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往生鬼灵
往生鬼灵

往生鬼灵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5-18 23:57:25

作者:薛梦蓝Lan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我醒了过来

编辑:朱唇点点醉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鬼念佛能往生么  灵以往生  


一个对生活丧失热忱的更年轻人,遇上一个不愿意帮组他的老头,这个老头让他进到另一个世界,让他重拾生活的信心,在这过程中,乐趣无穷。 往生净土鬼灵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2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老头,他走到我跟前,不走了,看着我,我正在气头上,一被人看就更加愤怒,想冲着破老头大喊一声:看毛啊!但是我还是有涵养的,就默不作声,也看着他。“小伙子,你好像闷闷不乐。”这老头对我说。“没有,没有,我开心的很,只是随便转转。”我特别讨厌跟人闲聊,俩陌生人聊个屁啊,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如果你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这老头说。我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趣,不想搭理你看出来啊。“真没事,老人家,您走您的。”我冲他轻松的笑了笑,我很佩服我的演技,心里都忐忑成这样了,还能波澜不惊,有时候我怀疑我应该去当卧底,绝对有惊无险的完成任务。“你这样就没意思,我特意跑来帮你,**的就这么打发我?”这老头怒了。这老头说话还挺冲,但是我作为一个年轻的晚辈,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大爷,您要遛弯这到处都是路,您走您的,您要是找人聊天,对不起,没空。”我说。这老头明显的更加愤怒了。“**的真不知道好歹,这个世界几十亿人,这个国家十几亿人,我他妈的就想帮你一把,你他娘的还推三阻四,老子这么忙,真想一巴掌抽死你。”这老头开始冲我嚷,吐沫星子喷了我一脸,我擦了擦,开始觉得这个老头有病,就想开溜。“**的别走。”老头冲我喊。真想不到他还不依不饶,这种家伙也不值得尊重了,我站住,跟他说:“不想跟你较劲你还来劲了,你到底想怎么的吧。”我相信他能看出我的愤怒。“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他说。我擦,原来是要饭的啊,我身上可是一分没有。“我身上可是一分钱没有,你想要钱我可帮不了你。”我说。“谁他妈想要你的钱了,我自己的钱都花不完。”老头说。“那你需要让我帮你什么,你要是想要我的肾、肝、心脏啥的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反正这些留在我身上也没啥用。”我说。“我要你那个干什么,就是我需要移植我也不会挑你的,你的器官太缺乏活力,移植之后只会让人萎靡的和午后贪睡的猫似的。”老头说。“那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什么?”我最讨厌人卖关子,捂着关子到最后一看,我擦,让人哭笑不得就不好玩了。“我让你帮的事很简单,就是让我帮你一次。”老头说。“这,您老是从安定医院来吧。”我说。“去你大爷的,不许打嚓,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其实是我要改变你的命运,没人希望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即使是再无力的人,你觉得呢?”“我无所谓,您要是给我个几十亿也无所谓,我就当帮您花花零花钱,顺便做做慈善事业,绝对不让您觉得钱花的亏。”我更坚定这个老头是个精神病,因为正常人不会跑来跟你说我要改变你的命运,大家都是凡人,谁也改变不了谁,即使你把我一刀捅死,这也是我自己的命运,我命里该死,你也活不了,终究逃不过一命换一命。“这么说你答应了?”老头开始有点眉飞色舞。“嗯,我答应了。”我说。老头微微一笑,冲我挥挥手,说:“跟我来。”然后他一头扎进河里,溅起的水花泛出一股恶臭。擦,真遇上神经病了,我撒腿就跑。可是水里出现一道光,老头被光环绕着,在水里探出头,对我说:“你答应过我的,快下来。”这太惊奇了,我眼一闭,跳进了河,然后随着白光往下沉。。


  3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天蓝蓝的,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空气里都是甜蜜的味道。这时一个大汉冲我跑了过来,手里挥舞着一把西瓜刀,边跑边吼,妈的,精神病到处都是。我站在原地,眼神放空,默默的说了一句:“这是肿么了?”说时迟,那时快,这个彪形大汉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他拿刀作势要砍下来,我还是一动不动,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彪形大汉看我一动不动,他也木然了,我估计他心里也说:“这是肿么了?”我俩就这么对视着,我擦,我仔细一看,原来我正站在一个大西瓜上,估计这西瓜就是这个彪形大汉的。我说:“对不起,不知道这是你的瓜,还好没踩烂,要是没啥事我先走了。”说完我就要走,这个彪形大汉拦住我,说:“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我听不懂这个家伙在说什么,反正是一句听不懂,只听着他这两句话反过来倒过去的说。擦,真的碰见精神病了,他要是一怒一刀砍下来,估计我小命是不保了。这时,他冲我打手势,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我他妈的当时就明白了,这个家伙让我请他吃饭。擦,不带这么玩赖的,我就踩了他西瓜一下,他就让我请他吃饭,况且这一大片的西瓜地,满地的西瓜,即使踩坏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吧。我默默他的头发,也做了个吃饭的动作,意思是:吃毛饭啊。他很高兴,拉着我就走,擦,这个地方摸人的头发不会是表示友好的意思吧。我就被这个大汉拉着走出了西瓜地,我看看四周,荒无人烟,这要是搁到首都,早就被小潘,小王画个圈圈起来了,建出一栋栋的鸽子笼,租给人家当写字楼,俗称“贱外SOHO”,“万科金鸽子笼”。这个彪形大汉不时的冲我笑笑,西瓜刀就别在他的裤腰上,刀刃随着他走路来来回回的晃,我龌龊的想,要是这个家伙这个时候硬了,一刀就给他削去半截,哈哈哈。不多会,这个大汉把我带到一个酒楼,我对这个地方有这么个酒楼感到很惊异,这么个穷乡僻壤也会有这么个好去处,不易。我抬头看这个酒楼,这个酒楼上有个牌匾,上边写的什么我一点也看不懂,擦,擦,即使是他妈的日语我也能看懂几个吧,奇了怪了。酒楼的服务员看我俩进来了,热情的迎了上来:“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擦,感情这个地方的人只会说他妈的这两句话。我看着这个酒楼的摆设,古色古香,桌子椅子都是木头的,虽然廉价,但是也颇有特色。酒楼的墙上挂着几张水墨画,寥寥几笔,但也颇有意境。服务员安排我俩坐下,只听大汉对服务员说:“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服务员一副贱样,一溜烟跑了,然后端上来一壶酒,然后看着我,我看看他,说:“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他茫然的看着我,擦,“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这句话还真的不是胡乱说的,我只好做了个动作,意思是拿他妈的菜单来。服务员一脸茫然,我用中文说:“他妈的菜单。”服务员还是一脸茫然。我只好指指那壶酒,意思是再来一份。就这样,我和彪形大汉一人喝了一壶,喝完之后彪形大汉往桌子上搁了一个银块,我看的目瞪口呆,这他妈的是哪朝哪代啊。我跟着彪形大汉出门,这时那个服务员拦住了我,看样子是和我要钱。他妈的彪形大汉不是给了么,忽然我想到,这个彪形大汉不会是和我AA吧,这个地方的民风怎么这样啊,一点都不仗义,我往口袋里摸索半天,掏出一个1毛的钢镚,缓缓的递给服务员,服务员拿手掂掂,放我走了。走出门外,彪形大汉双手抱拳,我也学着双手抱拳,“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说完大汉转身离去。我愣在原地,我这是在哪?

  2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老头,他走到我跟前,不走了,看着我,我正在气头上,一被人看就更加愤怒,想冲着破老头大喊一声:看毛啊!但是我还是有涵养的,就默不作声,也看着他。“小伙子,你好像闷闷不乐。”这老头对我说。“没有,没有,我开心的很,只是随便转转。”我特别讨厌跟人闲聊,俩陌生人聊个屁啊,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如果你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这老头说。我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趣,不想搭理你看出来啊。“真没事,老人家,您走您的。”我冲他轻松的笑了笑,我很佩服我的演技,心里都忐忑成这样了,还能波澜不惊,有时候我怀疑我应该去当卧底,绝对有惊无险的完成任务。“你这样就没意思,我特意跑来帮你,**的就这么打发我?”这老头怒了。这老头说话还挺冲,但是我作为一个年轻的晚辈,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大爷,您要遛弯这到处都是路,您走您的,您要是找人聊天,对不起,没空。”我说。这老头明显的更加愤怒了。“**的真不知道好歹,这个世界几十亿人,这个国家十几亿人,我他妈的就想帮你一把,你他娘的还推三阻四,老子这么忙,真想一巴掌抽死你。”这老头开始冲我嚷,吐沫星子喷了我一脸,我擦了擦,开始觉得这个老头有病,就想开溜。“**的别走。”老头冲我喊。真想不到他还不依不饶,这种家伙也不值得尊重了,我站住,跟他说:“不想跟你较劲你还来劲了,你到底想怎么的吧。”我相信他能看出我的愤怒。“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他说。我擦,原来是要饭的啊,我身上可是一分没有。“我身上可是一分钱没有,你想要钱我可帮不了你。”我说。“谁他妈想要你的钱了,我自己的钱都花不完。”老头说。“那你需要让我帮你什么,你要是想要我的肾、肝、心脏啥的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反正这些留在我身上也没啥用。”我说。“我要你那个干什么,就是我需要移植我也不会挑你的,你的器官太缺乏活力,移植之后只会让人萎靡的和午后贪睡的猫似的。”老头说。“那你到底想让我帮你什么?”我最讨厌人卖关子,捂着关子到最后一看,我擦,让人哭笑不得就不好玩了。“我让你帮的事很简单,就是让我帮你一次。”老头说。“这,您老是从安定医院来吧。”我说。“去你大爷的,不许打嚓,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其实是我要改变你的命运,没人希望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即使是再无力的人,你觉得呢?”“我无所谓,您要是给我个几十亿也无所谓,我就当帮您花花零花钱,顺便做做慈善事业,绝对不让您觉得钱花的亏。”我更坚定这个老头是个精神病,因为正常人不会跑来跟你说我要改变你的命运,大家都是凡人,谁也改变不了谁,即使你把我一刀捅死,这也是我自己的命运,我命里该死,你也活不了,终究逃不过一命换一命。“这么说你答应了?”老头开始有点眉飞色舞。“嗯,我答应了。”我说。老头微微一笑,冲我挥挥手,说:“跟我来。”然后他一头扎进河里,溅起的水花泛出一股恶臭。擦,真遇上神经病了,我撒腿就跑。可是水里出现一道光,老头被光环绕着,在水里探出头,对我说:“你答应过我的,快下来。”这太惊奇了,我眼一闭,跳进了河,然后随着白光往下沉。

  1“你的牌打得也忒好了!”电脑音箱里传出一句贱贱的话,我的手里还剩一对王炸,只等轮到我出牌就可以以翻倍胜利结束战斗。我的对手贱贱的不出牌,估计他知道没戏了,稍微拖延一下时间,我的鼠标点在出牌上,只待几秒钟我就可以听到炸弹“嘭”的一声炸响,心里这个美。终于轮到我出牌了,我点了一下出牌,没反应,我又点了一下,擦,还是没反应,我继续狂点,那对王炸纹丝不动,擦,擦,擦,我连骂了几句。这时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我拿起手机:“尊敬的客户,您的宽带已到期,请及时充值!”擦,擦,我把鼠标扔在一边,一阵痛心,要不是这该死的宽带,我可以赢双倍!“咕~”,我的肚子叫了,桌子上的满是泡面袋,我搜寻一番,都空空的,我挨个拿起泡面袋,往手上倒,终于积攒了一小把泡面渣,一阵心酸,我仰头把这把泡面渣吃了下去。已经待业三个月了,在家里憋了3个月,说起来实在是羞愧,原来的工作的干得好好的,可是有天上班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不是想要的生活,我整天忙忙碌碌,可是到头来呢,挣的钱大部分交了房租,每月我只剩下一点点解决温饱问题,就这样还得看我们头的脸色,整天他的脸是乌云密布,常年不见太阳,这直接导致我的心情抑郁,好几次跑到马路中间看着车来车往,可就是狠不下心碰上去,我怕在我死了以后,人们这么评价我:这小子撞上了一辆疾驰的BYD,他死了,人家车报废了,这家伙真是社会垃圾,临死都要危害社会一把。我把桌上的泡面袋扔到垃圾筐里,“当~当~”几枚硬币掉在地上,这种欣喜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我立马把硬币拣起来,数了数,刚好3块钱,可以买1个煎饼果子,我连忙去洗了一把脸,然后朝楼下走去。现在已经是傍晚,下班的人群在马路两侧纷纷攘攘,这股人流朝着一个方向,地铁站,我看看他们,三个月前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辛辛苦苦,忙忙碌碌,碌碌无为,就这么浪费着青春,在岁月的混汤里以狗刨的姿势艰难的挣扎着向前移动。但是现在,我超脱升华了,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你越是认真地对待生活,它越不给你好结果,但是如果你得过且过,从生活的混汤里向飞鱼一样跳出来,再抬头看看天,生活是多么美好,就像我现在一样,不用朝八晚五,不用看人脸色,不用挤这该死的地铁,不用混在这拥挤的人流里和他们一样**一样的痛苦的前行,这种日子才惬意。我微笑的看着人流,朝旁边一个煎饼果子摊说:老板,来个煎饼果子。等待煎饼果子完成的时间真是漫长,我已经饿得快昏过去了,我好像来到了“三年困难”时期,食不果腹,衣衫褴褛,心里只有一个理想,那就是生存下去,度过困难的时候,来到满地都是煎饼果子的时候,我心里开始盘算着,如果我不辞职我每月的工资可以买多少煎饼果子,算了一算,1000多个,相信如果我不辞职,到我退休的时候,这些煎饼果子可以绕地球1圈了,这就创造了一大奇迹,相信可以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而我也会被历史铭记,因为这种行为太过蛋疼。当那人我把煎饼果子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一口咬下去半个,我边嚼边心疼,后悔没有慢慢的品味它的味道,不到1分钟,煎饼果子下肚,可是还是很饿。人在困难的时候才可以思考出路,于是我开始想,下一步怎么办?去抢银行?一没锤子,二我还饿着,没力气砸柜台玻璃。去抢劫?我怕以我现在的状态跑不掉。去捡矿泉水瓶子?我可不能丢那份,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去干这种没出息的勾当,再说,我这不是跟那些大爷大妈抢饭吃吗?思来想去,只剩下一条路,就是找个工作,可是这又回到了我以前的状态,我一想到要挤那么挤的地铁,我就头疼,还不如死了呢?我慢慢踱步到河边,河里的水看不见底,不是因为太深,是因为污染太严重,我记得别处的水都是无色无味的,这里的水,深黑带有臭味,在河边走一圈感冒的人能把鼻子熏透了,抽烟的人走到这里也要捂一捂鼻子,这可比抽烟刺激多了。我来到河边,看着这条臭水河,心里无限的感慨,中国人已经没有了人文意识,只知道埋头赚钱,于是把脏水,臭水,废水,垃圾统统倒进河里,他们以为河水能把这些都带到宽广的大海里去,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把事一推,就变成别人的了。我想着想着,心里群情激愤,恨不能把那些烂人,人渣,混蛋,废物也扔进河里,把这个世界也净化一下。我忽然心里一阵失落,我现在还哪有资格来想这些呢,现在我只是一个不名一文的**,走在别人连看都不看一样的臭河畔,迈着二二的步伐,期待生活能美好起来。生活美好起来,多么奢侈的想法,这个城市大部分的人生活的艰苦,挤2块钱随便坐的地铁,赶4毛钱起的公交车,每天按时上上班,连电影都舍不得看,一看到喜欢的衣服就跑到淘宝上一阵搜罗,就为了省那点钱,他们其中有些人背着几十万的房贷,一家三口呆在客厅几平米总面积40多平的房子里,他们其中还有的人还没有资格去银行贷几十万,就租个房子住着,房东时不时的涨个价,于是他就开始搬家,最后搬到6环边上。就是这么一个城市,还有很多人乐在其中,他们觉得明天是幸福的,太阳总是灿烂的,能吃到1块钱1串的肉串喝4块钱一瓶的燕京就是幸福的和花似的,要是再加加薪,就幸福到天上去了,尽管看起来这像是施舍,但是他们还是觉得这就是他们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整天挂在嘴上的话就是:现在正是我事业的上升期,我要好好努力,不能分神。快拉倒吧,你们其实就是这座城市的垃圾,你们让这个城市拥挤,无序,廉价,你们全是垃圾,应该被拉倒垃圾焚烧厂,关进焚烧炉,一把熊熊火焰燃烧你们。我越想越气,居然开始感觉不到饿,所以说,精神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我在河边走着,我相信我的两眼已经开始发光,现在我就跟个恶狼没啥两样,眼里全是愤怒的火焰,尽管我不知道我在生谁的气,但是这没关系,我可以推给生活,是他妈的生活欺骗了我,我就是要悲伤,就是要忧郁。

  4等我愣过神来就漫无目的的在这个地方闲逛,闲逛这件事情是我最拿手的,以前我周末的时候就跑到大街上闲逛,一逛就是一天,东看看,西看看,然后一肚子的汽车尾气回家。我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视线放在我面前3米处,耍酷的本领我绝对拿手,但是据我身边的朋友说,我这样在马路上走是找死,因为从来不看前边有没有车。想到朋友,我掏出手机,一看,擦,没信号,中国移动就是坑爹,关键时刻就是没信号,能气死个谁。我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一抬头,一座城门在我面前,城门口俩守门的,他俩大眼瞪小眼的一边站着一个,腰里挂着剑鞘,但是没有剑,哈哈,形式主义啊。我喵悄的走进城门,我擦,豁然开朗,城里边人来人往,和城外边鸟不拉屎形成鲜明对比,宽阔的街道跟首都的长安街似的,熙攘的人群和在挤地铁似的。我看着这人群,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他们穿着跟我不一样的衣服,穿着跟我不一样的鞋子,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么宽的街道上连辆自行车都没有。我看着人群,不一会儿,人群开始把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我双腿双脚开始不听使唤,迈左腿伸左臂,迈右腿伸右臂。人群爆发出的笑声感觉要把天震塌了,我估计他们把我当成街头卖艺的了,不一会儿,有人冲我扔了一个银块,接着银块就是像雨点似的落在我的脚下。我就他妈的做了这么一个动作就挣了这么多的钱,我的人生价值实现的也太容易了吧。于是我赶紧来了个倒立,人们看着津津有味,都忘了扔钱了,我冲人群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赶紧滚蛋!”人群再次爆发出笑声。银块又跟雨点似的落下来。这时一个人拿着一块金子走到我跟前,他指指我穿的衣服,说:“前轱辘转,后轱辘转,前轱辘转,后轱辘转。”意思就是让我把衣服卖给他呗,于是我脱了下来。那家伙捧着我的衣服和**似的一溜小跑蹿了,边跑边叫,估计这要是在首都,早被国保一个大背跨摔地上了,这也太影响市容了。然后就又人来买我的裤子,我也卖了,到最后,我浑身上下的衣服都卖了,只剩下一条裤衩,而我手里攥着一把金子,快抓不过来了。我捡起地上的银子,两只手拿着这些走到路边的店里,买了一身当地的服装。这时有一队人从大路的那边走来,边走边发传单。我接过传单,一看,擦,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上边写着:GodisHere。然后上边画着地图,看来教堂就在那里,肯定有人会说英文,我可以去那里问问他一些事情。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