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小南国
小南国

小南国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5-31 23:58:57

作者:杨安

最新章节: 第十章 陪葬

编辑:山川赋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小南国酒店  小南国菜单价目表  小南国花园酒店 黄兴公园  小南国餐厅  小南国酒店上海有哪几家分店  小南国十大招牌菜  小南国花园酒店  小南国婚宴菜单价格  小南国餐饮有限公司  小南国  


“初二那个十五…庙门开,牛头马面…两边排。”  一个更年轻的翻译所以未明原因被被绑架到塔克拉玛干沙漠参与其中探险活动。被绑架他的人中有官、商、盗各路豪杰。随着队伍深入地沙漠,许多疑团浮出水面,会道法的武警、一路追踪疯狂杀戳的神秘的人、红衣无头尸的女孩、两年石阶像个滑梯,我一旦滚起来之后似乎就停不下来,前轱辘往前转后轱辘往后转,总之一路滚到了底。。


  石阶像个滑梯,我一旦滚起来之后似乎就停不下来,前轱辘往前转后轱辘往后转,总之一路滚到了底。

  一路走着也没事干,我就怂恿李镇讲一些关于“安哥拉兔子”的事情。既然他沿用这么一个二缺的命名方式,说明他肯定有点经验。

  凑近了瞧,棺材的确有盖子,不过翻在一边,没有盖上。棺材里也有骸骨。这骨头极其干净,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棺材的中央,双臂叠在胸前。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我把几个棺材细细地看了一遍,非常感兴趣。虽然陪葬物看起来价值不菲,但是我没有把它们据为己有的愿望,因为它们在棺材里看起来是如此美丽,又如此合适。我只拿起了那个金色的双头杵,放在手里把玩。这纯金的小东西沉甸甸的,雕刻细腻,在手电下看起来很新很光亮,像是现代而不是古代的东西。

  第六个棺材是空的。里面没有骸骨,也没有陪葬物。

  我一声怒喝,果断地把他踹了下去。

  我们顺着不知道延伸到哪里的桥梁一路向前。李镇告诉我这里是往北的方向。指南针已经失灵了,我问他怎么知道方向的,他说靠直觉,我却觉得不是这样。他应该是通过我选了面对空棺材的桥梁得出的结论。他果然知道些什么。

  原来安哥拉兔子是指炸毛的僵尸,因为满身都是白毛,和安哥拉兔子很像,所以李镇他们对这种东西统称“兔子”。僵尸有很多叫法,这么智障的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问李镇这个名儿是谁取得,怎么这么二。他看着我,愣了两秒,突然笑了起来。

  歌声渐出,我们蹑手蹑脚地向前摸去。大概走了三分钟,手电光终于找到了殉葬大坑的边界。那里的石壁上开一个圆形的洞,我们从洞里摸出去,来到一个石室里。这个石室只有十来平米,和刚才那个自然没法比,四边有石头刻成的锁链环绕,中央有个两三米高的平台,平台上有一把贵妃榻似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穿戴华丽的女人,一动不动。

  “啊…”我张嘴。

  《阅微草堂笔记》说僵尸的样貌是“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这描述还真有点像兔子。流行文化里的所有僵尸一定吃人肉,吸人血,有些版本里被吸了血的人会成为新的僵尸。僵尸膝盖不能弯曲,只能直着蹦跶。有说法是中国建筑里高的门槛就是用来阻挡僵尸跳进家中。这就很可笑了。

  一阵子污言秽语立刻从桥下传来,其污浊力度,以及融合全国各类方言的能力,都不容小觑,以至于以我的文化水平难以理解。随之还有一串噼里啪啦吱吱嘎嘎的声音。

  除此之外,我对僵尸的概念完全来自于小说和《行尸走肉》,所以对这种东西的存在将信将疑。

  我不怕骨头——我爷爷家在南京,家附近的一个沙坑打仗时埋过死人。我小时候和我那些叫娟儿或蛋儿的女伴儿或者男伴儿,带着爷爷家的狗,没事干就去瞎挖——但是脚下的白骨数量之多还是让我一阵反胃。这里少说也得有几万个人的骸骨。

  我从小不喜欢打架。我会修自行车,会换汽车轮胎,会杀鸡剖鱼,会灭火,能扛水,会熟练运用用绳子,钳子,扳子,锯子,美工刀。我身高一米八,加头发一米八一,会登山,会三种游泳姿势,会去健身房。但我一般只习惯于泡泡茶看看电脑,最多打个游戏。我本科念的英语文学。我坚信暴力是最下三滥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要钱给钱,但是要命那就得拼命。所以我被打的时候会很不开心,并且会坚决抵抗。而以前在初中里,如果被打的是自己的哥们儿的话,一定会加倍地打回去。用我妈的话说,“这小兔崽子给逼急了还敢咬呢”。当时我就想着,不管是不是闹鬼,就算是鬼我也得咬伤一口。然而我咬鬼的愿望却没有实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我被掐着脖子拖到客厅里,黑暗的楼道里似乎还有其他奔走呼喊的声音。我一听喊得不是上海方言,心想闹鬼就算了,怎么还不是本地的鬼。我越发紧张,身体像条鱼一样扭着几乎腾空飞起来,登时脖子上就挨了一下,眼前突然一黑,差点没把晚饭呕出来。恍惚之间我感觉自己被压着跪在墙角,这才开始头昏脑涨地盘算,这大概不是闹鬼,这特么是山贼。我鼻腔里一阵腥一阵苦,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别提有多委屈。打劫我的山贼却并不急着行动。从泪光里我看到房间里除了压着我的人以外还有五条大汉,都壮得和健美先生一样,四个人在房间里站着,还有一个在对着对讲机里吼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人进来了,他们之间还提溜着一个人,那人看来也是和我一样挨了一拳,脸上一片泛青的红印,眼泪汪汪,被压着跪在地上。我心想也罢,大家都要被劫上山去,我是压寨夫人一号,你是压寨夫人二号,我们以后好好相处。这样想着我瞟了那人一眼,正好那人也在看我,这一看我差点吓得把舌头咬掉,因为这人长得和我奇像无比。

  “说来话长。黄昆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我和我姐籍贯在云南,但也是南京长大的,我们七岁的时候死了家人,十岁的时候,被这队伍的东家收养。东家长居上海,我们就跟着他来了上海。我在上海呆了十年后,东家带着我们又搬回了南京。这之后我跟着东家经常是住在南京,上海工作,两头跑。”

  沙面只受到了一点点儿压力。突然平衡被打破了,沙粒迅速地向四周滑开,我陷入了流沙里。那一瞬间,我把看过的书和做过的训练全部抛到了脑后,只顾拼命地挣扎。我只知道流沙有五六十度,并且马上就要漫过我的胸口。一旦那样,我必死无疑。他蹲在一旁,狞笑着看着我陷下去,然后指指明晃晃的天。“杨安,变天了。”他话音刚落,我感到流沙底下有什么东西猛地卡住了我的脚踝,然后把我向下拖去。那个男人用手拍了拍我的头,一脸笑得面部扭曲的古怪表情。但是他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终于大声呼喊起来,却迅速地被拉进了地下。

  我本想把包里的金刚杵拿给他看,不知怎么的,又犹豫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