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辞天骄 跟乔爷撒个娇 你的来电 赘婿 扮乖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梧凰在上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

分类:青春校园

时间:2022-05-29 19:41:05

作者:孝祖静秋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吃酒席

编辑:朱颜瘦

点评: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一半是触手能即的生活,一半是遥不可以及的虚幻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这活真不是人干得,往日里人家都是冬天烧窑,这老孙真可折腾人的,要不是出得多点,狗娘养的原意摊这鬼活。你看,老刘都中暑了,躺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也没见老孙去看看。”男人用本已湿透的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漫不经心地跟建业说着话。梁建业也依样画瓢,先将身上多余的衣服脱了搁在窑洞口的灌木枝梢上。

“起码要备个四五百吧。”

“深圳知道不?”

一群人哄堂大笑,朱老四转过头,噘着嘴对着女人讥讽道:“他要是掏得出,你晚上跟他睡?”

“换我了。”建业用手电晃了一下对方的脚下。拱形的窑洞足有三四米深,滚滚的红焰一次次地打那堵新砌的青砖墙面的堂灰口如蟒蛇吐杏一般串出,随之而来的是叫人窒息的热浪。

老太太是寒着心走的,走后没多久,公家拆了庄基上的土坯危房,她最后的那段往事也就再没人提起,她的那双宝贝儿女再没在庄上出现过。

女人总算识趣,笑嘻嘻地往老四手里递了根赤豆冰,又将剩余的派给了门前嬉闹的娃们。

“对,就那小子。去不?回去凑凑路费,大忙一过,咱兄弟一块过去。搁家里能赚几个钱啊!”

“光咱两?没人呐!”汉子打墙根上爬站起来,躬着身子甩手拍打着屁股上的土灰,胸脯上凸起的肋骨几乎快要撑破黝黑瘦削的皮囊,狭窄瘦削的长脸上挂着一丝疲倦。

“想去不?”

老四面色铁青,尴尬地苦笑着。边抓着牌边低声嗔骂女人:“疯婆娘!”于是头也跟着一个劲儿摇晃着,手里却将余下的钱一把撰在手里,不一会又揣进了裤兜里。

老四摸着手上的牌,继续讥讽说:“那你也别跟他睡了,等我再赢几把的。我再请大家吃一轮,你便陪我得了。”说罢,笑得更放肆了。

“吆,别说啊!老孙这几年是赚着钱啦,前几天见他捣腾回一辆面包来,别提多气派啦。”看牌局的人里面跟着起哄:“孙家媳妇,老孙倒带带你们家小老孙啊。”

“跟你睡?只怕我们家老孙不答应我跟你这光棍条子厮混嘞。我回头跟他商量商量,他若是同意,咱俩今晚就睡。”女人也得意地说着,边说边用她那肥厚的嘴唇嗦了一把开化的冰棍。

“建业。”

“什么老梁!要在过去,咱不得叫声梁少东家啊。”朱老二低头望着手里的牌,阴阳怪气地接着话茬,却将一局好牌随手丢了出去,脸上是又气又恼。

梁庄坐落于苏皖交接地带,处在高邮湖边上的一块支流之上。

此时,西庄上几个扛着扁担簸箕的中年汉子,顶着烈日炎炎的燥热,穿过滚烫的砂石路,来到了棚外面的树荫底下。男人们个个面色黝黑,大珠小珠的汗液像雨水般裹在额头跟胸口上,为首的那人放下肩上盛满黄泥砂的簸箕,气喘吁吁地朝着散发冰棍的女人说道:“吆,孙家媳妇,今儿你请客吃冷饮哪?给咱爷们几个也来点?”

朱家杂货铺则不偏不倚地建在了庄子的正中心,倚在靠湖的马路边上。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