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女奴 调教 超神 仙子 恶魔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鬼夫灵异 > 兽眼
兽眼

兽眼

分类:鬼夫灵异

时间:2021-05-11 23:58:35

作者:殇之歌

最新章节: 第一节养小鬼(1)

编辑:春风酿酒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兽眼纹身手稿  兽眼探店  兽眼鸟  兽眼纹身  兽眼q  兽眼美瞳  兽眼睛画法  兽眼怎么画  兽眼图片  兽眼  



  最重要的是,保安的工资差公主,公关一大截,这不是赤裸裸的歧视吗?找了一天工作,也没找到合适的,于是来到城中村。腹中肌饿,便来一个串串香的摊子前,吃了些串串准备回去睡觉,明日再战人才市场。吃完串串向人流中走去,一个中年人突然倒在了我身边,我急忙将他扶起。谁知就在我扶起的那一刻,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大叫:“再那里!”“艹他妈的,还有同伙!”……还没听完那些人的叫喊,中年男人也没对我说谢谢,便像兔子一样溜了。接着我便看到一群平头加刺青的小伙子,拿着黑版飞鹰砍刀分成两路,一路向那中年男追去,一路向我冲来。虽然我笨,但我不傻,很快明白,他们要砍我!我撒腿便跑,心中暗想:他奶奶的,人背时喝凉水都塞牙,扶个人都被追杀。那些人一边追一边喊:“站住!”虽然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追我,但SB才会站在那里。两边的人纷纷躲开,仿佛像看拍戏一样。我一边跑,一边喊救命,但没有一个人见义勇为。课本里讲的英雄赤膊斗歹徒都是骗人的。幸亏我以前练过,从初中就开始跑步,一直跑到大学毕业,五千米小菜一碟,那帮人最终没有追上我,但我也累的差点背过气。我又回到租屋中,心跳的厉害。中年男是谁,那些拿黑版飞鹰的又是谁,他们为什么要砍我?我突然想起,那些人中,有一个说有同伙,难道那个无脑的把我当成了中年男的同伙?我不禁摸了摸了头:人家扶人只是要钱,我他妈的贱,扶人要命!歇口气后,我又看了看床头上香囊。看到香囊就想起这屋子中养小鬼的事,不由又是一惊。心中暗想,还以为住进美女住过的房间后,能捡个篓子,没想到,竟然得罪了阴阳两界的人。突然想起老人讲的,对付鬼怪,一般在身边放把剪刀也是可以的。为了上一重保险,我又下楼买了把剪刀。把剪刀放在床头镇鬼。还好那些拿黑版飞鹰砍刀的人没有认出我是谁。至于那个中年男我也没看清楚,是生是死不知道。不过我也不在想这些,工作还要继续找,每天都在看能否有一个职位适合我。叶子暄每天都在那条线上,不过并没有过多说话。后来才知道,红中财务就在K6线上,取这个号码吉详之意:“快顺”但总感觉像:“快了”的意思。两天后,找工作实在找的烦,岗位依然是保安。心中很累,于是就去文化公园散心。在这座城市中,文化公园是一个很特别的公园,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安静。我坐在长椅上。一个清洁工大妈正在打扫垃圾桶。当她打扫到我身边的垃圾桶时,突然之间从垃圾桶中掉出一个黑色的袋子。袋子掉到地上后,烂了。清洁工大妈顿时惊叫了一声。正在走神的我也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当我看到地面上的那只袋子时,不禁恶心加恐惧,狂吐不止。那是一个断肢。一个男人的断肢。杀人碎尸?我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也被追砍的中年男。急忙拿出手机按下三个字:110不一会,一辆警车来到了我们面前。从里面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男的大约三十岁,女的大约也三十岁。清洁工大妈面色苍白地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我突然想起是不是该告诉他们那晚的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不想过多惹事。两名民警收拾残肢后,离开了。我突然想起了,如果我向叶子暄借高利贷,如果还不上,是不是也会沉尸公园?遇到这种事,哪还有心情再散心,回到租屋中睡觉去了。不知为什么,最近虽然每天睡到自然醒,但还是很困,一上公交车就打盹。一周之后。我刚坐上K6,叶子暄又来到我身,仔细地盯着我看。看的我非常不自在。我心中暗想,叶子暄基佬的身份终于暴露了。谁知他却问问:“你是不是撞鬼了?”叶子暄问完之后,又笑了笑说:“看我问的,你若真撞鬼了,你怎么知道?”“我知道!”我急忙把屋中被一个死去的模特养小鬼的事说了一遍。“看来,你那间屋子真的住不得!”他很认真地说。“我这不是找工作吗?”我说:“等我找到工作!我马上搬走!”说到这里,他竟然也从口袋中拿出一面八卦铜镜,让我照照。一照他的镜子,我发现自己不但印堂发黑,满脸都乌云盖顶的感觉。“这面铜镜是窥天堪地宝鉴,可以照出你自己的真面目,依你现在的状态,等你找到工作,有没有命搬,还说不定!”“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禁愣住了,我最怕的就是死,简单点说是还没撸够。“简单地说:“你撞鬼了,而且撞的很厉害!能不能带我去你租的房中看看?”“这……你不是放高利贷的吗?怎么还懂这些?”他笑了笑:“以后你会懂的!”听他说到这里,我便领他来到了我的小屋。在进小屋之前,他看了看大门紧闭的305说:“这里面住着什么人?”“高人!”我说。他点了点头:“哦,我琢磨着也应该是高人!”谁知他刚进我的屋中时,捂着鼻子:“好臭啊!”我心里极不悦,虽然没洒过香水,但也绝对不臭啊;虽然单身居住,但也很注重卫生。他看了看我说:“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他的目光看像了我床头挂的香囊:“味道是从那个香囊传出来的,是尸臭味!”“怎么可能,这里面是一股淡淡的幽香!”我说。他把香囊拿在手中,说:“尸臭味就是从这里,小鬼就住在这个香囊中!”“这个不是什么驱妖符吗?”“这是养鬼符,上面是用殓文写:赦令养鬼于此!”他说。“你的意思是我被骗了?”我大吃一惊。当他看到我床边还有剪刀时,更惊讶:“你怎么把剪子放在这里?”“这个辟邪!”我说。他说:“把剪子拿走吧!这个东西,不但不能辟邪,而且还会增加古曼童的力量!”“我该怎么办?不过,你没钱给你!”我说。他说:“打电话叫警察,谁给你的这个养鬼香囊,就抓谁!”“为什么?”他说:“给你香囊的这个人,用这只香囊里面的香料养小鬼,然后让小鬼吸你的命转化给他,你用剪子,更能让小鬼拿剪刀剪你的命,你最近是不是越来越感觉困,就是这个原因!”我拿起手机,却突然之间想起:“这说给警察,警察会相信吗?”叶子暄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那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怎么做?”叶子暄想了想说:“你去买一些大红纸,越红越好!”我依照他说的,在附近的人生终点站买了些红纸。他到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一只老公鸡,然后拧破头。又将那香囊烧成灰,用血与灰混在一起,在红纸上写了一些字。这些字我看不懂,他说这是殓文,我不需要懂,只要今天晚上子时,把这张纸贴到305的门上,就行了。他做完这些,就离开了我租的房子。在离开之前,一再交待,无论如何,等到今晚子时,不要忘了。我点了点头。我查了查时间,子时就是凌晨1点钟左右,于是我瞪着眼睛,一直到一点钟。拿着红纸,小心翼翼地走出门,然后站在305门前,贴了上去。然后期待不平常的事情发生。不过,我也不傻,肯定不会站在305门前,要不然真如电影中那样,爆炸了,那我就太无辜了。所以我贴完后,急忙回到302,然后打开了一条缝。站在那里瞄305。结果看了大约半个小时,什么也没看到。不会是叶子暄坑我的吧?仔细想想也是,叶子暄是清账收账的,他怎么会懂这个?但又一想,叶子暄坑我干什么?他又没问我要钱。越想越困,于是回到床上,见周公去了。这一觉睡到天明。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臭醒的。我捂着鼻子,心中暗想,尼玛,什么味道?难道厕所堵了?还是谁他妈的放了一个千年老屁?打开门,才发现左邻右舍都捂着鼻子,纷纷说好臭。臭味从哪里来的?人们的目光最后都集中在了305。305的门半开着,里面已经没有人。越靠近,越臭。就算是练了龟息大法,也能够被熏的破功。这305到底是咋了?不会是我昨晚贴的那张红纸的原因吧。我问左邻右舍:“305里面住的人怎么样了?”他们这时看到我。但他们看到我后,仿佛看世间少有之物。“你们这是……”我不禁问。“你还活着?”他们睁大眼睛问。尼玛,我问你们305怎么样了,你们不答,却问我还活着,这都什么事啊?

  失业后,在城中村找了一间房,房号302。房东是一个满脸黄褐斑的老女人,目测极度缺爱。我问她,302以前住着谁。房东说:一个模特。模特?有撸点!我阴晦的内心顿时涌进一丝光明。我用押金加房租从老女人手中换来302的钥匙。走廊很干净。302对面是305。我兴冲冲地提着行礼打开302的门时,只听背后“吱呀”一声。我回头看去,一个满脸阴郁的男人从305门后探出头来,用沙哑的声音说:“你住302?”我急忙点了点头:“请大哥多多关照!”“嗯!相互关照!”阴郁男说完又缩回脑袋,“砰”的一声关上门。在关上门前,他说:“如果有事,找我!”虽然阴郁男的样子不太友好,但话还是很温暖。来到302后,我发现这间房子通风向阳够敞亮,尤其是墙壁上挂着的,前一任租客的照片,也就是模特写真,侧身全裸,眼神迷离,Ru房高耸,撸点甚高。除此之外,还能隐隐约约闻到一股香味,这香味仿佛车模的留下的体香,闻一闻,神清气爽;吸一吸,身体倍棒,三月不知肉味,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自从失业这几天,精神一直不好,再加上完全整理好床铺已经晚上八点钟,所以躺下后就睡着了。不知睡到什么时候,隐隐约约中听到哭声,像流水一样流进我的耳中。我急忙睁开眼睛,打开了电灯,从床上跳下直奔厨房中拿起菜刀,才发现竟然是隔壁孩子的闹夜哭。我摸了摸脑袋:大惊小怪。又接着不知睡到何时,昏昏沉沉中又听到孩子的笑声。尼玛,刚哭完就笑,还让不让人睡了?真是活祖宗。说句实话,睡得正香,突然被笑声打断,心中甚是不爽,暗想,这孩他娘是不是该下岗了,半夜三更的不哄孩子睡觉,让他笑什么呢?扰邻有木有?当我再次醒来,才猛然感觉到,这次的婴儿笑声,不在隔壁,就在我的屋中,空空荡荡的屋中。不见婴儿,只听笑声。冷汗顺着脑门顿时流了下来,我这次不再拿菜刀,而是直接打开门冲到走廊,狂敲305的门。门“吱呀”一声打开,阴郁男伸出脑袋看着我:“啥事?我正忙着呢!”屋内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真烦人!”我哪顾上这些,只是慌慌张张地说:“大哥,我屋子里有鬼!”“鬼?”阴郁男听到这里,便又砰的一声关上门。“大哥,你不是说有事找你的吗?”我在门外大叫。但是305没有回答。我正想着这些人真够坑爹,说有事可以帮忙,但真正让他帮忙时,我却吃了闭门羹。我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笑声已经停止,不过我再也不敢回去。难道第一天晚上,就要睡走廊?谁还有我点背?就在这时,305的门又开了,阴郁男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面八卦铜镜。他用八卦镜将我从头顶照到脚底,然后说了句:“别怕,脏东西还没上你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那屋子住过了一个模特,房东没告诉你吗?”他说。“就是这样,我才想租啊!”“但她没告诉你,模特已经死了吗?”他的表情依然很阴郁。尼玛,不早说,老子撸啊撸几次了,怪不得惹鬼回魂。“她没给我说!”我答。“也对,房东告诉你,也只能租给鬼了!”他说。“那个模特怎么死的?”我问。“她的运气不好,潜规则什么的都用上了,就是不红!因此只能住在这里!直到一月前,她突然之间好运,接连拍了好几个广告,然而不幸的是,在拍最后一个广告时,她掉进泳池中溺死了!”阴郁男的表情在走廊的灯光下更加阴郁。“她死在游泳池中,又不是死在房间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说。“你知道她怎么死的吗?”“水性不好?”“不,是她自己养小鬼,拍戏时被小鬼遮眼,失足跌入水中!”“养小鬼?”“她一直打听怎么使自己转运,最后就听到有当红模特用过这种方法,她就亲自去找好木头刻成小棺材,然后在医院中找到流产后成形的死婴,用蜡烛烧烤婴尸下巴,再用小棺材接尸油,最后用尸油炼制小鬼,死婴本来生前受苦,死后又入火刑,因此怨气很重!”阴郁男说:“所以,红的机会很大,但被它反噬的机会也大!”“你的意思是我的房间有车模回魂?”“不,你的房间没有她!”阴郁男摇了摇头。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接着说:“但有她养的小鬼!”“大哥,咱们白天也有一面之缘,要不今晚让我在你屋中住?”说到这里,我就往他屋中挤。阴郁男却挡住了我说:“我给一样东西,你还是回自己的屋吧!”他拿出一只黄色的香囊说:“此香囊画着驱鬼符,内装逐妖香,挂在你的床头可保平安!”我急忙谢过,他说不用谢,收200块钱工本费。这顿时让我蛋碎了,还没找到工作,不过为了能睡到天明,忍痛收了。“敢问大师您是……”“除恶杨善,无需问姓名!”他说。回到屋中,我上网查了一下养小鬼的说法。小鬼又叫古曼童,要养它,必须拘提一个冤死的童魂,一但拘提,小鬼不能正常轮回。小鬼的能力越强,那么主人越旺,但同样,如果被反噬,主人也会更倒霉。宁听鬼哭,不听鬼笑,老人常说,做鬼一般很惨,哭还来不及的,哪有心情笑呢?会笑的,都是达成了某种心愿,这种心愿并非一定要投胎转世,而是成功地将一个人害死。所以这种笑鬼,更可怕,看到这里,我把希望寄托在阴郁男的香囊上。阴郁男的香囊不但有股淡淡的桂花香,闻着很舒服,安神醒目,而且很管用。我把它挂在床头之后,一直在提心吊胆中睡在床上,灯也不敢灭,然而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再也没有小孩的笑声响起,就连隔壁的小孩也不哭了。早晨起床后,我想对着香囊拜拜,却猛然发现香囊表面有一个小孩的血手印。尼玛,果然是古曼童。我又敲开305,说香囊上有血手印。阴郁男说:“不用怕,如果没有这个香袋,他掐的是你的脖子!”听到这,我又是一头冷汗。“不过你放心!”他说:“一个月之后,准时来我这里换香袋就成!”尽管阴郁男这样说,但出这事后,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这住儿,本以为这里有个模特,还能有撸点,现在是打死也不敢撸啊。我下楼找到房东。一个男人从房东房间中走出。房东随后出来,看到我后问:“什么事?”“我想退房!”我说。“可以!”房东很干脆。我顿时喜上心头,谁知又被她下一句话泼个透心凉:“没租满三个月,押金不退!”尼玛!我们的房租是两百,而阴郁男的的驱鬼香囊也是两百。我认了,只希望我找到工作这段期间没事。在这个城市找工作,一般去人才市场。去人才市场的公交车,只有一辆K6路。这个车子的号码不错,不过,很少有人去人才市场。我走上K6,投币后,扫视了一下,只有三个人。一个瓜子脸,齐B裙女神。一个老妇女,目测更年期。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人,戴着一幅方框眼镜,看上去斯文,穿着一件黑色风衣,但据心理学上说,这种人闷骚。在后排找了个坐位坐下,此时我完全没有心情看女神,不过我发现那个男人一直看着我。不是这么倒霉,刚遇到鬼,现在又碰到基佬?正想着,那男人起身来到我身边坐下。还没等我开口,他便问:“哥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顺的?”“找工作能顺到哪去?”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说:“有事打我电话!”说完后,在3号站牌下了。我看了看那张名片正面:红中财务业务总监叶子暄这家伙是想让我去学会计?真是瞎了眼,我向来对数字不敏感。但实在无聊,于是我又看了看了名片背面:主营业务:高利贷,追账清账,婚姻调查,寻人寻物。我靠,这家伙原来是一个放高利贷的,他是看我找工作,没钱可以去找他吗?我心中暗想。现在的人,无孔不入。我这一个穷鬼,怎么能借得起高利贷?真的没钱,天桥下面就是我的家。想是这样想,我还是把这张名片留住了,或许万一可用。去人才市场的人求职的不多,招聘的比求职的还少。单位大多的是夜场,足浴什么的,职位都是公主,公关或者保安。这时,我看到公交车上的女神也在找工作,她应聘的是夜场公主,我此时终于明白女神为什么要来这里了。这里面适合我的,只有保安工作,但我还是拒绝了这样的职位,现在和平时期,不想冒着生命危险赚钱。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