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绝望的爱 男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清宫风云
清宫风云

清宫风云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5-22 02:57:39

作者:步六孤宇彤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催生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清宫风云小说  清宫风云电视剧免费播放  清宫风云录  许晴清宫风云  清宫风云:清穿之四爷娇妃  清宫风云电视剧分集剧情  清宫风云剧情介绍  清宫风云演员介绍  清宫风云电视剧50全集在线观看  清宫风云  


一部关于三个世界,梦境相互交织,11争斗的传奇 清宫风云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三年一届的大选即将开始,皇城外秀女来朝。大选之前,紫禁城内,若常在死亡的流言还在私下蔓延之时,童常在也即将临盆。童常在一旦产下皇室血脉,便可在九月后的中秋佳节封为嫔,童常在一手遮天的日子指日可待,此时宫内一片宁静,但看似太平的紫禁城内几股力量早已暗暗涌动,危机四伏。初夏时节,午后,储秀宫。皇后早已聚集了众位妃嫔,一起谈论历史,古训,古代典籍。虽是茶余饭后的谈论历史,但是各个宫房的妃嫔早已在储秀宫内,争奇斗艳,平时装傻充愣的一个个却都成了历史典典故、知识的能手,一场闲聊演变成一场无休止的的论辩。就连多年隐居的龟太嫔都移驾储秀宫内,掺和到这无边无际的争斗中。一片口舌纷乱中,早已把高高在上的皇后忘得一干二净。皇后一个人端坐在位子上,凝视着,台下的妃嫔本还彬彬有礼的谈论,最后却也化作争风吃醋的嘴脸,一个个争的面红耳赤。就在此时,门外童常在到来的通报犹如一声炸雷,让嘈杂的储秀宫顿时安警。紫袍羽冠,声如百灵,若只看着俯首的身段,哪里有身怀六甲的痕迹。皇后淡然扫了一眼美人低颜,心似蒙尘,再怎么美的人,肚子里怀有龙种,也就是自己的敌人了。“皇后娘娘好兴致,自己口才拙劣,输了太多,就举办历史论辩,您恐怕忘了,皇上最反感**妄议前朝了。”童常在缓缓走上前,在皇后明确毫无恭敬之礼。“本宫只是为了消遣时间,让大家谈论历史典籍,大家兴致浓郁才会如此热闹,何来干扰前朝呢?”“是吗?皇后也许忘记了若常在是怎么死的了,话说得太多,总会遭报应。”童常在丝毫没有示弱,而且与皇后对峙起来。“你一个小小常在,居然对本宫指手画脚,好大的胆子?”皇后按耐不住呵斥道。“是又如何?是皇后认为我钮祜禄童石不配,还是您已经人老认输。”童常在说罢便转过身去,挡住皇后的视线,对着台下还未反应过来的妃嫔说道,“各位姐姐妹妹为了一点点争执又是何必,历史总归是人写的,现在发生的是谁的历史你们分不清楚又何谈过去呢?”童常在轻抚着隆起的肚子,笑道:“身在**就是母凭子贵,这才是我们的命,历史知道的再多又何如?龟太嫔,您在宫里时间最久,您应该最清楚吧。”本就膝下无子的龟太嫔,又被当朝的红人童常在讽刺一番,黯然离去。童常在为了显示自己那微薄的一点点历史知识,又卖弄起三国时期曹操和刘备争蹴鞠、隋朝修建大运河和刘邦项羽之争的故事,虽然说得浅薄且漏洞百出,但是此时宫内的每一个早就无心追问她究竟说了什么,而是在猜测他的话外音又在暗示些什么。话还未说完,皇后终于从童常在背后走上前来,“童常在胡言乱语,难免让腹中胎儿听见不干净的东西,跪安吧。”童常在刚想反驳,永寿宫的彤妃便立即出来解围,“妹妹身怀龙胎当然要多多注意膳食,本宫今天刚好让御膳房多准备了饭菜,不如童常在与本宫一起用膳吧。”随同的还有撷芳殿的王姑姑和敏嬷嬷。王姑姑和敏嬷嬷向来私交要好,且远离**争斗,常常出入永寿宫,倒是童常在却是第一回来永寿宫一起进晚膳。“妹妹怀孕不宜饮酒,上杨梅汤吧”,彤妃话音未落童常在便说道:“喝点酒倒也无大碍,最重要的是看和什么人喝。”彤妃听罢倒也没有分辩,立即叫人备上了酒。饭席中,彤妃洞悉到童常在双手拇指指甲有脱离溃烂的迹象,加上她面色无光,皮肤发黑,便已知晓童常在的胎撑不过九个月,更有随时滑胎的危险。倒是身边的王姑姑和敏嬷嬷一直替童常在斟酒,早已忘了她还是个怀着胎儿的妇人。晚膳后,彤妃命敏嬷嬷随同送常在回宫。童常在回宫路上,便腹痛不止,回到延禧宫之后童常在便立即召见陈御医,陈御医也发觉常在有滑台的迹象,如实向童常在禀明。童常在气喘吁吁的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我肚子里的孩子?”“催生。”陈御医是童常在的老乡,与童常在关系密切,且熟知常在的身体情况,及时的备好了催生的器物后,便开始为童常在接生。“陈王可,如果你不能帮本宫保住龙胎,本宫让你陪葬!”。敏嬷嬷跪下,只看得见露在屏风后的玉足。却见露在外一半的小腿,柔滑修长白皙,那是童常在的美足!。可是耳边不时传来生产时的阵痛呼喊,也便不足为奇,毕竟女人生孩子时候都是这般。**之中,能足月生产已是少之又少,十月怀胎,一入人间便夭折的阿哥,格格更是不在少数。再大胆往里面看去,敏嬷嬷登时吓得惊慌失色,这哪里还是童常在的玉足!足足大了露在外面的一半,那双腿已经浮肿!“小主,忍住!”。“我接生三十年,还从未见过小主这么奇怪的胎位。”“嬷嬷,小主从申时到现在一直阵痛,现在该怎么办啊。”童常在身边的丫头宝禅旧货市场。过了许久,“哎呀,敏嬷嬷,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宝禅大汗淋漓,端了满满的一盆血水出来。“小主怎么样了?”敏嬷嬷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语带哭意。敏嬷嬷愣了一会,被屏风内传出来的阵痛声惊醒。“宝禅,我帮你啊。”敏嬷嬷忙接过宝禅手中的热水。“你也累了几个时辰了,衣服都湿透了,这里有我你放心吧。”。宝禅愣愣的看着端着热水进入屏风内的敏嬷嬷。“陈王可!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童常在挣扎着抓住陈御医的衣袖,怒道,“我让你陪葬,并不是稀罕你这条烂命!”。“小主,若是下官没有这个本事,就没有人有这个本事了。”陈王可冷静如常,只是已经被浸湿的衣袖隐隐的有红色的痕迹,终于手被放开。“小主,您要忍住!”敏嬷嬷擦掉童常在滚落的滚烫的泪,她的手已经承受不住这个重量了。“小主,奴婢看见了,小主用力啊。”接着一声啼哭,这一切仿佛都注定,中秋过后,童常在即将封嫔。。


  嘉庆十四年。若贵人被降为若常在,嘉庆十五年,皇上册封被冷落多时的若答应为若常在。若常在美貌,但智慧不足。并非说她智力低下,而是在是非斗争激烈的宫廷之中,未免城府不够深。这一日当她听说童常在要以殉葬理由杀她,不由心急如焚。等皇上皇后回宫,显然来不及;斗是万万斗不过把持六宫,连皇后也不放在眼里的童常在。要想活命,只有深夜逃出宫,荣华富贵、显赫身份,都不及身家性命重要。紫禁城的夜,深深几许。步辇,宫人,城墙街角,也许不是巧遇那么简单。“其他人就会误以为皇上重病,怕会陪同殉葬。妹妹今天才刚册封为常在,万千恩宠在一身,为什么要装扮成这样子,漏夜离宫呢?”。端坐步辇之上,童常在凤眼横挑,空旷的宫墙内似乎也染上了一层妖娆的气息,早已吓得瘫软了谁。北苑内,毒酒,美人,太监。“若常在擅自离宫,有违宫禁。童常在娘娘代执皇后懿旨,赐你毒酒一杯,掰开她的嘴!”“我不喝。”若常在打翻毒酒,垂死挣扎。戴在手上的珠宝首饰随声而落,倒像是凄厉之音,在紫禁城的夜里响起来,煞是惊心。若常在挣脱束缚,妄图逃脱,不料门外正是要置她于死地之人——童常在。若常在吓得瘫软在地,身后的太监把她摁倒在地,哪里还能容得她逃跑。“童常在娘娘,我知错了。”泪眼迷蒙,还未言说,便惹人怜爱几分。可惜用错了对象,若常在错在不该用她最勾人的方式,也是童常在最恨的方式去悔过。何况,童常在又怎会给一个将死之人生还的机会。“我知道我不该趁您身怀六甲的时候,不能够和皇上侍寝的时候,偷偷施计亲近皇上,我不该在皇上面前说您的坏话。我不该妄想和您争宠,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以后会视您为马首是瞻,我求您饶过我这一条贱命。”话到最后,只剩下呜咽之音。童常在未置一言,只以胜利者的姿态享受着失败者的求饶,兴味盎然。“圣贤有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红唇翕合,似乎给人留有一线生机,却也只是想亲自毁了她的希望看着她走向绝望。“但本宫认为知错能改也要改得合时,要不然也一样没用。鄂公公,既然人家不喜欢喝酒,就替本宫赐她白绫。”美目流转,一言定人以生死,就怕是当今皇后也没有这个魄力。“奴才遵命。”白绫,毒酒,匕首,样样俱全。其实做太监也很难,揣测主子之意,一个不巧还要受到牵连。“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杀我,我不想死……”若常在还妄图挣扎,白绫拂过美项,倒是另有一番兴味,可惜是要置她于死地之物。空留余恨。若常在眼看生还已无希望,只求在临死前出一口恶气,也便放开身段极尽辱骂:“童常在,你这个贱人你不会有好下场,我要你胎死腹中,生下来的亦会夭折,生下妖孽。”白绫之上,将死之人带着怨气的诅咒,除了童常在以外,谁还不浑身发颤。灯影幢幢,那个被白绫拴在房柱上之影定是要入了每个人的梦了。就连那金银首饰,撞击在房梁之上,也以为是冤魂索命,各自未闻其声,先吓得脚下无力。童常在的心腹宝禅上前进言:“娘娘,这些事情小灵子他们会善后,娘娘眼下身怀六甲,无谓让这些脏话影响了胎儿。”。“我不会放过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被勒住的脖项,哪里还有喘息的机会,再悦耳之音此刻也成了厉鬼索命。生生入了每个人的心神,只怕是要噩梦连连。“那么起驾回宫。”童常在凤颜不变,气势如虹。“是,娘娘。”。“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童常在,你一定不得好死。”一行人消失在城墙街角尽头,才有一人婷婷袅袅,着宫女宫装,扶墙而立,翘首以盼,可惜,人,已经看不见了。美目流盼,怕是再如何望极春愁,望极春愁,那人那颜也已经看不见了。空留余叹,美人驻足一笑,转身小跑着一溜烟的不知消失在哪个宫里了。童常在近日噩梦连连,恐是若常在真的冤魂不散,夜夜前来,扰人清梦。“小主,出什么事了,又梦见若常在了吗?娘娘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噩梦了,要不要做一场法事超度她。”宝禅最先出来献策。童常在大汗淋漓,一个怒目扫过,宝禅吓得低头:“奴婢该死,奴婢知罪。但是若常在阴魂不散的谣言已传遍宫中,大家都认为当日是娘娘逼死若常在,所以若常在冤魂索命。奴婢只不过觉得应该做些事情,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不再胡说八道。”。童常在一气,掀开帘幕:“摆驾!”。童常在携一行人浩浩荡荡摆驾北苑,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妖言惑众。顾不得梳头穿衣,只披了件紫色的披风,青丝散落,凤目凌厉,气势逼人。“紫禁城内真的有冤魂那又怎么样,人世间有什么地方是没有冤魂的,冤魂也是由人变出来的。活着的时候斗不过我,难道当了鬼反而有这个本事?”童常在言语极尽嘲讽,大胆的围着若常在屋内转了一圈。“怪力乱神,迷惑人心。这些,对我来说,根本是废话连篇。”她倒要看看是谁在传,是她厉害还是若常在厉害!案前不知谁供奉着一香火,童常在大怒,两步上前掀翻在地:“你一个小小若常在还想吃人间香火,就算你当鬼当得再灵你也没有这个机会!”。“给我传令下去,如果让我知道,以后还有人再在**内祭拜这小贱人,就是跟我童常在过不去!”童常在盛怒,跟在她身后的宝禅早已吓得两腿瘫软,就差没拜佛求神,若常在若常在,千万别来冤魂索命。“你要有本事就尽管出来吓人,本宫就是要你看看在紫禁城内,到底是怕你的人多,还是怕我童常在!”童常在凤眼睨视,瞪着若常在当日白绫悬挂的房梁,一言九鼎。霎时间北苑的阵阵阴风似乎都停了下来,若常在冤魂似乎也听到了童常在的威胁,吓得不敢再出来作乱。童常在甩袖离去,鬼怪传说,她从来不信,若不是有孕在身,又如何让这个小贱人钻了空子。小小宫女,竟然妄图得了荣宠,一朝封为妃,便是她的死期!。自此北苑无人敢进,宫中一时之间少了些流言蜚语,宫人大多只敢在私底下传言。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