在小马扎上吃的慢条斯理,于是只好讪讪的收回那本来挑了一大筷子的面条,改成细嚼慢咽。

新作初发,打滚火热求票中,点击票票留言请把我淹没吧,另外还贪心的奢求五百字长评,先鞠躬感谢大家了

************************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傅秋宁,再也不是方楚瑜了。”

雨阶的嘴皮子竟然很是厉害,也许是让傅秋宁的自尽激起了火气。一番话说得就连门外丫鬟也是哑口无言。傅秋宁走下床去向外仔细看了看,发现站在前面的那个秀丽丫鬟满脸乌云,几次张口欲言,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儿子金玉继承了世袭侯爷的爵位,又和兄弟金石都各自有官职在身,金玉唯一的一个女儿,还下嫁给荣亲王为填房,荣亲王是当今圣上的第六子,为人风趣仁厚,深得皇上欢心,也是储君之位的热门人选。这金雁秋倒也争气,嫁过去第二年,便为荣亲王诞下一子,甚得荣亲王欢心,去年奏请宗人府封了王妃,连带着金镶侯府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罢了,雨阶,留下他们吧。”

论理,即便是镇江王府,也万万没有将庶女嫁给小侯爷为正妻的道理。可坏就坏在荣亲王之前仰仗皇上宠爱,行事未免张扬了些,终于触怒龙颜,被训斥了一顿,险些撸了亲王的头衔,还责令他在家禁足一年思过。因此荣亲王如今在朝中的声望一落千丈,原本就和他不相上下,为争储而暗暗较劲的弘亲王却是圣眷正隆,地位如烈火烹油般直往上蹿,以至于许多原本支持荣亲王的臣子王公都见风转舵,转而支持弘亲王去了。

这件事阖府上下都知道,却是谁也不提。金凤举向来自负文采风流,哪里肯接受自己与一个粗鄙寡妇欢爱还让她生下孩子的事情?即使酒醉了也不可能接受啊。也是那寡妇贪心,本指望着母凭子贵,谁知孩子生了出来后,她和一双儿女便被软禁在后院大老远的一间仓库内。一直到金凤举娶亲,正妻平妻姨娘小妾都有了,也没给她个名分。这寡妇心中有气,每日里拿一对儿女出气,金家却也不闻不问,直到如今寡妇病死,这对儿女没了依靠,金凤举厌恶他们之极,但这又确实是他的骨肉,正没办法安排的时候,江婉莹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让傅秋宁以正妻的身份,抚养这一双儿女。此举虽然便宜了这对小孩儿,让他们有了个名分,但是金府上下谁都清楚傅秋宁就是一个秋后的蚂蚱,三五年内是必然要被休掉的,因此大家也没有嫉妒之心,反而都抱着幸灾乐祸的心理附和江婉莹的主意,金凤举也觉得这样很好,等到休了傅秋宁后,这两个孩子也长大了,随便放到哪个庄子里养着就是,也可眼不见心不烦。

不论如何,自己已经穿到了这个对女人来说宛如活地狱一般的年代,要想在这里好好的,平静的生存下来,一直到七老八十寿终正寝,除了必须奉行“低调做人处事”的准则之外,她必须还要遵守这时代的所有规矩,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得知,这身体里的主人已经换了灵魂。

“你适才说什么?说我是演戏?也好,我这就和你去你们奶奶面前,咱们等小侯爷回来,看看我可是不是在演戏,若是小侯爷分辨出来,就回一趟镇江王府也没什么,我反正是个没脸面的,豁出去闹一场子,即便自己死了,小侯爷身边那几个狐媚子倒也未必好过,你说如何?”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想象整个金镶侯府对待傅秋宁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了。何况那小侯爷金凤举原本要娶的鲁国公之孙女乃是他的表妹,两人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直到十岁才分开。如今被配做一对,真正是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忽然之间,就被一个容貌寻常的下贱女人给夺了正妻之位,他能甘心吗?

“别嚎了,这不是没死成呢吗?”方楚瑜坐起身,大概是那个灵魂主动退让,并且还留下了记忆的关系,穿越后的灵魂和这具尸体的契合度超出她预料的好,她觉得现在就是让自己做出瑜伽里最高难的动作也绝对没问题。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