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月
盛唐风月

盛唐风月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6-27 03:03:39

作者:府天

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真忠臣也!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盛唐日月酒徒  盛唐风华  盛唐风月  


犹忆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开元五年,大唐帝国如日中天,雍州长安恰是后来世界最繁华热闹的都市,也没之一。姚崇、宋璟、李白、王维、张旭、吴道子、颜真卿、令狐大娘、裴旻、郭子仪……当此一时,盛唐时代的天空群星璀璨。生逢盛世,作为一介江郎才尽泯然众人矣的神童,杜士仪怕的也不是天下大势,不是如何在这第二次人生中活得更精彩的。盛唐时代风月,有的是雄风傲骨,有的是充满自信从容不迫,有的是出将入相,有的是九重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六年笔耕不辍,九部作品,继《朱门倜傥》、《奸臣》、《冠盖满京华》、《富贵荣“则天皇后以周代唐,韦庶人和悖逆庶国乱政,太平公主谋逆擅权,咱们大唐一代一代出了这么多女国的勾当,该当引以为戒!选南阳王李係的人全都擦亮眼睛好好看看,选了他,大唐说不定就要再多一个祸国乱政的太后!如果我之长子李侁有罪,他们母子同样罪不可赦!”。


裴宽终于从这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失语中回过神来。虽说这个结果实在有些意外,可仔细想一想,颖王李璬确实不是什么最差的选择,毕竟,相比其他三位候选人,当初李隆基巡幸十六王宅号称选东宫的时候,也曾经去过颖王宅,虽说李璬表现并不出色,可在出了永王李璘父子谋刺的事情之后,这种本分反而有些稀缺。于是,他便清了清嗓子,沉声说道:“那么,我会立时禀告陛下,就此先请颖王监国,然后召集相关官员商议接下来的仪制。”

等那一队兵马渐渐近前,分明看得清是碛西节度使,也就是安西四镇节度使的旗号,众人仍是不敢怠慢。虽知这一路上这些兵马必定经人检验过无数次过所,可他们还是上前仔仔细细查验,当队正看清楚最上头的一个杜字时,他立刻抬起头往为的那个年轻将军看了过去。

颖王李璬终于有了一丁点当皇帝的觉悟,只要杜士仪不留在长安,自己头上没有这尊实质上的太上皇,这些要求又算什么?r1148

尽管已经笑到了最后,可毕竟李璬还是宗室,并非太子,可裴宽已经从言行举止之中把李璬当成了未来的天子,恭敬而不失距离。当他尽量用最沉重的语气解说了李隆基已经过世的消息时,就只见这位未来的大唐天子眼睛发直脸色发白,仿佛随时随地又要昏过去,不禁吓了一跳。说时迟那时快,他就只见杜士仪突然不轻不重把手中茶盏往一旁小几上一放,那清脆的声音就仿佛回魂曲,立刻就把李璬的魂魄给拉回了体内。

“大王谬赞了,臣从来不曾在政事堂料理过一天的政务,反而是裴相国劳苦功高,又有诸多贤臣殚精竭虑,臣又怎敢居功?而和长安城中贤臣众多相比,河北动乱之地,如若一个不好,降军复叛,又或者民心动荡,那就是大问题了。”

不等他们开口说话,杜士仪又继续说道:“广元,你不必再回西域了,虽说李隆基此前要任你为安西副大都护,都知兵马使之事被驳了回去,但高仙芝心里难免会有芥蒂。西域四镇固然重要,但我既然已经在北庭打下坚实根基,派你去只不过是当时为了释疑加锤炼,再留在那里也就没有任何必要。你既然回来了,就随我调任幽州,为都知兵马使,我若不在幽州,则你为节度留后”

事到如今,仪王李璲很清楚,自己作为被李隆基点过名的皇子,这一次事败的结果是毁灭性的。如果让南阳王李係真的登上皇位,他只有死路一条,而若是换成了生性软弱谨慎的颖王李璬承袭大宝,那么他也许还可能有一线生机。至不济,颖王李璬说不定会记得自己硬拼掉最有希望的东宫一系这一功劳,不说富贵荣华,让他和子孙安安生生过完下半生总应该是有保证的!

“很好,这才是我有担当的儿子。”杜士仪将长子的不安和决心都看在眼里,这才对杜幼麟说道,“幼麟,日后出入不可轻忽,不要怕人说你摆排场”

“此次若无众多忠臣良将前赴后继,大唐社稷危在旦夕,论功行赏自是应当,一切都依照杜卿所言!”

这就是提醒行刺的意思了。杜幼麟立刻肃然应下,随即提醒道:“阿爷,河北各州郡的官员……”

张良娣已经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炸裂开来了。仪王李璲出局,平原王李伸不管不顾弃权而去,可接下来分明是本应对自己有利的二选一格局,可被李璲这样拼命一反咬,东宫一系却已然落了绝对下风。她很想开口反驳所谓妇国的那些污蔑,可话到嘴边却根本说不出来。到最后,她死死按着胸口,却是真的一头栽倒昏了过去。

随着这个声音,书斋大门被人推开,杜广元回头一看,见是弟弟,他立刻沉下脸道:“长幼有序,这事情听我的

...

他忍不住朝东宫一系最大的支持者王缙瞅了一眼,见王缙面色阴沉,竟是别开眼睛不和他对视,他只觉得心头那最后一丝希望就此落空。想到继续争下去,到时候若仍是一场失败,那么结果很可能是新君登基后,他就会迎来一场残酷的清洗。与其如此,还不如放弃负隅顽抗到底这种奢望,向颖王李璬卖个好。呆立许久,他方才使劲一咬舌尖,用那种刺痛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即声音沙哑地说道:“公道是非自在人心,我,南阳王李係……弃权!”

杜广元紧绷着脸向迎出来的门房打了个招呼,却是下马之后拔腿就往里头赶。当杜士仪得到龙泉报信时,杜广元已经推开书斋大门闯了进来。他温和地朝龙泉打了个手势,等人退出去之后,却见杜广元和进门时的莽撞不同,竟是站在原地面色变幻不定,踌躇了好一阵子,这才快步来到了他的面前。

一场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兵灾之后,长安城各大门全都回复了往日熙熙攘攘的人流。城西金光门外,此时并非早晚高峰进出城人最多的时刻,却仍然不断有来自西边河陇,甚至西域的商队涌入城中。这些人也带来了西边生过的那些零星战事,比如吐蕃犯境却被河陇边军打退,安西和北庭亦是稳若泰山,总而言之全都是让人心情振奋的好消息。当几个兵卒又放行了一行商队,彼此之间议论着昨日宫中那场复推的时候,突然有人看到远处烟尘滚滚。

他说到这里,人群之中立时有官员高呼道:“既然是四去其三,结果已经很清楚了。颖王得天独厚,正是新主!”

也许名单上的很多人在调任河北时,都会不明所以,甚至或惊疑或欢喜。而除却当年他用过的属僚之外,更多的人则是他这些年来暗中留意的人才,以及宇文融那夹袋中仍然在世的人物。即便很多人已经六十出头,垂垂老矣,可这个时代,六十出头仍可老夫聊少年狂

“这是当然,三位兄长的冤屈,我从前也是敢怒不敢言。”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