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紫气西来
紫气西来

紫气西来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6-02 02:59:17

作者:梦醒泪倾城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山贼来袭1

编辑:渐渐春风老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紫气西来苏东坡  紫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憾  紫气西来祥瑞到  紫气西来什么预示  紫气西来滏水东渐  紫气西来的意思  紫气西来还是紫气东来  紫气西来啥意思  


一曲英雄的荡气回肠曲,一场红尘的漫图乡思 紫气西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蔡昊心想:原来我还没有死。蔡昊迷迷糊糊的,脑袋一阵一阵的昏沉。但当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农家的泥炕上醒来。那家的主人是一个强壮的汉子。听他讲,是在长江岸边发现了自己,见蔡昊奇装异服,便以为他是外郡落水的富家少爷。见自己当时一息尚存,便把蔡昊背回家救治。。


  蔡昊心想:原来我还没有死。蔡昊迷迷糊糊的,脑袋一阵一阵的昏沉。但当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农家的泥炕上醒来。那家的主人是一个强壮的汉子。听他讲,是在长江岸边发现了自己,见蔡昊奇装异服,便以为他是外郡落水的富家少爷。见自己当时一息尚存,便把蔡昊背回家救治。

  他还记得,那天他头疼得要死,浑浑噩噩地勉强坐了起来,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胡须满布的脸,眼前的这个壮年衣着打扮着实奇怪的很,一身粗布的褐色短衣、黑色长裤“救护车呢呢?我在哪?我有事……”蔡昊还记得自己被车给撞了。那壮年似乎惊住了,惊讶的问道:“救护车是什么啊,我从来没听过。”蔡昊慢慢抬眼一瞧,也立刻噤声。周遭是个泥墙草棚的简陋屋舍,而自己正坐在一个泥炕之上。他正一正神,沉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那壮年似乎被我问醒了,说道:“小兄弟啊,你总算醒了!可急死我了!你都昏睡了两天两夜了!”“啊,那怎么不送我去医院呢?”蔡昊问道。那壮年答道:“医院是什么东西啊。”“天啊!”我一个踉跄下了地,“天啊这是地球人吗?竟然不知道医院是什么。”蔡昊暗自懊恼道。“那这里是哪啊?”“这里是会稽郡那,怎么了,小兄弟。”那壮年答道。蔡昊又问道:“郡,现在不都是省吗?”那壮年答道:“自始皇帝统一六国划分天下为三十六郡,那省又是什么东西。”蔡昊惊叫了一声:“什么,那现在是秦朝了。”壮年又说道:“是啊,始皇帝一统天下已经九年了,现在是始皇帝三十五年。蔡昊几步跑出门外,黑暗中依稀辨认出,门前是几亩田地,而不远处竟就是一条奔腾的大江。周围找不到一点人类文明的痕迹,“我果然是穿越了啊。”想到这蔡昊竟不知是喜是悲。他虽昏睡了多天,但醒来后头脑还算清楚,想必是那天在公路上的车祸让让竟从21世纪回到了秦朝!

  于是,便拿了人家的银两应承下来,不到一个月,蔡昊竟在十里八乡小有名气起来。便借机在村里的集市上摆了个算命的摊子,所赚竟能负担家中一月的生活,还有些盈余,也算安身于市了吧。PS:再次将一些废话这是无良的第一次写作可能写得不好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同时希望大家能够力挺我的新书。无良真是希望能和大家一起走完大秦,同时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既来之,则安之。以现在的状况,我也不知能做些什么。还是先安定下来,再做打算吧。可是我一个十七岁的小子,在这陌生的秦朝又如何安身立命呢?想到这,我不禁悲从中来……

  又是一天风朗日清,长江的江水也难得的和缓平舒,村里的人相约一起去江心打渔。“小昊,快走了!”虞子期大哥在屋外唤这蔡昊。蔡昊忙不迭地跑了出来,还未走出蓬门,就看到屋外空中一片雷雨云向这边压来。小时候,父亲教过我简单的天象观测,应该不会有错。“遭了,马上就有大的雷雨。大哥,你快去叫村里人别去了。”蔡昊看着远方的天象,急忙说道。见虞子期不动,蔡昊有些急,道:“大哥,真的!”说着自己已向江边跑去。“乡亲们!马上就有大的暴风雨要来,你们今天千万不要出渔!”码头上是一片出渔前繁忙的准备景象,根本没有人在乎一个外郡小子的警告,恐怕多数是以为蔡昊疯了。蔡昊眼睁睁地看着渔船缓缓驶离岸边,而弱小的喊声被湮没在吱嘎的摇桨声中。“唉,咱们还是没赶上。”渔船离岸后还不到半个时辰,果然天色大变,狂风暴雨如期而至,那日出渔的乡亲死了大半。而蔡昊会观天象的消息竟不胫而走,一时间各村以讹传讹,竟称他懂得奇门术数,会观天象、知人命。他倒是读过几遍易经,也懂些看相算命的小把戏,但那不过是上学时娱人娱己的把戏罢了。后来,竟有人拿着银两让我为其勘相算命,蔡昊虽年不过十七,却也不觉的自己是什么良人善类,既然可以以此改善他和虞子期的生活,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不是,我只是有感于这种伤感的氛围罢了。”蔡昊回道。“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啊,我叫虞子期。看我年长小兄弟几岁,小兄弟不如叫我一声大哥。”蔡昊回道:“我叫蔡昊,本是丰县人,既然这样我就叫兄长一声哥。”那壮年说道:“好,哈哈,对了我还有一个妹妹,在山中跟她师傅学医。等她回来的时候,介绍你们认识。”不知不觉中过了几个月,蔡昊竟好像渐渐适应了秦朝朴素平实的生活方式,只是如何能重返现代,他一点头绪也没有。开始时他常会想得气急败坏,慢慢的也只能安慰自己,急也没用,就权当一次探险吧。

  那壮年拉着我在桌前坐下,“小兄弟,你是哪里人士?又因何事落入水中?”蔡昊看着眼前的一切,被车撞时的事情的种种都恍如隔世,蔡昊不知如何回答,便摇了摇头,默然不语。“怎么?你竟不知自己是哪里人士吗?”那壮年拉着才好的手说,语中透着怜惜。蔡昊被他语气中的那份怜惜所感动,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知他们1800年后的那个世界现在怎样了,想着不禁趴到桌上失声痛哭起来。

  “小兄弟,外面风大,还是快进屋吧。”那壮年仿佛看透了蔡昊所思所想,说着拉着蔡昊步入茅屋之中。这是一间破敝的小屋,大概不到20平方,一张土炕占了房间的大半,其余便是一套半旧的桌椅板凳,一个不大的柜子和一张古朴的织机。看得出主人家的贫寒,但在昏黄的烛光下,家中点点滴滴的生活痕迹却在这清冷的夜晚给人带来难得的温暖。

  “小兄弟,你还无恙吧?”那壮年追了出来。蔡昊默然不语,望着眼前这滚滚的长江逝水,不禁悲从中来悲。而头上的一轮明月,面色苍白地俯瞰着芸芸众生。不知过了多久,蔡昊转身看那壮年还在,眼中尽是担忧,便向他拜了一拜,口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希望大家支持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